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三十二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三十二章  斯科皮的完美日子

 

二零零九年

 

斯科皮觉得最近这些日子他应该是受到了梅林的特别的关照,小日子幸福得甜得发腻。每天清晨一睁开眼,就可以近距离欣赏艾瑞克没有防备的睡脸。黑色柔顺的头发散在枕头上,长长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半张小脸被枕头挤压得轻轻鼓起,小手揪着床单。

只有在睡着的时候艾瑞克才会变回他真实的年纪,这样动人的画面让斯科皮总是不忍心去打破。

等艾瑞克醒来,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斯科皮会第一时间送上一个亲吻额头的早安吻和一句问候,小铂金美名其曰地说这是马尔福家的习俗。艾瑞克信了。

这些日子以来发生的事情塞满了艾瑞克的脑袋,他根本没有留下更多的空间去思考斯科皮最近时常过于亲昵的举动下是否代表了别的意思。

荣光药剂的库存正在急剧下降。当然,效果也是不错的。

艾瑞克已经多次因为斯科皮偶尔亲昵的举动而脸红得像个西红柿,即使他本人并没有觉察到这点。

魔药课分组必须一起,魔咒课练习必须一组,黑魔法防御术课上的对战必须是对手。变形课上麦格教授要求大家将玻璃杯变成鲜花,斯科皮理所当然地将刚出炉的玫瑰花二话不说不由拒绝地塞进了艾瑞克的手里,继而摆出一张扑克脸解释这是因为不想伤害那些暗恋他的女生才这么做的。

飞行课上你会发现,不管艾瑞克飞哪里,不超过两米的地方一定可以看见一个铂金色的小点缀在不远处。

草药课上教授一安排大家动手,斯科皮就贴上艾瑞克需求帮助,哦拜托,这种把自己搞得一脸泥土浑身尘埃的科目可不是马尔福拿手的。

就连魔法史课,斯科皮的美容觉时间,艾瑞克的肩膀也成了小铂金的最新款枕头。

“斯科皮,不介意告诉我,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吧”伊莱德冲着抱着一怀抱粉色信封的斯科皮八卦道。

“全校女生给艾瑞克的情书。”斯科皮淡淡地回道,随后伊莱德看到斯科皮将这堆信扔进了公共碎纸箱的嘴巴里,箱子吧唧吧唧地将扔进来的口粮吃得干干静静。末了,原地跳了两下表示对斯科皮送来的口粮的感谢。

“真想知道艾瑞克要是知道了是什么反应。”伊莱德仰天叹了口气。

“他绝对不会知道的。”

“依我看,某些方面艾瑞克真是迟钝得不像一个斯莱特林。”

“他并不迟钝,他只是心里装了太多别的事情。”

伊莱德摇了摇头,露出了一副你没救了,我爱莫能助的表情,走开了。

斯科皮知道也许现在他无法撬开艾瑞克的内心,但总有一天,他会愿意和自己说说他内心藏着的那些事情。

在霍格沃茨的小动物们的最新话题中,掀起了一阵恐怖幽灵的传闻。

“你听说了么,两楼的女生盥洗室出现了可怕的以前没有见过的幽灵,她那诡异幽深的眼神可以让你吓得三天吃不下饭,更别提她恐怖的哭声了。我听人说已经没人还敢去使用那间盥洗室了。”

“听说那幽灵是很久以前意外死在学校的女学生!”

“哦,梅林的真丝内衣。你可别吓我。”

“听说有几个格兰芬多,壮着胆子去一探究竟,结果回来以后一周没来上课。”

“更有人说那些去过盥洗室的格兰芬多正在申请休学呢!”

