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三十三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戳我


第三十三章  密室与守护神

 

二零零九年

 

艾瑞克来到盥洗室时,桃金娘正坐在最里面的一个抽水马桶的水箱上摆弄着她的袖口边。在她看到艾瑞克的时候,就像是被看到了什么难为情的画面的小姑娘似的,立马捋了捋自己的头发,整了整自己的袍子,欢喜地飘了过来。

“你是来看我的么?哈利~”语调里都是满心的雀跃。因为害怕,她在抽水马桶里待了许多年没出来了。一出来就被全校的学生当成了恶灵。因此此刻桃金娘面前被误认作哈利的艾瑞克简直就是长期处于饥饿的野兽遇见了久违的美味佳肴。“哈利~,如果你不介意,我愿意和你共用一个马桶~~。”桃金娘一边害羞地卷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将自己散发着臭味的身子贴了过来,斯科皮无法忍受地捂着鼻子后退了半米距离。

“额,桃金娘。你还记得入口在哪里么?”艾瑞克问道。

“哈利~,你不陪我多玩一会儿么。你是不是也像大家一样觉得我就是一条丑陋的四眼狗。”桃金娘的嘴角立马垮了下来,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样子。斯科皮觉得如果再不做点什么,这只幽灵一定会立马哭给他们看的。而她那刺耳的哭声,斯科皮认为他不想再经受第二次了。

“你先告诉我你还记入口的位置么?”艾瑞克尽量平静自己的语气,不惊吓到桃金娘。

“差不多就在那儿吧。”桃金娘说,很模糊地指了指她前面的水池。

那个水池看上去很平常。艾瑞克和斯科皮把它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检查了一番,连下面的水管子也没有放过。接着,艾瑞克看见了,在一个铜龙头的侧面,刻着一条小小的蛇。“这个龙头从来都不出水。”桃金娘看到艾瑞克想把龙头拧开,高兴地说。她已经告诉了哈利入口的位置,接下来他该陪自己玩耍了。

蛇雕盘在水龙头上,有那么一瞬间,艾瑞克错觉的以为这条蛇会活过来。

“你是……契约人的继承人。”艾瑞克听到一个声音。是从水龙头上的蛇身上发出的。

“可以进去么。”斯科皮听到耳边艾瑞克的喉咙里传来了“嘶嘶嘶”声。

顿时,龙头发出一道耀眼的白光,开始飞快地旋转。接着,水池也动了起来。他们眼看着水池慢慢地从视线中消失了,露出一根十分粗大的水管,可以容一个人钻进去。

“怎样?要进去么?”斯科皮抽出了自己的魔杖。

“都已经来了,不进去的话,会遗憾的。也许,我们可以不用走的很深。”艾瑞克也准备好了自己的魔杖。

艾瑞克率先钻进了管子。斯科皮紧跟其后。

下滑的感觉就像飞快地冲下一个黑暗的、黏糊糊的、没完没了的滑道。身边是八方岔开的管子,但都没有这根管子这么粗。他们的这根管子曲曲折折,七绕八绕,坡度很陡地一路向下。这种失重的下坠感,让艾瑞克记起了他从扫帚上掉下时的感受。幸好斯科皮就在自己的身边,让他觉得涌起的怪异感很快被压了下去。

突然,水管变成了水平的,艾瑞克觉得双脚踏在了平地上。他从管口冒了出来,噗的一声跌在潮湿的地上。

环顾四周,这是一条黑暗的石头隧道,大得可以容人站在里面。随后,斯科皮也从管子里冒了出来,他落地后立马嫌弃地给了自己一个清理咒。

“荧光闪烁!”周围全是黑魃魃、黏糊糊的墙壁。地上到处是些魔法生物的骨头。这里似乎暗示着有什么威胁生命的存在。踩在潮湿的地面上,发出啪哒啪哒很响的声音。只有前方一个狭长的口子是可以前进的。

一个盘绕着的庞然大物的轮廓,躺在隧道的另一边,一动不动。魔杖尖端的光线照在一副巨大的蛇皮上,绿盈盈的,十分鲜艳,一看就是一条毒蛇的皮,盘绕着躺在隧道的地面上,里面是空的。显然,那个刚褪下这层皮的动物至少有二十英尺长。

“哇哦!”艾瑞克觉得酷毙了!

