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三十四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戳我



第三十四章  跟随

 

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

 

红色铁皮火车冒着阵阵浓雾缓缓地驶进了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一眼看去,站台上挤满了穿着斗篷的成年人,他们中的一些会不由地往车厢处张望,应该是在看能不能看到自己的孩子。不少低年级的学生已经忍不住拼命地朝车窗外站台上来接自己的父母挥着手。

艾瑞克在人群中看到了不少并不陌生的脸庞,靠右的第三根柱子旁的那个正被一群人包围着的青年是巴奈特的父亲吧,世界著名的魁地奇明星,来接自己的儿子回家却逃不掉要被热情的粉丝围堵。不远处,艾瑞克看到了罗恩.韦斯莱先生,很显然他身边的包围圈比伍德先生更胜一筹。就连日理万机的布雷斯先生都出现在了站台上。

车厢门一开,归心似箭的小动物们就如风一般地扑向了自己父母的方向。身边的同学们大都只来得及向艾瑞克匆匆道别,下一刻便已经依偎在了父母的身边。

“假期快乐。”

“艾瑞克,开学见。”

“新学期见。”

“过得愉快,艾瑞克。”

“你们也是。”艾瑞克从行李处取出了自己的行李,不紧不慢地走下了火车。他并不着急,因为并没有什么人在这个挤满了家长的站台上等他。耳边忽视不掉的是来接孩子的父母们说也说不完的关心话。艾瑞克看着周围掩饰不住的幸福的光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他的眼神是亮的,带着并不明显的期待和羡慕,看着距离自己不足二十厘米的四周,看着别人幸福的样子,试着把自己代入进去,就算是自己也体验了一把这种令人落泪的感觉。

他一个人推着行李推车,过了闸道,在麻瓜候车室的洗手间脱下了长袍换上了一身简洁的麻瓜打扮。随后他推着推车,挤进了麻瓜的士的长队。队伍里仅仅只有他一个孩子,比别人都矮了一截的身影在队伍中最为显眼。有一些成年麻瓜见他只是一个孩子就恶意地将他挤到一边硬生生地插了队,周围的成年人即使看到了却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说话。在麻瓜的世界里,他仅仅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原本只需二十分钟的队伍却排了整整一个小时多。但艾瑞克的脸上却很平静,他似乎早已经习惯在这样的环境下去做一个普通的未成年麻瓜。

艾瑞克并没有发现他这一路其实都不是一个人。一只透明的奶猫状的守护神从火车启动的那刻起便一直跟随着他。此刻奶猫正掩蔽地躲在艾瑞克乘坐的这辆的士的后排座下。而坐在副驾驶的艾瑞克对此一无所知。因为他看不到。

守护神咒由不同的巫师施展会有不同的效果,强大的巫师可以让守护神的形态保持数月,可以承载一部分巫师的感官甚至隐形,被用作传递消息和侦察。

斯内普思考了很久,才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去接近波特。由于他无法和波特离得太近,他甚至不知道波特目前住在何处,他无法贸然地当面去问艾瑞克。他只能想到这样的办法去获知他想要得到的信息。就仿佛很多年前,他还是孩子的时候,为了知道莉莉的住处,偷偷地在佩妮回家的时候跟踪了一路。

他承认这是一个很逊的手段。

但当艾瑞克上列车的那一刻,男孩离开的背影映入眼帘的一刹那,他便鬼使神差地掏出了自己的魔杖。

他实在是太想知道那些他原本根本不愿去了解的有关波特的一切。

这些年他究竟住在哪里,他如何解决身上的反噬问题,那里真的安全吗,不会被食死徒余党发现吗。他和艾瑞克的日常究竟是怎样的,这些都是他想知道的。

当然,还远远不止这些。

跟随着艾瑞克,斯内普的守护神来到了安格尔镇。一个麻瓜镇,就距离蜘蛛尾巷不远的一处地方,斯内普对这里有印象。他曾经和莉莉一起参加过这个镇上的烟花会。原来一直以来,波特就生活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他原以为他会住在一个更符合救世主身份的地方,他有万贯家产和一个价值无法估量的波特庄园,即使选择隐世,他理应不会过得很差。

