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三十六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戳我

第三十六章   变局

 

二零一零年

 

对于麻瓜来说,这是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伦敦地铁站内下班后行色匆匆的麻瓜们并没有发觉在他们之中有巫师的存在。

“哦——敏,我简直不敢想象麻瓜们可以忍受每天被挤在一个封闭的长箱子,互相闻着彼此身上的体臭。我们为什么不换一个方式。一定要选择麻瓜的交通方式。”说话的是一个有着棕色卷发,大胡子的中年男子。他穿着一件咖啡色的大翻领呢子大衣,右手拎着一个英国麻瓜出行时钟爱的大皮箱子。

“Ron,幻影移形,扫帚和壁炉都已经不安全了。我以为你是明白的。我们不能暴露。”男人身边的黑发女伴轻声地低语道,她挽起了男人另一边空着手的胳膊,快步地拉着有些晕车的男人来到了换乘的指示牌前。“时间不多了,我们得赶紧。”

“敏,他是马尔福!前食死徒!他抢走了原本属于你的魔法部部长的位子!”男人压低了声音,但是他的语气还是透露出了他的反对。

“Ron,他不是敌人,他是站着我们这边的人。”话音落下。

漆黑的隧道的尽头传来了一道亮光,随后是地铁进站的声音。

“车来了。”女人说道。

拥挤的车厢让之前的谈话暂告一段落。

多年的傲罗经验,让罗恩知道,这拥挤的车厢内除了他们一定还有别的巫师。

他们可能是食死徒余党,也可能是反对魔法部的那股势力。

这么想着,罗恩收紧了放在赫敏腰间的左手,他低下头在自己的爱人的耳边道:“我很抱歉,我只是不想看你有任何危险。”

“我明白。……那么,给我一个保证。一会儿,语气好一点。”赫敏轻轻地在罗恩的嘴角边啄了一下。

他们表现得就像普通伴侣出游一般,没有人看的出他们正受到追踪,并且他们要去的地方,绝不是令人快乐的地方。

艾瑞克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疗翼。他的枕边站着一只家养小精灵,一双网球大的眼珠与他打了个正着。她的领巾弄得非常得脏,身上有不少伤,灰头土脸,但艾瑞克认得她。

“艾瑞克少爷不应该待在这里!”家养小精灵用一种在艾瑞克看来甚至带着命令的口吻道。

“妮妮,我不太懂你的意思。你能说得更明白点吗。”他和妮妮的联系并不多,所以他不了解这个家养小精灵的脾气。一般来说,他们都是没脾气的。但是古老家族的最高掌事精灵也许会有一些不同。

“妮妮不能说。妮妮不能告诉艾瑞克少爷。”妮妮拧紧了自己的领巾,强迫自己不再透露更多。她用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勒住自己的呼吸道,为了防止自己再多说一个字。

艾瑞克拿起床头的魔杖,在空中一挥,一段绿色的字显现出来。

2010年1月24日。

时间告诉他,他昏睡了很久。

艾瑞克把头再次转向了妮妮的方向:“你至少能告诉我,我应该做什么吗?”

妮妮摇了摇头:“妮妮必须走了。有人来了。”

“啪”的一声。家养小精灵消失了。

下一秒,医疗翼的门被推开了。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来人是伊莱德。“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他走到了艾瑞克的床边道。

“我觉得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除此之外,一切都好。”艾瑞克觉得胸口一阵钝痛,但是他选择了对伊莱德隐瞒这个情况。

“我去叫庞弗雷夫人,她同意的话,你就可以回来上课了。”

“先别去。伊莱德。”艾瑞克叫住了伊莱德,“说些我想知道的吧。我想听你告诉我,而不是别的什么人。你是我的朋友也是他的朋友。”

伊莱德重新走回了艾瑞克的床边。

外面的世界已经一片混乱。他们期许的短暂的和平最终还是褪去面纱露出了真实的样子。

“他还活着。”伊莱德的手掌落在了艾瑞克的肩头,“马尔福庄园成为了食死徒的基地,魔法部上下一片混乱,马尔福先生正在力图挽回自己的信誉度,但是失去了马尔福所拥有的一切的前提下,各派都在企图把自己推崇的候选人推上魔法部部长的位子。韦斯莱夫人启动了凤凰社,她是主战派的代表。斯科皮被列入了食死徒的黑名单,我们无法得知他的下落,他得隐藏自己,我们得相信他会是安全的。傲罗部分裂成了两派,韦斯莱先生那派正在奋力地抓捕食死徒,另一派以科尔顿为首的则主张推翻现在的魔法部建立新的制度。待在这里,不要去找斯科皮的下落,霍格沃茨是安全的,校长大人封闭了霍格沃茨与外界的联系,这里是整个魔法界最安全的地方。……艾瑞克,be strong。”