随后,斯科皮和艾瑞克小心地转过又一个弯道,终于发现前面立着一堵结结实实的墙,上面刻着两条互相缠绕的蛇,它们的眼睛里镶着大大的、闪闪发亮的特别漂亮的绿宝石,就像艾瑞克的眼睛。

“打开。”艾瑞克下意识地用蛇语说道。

两条蛇分开了,石墙从中间裂开,慢慢滑到两边消失了。

“以防万一,斯科皮,我们应该闭着眼睛进去靠魔力感知视觉。我认为,里面大概是蛇怪!”艾瑞克提醒道。

两个小孩作好了防御的措施后走了进去。

他们首先看到的不是蛇怪,而是一个老态龙钟的、有着猴子般的脸,一把稀稀拉拉的长胡须的一个丑陋的雕像。

“难道这是斯莱特林先生的雕像?”艾瑞克道。“这真的是历史说上所说的神秘的斯莱特林密室?我觉得看着更像是蛇怪的窝。”

“同意你的说法。”斯科皮绕过了雕塑,往里面探去。然后又回过身,对艾瑞克道:“你说的很对,里面是一条蛇怪背对我们,他看上去正在休息。”斯科皮睁开了眼睛。

“我去试着和她沟通一下,她是不会伤害蛇佬腔的。”艾瑞克走上前,用蛇语道:“很抱歉打扰到你的休息,蛇小姐。”

“嘶嘶嘶呷!”被声音惊醒来的蛇怪发出了巨大的叫声,挺着脖子在人眨眼间的顷刻朝艾瑞克袭来……

半开的大口可以清晰地看见又长又尖的蛇齿,斯科皮甚至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蛇头已经伸到了艾瑞克的背后,冰冷黏腻粗壮的身躯贴着艾瑞克的后背蜿蜒而上,脖子灵活地弯出了一个弧度从艾瑞克的身后伸到了他的耳颈边,“嘶嘶嘶”蛇怪在艾瑞克的耳边吐着蛇信子,发出毛骨悚然的响声。蛇头后两侧斜上方的毒囊里储满了漆黑的毒液,她用身体紧紧缠绕住了艾瑞克,蛇尾死死锁住了艾瑞克的双腿。鲜红的信子在艾瑞克的脖子处来回舔着,仿佛是品尝大餐前的开胃小菜。

“小鬼,你是谁?”蛇怪缠绕的力度又一次收紧,禁锢地艾瑞克有些无法呼吸。蛇信子就在耳边嘶嘶的吐着,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颈后有着一阵阵凉飕飕的感觉。“你的身上有着一股熟悉而讨厌的气味!”

“我叫艾瑞克。”艾瑞克用蛇语回答道。

“Eric……Eric……”蛇怪重复了两遍艾瑞克的名字。“哈利.波特是你什么人?”

“你认识他!”听到了父亲的名字,艾瑞克的心里就像是被敲打的警钟,不漏过任何一个捕捉点。

“先问答我的问题!”蛇怪的心情变得暴躁起来。她粗壮的蛇尾在身后重重地来回扫荡拍打。

“他是……我父亲。”艾瑞克的话音刚落,缠绕在他身上的蛇身立马松弛了开来,蛇怪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迅速地游回了密室的深处。艾瑞克想要上前,却发现自己的面前有一道无形的禁制阻止了他的行为。艾瑞克并没有离开,他就站在原地,安静地等着。良久,密室的深处传来了嘶嘶的声音。

“小鬼头,你来这里做什么!是谁告诉你密室的位置的!”蛇怪的语气变得十分严肃,俨然一副赶人走的样子。蛇头高昂地扬着,似乎是像威胁两个孩子立即离开。

“你果然认识我父亲!”在感受到蛇怪并不想对自己造成伤害后的艾瑞克,壮大了胆子,喊道。

“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蛇怪质问道。

“关于我父亲的。”

“我已经不会再相信任何一名巫师,所以即便我知道什么我也不会说。小鬼头,回去吧。不要再来了。蛇头慢慢地盘在了蛇身上,阖上了眼睛。

“即使是蛇佬腔也不行吗?你是我父亲的朋友吗,蛇小姐。……这里应该并不是什么萨拉查的密室而是你的栖息处吧。这么多年你都只是待在这里吗?……”然而无论艾瑞克说什么,蛇怪都不再有回应。阖上的眼睛没有再睁开。

“回去吧。艾瑞克。”斯科皮见到艾瑞克一个人对着蛇怪说了半天却不见回应,便明白了他们从蛇怪的身上得不到再多的信息了。但是艾瑞克显然并不想就这样放弃。

“是不是我的父亲做了什么令你生气的事情!”