艾瑞克在一家不起眼的,麻瓜画室面前停下了脚步。小镇是被施过咒语的,但是这一路上,斯内普的守护神都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阻碍。因为哈利本就给斯内普留了权限,只要是带有斯内普魔力的东西都可以通过小镇的结界。他需要限制整个魔法界的相关却唯独不需要限制一个人。因为对于哈利来说,即使整个魔法界都成为了他所要防备的,而那个人永远也不会。

顺着艾瑞克推开的门。壁炉里“嗤啦嗤啦”跳动的的火苗,铺着精美毛毯的高背沙发上坐着的正是波特。他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看上去更不好,瘦骨如材的身子整个陷进了沙发里,当艾瑞克一头扎进他的怀抱时产生的非常薄弱的冲击都能让他皱起眉头。艾瑞克看不到,他太激动了。哈利身上熟悉的气味令他忘记了所有斯莱特林礼仪。

“爸爸!爸爸!”艾瑞克连叫了两声,像是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

“艾瑞克,欢迎回家。……你又长高了。”哈利不经意地将右手藏进了宽大的袍子里,他不能让他的艾瑞克发现,印记已经蔓延到了他的右手。他用另一只手收紧了怀抱,“我把你的圣诞礼物放在了你房间的桌子上。一会儿你就可以去拆开看了。”

“爸爸!这是我为你准备的圣诞礼物!”艾瑞克立马献宝一样地在哈利的右手塞了一瓶绿色的魔药,那是阿波罗的竖琴,最高级的止疼剂。

“谢谢。圣诞快乐。我的艾瑞克。”哈利笑了。就像每一个慈爱的父亲在收到儿子亲身制作的珍贵的礼物后都会流露出的感动和喜悦。那张平静如水的脸上突然间变得温暖而又生动起来。但越是这样,斯内普便越觉得心痛。因为他可以看到他牵动的微笑背后还隐藏着是无尽的悲伤和无奈。他看到了哈利身上他从未见过的那一面,在这一刻斯内普认识到,只要这个男孩保持沉默,没有人会知道他究竟经历了多少。

即使是通过守护神获得的感知,斯内普依旧觉得心痛得难以呼吸。他甚至有了一丝后悔,他现在在做的正是一点点地掀开了薄幕下的真相,可仅仅只是一个开头,就已经让他觉得难受得窒息,那么,后面等待着他的,一定是万劫不复的绝望。

哈利送给艾瑞克的圣诞礼物是一块精美的怀表。怀表的里面放着一枚戒指,就是哈利手里一直戴着的那只。这看着只是一块普通的怀表。艾瑞克并不奇怪哈利会送他麻瓜的东西,没有魔法的哈利送给艾瑞克的每一份礼物都和魔法无关。但朴素的麻瓜物品并不输给任何昂贵的高级魔法制品。

父子两人的假期生活似乎和普通的麻瓜父子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他们吃着和麻瓜一样的饭菜,巫师世界流行的食品一样都不曾出现他们的餐桌上。斯内普发现波特总是没有任何自觉地在他自己吃的那一份里加了常人无法忍受的辣椒酱或是芥末酱,这在常人看来难以下咽的食物,波特却毫无知觉般的吃了下去。也有一个人曾经也有这样的习惯。只有大量的辣椒酱或是芥末酱所带来的极端效果才能满足已经扭曲成怪物的味觉。伏地魔也是这样的。只有服用了大量的灵魂稳定剂才会出现这种症状。