“谢谢。”

“我去叫庞弗雷夫人过来。我需要去陪陪罗丝,她的状态比你更糟糕。”伊莱德离开前给了艾瑞克一个拥抱。

去做些什么。

学着坚强。

待在这里。

艾瑞克迷茫了。

他发现自己完全处于一种被动的状态,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他害怕在接下来的等待中,他的牵挂会最终化为对斯科皮的不理解。

艾瑞克挽起袖口,手臂上出现了一片黑色的印记,仪式失败的标记,不详的图案。

这是那个男人留给自己的,长长久久时时刻刻地,提醒着自己,这是他用天真和骄傲换来的教训。

他的灵魂被染上了不洁的标记,他会变得和他的爸爸一样,再也熬不出一份完整的魔药。

在一间两层楼的麻瓜公寓面前,罗恩和赫敏停了下来。

“Ron。”赫敏深吸了一口气,“你确定我们没有被跟踪。”

“在一小时半前,我确信,已经没有人跟在我们的后面了。”罗恩安慰道。

赫敏拿出魔杖,轻轻地在门上扣了几下。随后门上的浮雕变成了一张人脸:“口令。”

“诗翁彼豆故事集”赫敏道。

“吱嘎”门上的铁锁松开了。

迎接他们的是一个孩子,但铂金色的发色早已经暴露了他的身份。

“WHO ARE YOU!”斯科皮警惕地用魔杖对准面前这两位陌生人。

“罗恩.韦斯莱和赫敏.格兰杰.韦斯莱。我们用了复方汤剂。”罗恩开口道。

“斯科皮,让他们上楼。”一个低沉慵懒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是斯内普教授声音,显而易见。斯科皮收起了魔杖,将韦斯莱夫妇请上了楼。

“Ron,我希望,你能态度好一点。我想,现在的德拉科没有精力和你吵架了。”在上楼前,赫敏叮嘱道。

在看到面前的景象后,罗恩禁不住滚动了几下喉结,良久,喃喃地吐出一句话:“梅林!……敏,我收回之前对马尔福所说的话。”

背着手站在壁炉边的是斯内普教授,除了有几分疲劳并没有别的异常。

而壁炉旁的摇椅上坐着一个苍老的年迈老头,整个身子如同嵌在了椅子里般瘦骨如柴,唯一熟悉的只有那头标准的铂金色的头发和那双还算闪亮的灰蓝色的眼睛。

“你还好吗?”赫敏走到了德拉科的身边,蹲下||身,握住了他那双如枯柴般的双手。“是谁,谁,把你变成这样的?”

“Hermione,没事的。”德拉科发出的声音也带着如同即将踏入棺材之人才有的苍白和嘶哑。

“你这个样子根本不是没事的样子!”赫敏提高了嗓子,德拉科的回答,让她担忧。

罗恩挪着步子走到了德拉科的面前,有些结巴地吐出几句句子:“你……你不要误会了!我这才不是担心你。……有什么,有什么……是我可以为你做的?”

在德拉科回答之前。

“布雷斯呢!”赫敏像是突然想起了被遗忘的点,她慌张地站起身,环顾四周,但是她没有再看到别的什么人。“布雷斯在哪里!”