斯莱特林桌。

艾瑞克优雅地享用完意式浓汤后,用餐巾擦了擦嘴,将餐具整齐得放回原处,看了一眼自己身边还在用餐的斯科皮道:“我今晚需要办些事情,你不用等我了,先睡吧。”

“你确信要失去一个强有力的助手?尤其是当他是一位马尔福的时候。”斯科皮放下了叉子,抹了抹嘴,一副这一次可别想再一个人了的样子。灰眼睛里闪现出了一丝可怜唧唧,艾瑞克被秒杀了。下一秒,艾瑞克就肯定,他一定是眼花了。

夜晚的禁林漆黑一片,没有油灯或是荧光闪烁的照片根本无法分辨前路,踩在满地枯树枝和枯树叶的地上,会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四处可以隐约地听到各种魔法生物的叫声,气温也比城堡附近低了十度左右。

艾瑞克一手提着一盏油灯,一只手握着魔杖,在前面走着,斯科皮跟着后头。

“你确定只剩不多的路了?”这里阴森的环境,脚下并不平坦的路,让小少爷皱着眉,苦着小脸,缀在艾瑞克的身后。

早知道是这样,他宁愿待在首席专属寝室泡澡。斯科皮怀疑他的体内出现了邪恶的小人,他会控制自己。比如说,现在,虽然这里的一切都不马尔福,但是他居然觉得就这么两个人在月光下紧贴着走着也挺那什么……浪漫的,不是么。一般人称之为,什么?月下幽会,不不不,这词一点儿不好,应该是约会才对!

“我们仅仅才走了二十分钟。斯科皮,你可是主动要跟来的。难道说你害怕?”

“害怕?怎么可能……”话还没说完,一只洛伊斯毛兽窜了出来,钻进了斯科皮的裤腿里。陌生的带着软乎乎的毛毛的触感令斯科皮打了一个激灵,下意识地抓住了面前艾瑞克的手,紧紧地不肯撒手。“梅林,有什么东西钻了进来!你快快想解决的办法!”斯科皮僵直地待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只觉得有什么东西爬上了自己的小腿。

“噗,那只是只洛伊斯毛兽。好了,你别动。”洛伊斯毛兽是一种体形微小的魔法生物,他们只在夜间活动,喜欢钻进温暖狭窄的地方,食物是生长力旺盛的蘑菇。是一种无害的小家伙,天敌是地精。因为他们会破坏洛伊斯毛兽的口粮。

艾瑞克走上前,蹲下,一只手按住了斯科皮左腿的膝盖处,另一只手从脚踝处伸进了裤腿,冰凉的指尖在接触到皮肤时,显得格外明显。斯科皮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艾瑞克的手指顺着他的脚踝一路游走到了他的小腿处。小东西发现前方无路可走,就掉头回路,被守株待兔的艾瑞克逮个正着。艾瑞克一把捉住了洛伊斯毛兽,笑着,站起身来放在了小铂金的面前,摊开掌心。只见艾瑞克的手心里有着一团灰色的毛球,正在微微地扭动着。

“啾咕~”毛球叫了一声。

斯科皮的脸涨红了,辛亏四周很黑,艾瑞克并没有看清。

见鬼!他居然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好了,没事的,我拉着你走!”艾瑞克反握住斯科皮的手,露出一个想让斯科皮安定的笑容,牵着斯科皮继续往前走。

这真是意外的收获!

继续看路的艾瑞克并没有看到身后的斯科皮脸上的神情,在短短的几秒内,转换了好几次。最终定格在了难以掩饰的愉悦的微笑上。

牵着全程耳尖红红的小铂金,艾瑞克终于到了目的地。

艾瑞克在一块草地上坐了下来,他招了招手,示意斯科皮一起坐下。小铂金皱着眉,嫌弃地看着脏脏的地上,不肯就坐。“别管我,我站着就好。”

