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三十一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作者:这章有糖。但应该还有毒。这次就只有一章。我越来越忙了。偷闲的时候来更一下。我保证40章左右会结束第一卷,40章内会有大发展的。最后斯哈一定是HE。


第三十一章  坦白与分歧

 

 

二零零九年

 

“艾瑞克,斯科皮。你们在这儿。我正找你们呢。”罗丝在中午休息时,终于逮住了形影不离的两人组,“我诚心地邀请你们圣诞假期来我家,乔治叔叔和弗雷德叔叔肯定也会在的。当然,艾瑞克,你可不能拒绝。我爸爸妈妈钦点了,一点要带你上我家的。”

艾瑞克,难道说你要答应。斯科皮内心的小人不满地插嘴道。灰色的眼睛里带着一般人看不出的一丝又被背叛了的委屈。你可是事先答应了马尔福的邀请。心底的小人再一次造反道。

“抱歉,罗丝,我已经答应了斯科皮假期要去马尔福庄园小住一周。而剩下来的日子我要陪着爸爸。……暑假吧,暑假的时候我一定会拜访韦斯莱先生的家的。”在斯科皮“火热”的眼神关注下,艾瑞克说出了拒绝的理由。

“哦,我爸爸妈妈一定会很失望的。尤其是我妈妈。”罗丝失望地道,而一边的斯科皮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外人看来斯科皮的表情只是变得更酷了,他一言不说地一把抓过艾瑞克的手,将还想再和拉文克劳公主再说些什么的艾瑞克.炒鸡受女生欢迎.格雷尔拖走了:“我们需要去上下午的课了。失陪”艾瑞克冲罗丝摆摆手。

“yes!”小人在斯科皮的心里比了一个大大的“V”。

“你不觉得这两人腻味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久了?”伊莱德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罗丝的身后,道。

“你这是羡慕嫉妒的小心理。”罗丝毫不留情地回答道。

“你下午是不是有一节魔咒学?我上节课有些地方没明白,所以来你这儿蹭蹭课。”伊莱德说得特别像那么一回事。“放心,我都准备好了。”伊莱德说着挥了下魔杖,念了句咒语。身上的斯莱特林标志的校袍就变成了一件蓝色边的拉文克劳校袍,领带变成了蓝底波点,胸口的学院徽章变成了一只展翅的雄鹰。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本魔咒学课本。

“我该夸奖你,新教的变形术学以致用么?”罗丝嫌弃地看着面前这条讨好地微笑着的小蛇。

“斯莱特林,总是灵活机变。”伊莱德将罗丝的话当作了是对自己的夸奖。

“你不怕教授发现你逃课?也不怕弗立维教授认出你不是拉文克劳的?”

梅林在上,这大概是斯莱特林里面最明目张胆厚颜无耻的一条小蛇了。

“放心,我买了你弗雷德叔叔和乔治叔叔研发的逃课至宝。”

罗丝不由地扶额,她的两个叔叔为什么不发明些正经的东西。

“你看上去心不在焉。”斯科皮对着艾瑞克关心地说道,因为他看到艾瑞克一直在本子上一遍又一遍写着同样的一个人名——Severus Snape。

“如果说你最尊敬的人伤害了你最爱的人,你会怎么做,我是说你会如何选择。”

“马尔福选择自己的家人。”斯科皮理所当然地回答道。

“嗯。也是呢。”艾瑞克淡淡地应道。好似因为斯科皮的回答又陷入自己的思考中。

艾瑞克和斯内普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

艾瑞克很难让自己跨过那些先生对爸爸曾经做过的事情,当作没有发生过地去对待。但是另一方面先生对自己却很好,好得让他觉得无以回报。

他甚至和自己立下了牢不可破咒。

但是,这并不是自己期望的。

那,自己期望的是什么?

“你的房间可以加一个床位么?”艾瑞克回过神,冷不定地冒出一句话。

“!”

“我想我可能要搬出地窖一段时间。我想住你那儿去。”

“!!”斯科皮的耳尖瞬间变红,他不确定地瞅瞅艾瑞克,似乎是在判别自己有没有听错,艾瑞克的话中是否还含着自己所期待的意思。

“你不喜欢有人打扰么?那我去找伊莱德好了。”

“不……不是的。你当然可以搬过来住。”斯科皮结巴了,他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得很厉害,内心的小人正邪恶地在那里作怪。他快要控制不住自己脸上保持的一贯高傲姿态,内心噼噼啪啪就像有无数个麻瓜烟花炸开一般,“我认为你搬过来的话,我们还可以一起探讨作业。这非常好。好极了!”