斯内普沉默。

斯科皮的眼圈逐渐变得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了半天,就是不肯落下。

良久,赫敏看到德拉科摇了摇头。

“No!”赫敏捂住了嘴巴,罗恩立马上前把她抱进怀里,安抚地揉着她的后背。罗恩感到什么东西掉进了他的眼睛,让他的视线突然变得一片模糊。

他讨厌德拉科.马尔福。他们是死对头。

直至战后,他们的关系依旧称不上是朋友。

但布雷斯是他的朋友,他的第一个斯莱特林朋友。也正是有了布雷斯,才让战时的格兰芬多和中立的斯莱特林最后走向了团结。

他风流倜傥,诙谐幽默,他像个披着狮子皮的蛇,赢得了格兰芬多的欢心也不会输掉斯莱特林的信任。

是布雷斯让他明白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之间是可以建立友谊的。也正因如此失去布雷斯,让罗恩难以接受地悲痛。

在一段关切的话语之后,斯内普不得不打断他们。

他从壁炉边走到了赫敏和罗恩的跟前,他脸上的表情是史无仅有的严肃,他挥了挥魔杖用无声咒给韦斯莱夫妇召来了椅子和热茶,随后开口:“德拉科身上的伤是黑魔法造成的,我可以配出令他恢复的药剂,但不是永久的恢复,他需要一直服用这种药剂,才能够保持,并且对身体会有副作用。”

德拉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斯内普继续道:“扎比尼被我安放在了普林斯庄园内,我不能给你们保证他还会苏醒但我会尽力。”斯内普停顿了下,“接下来,是正事。这里布了窃听咒和防御咒。德拉科和韦斯莱夫人要做的是尽一切可能稳住局面。这就是即使服用药剂,德拉科也必须立即回去主持大局的原因。魔法部一定会乱,你们没有时间了。霍格沃茨方面,我会负责,你们无需担心。”斯内普说完,看向了德拉科。他该说的都说完了,他并不喜欢与这两个年轻的小狮子打交道。看到他们,会令他想到,曾经和他们形影不离的另一头小狮子。

德拉科有什么话想说,但是他的状态并不好,即便他和赫敏他们并没有相隔多远他给了自己一个扩音咒:“黑魔标记再次出现了,我认为,伏地魔的某一部分魂魄没有被消灭,他被莱斯特兰奇用什么方式保护着。伏地魔不会在短期内回归,但是莱斯特兰奇可以依靠食死徒的信仰和对伏地魔的恐惧,组成她自己的黑暗军团。这一次,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失去的他们会比上一次更加可怕。”

“我会立即召集凤凰社成员。”赫敏道

“现在是2010年1月12日。我会立即掌控傲罗司的大部分权利,下达通缉令。封锁离开英国魔法界的一切渠道。”罗恩道。

“你们的每一步都不能错。记住,小心内部出现叛徒。”斯内普提醒道。

斯内普,德拉科以及韦斯莱夫妇,在经过四个小时的谈话后,终于初步达成了一致的决定。斯科皮虽然没有参与,但他全程都站在一边。

“院长,我刚刚的表现得还行吗?赫敏和罗恩应该不会有怀疑吧。”在送走了韦斯莱夫妇后,一直坐着的德拉科终于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他的容貌也一点点产生了变化,颊骨开始变得高耸,肤色开始变深,铂金色发色还原回了黑色。灰蓝色的眸子变为了狭长微倾斜的棕色。他的外表由苍老的老头变成一个英俊的青年,却不是德拉科.马尔福而是布雷斯.扎比尼。

“除了你对韦斯莱夫人的称呼,其他的一切都没有差错。”斯内普给出了评论,“德拉科是不会那样称呼韦斯莱夫人的。你叫了她的教名。我会不断为你提供复方汤剂的,德拉科在我的庄园内,我会保证他的安全。”

说着,斯内普走到了斯科皮的面前,难得地抱住了这个孩子。比起对艾瑞克的各种纵容,对待斯科皮,更像是对待曾经的德拉科,斯内普选择了严厉和高标准,但这不代表他不关心不喜欢这个孩子。

他做得很好,绝不愧对他的姓氏。

“我会让你父亲尽快好起来的。他会醒来,他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一个健康的德拉科。”

“我把马尔福庄园给了他们,我没有守护住马尔福的荣耀。我其实不配做一个马尔福。”斯科皮摇着头,抿着嘴,强迫着自己不在斯内普面前哭鼻子。

“你守护住了马尔福的尊严,就等于守护她的荣耀。德拉科会为有你这样的儿子骄傲的。我也是。”

“我会夺回我的庄园,以马尔福家主的名义发誓。”斯科皮拽住了斯内普的袍角,“西弗勒斯爷爷,你能替我,照顾好艾瑞克吗,在我不在他身边的这段日子。”