“看到这个没。”艾瑞克指了指面前的这片零星的透明的水晶般的植物说的。其实,不需要艾瑞克提示,斯科皮也看到了。在这样黑暗的环境中,面前这种漂亮的植物十分夺人眼球。

“这是……隆巴顿教授的宝石花?”斯科皮隐约记得在开学的火车上,里奥曾经炫耀过这种珍贵的植物。那时候还未开花。

“嗯,这是隆巴顿教授栽的。其实并不是如里奥所说的,只培育出来一朵。隆巴顿教授是怕里奥不小心糟蹋了它们才故意告诉他只成功了一朵。其实在隆巴顿庄园里还有三、四株……”艾瑞克挥了一下魔杖,将一旁的几片大的枯树叶变作了一张坐垫,拍了拍,示意斯科皮坐过来,“禁林的环境很适合它们生长,隆巴教授顿最初成功培育了宝石花也是在这里。……我从开学初就帮着隆巴顿教授来打理它们了。”

“教授连小胖墩都瞒着,可是却告诉了你。”斯科皮坐到了垫子上,又挪了挪屁|gu,挨近了艾瑞克。

“教授说,这是他四年级的时候收到的生日礼物。他的一个朋友送的。那是他朋友从遥远的意大利寻到的,从一个探险巫师手里高价买的……”

……

“他送了我这颗种子,告诉我说也许有一天我会让它重新发芽。

我当时只是笑笑,我说我怎么可能行。你应该把他交给斯普劳特教授。

但是他却对我说,你告诉了我鳃囊草的作用,这相当于是救了我一命。

纳威,你会在草药学上有大的成就的。

我相信你。

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自己究竟有大的能耐。

纳威,你是我认识人中,最善良的那个,请相信你自己。

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我说,我也是被认可的。所以我听了他的话,去试了。……后来,我成功了。我花了三年的时间终于让它开花了。我拿着我成功的第一盆宝石花,去找他,告诉他我成功了。我想把它当作礼物送给他。告诉他,你说的是对的。

……可是,他却失踪了。我想,你可能猜出我的这位朋友是谁了。

……你一定听很多人说过你和他很像之类的话。你们确实很像,但是……

你的身上有着他所没有的东西。……

你愿意来帮我一起照料他们么?而且它的花期正好就在三个月后。……作为回报,我可以送你一朵。”

“教授,这太贵重了。”

“要知道就算是做帮手也是需要花费很多的精力的。”

……

“每三年的圣诞节前一周的满月的那天,当满月当空,月光撒在上面的那一刻,就是它摘取的时刻。……我想,隆巴顿教授马上也会到的。”艾瑞克说完不久,就见远处一盏油灯不断靠近。

“噢,艾瑞克,你已经到了。”纳威笑着说道,他看到了一旁坐着的斯科皮,“哦,今天还多了一个小朋友,马尔福先生,晚上好。”

“隆巴顿教授,晚上好。”斯科皮礼貌地打招呼道。

“好了,时间快到了。”

只见原本透明的植物在月光洒下的顷刻间,绽放出了一朵颜色斑斓的水晶花,每一瓣花瓣都是一种不同的颜色,花心是银白色的,耀眼得如同被繁星包围的满月。璀璨的光泽让总是对宝石有着莫名执着的马尔福不由地瞪大了眼睛。要是这花可以用来做袍子胸前的别花就更完美了。面前的七株同时绽放的宝石花,一时间形成了一片铺在草地上的水晶般的帘子。

“好了,大家动手吧。”                                    

斯科皮还有些楞,但是一旁的艾瑞克和隆巴顿教授已经开工收割起来。回过神来的小铂金也加入进了摘花的行动。

……收集完毕后,纳威将其中一朵装在魔法瓶中的宝石花塞进了艾瑞克的手中:“说好的,送你一朵。”

“教授,谢谢。”艾瑞克收下了。

“哦,怎么突然就不客气了呢?”纳威笑着打趣道。

“我想把它作为一份礼物。”

“送给谁?能告诉我么”纳威问。

艾瑞克只是笑笑,握着魔法瓶,但是却掩饰不了嘴角弯起的弧度。看着小孩露出这样幸福的表情,纳威就没有接着问下去。“好了,你们俩,赶紧回去吧。要是被斯内普教授抓到了,我可就要被骂了。”

“嗯。”

返回的路上,有纳威走在前面,但是艾瑞克还是固执地牵着斯科皮的手。

“放心,不用怕。”

心安理得取得了牵牵小手这种福利的斯科皮当然不会告诉艾瑞克,其实他一点不怕。只是他对于接触皮肤的莫名的毛茸茸的东西有些过敏.