他们会一起看一本书,一起在麻瓜的影院看一场电影,一起在镇上购物,亦或是艾瑞克在地下室制作一些没有危险性的魔药而哈利在一旁进行指导。哈利教艾瑞克古代魔文,若不是亲耳所闻亲眼所见,斯内普也不会相信,波特的教学方法已经形成了一套先进而成熟的体系。他从不知道波特原来是可以用博学儒雅和知识渊博来形容的。即使失去魔法,但依然掩饰不住他的才华。他吐出的每一个单词,写下的每一个字母,似乎都对斯内普施了咒般,充满了魅力。他知道他在被波特折服。但这一次,他似乎不那么抗拒了。

疲倦的时候艾瑞克会依偎在哈利的身边,相似的神情,相同的呼吸频率,浅眠的哈利不再会像清醒时那样隐隐地总是承受着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疼痛。艾瑞克在睡梦中紧紧地握着哈利的右手,害怕失去一般地收紧了他的手掌。小孩曾住在自己的地窖一段时间,所以斯内普知道,这个孩子睡觉时时常睡不安稳。但是,眼下,放松安逸的表情告诉斯内普,这一刻他有多幸福。他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在第一个晚上,小孩会抓着自己的手,嘴里喊着“父亲。”

在看到一大一小睡着的画面后,斯内普终于明白,也许,他需要做的,他想做的……他发誓为了这样的画面,愿意倾尽所有地去守护。

斯内普后悔,没能早一点去发掘这些的,他知道得太晚了。他曾经对波特说过的每一个恶意的用来形容他的贬义词都如同一把把利刃深深地扎进了自己的心脏。他了解波特什么,他记忆中那个令人讨厌的波特似乎变得越来越模糊了。他还能待在地窖里,通过自己隐形的守护神去感知,也仅仅是因为他是一个斯莱特林,他还算清楚,自己需要知道更多地信息才能做出下一步行动。换做是任何一个格兰芬多,此刻早已经幻影移形出现在这对父子面前了。

每晚在艾瑞克睡着后不久,哈利便会起身离开。在儿子面前硬撑着的每一秒都是在突破自己的忍耐度。他的艾瑞克是带着好心情回家的,他希望他也能带着好心情离开。哪怕之后,艾瑞克会恨他。他也希望他的艾瑞克可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度过他们两人可以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他已经把波特家族的传承之戒交给了艾瑞克,即便艾瑞克不使用,他也为艾瑞克留下了作为麻瓜身份的格雷尔能为自己的孩子所留下的尽可能多的遗产。他变卖了所有的收藏画作,加上这间画室和地下室里的所留给艾瑞克的东西,足够他拥有自保的防身品和顺利从霍格沃茨毕业所需的一切花费。

斯内普看到在艾瑞克睡下后,哈利会来到地下室。他在画一幅画。他的身子已经这样了,却还需要瞒着艾瑞克进行作画。他发现波特连抬起握着画笔的手都是那么得吃力,便可想剩下的时光里他是怎样得在艾瑞克面前勉强自己了。斯内普早就想把波特从椅子上拽起来,拿走他手里该死的画笔,给他一个昏昏倒地后小心翼翼把他放在床上,给他喂下一瓶生死水为他盖上被子。他真的不希望,看到波特继续这样对待自己。那样,简直令他心疼得发疯。但是,波特作画一定有他的理由。斯内普需要知道这个。

那应该是一副肖像画。起初的几个夜里,仅仅能看出画得是一位男子。而之后画纸上越来越清晰的轮廓,告诉斯内普。哈利在画的一副自画像。在发现哈利画的是他自己后,斯内普便多次想打断他。因为他实在无法理解在这样的时间节点,波特为什么还要坐在这里闲心漫志地为自己画一副帅气的画像。很好,帅气,斯内普承认他用了这个词去形容波特,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用这个词语去形容一个同性。                                                                 

波特画得十分投入,也看得出他非常急迫地画着,像是争分夺秒地赶着完成它。自画像十分真实,波特画的自己是坐着的,穿着长袍,这个样子看起来有点像是霍格沃茨的教授。如果只看画纸,仿佛波特真的就这么坐在自己的面前,真实得令人毛骨悚然。如果波特没有失去魔法,如果波特成为了霍格沃茨的教授,大概就是这个样子的吧。斯内普猛然想起五年级时,他匆匆瞥过一眼的波特的志愿书,在从业志愿那栏写的究竟是什么?是职业魁地奇找球手还是霍格沃茨教授。当时他写的到底是哪一个?