斯内普想说好,可是,他犹豫了。他不清楚自己是否还有这样的资格。

但是,为了不让斯科皮失望,斯内普最终点了点头。

他看到斯科皮在得到了自己的保证后,露出了一丝笑容,那样的笑容让他害怕,如果他做不好,他会连斯科皮都留不住。

斯内普给布雷斯留下了一搭复方汤剂,随后赶回了普林斯庄园,他还需要熬制大量的魔药。

而在普林斯庄园的地下,放置着一张冰床,上面沉睡着马尔福家族的前家主。一种邪恶的黑魔法使得他迅速衰老,幸运的是,他的教父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也许,他还有可能再度醒过来。

1月14日的预言家日报脱销了。

1月15日的增印的预言家日报也在开卖不久后售空。

一直持续至今。

战争一触即发。

《食死徒集体越狱!新的阴谋?》

《魔法部部长遇袭,是生是死?》

《霍格沃茨防御被破,和平的假象褪去!》

《马尔福家族年轻家主,能否继承过去荣光?》

《魔法部部长召开见面会,下达食死徒通缉令》

《傲罗司分裂,谁将掌控政权!》

《霍格沃茨封闭!谁来保证孩子们的安全!》

《黑魔标记再现!谁会是下一个救世主?》

《安全司宣称将持续监控壁炉和门钥匙限制幻影移形的距离》

也许是因为甜蜜的安宁使得人们早已忘记了如何去适应黑暗,伴随着越狱事件的发生,整个魔法界像是一个内部早已被蛀虫蚕食的苹果,即使是鲜艳诱人的外表也无法掩盖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腐朽的气味。在黑魔标志出现后,人们陷入了极度恐慌。同样的,骚乱也在各个组织相继爆发。

1月14日当天,傲罗司爆发了历史上规模最大的暴力事件,二十三名傲罗在事件中丧生。其中包括了三名从美国安全司派来的协助派遣傲罗。

      1月15日有平民组成的团体在魔法部大厅进行了示威活动,要求弹劾现任部长。但当天,魔法部部长德拉科.马尔福始终没有露面。负责平息事件的是副部长赫敏.韦斯莱。

      1月17日,魔法部部长终于露面,召开了见面会。

      “伏地魔早在十二年前就已经死了,莱斯特兰奇的所有作为都是在利用人们的内心恐惧制造动乱从而乘虚而入,我不会任由他们在我任职期间,不断地利用、伤害无辜的人。这是我给出的承诺。”在接受了记者们一个接着一个,抛出的提问后,魔法部部长作出了这样的承诺。

“但是您的儿子将马尔福庄园提供给了食死徒,这其中是不是有您的意思。如何保证您的承诺不是在自导自演。”

“您迟迟没有露面的原因真的只是身体上的原因吗?”

“根据第三百七十八条法令,您儿子的行为已经间接构成支持食死徒卷土重来的共犯罪。难道不应该立即移交审判会,部长您是否有包庇子女罪行的意图。”

“各位,一个一个提问,请一个一个挨个提问!”在魔法部部长出面仅仅只有五分钟的时间内,层层被记者们包围的见面会的局面已经发展到不可控制的地步,就连作为副部长的赫敏也不得不参与维持现场秩序的工作中。“一个报社的代表,只能问一个问题!”

不断闪起的闪光灯和快门声,如同能够将人吞噬的漩涡,无限地扩大了布雷斯内心的绝望。每一个提问,他都需万分谨慎不能有丝毫回答错误,他必须要扮演好魔法部部长的角色,要像德拉科平时那样完美而从容。

“您是否可以告知,为什么时至今日,家主之位仍是您的儿子所掌控。这是马尔福的第二手准备吗,您是否有不可告人的计划。”

“您能透露您儿子目前的下落吗,他是畏罪潜逃中吗?”

“您的支持率已经从去年的百分之四十七跌至了百分之三十,对于这样的情况,您有什么想要传达给您的支持者们吗?”

为了抢到第一手信息,也为了挖掘到新的话题,在场的记者们无视着原本该有的纪律,俨然变成了对拼扩音咒的竞赛。

“他还只是个孩子,他所做的一切,已经是一个孩子能做出的,最好的决定。难道因为他姓马尔福,因为他是我的儿子,就要被苛刻地对待。我试问各位的大脑并不是装饰品,还能够知道《未成年巫师保护法》的存在。”在众多围绕着斯科皮,有关马尔福庄园转移的问题,因为魔法部长的这番回答而有了轻微消停的趋势。

“救世主已经失踪十一年之久,作为他的挚友,副部长您一点有关救世主的消息也没有吗?就目前的局势来看,救世主是否打算持续不作为!”