离开之际,艾瑞克不死心地喊了一句。但是,蛇怪依旧一动不动地在深处,休息着。

斯科皮拽过了艾瑞克的袖口,拉着他向密室外走出。斯科皮掏出魔杖,一道蓝光从杖尖射了出来,他们被送回了先前的水池的旁边。

在离开的那一刻,艾瑞克听到密室的深处传来一声蛇语。“我是霍格沃茨的守护灵,曾经萨拉查的契约宠物。”

……

海尔波是一头蛇怪,品种高贵的魔法蛇。她是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契约宠物,也是他十岁前唯一的伙伴。她经历四过巨头相遇的经过,和四巨头一起走过最辉煌的岁月。在霍格沃茨创建的最初,她是学校里的吉祥物。她见证过四人用魔法一块块地将魔法石头堆砌成了华丽的城堡,也看着学校从一开始只有二十名学生的教学基地变成了英国魔法界最出名的魔法学校,看着那些稚嫩的小脸们不断长大一个个地成为了优秀的巫师,也同样见证过城堡里每一段友情的开始,每一段爱情的萌芽。说她是活着的历史课本也不为过。

海尔波以为她就会一直看着这些美好的幸福的片段度过她的一生。直到有一天,霍格沃茨受到了袭击,当时教廷和骑士团带着大量的军队对巫师进行了大规模的侵袭。死了很多教授和学生。那是海尔波第一次发现血流成河的画面原来是那样的触目惊心。作为冷血生物的她来说,死亡,这是字面上的意思。但是,在那一刻,她好像第一次发现,她已经渐渐地完全融进了霍格沃茨这个大家庭。有生以来第一次,她明白了萨拉查所说的,心会在难受的时候发疼。

战争最后以巫师彻底隐居,从此消失在麻瓜的面前,而教廷和骑士团也不再继续搜寻巫师的下落这样的结局收场了。

那一战,当时执政的教皇死去了。

无论是巫师界还是麻瓜们,都得到了大规模的伤亡。

戈迪里克.格兰芬多也在那场战争中下落不明。人们最后一刻见到他的画面是他率领了所有有能力出战的巫师们出征前的场面。

自那之后的不久,萨拉查便失踪了。他没有带上海尔波,而是让她成为了霍格沃茨的守护灵。为了守护城堡,再也不能离开半步。而城堡的契约令也转接给了罗伊娜和赫尔加。萨拉查只留下了一幅画像放在了城堡的一处。

海尔波至此,再也不曾离开过城堡,也再也不曾见过那个黑发绿眼的青年带着淡淡地微笑带着自己去夜晚的黑湖散步。月光洒在湖面上时会发出动人的光芒,远处还能听到湖底人鱼悠扬婉转的歌谣。

大概,萨尔是深爱着戈迪里克.格兰芬多的。

千年的时光和继任的契约者的能力一代不如一代,海尔波的魔力也一点点的丧失。她已经不再是当年作为萨拉查契约宠物时那样的风光了。她渐渐地连离开城堡到黑湖的能力也没有了,她进入了沉睡。

六十多年前,一个叫做里德尔的蛇佬腔男孩唤醒了海尔波,他是冈特家族的后代。男孩约定会带她见一见千年后的世界,只要她将力量交给他支配。海尔波被诱惑了。千年的时光里,她唯一想做的事情,只剩下了到外面去,去找她最信任的萨尔。然而她被骗了。里德尔利用了她,她无意中杀死了几名学生。作为城堡守护灵的她却杀害了她所要保护的学生。海尔波因为内疚再一次进入了沉睡。她决定今后的岁月中,除了萨尔她再也不会相信任何巫师。

她一睡就过了五十多年。她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就是遇见了哈利.波特。一样的黑发绿眼,一样的蛇佬腔让她曾错以为是萨尔回来了。但是,那是另一个人。而萨尔已经在岁月的长河中,不知道停留在那一段时间点上的。

哈利解除了里德尔对海尔波的控制。但是海尔波不会因此就解除对哈利的戒心。她发誓不会再相信任何一名巫师。

之后的日子里,哈利经常会来看自己,他似乎单方面地将海尔波当成了朋友。

他会和她说很多自己的事情,他的校园生活,他的过去,以及他将来所要面对的事情。在哈利告诉她的内容中,她渐渐地明白眼前的这个少年是个十分温柔的人,他和萨尔一样有着细腻的心和专一的感情。他绝不是会轻易背叛伙伴的人。他温暖的行为,即使是冷血生物也会被暖化。