 哈利原本并没有打算画这么一副自画像的,但是他没有预料到他的时间会那么快地所剩无几。有些东西他还没法告诉年岁还小的艾瑞克,所以他需要给艾瑞克留下一副画像。他为艾瑞克留下的这张画像,会保留自己所知的一切能帮上艾瑞克的知识。在他死后的数小时后,妮妮会替他完成画像的最后一个步骤。这也是他所能够弥补无法给予艾瑞克更多陪伴时间的唯一方式。画像将会保留巫师一部分智慧和记忆。也就是说,在他死后,他无法带走他最想带走的一件东西——他错误的感情。这是他最大的罪孽,也是最残酷的惩罚。他留下了它,便意味着他永远都得不到解脱的机会。

斯内普觉得自己糟糕透顶。因为他认识小孩有好些日子了,但是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艾瑞克的生日是十二月三十一日,一年的最后一天。他想到了临走前,艾瑞克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瞧瞧,他都没为小孩准备礼物。他真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人,他何德何能才能获得艾瑞克如此的尊重和崇拜。

“艾瑞克,来,许愿,然后吹蜡烛!”

哈利告诉艾瑞克生日当天的许愿可以许三个愿望。那是麻瓜的习惯。他已经不过自己的生日很久了。但是曾经,他也会在生日的那天许三个愿望。他想,反正,都是假的,只是心里想想的美梦。为什么不多给自己几个数量呢。达利的生日比自己早一个月不到,每次许愿,他都会说出声,因为这样他的愿望基本上在第二天就会实现。他也曾偷偷地这样模仿过达力的这种方式,因为在他还不到十岁之前,他也对生日愿望充满了期待。他还清楚得记得自己念出声的愿望,却不凑巧地被佩妮姨妈他们听见了。她记得佩妮带着嘲讽的目光给自己留下了一记冷笑,弗农姨父的表情像是听见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而达力他的样子告诉哈利他根本听不懂哈利所说的。

“首先我希望,这个月可以不被弗农姨父关小黑屋,嗯,第二,我想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已经十一岁了,这样就可以见到艾伦了,艾伦说过我会在十一岁时去霍格沃茨上学。最后我希望今后的每一晚上我都能在梦里见到爸爸和妈妈。”

“艾伦?谁是艾伦?你的男朋友?……噢,我经常听见你晚上说梦话!别以为我不知道!哦,艾伦,哦,不要杀我爸爸,妈妈!”达力夸张地模仿着哈利的语气,“你在说什么?你在找爸爸妈妈吗?Where are you father and mother ?”达力道,“They died。”随后他粗胖的肩膀开始抖动,发出了一声一声爆笑。

蜡烛被吹灭了。

他的艾瑞克十二岁了。

感谢梅林。

让他多出了这十二年的时光。

“生日快乐!这一分钟开始,你就十二岁了。嗯,根据你这些天告诉我的,让我来猜猜你许了什么愿?”哈利抿起嘴唇,作出了一副思考的样子,但是在谁看来他都应该已经有了答案。随后下一秒,哈利露出了一个带着调皮的狡猾的微笑“你是不是有一个愿望是希望可以成为斯内普教授的魔药学徒!”