“部长您知道救世主的下落吗?据了解,十多年来,对于救世主的寻找始终都由部长您亲自负责。”

“我们是否可以认为会有新的救世主诞生?”

“我认为哈利.波特作为救世主,在整个魔法界都需要他的时候,他理应履行他的责任。我们每年都会庆祝救世主之日,他的不作为,会让我们的下一代认为救世主是一个谎言。我们的孩子如果问道,救世主去哪里了,他会打败坏人吗?作为家长,我实在难以回答这个问题。部长您不觉得,这是救世主的失职吗?而没有看牢救世主的魔法部,不应该为此负全部责任吗?”

“是啊?救世主去哪里了!”

“我们需要救世主!”

“请回答这个问题!”

“魔法部逃避这个问题十多年了!”

“能否给我们一个说法!”

记者们总是不会善罢甘休。在发现在斯科皮的问题上已经寻不到突破口后,记者们将视野转向了有关救世主的问题。

“安静!安静!各位静一下!静一静!”因为救世主被提及而造成了场面出现了史无前例地失控,就连魔法部现役的参加安保工作的傲罗们都为了这个话题开始议论纷纷。

没有人意识到,他们口中那个不负责任,选择逃避的失职救世主,为了让他们今天可以安然地站在这里,自由地发表自己的观点,付出了他能够给的全部。没有一个人试想过,也许他们口中的那个下落不明的救世主,早已经失去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能力了。

“采访时间结束!谢谢大家的配合。”赫敏见场面再这样持续下去只怕难以收场,她当机立断地采取见好就收的打算。“谢谢大家今天的到来!时间到了。”

“部长请您再回答我们一个问题!”

“能否再耽误您十分钟的时间。”

“部长请留步!”

“再回答一个问题!”

“抱歉各位,采访时间已经超出了原定计划,还请各位留步。”

对于有关斯科皮的追问,可以给出完美答案的魔法部部长却在面对救世主问题上说不出一个字。没有一个人,站在救世主的立场,说一句话。即使是救世主的挚友赫敏.格兰杰.韦斯莱也没有对此发表一句话。

也许,在他们的眼里,对于哈利这么多年来的不辞而别,是有怨恨的。

因为他们都不是站在风口浪尖的那个人,所以他们永远也不会理解,那种在最后关头,必须一个人面对的觉悟,是怎样的痛苦和绝望。所有人都似乎没有明白一个道理,当所有的重任没有任何理由全部推给救世主的时候,那个绿眼睛的男孩,从来没有说过一次“不。”

在一群傲罗严密的护送下,魔法部人员在记者们的视线中幻影移形离开。

1月18日,安全司宣布关闭离开英国魔法界的一切渠道,对壁炉和门钥匙进行监控,并限制幻影移形的距离。

      1月19日,一家哑炮福利院遭到了食死徒的血洗。包括工作人员在内,无人生还。

1月20日霍格沃茨迫于压力宣布封锁与外界的联系。

没有猫头鹰的午餐时间已经持续了一周了,失去了外界的联系,让孩子们对于校外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即使并不清楚实情,但高年级的小动物们还是不会停止在私下议论。被议论最多的话题就是,斯科皮.马尔福的退学和他继承家主之位。不知是哪里来的空空穴来风,学校里开始流传起“斯科皮可能是下一任救世主”的说法。这么说的理由,显而易见。和当年的救世主一样遭遇父母遇袭的不幸,突如其来地被委以重任,而一身无法掩盖的才华和遇事超乎常人的理智和冷静,似乎更好的说明了斯科皮应该就是眼下这个时代的新一任救世主。消息的封锁,使得斯科皮的行为,在不带任何有色眼镜的孩子们的眼里,这是多么英勇而帅气的举动!