纳威把艾瑞克和斯科皮送进了城堡,嘱咐他们不准夜游赶紧回去休息,就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艾瑞克和斯科皮原以为今天一天就会在以收获了宝石花为结尾画上句号,但事实上,在他们返回公共休息室的途中。被不速之客打扰了。

那是个疯疯癫癫的幽灵。

戴着少了一块镜片的破旧的近视眼镜,乱蓬蓬脏兮兮的黑色长发黏在脑后,身上是一件灰色的滴着污水的看不出什么年代的校袍。她的身上带着浓重的下水道的臭味,只要一靠近,那身上的味道熏得人受不了。斯科皮立马给了自己和艾瑞克一个塞鼻咒。

这样的幽灵冷不定跑出来确实是很吓人!最可怕的不是她的外表而是她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小姑娘般尖锐的声音。

“哈利!你怎么在这里!还和马尔福这样的食死徒在一起!”幽灵飘到了艾瑞克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她尖尖的声音就像未成熟的曼德拉草。斯科皮认为他应该再来一个塞耳咒。

“我不是哈利。……额,幽灵小姐。你认错人了。”

“哈利,黑魔头在学校到处找你。你快找个地方躲起来!”幽灵的话可以体现她的记忆明显是混乱的。疯幽灵的情况并不多见。也许是受了什么刺激。

“抱歉,我并不是你口中说的哈利。或者,你能告诉我你是谁么,幽灵小姐。”

“哦不,我怎么可能认错人!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的,对不对。我知道你一定是嫌弃我已经死了。可是这又不是我能决定!!哦!我刚才看到了一双黄眼睛就在黑魔头的脚边,就和我生前看到的一样。……哦,我想起来了,我已经死了!我已经死了!”幽灵开始哭泣,她尖锐的声音在哭的时候显得特别凄厉。

斯科皮看着艾瑞克走上前,开始安稳情绪失控的幽灵,他看着艾瑞克侧身的身影。黑发,绿眼,精致的五官,修长的身形,如果头发不是现在柔顺而是乱糟糟的蓬松的,再架上一副圆框眼镜,除了特别标志的鼻形外,斯科皮发现艾瑞克确实很像救世主哈利.波特。也许是因为黑发绿眸加上贵族的气质,以及分入斯莱特林的缘故,一开始大家都以为艾瑞克也许和萨拉查.斯莱特林有些沾亲带故,没有人往这个方向去想。毕竟隐世的巫师家族都不爱抛头露面。至于伏地魔是斯莱特林唯一的现存后裔这个说法在战后早就成了人们唾弃以之为饭后笑料的话题。而如今,疯幽灵的话,突然让斯科皮产生了一些猜测。

艾瑞克从不主动提及他的家人。可是他天质优异,这可不是偶尔产生的特殊个例,这明显是强大血脉结合而来的延续。无杖魔法,无声咒,蛇语,魔药天赋,华丽的飞行技术,谁也无法轻易模仿的花体字迹,从没有听说过的姓氏,教授们对他的偏爱,幽灵们对他的袒护和尊敬。要说他只是一个混血巫师或者麻瓜巫师,斯科皮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

他有一位父亲,却仅仅只是在万圣节前寄来了一个包裹。长辈们在初次见到艾瑞克时流露出的别有深意的目光。时间上,他和罗丝都是同一年出生,都是那批最优秀毕业生的孩子。那么为什么不能假设,救世主也有一个这般大的儿子呢。