海尔波逐渐地开始接纳哈利。并和他签订了契约。

男孩答应过她,他会成为下一任的城堡契约人。到时候他就可以带她到外面的世界去了。海尔波相信了。

男孩做到了。他成为城堡契约人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带着海尔波走出了密室,见到了千年后的世界。虽然哈利的能力有限他只带她去看了对角巷和霍格莫德等一些周边的地带,但男孩说过以后还会带着她去周游世界地冒险。

人们在后期所见到的救世主身边的蛇怪就是海尔波。而世间的人们以为这是为了拥有和伏地魔同等竞争能力,因为伏地魔的脚边总是盘着一条魔法蛇纳吉尼。

也许有一天,她真的可以再一次寻找到萨尔。不管是尸骨也好,幽灵也罢,甚至只是留存下来的记忆片断也好。总有一天,她还能见到的。

……

海尔波永远记得,那一天,男孩再一次来看她。在这之前,男孩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来过。那天,他的身上沾满了鲜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袍子上都是魔法攻击划出的口子,变得破破烂烂的,蓬松的黑发十分得凌乱,她从不见他如此狼狈。他看上去像是经历了什么丢掉了自己的魂魄,绿色的眸子里黯然得没有一丝光。他的神情是大悲后的茫然。这副样子就像当年萨尔失去戈迪里克时候的样子一模一样。海尔波感觉到一丝不详的预感。他来看自己,但是一句话也没有说。无论海尔波问什么,男孩始终没有开过口。他不断地用手抚摩着海尔波的头,却也始终不说一句话。临走的时候,男孩哭了。但依旧是无声的,只有眼泪不断地滚落下来。但是海尔波就是可以感觉到男孩的悲伤。

她尝试着安慰。但是男孩看向她的目光变得忧伤而茫然。他似乎没有理解海尔波所传递的意思。然后海尔波目送着男孩离开。

男孩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一段时间之后,海尔波明白了,男孩不会再回来了。他失约了。他解除了契约人的关系,虽然不知道是通过怎样的办法。但是她再也无法感受到男孩身上的气息了。就像萨尔失踪前一样的感觉,令海尔波不能接受,她再一次地被抛下了。漫长的岁月已经几乎耗尽了她的魔力,她能够作为守护灵的日子似乎也不长了。

但是曾经在她岁月中留下过印记的两个男孩都不在了。人类是短暂的生物,对于拥有千年寿命的蛇怪来说,就只是睡上一觉。只是醒来之后,只剩一个人的孤独却也是人类所不能够体会的。

只是不知海尔波是否有机会知道,男孩并不是与她毁约了,而是他再也不是蛇佬腔了。

……

“艾瑞克,还会有机会的。”离开密室后斯科皮拍了怕艾瑞克的后背说道。

“蛇怪说了,她是霍格沃茨的守护灵,曾经萨拉查的契约宠物。”艾瑞克将最后听到的那句话告诉了斯科皮。

“嗯。所以,她并不具有威胁。我们还会有机会的。……我们可以先去图书馆查查有关守护灵的资料。既然她是霍格沃茨的守护灵,那么她所知道的信息就一定是这个城堡内最多的!”

随后的时光里,艾瑞克和斯科皮查阅了相关的资料。在禁术区得到了一些记载。守护灵是无法离开霍格沃茨的,她会镇守城堡一生。蛇怪的名字应该叫做海尔波,是一条纯种的黑蛇怪,她是萨拉查的契约宠物,有根据一些记载推断出了海尔波应该就是救世主身边的那条蛇怪,也就是说她似乎之后成为了救世主的契约宠物。

整日泡在图书馆亦或是和其他小伙伴们待在木屋里,令艾瑞克暂时不再有那么的精力去挂念着和先生之间遗留下来的问题。也许他只是在逃避。那么,先生不也一样吗。

时光的脚步就像坐上了光轮3000般飞快地迎来了圣诞节。大多数的学生都会在圣诞假期期间回家,只有零星的几名学生会选择留校,然而因为城堡的契约在不断的削弱所以今年所有的学生都会回家。艾瑞克在开学初就和爸爸约好了,圣诞节回家。