原本正吃着蛋糕的艾瑞克差点由于被猜出心思而噎着。“爸爸,你真神,你怎么知道的。”艾瑞克害羞了。

“你回家以后和我提过频率最高的人名就是斯内普教授,比你的新朋友马尔福家那位少爷的数量还要多。……艾瑞克,开学之后,要去和斯内普教授道歉。不管他收不收你做学徒,他都是你的教授,你对他该有最基本的尊敬。”

“我……”艾瑞克不明白为什么哈利要这么袒护先生。为什么不告诉先生你喜欢他呢?他在冥想盘中看的那些记忆碎片中所不明白的点都是他想问的,他很想听一下哈利的回答,但看着如今的哈利,已经到嘴边的疑问艾瑞克却一句也问不出口。

“明白吗?艾瑞克。”

“是的。爸爸。”爸爸的决定,他不该评论。

在前一刻还坚定地认为自己不会收艾瑞克做学徒的斯内普,在听到小孩将这个作为了生日愿望后,他突然,有一种,打算让艾瑞克实现这个它的冲动。把这个孩子圈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让他远离危险,保护他,教他魔药,看他长大,为他铺出一条平坦的大道,也许,这也能算是一种守护。他没能平等地对待波特,如果他把这些都加倍在艾瑞克的身上,能不能算作是对波特的补偿。

这一天的晚上,哈利没有去地下室作画。父子两人躺在了大床上,进入了梦乡。在这一天的晚上,艾瑞克做了一个梦。他梦见先生突然出现在了自己家里,他穿着一件自己从未见过却高贵无比的长袍,长袍上绣着烫金的暗纹是普林斯家族的族徽,左手中指上带着的黑宝石戒指象征着普林斯族长的身份。嘴角带着微笑,那性感的嗓音说道:“带上你们需要的东西,我们回家。”

透明状的守护神也是在那一晚,父子两人入睡后消失的。

和哈利一起度过的假期过得飞快。几天前艾瑞克收到了来自斯科皮的信。斯科皮的信中,大部分的篇幅都用在了华丽的马尔福式客套和礼节,只在结尾的时候非常委婉地提醒了艾瑞克,希望他的大脑还能让他记得之前和自己定好的约定,会来马尔福庄园小住。

艾瑞克打算在马尔福庄园小住之后便直接回学校。如果他选择折回家再从家出发到霍格沃茨,那只会为哈利增添麻烦。所以去马尔福庄园前,艾瑞克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

“那么,爸爸我出发了。”

“记住,不要给马尔福一家添麻烦。开学了以后,也要听斯内普教授的话,”临走前,哈利忍不住又叮嘱了几句。他知道以后他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再对着艾瑞克唠叨了。

“嗯,知道了。爸爸,你也保重身体。不要熬夜画画。我一定,一定会尽快找到办法的。”

“嗯。”

“爸爸,对不起,这是我事先和斯科皮约好的。暑假我哪儿也不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嗯,好。”

“爸爸,其实……先生他所想的和他所说的,有的时候,并不太一样。”

“嗯,我知道。”

“如果你是在生先生气的话,我让他向你道歉。”

“我没有生气。别担心。照顾好你自己。”

“嗯。爸爸,我会乖的,我会听先生的话。”

“好了,去吧。你的朋友要着急了。”

哈利给了艾瑞克一个拥抱。在艾瑞克陷进自己怀抱的那一刻,哈利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得不舍。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看着他的艾瑞克长大了。

哈利目送着艾瑞克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

在确定艾瑞克离开后,迎接哈利的是铺天盖地的黑暗。

他昏倒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如果艾瑞克知道,这一别,将会是永别。他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心安理得地去赴斯科皮的约。如果他知道,几分钟前他听到的那些话和他享受到的那个拥抱是他最后能得到的,他一定不会就这样离开。

直至今日,这依旧是艾瑞克最后悔莫及的事情,是他失眠的夜晚里最可怕的梦魇。

下章预告:犹如决裂

作者的话:十一加班所以没更。现在更了。放心,放心,结局是大大的HE。会甜回来的。我很公平的,教授和哈利都会被虐,虐完给他们甜蜜结尾。给大家比心。

评论(23)
热度(97)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