救世主失踪了。更有可能只是隐世了,那么他的儿子必定不会姓波特。没错,如果艾瑞克是哈利.波特的儿子,那么一切都可以说的通。也只有哈利.波特的儿子才会继承这样的天赋。斯科皮在心里排列着艾瑞克和救世主的相似处。对于救世主,斯科皮一直是持着尊敬的心态,因为他仅仅在学生时代就觉醒了血脉,率领了凤凰社,打败了伏地魔。斯科皮也是在救世主论下长大的,即使他是一个马尔福,但他依旧不得不承认哈利.波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英雄。

      艾瑞克也许就是哈利.波特的儿子。斯科皮在心里猜测道。

幽灵最终哭泣着飘远了。

“斯科皮,我从幽灵身上得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艾瑞克回过身,道,“她说大家以前都叫她桃金娘,她只记得伏地魔带着他的食死徒军团攻进了学校,所有人都在寻找救世主,她看到了伏地魔爱宠,一条蛇怪……我想她应该是被刺激了,因为她说自己死于蛇怪的死亡视线。……她还说救世主二年级打开的密室的入口就在两楼的女生盥洗室。”

斯科皮读懂了艾瑞克的潜台词。他想去看看密室的入口。

“你对救世主的经历似乎十分关心!”斯科皮道。没错!他入学时还收藏了哈利.波特的巧克力蛙画片,以及斯科皮经常可以看到艾瑞克拿出韦斯莱出品的救世主相片一个人个静静地看上很久。虽然,艾瑞克对于冒险并没有什么过大的兴趣,但是只要是和救世主相关的,其实,他是最在乎的。

“你不想去看看么?”斯莱特林说话总是可以完美避开自己不想回答的东西。

“艾瑞克。今天已经很晚了。我们改天再去。”斯科皮建议道。但是连艾瑞克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他表现得是那么得迫不及待。不过,他还是听了斯科皮的话,似乎,他对斯科皮的话,总是毫无抵抗。

“还没睡么。”斯科皮翻了个身,发现,艾瑞克仰躺在他身旁,睁着眼看着天花板。

“你说,密室里会有什么?救世主二年级究竟发生了什么?”艾瑞克转过头,黑暗里的绿眼睛,直直地看着斯科皮。

“如果你现在乖乖合眼睡觉,那么明天我就勉为其难地陪你一起去看看。”

“斯科皮!果然还是你最懂我。”艾瑞克一把扑向斯科皮。按住。吧唧在额头上亲上一口。这一招是斯科皮的惯用的招数,现在反过来用到了自己的身上,唔,感觉并不坏嘛。当然啦,在床|shang,不管是什么,斯科皮都不想输。所以,他趁艾瑞克分神的时候,一只手按住了身上不停地乱动的主,一翻身,就成功夺回了有利地形。

“斯科皮,停手,我怕痒!……真的,我说真的,好痒!”艾瑞克像条活蹦乱跳的鲤鱼笑着推搡着压在身|shang 的斯科皮。生理的泪说堆积在了眼角,被挠过的皮肤微微变成了粉红色。但是,黑暗里,还是那双绿色眼角最为明亮动人。斯科皮想,他大概已经走火入魔了,才会这样得,被一个人所吸引。

再晚些的时候,艾瑞克睡了。

自从艾瑞克搬来和自己一起住后的日子,真的是自己有史以来最完美的时光。

---------------下章预告:密室与守护神---------------------

作者:本来想两章一起的,但是这章已经很久了。所以先发了。从第二卷开始会变成哈利视角,也就是儿子视角到第一卷就结束了。所以,Eric会再大活跃一段时间。、

--------------以下可不看,为垃圾--------------------------



另:最近迷美队啊。队长好帅,肉体好诱人。

      pokemon go 什么时候出亚洲服呢!

     梦100的伊利亚sp日觉好像詹姆斯.波特

     刀男我还是很非!好想成为大欧皇。

     数码宝贝linkz,也入坑了。

     勇者大冒险,值得一看。(好吧,其实是因为搞基因素吸引了我)

     然而,工作才是最忙的。希望我不会倒下。

     思考下一个坑开什么梗呢(你这个坑还没填,还想开下一个!)

    

    

评论(7)
热度(75)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