这也是艾瑞克在学校度过的,完全失去任何消息的校园生活。校长的行程变得更加神秘,所有的通讯手段都失去了作用。除了在医疗翼,伊莱德透露给自己的消息之外,艾瑞克没能知道得更多。

他是全校唯一一个可以猜到外面的情况究竟会有多糟糕的学生。他见识过食死徒的残忍和可怕,所以他完全可以想象的出,斯科皮眼下的情形应该是寸步难行。他当然清晰地记得斯科皮说的最后的那些话。

“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是为了这一刻而准备的。麦格女士,这是我的责任。……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的学生生涯会是那么得短暂。”

 “你不用自责,你至始至终都守护了你的学生。而我已经不是了。所以你不必愧疚。”

只有艾瑞克了解,说出这样的话的斯科皮的内心,是怎样的害怕,是怎样的痛苦。

如果不是因为这些,他会有一段辉煌的学生生涯。

艾瑞克可以预见,如果斯科皮继续留在霍格沃茨,他会成为最出色的学生。

艾瑞克可以想象这一切。因为他曾经在脑海中,幻想过无数遍,他们一起约定过,携手创造的未来。

艾瑞克知道,斯科皮和他一样,都更偏爱学术研究。如果不是发生了这一切,他会和自己一起,为这个学校留下尽可能多的学术成果,这是他们原本约好了的宏伟蓝图。

斯科皮办不到了。

他也一样。

艾瑞克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碰过魔药学了。他也有半个月的时间没有进过魔药教室了。因为校长大人的额外紧急行程,魔药课由莱希特教授代课。艾瑞克缺席了她的所有课。     

艾瑞克无法面对,无法熬制魔药的事实。

那会让他想起,这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留给他的。他不想想起那个男人,他不想花更多的时间去恨他,他已经恨得够多的了。

艾瑞克开始在夜晚披着隐形衣去光顾斯莱特林的密室,虽然海尔波总是不让他靠近,但是他无法入睡。公共休息室里的一景一幕,甚至是天文台,都成了他不敢去的地方。在这样的时刻,他甚至连曾经拥有的唯一的倾诉对象艾伦都失去了。

他并不会对着海尔波说太多的话,多数时间,他都只是靠着密室口的墙边,发呆。偶尔他会问海尔波一些有的没的,虽然从没有得到过回答。艾瑞克甚至想,如果食死徒能够再来袭击一次学校似乎也不错,至少他不用像现在这样,除了等待,除了胡思乱想,剩下的便只是漫长而孤寂的夜晚。

艾瑞克不断地问自己。

是不是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如果他没有来霍格沃茨,斯科皮是不是就不会遇上这些不幸。

如果他没有选择相信斯内普,他是否可以让爸爸一直安稳长久地活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里。

如果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过他,是不是所有的悲剧都不会发生。

昏暗的房间里亮起了一盏灯,床上的人艰难地挣扎了很久才勉强支起了自己无力的半个身子。苍白的手指按在雪白的床单上,绿眼黑发的青年捂着自己的胸口,努力地做着深呼吸。

终于,他开口说了一句话。

“妮妮,你……是不是……瞒着我,去了……霍格沃兹,去找了……艾瑞克。”

“Oh!感谢波特家族的所有祖先!族长大人!您……您……您醒了。”第一时间,妮妮跳到了哈利的床头。

“把……你的手……给我。”一只被诅咒印记完全腐蚀的手从床帏间伸到了家养小精灵的面前。

哈利似乎用光自己的所有的力气,才勉强握住了妮妮的一根手指。

在手指相触的一刻。

青年和家养小精灵一同从房间里消失了……

 

太太的吐槽:我想试着改成周更。每天下班回家,吃完饭就七点多了。然后就想去葛优躺。当然也不是每个晚上都会有自由的时间。真心觉得,写同人最好的时光还是学生时代。但是,我不想放弃。谢谢大家蹲坑。也许是年纪大了,写一章内容,不如学生时代三四小时就能 完成。断断续续地现在居然要花四天才能勉强写出来。感觉脑子里的东西要变为文字,越来越难了。不过,爱了HP那么多年,还是想继续的。最近又掉进了NEWT小天使的 大坑。估计我还能战到FB完结 。 真的感谢,那些留下温暖足迹的小天使们给我动力,有的时候我差点就A了。居然还是几个点赞和长评把我救活了。写得BUG一堆,AU一堆,还坚持到现在的太太大概就是我了。谢谢大家。



评论(38)
热度(84)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