校车将在下午一点出发。

午餐时间,已经有大部分同学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

他就要回家了,但是心底那丝莫名的该死的不舍让艾瑞克往教授席的方向看了几眼。先生面无表情地进行着就餐,似乎没有任何事物可以让他的表情出现几丝变化。先生也一样会离开学校吗?去哪里。回他自己的家吗?先生的圣诞节会怎么过呢,是一个人吗?他总是一个人吗?想到这里,艾瑞克连忙低下了头,看了眼长袍里放着的礼物盒,里面装着的是他照料了一个学期才采集到的宝石花,他打一开始就是打算送给先生的。因为圣诞节假期的最后一天,一月九号。是先生的生日。给先生的圣诞礼物已经和斯科皮的一起猫头鹰了过去,是崭新的黑金石羽毛笔支架。原先他是打算离校前提前送的,但是,中间了发生了很多事情。如今,他似乎连送出的理由和资格都没有。

艾瑞克心不在焉地草草解决了午餐就以回去收拾行李为由提前离席了。他还是在做内心的挣扎,送还是不送。收拾行李其实只需几分钟。艾瑞克迅速地解决好后,就一个人在寝室里坐立不安。他已经有很久没有和先生单独说过话了。等艾瑞克再一次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拖着自己的行李和斯科皮他们一起站在了候车的大厅里。结果终究还是没送出手。

大厅里都是候车的学生,有几个一年级学生因为没有锁好猫头鹰笼子而不小心放出了自家的猫头鹰,导致大厅里偶尔会飘着几根羽毛和跑着追猫头鹰的学生。麦格教授在清点人数,不时地会在人群中走过,顺便时刻解决一下低年级学生搞出的小毛病。隆巴顿教授在自己的学院方位进行着假期间的注意事项宣知,而一边的里奥和巴奈特在这么拥挤的场合还有心思下巫师棋。

“暑假你和斯科皮可一定要来我家玩哦!”罗丝道。

“嗯,一定。”艾瑞克答道。

“你在等什么人吗?我觉得你心神不宁的。”斯科皮说道。

“并没有。一会儿我想要个靠窗的位子。”

火车在十二点四十分时驶进了站台。学生们有序地在麦格教授的带领下放好行李,上了列车。纳威在一旁再次清点人数。驻院幽灵们在候车大厅的门口向离开的同学们挥手道别。

一行人上了列车后就来到了专用的包厢。

“人都到齐了吗?我们来玩巫师牌打发时间吧!”海蒂建议道。

“嗯?怎么不见艾瑞克和斯科皮。”罗丝道。

“我之前还看到行李处看到他们俩。”

斯科皮推门进来时,伊莱德首先便问:“怎么,艾瑞克没有和你一起吗?”

“他不是和你们一起吗?”斯科皮显然也不知道。

斯内普终究还是来到了候车大厅,红铁皮列车的旁边一眼就看到有序上车的队伍。他的视线在学生堆里扫了一遍,并没有发现那个让他今天一早就开始牵挂的男孩。果然,已经上车了吧。

斯内普当然不想承认,他是因为放心不下,才偷偷地来候车大厅看一眼的。其实也就短短的十几天而已。但是斯内普就是觉得心里有一种说不上的感觉。

“教授。”身后一声,音量并不大但熟悉的喊声,让斯内普转过了身。艾瑞克拖着行李站在斯内普的面前。不习惯的称呼让斯内普感到他和小孩之间似乎有了隔阂。

毒液总是快于关心的话,斯内普绷直了脸,冷道:“不上车,站在这儿做什么。”

“教授,圣诞节快乐。”小孩似乎仅仅只是来和自己道一句节日问候的。这一想法让斯内普又开始后悔刚才自己的态度。随后斯内普看到小孩从长袍里掏出了一个礼盒,放到了自己的手里。没有再多说什么,提上了自己的行李上了火车。

似乎这还是自从冷战以来小孩第一次来和自己说话。解开了绑在礼盒上的丝带,看到了里面的东西。绷直的表情有了一丝缓和。

列车的车头喷出了一股白雾,鸣笛声响起,“咔嚓咔嚓”转动车轮的声音,一节节车厢逐渐消失在站头,沿着铁路驶向苍茫的远方。站台上麦格教授和其他一众教授们都在挥手和学生们道别。没有斯内普教授。

艾瑞克坐在包厢内,望着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象。

马上就能见到爸爸的喜悦和与先生分开的淡淡的失落夹杂在一起。就像车头时而喷出的白雾,朦胧而苍白。

艾瑞克不知道,在列车发动的那一刻,一只透明的奶猫状的守护神跳上了列车的车顶。猫爪扒在了铁皮车厢,随着列车的行驶间偶尔的晃动,调整着自己的位子,跟上了开往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特快列车……


下章预告:迟来的节日问候。大家假期愉快。下一章,恩,出场人物已经很明确了。

评论(8)
热度(75)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