棒极了。小人在斯科皮心里欢呼雀跃。

“嗯。……说起这个,我想练习守护神咒。”艾瑞克道。

“但是,摄魂怪不是已经被限制离开阿兹卡班了。”斯科皮觉得他对攻击咒更有兴趣。

“守护神诞生于人心中最快乐的回忆,我想它一定有着十分圣洁的能量。强大的守护神咒可以长久不散,我想在我去马尔福庄园小住的时候让守护神陪着爸爸。”

“既然如此,那就叫上大家一起。”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艾瑞克和其他六只小动物齐聚在了他们的集合的老地点。艾瑞克说明了练习守护神咒的来意。小动物们七嘴八舌地开始讨论起来。

“艾瑞克,我想说你的想法不错。但是这个咒语我曾在三年级的时候在书本上见过,但是只是理论。要知道摄魂怪的看管据说被加强了,在那场大战后。”海蒂分享了自己所知道的。

“我知道那个,我爸爸和我提起过。但是,要练习守护神咒的话,我们首先需要一个被施过咒只会变成摄魂怪样子的博格特。”罗丝总是知道得很多,就像她的母亲格兰杰小姐一样喜欢看书,而且作为圣战英雄的孩子,她知道得总是比普通孩子要多。

“艾瑞克你说的这个咒语,我好像见爸爸用过,是不是可以从杖尖变出一只银色白雾状的动物。”里奥小声地加入进来。

“关键是我们上哪里去搞来这样一只博格特。……里奥,或许你去问问你父亲,隆巴顿教授是最好说话的。”作为每次小行动的军事,伊莱德给出建议。

“不麻烦了。”一直都保持安静的艾瑞克终于出声了,“是我的考虑不够充分。我们没人见过摄魂怪,所以不能推断这是我们可以对付的,即使是博格特变的。”艾瑞克看向斯科皮,对方冲他点了点头。“暂且缓一缓吧。”艾瑞克拿起一本书,走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看了起来。斯科皮跟着走了过去,在艾瑞克的面前蹲下,用手遮住了艾瑞克手中的书页,事实上,艾瑞克也并没有看进去多少。

“我知道,你想给你父亲一个惊喜。守护神是快乐组成的,它强大而且温暖,可以让人感到幸福,所以你才想学会它。”斯科皮一只手搭上了艾瑞克的肩,“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拼命地想要变强。……但是,你不一定要一个人上路,你可以和我一起。……而眼下,你太着急了。”斯科皮柔声地说道。

“斯科皮,你说的没有错。”艾瑞克拨开了斯科皮放在自己肩上的手,他冲斯科皮露出了一个不用担心的表情。绿眼睛忽明忽暗地一点也不像是没有关系的样子。

时间不允许我停下。因为我等不起。

“先生。我有话想和你说。”

坐在办公桌前的斯内普移开了手里的预言家日报,只见艾瑞克站在自己面前,他脚边放着一个收拾好的行李包。斯内普收起了报纸,两手交叉撑着下巴,示意艾瑞克继续说下去。

“我想成为您的魔药学徒。”艾瑞克认真地说道,他将自己的魔杖双手呈递在斯内普的面前。这是学徒对导师的一种敬意和臣服的象征。

“理由。如果你能给出令我满意的理由,我会答应。”斯内普并没有收。

“我想尽早地找到解除诅咒的办法。实话说,我会来霍格沃茨学习,抱着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先生注意到我。……我十分清楚在整个英国魔法界,我所能唯一找到的最可靠的帮助就只能是来自于先生你的。……我坦白我动机不纯,我也明白先生已经和我立了牢不可破咒。可,我不想自己被排除在外,心安理得地去等待着先生的帮助。这是有关我父亲的事情,我不可以袖手旁观。我敬仰先生。成为先生的学徒是我的荣幸。”艾瑞克知道也许他的坦白会遭到先生的反感。但是,从双面镜中看到爸爸日渐憔悴的样子,他害怕时间会不再等他。

“你清楚如果我收了你做学徒,就意味着你今后所以的研究成果都归属于我。自古以来魔药学徒都是些不具备创造价值却手法娴熟的人。这会影响你今后在这条道路上的发展,也会影响你一生。”斯内普看着艾瑞克,脸上的神情是板直的。

一个魔药大师一生只收一次也只收一个魔药学徒。艾瑞克是极具天赋的,斯内普从没有打算收他做魔药学徒的打算。他不想束缚这个孩子可能会在魔药界大放光彩的未来。而且,魔药学徒常常也意味着和导师之间暗含的肉|体关系,这种定义却不是摆在明面上的,艾瑞克所查到资料中应该并不会有完整的记载。那是自古以来一种带着臣服色彩的契约。他对这个孩子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他也认为这个孩子对自己的感情只是崇敬。如果说只是为了波特,他大可不必作出这样的牺牲。因为即使他什么也不做,他也不会让波特有事。

“同样的,我将有权阅读你所有的手稿,也有权分享你研究的成果。并且有权继承你所有的研究成果并继续研究下去。……魔药大师,这是我很小时候的梦想。然而,现在,我非常确信,自己并不在乎名声和未来。我喜欢魔药,我会为此供奉我的一生。但与此之外的,我不在乎。眼下,我仅仅只想为一个人,去钻研魔药。如果说,他无法看到我长大的样子,那我一切的努力,都会失去光彩。”

“没有人要求你这样做,艾瑞克。你……不明白。波特不会为此感到高兴的。”斯内普因为艾瑞克的坦白,而感到一种心痛和敢怒不敢言的自责。是他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才让这个只有十一岁的孩子,已经赌上了自己全部。可是,他没有资格去批评这个孩子。一种无力感油然而生。

“先生,是你觉得我还不够格么?……你是我最尊敬的人,我不认为多了这层关系会影响到我们。我想,有了我的存在,普林斯家族所接的单子会完成得更快。”这个孩子真的早熟得惊人。斯内普不愿看到这样的艾瑞克。这就像是让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他不该怎么早就抛掉了天真无邪。

“艾瑞克!为了波特,你打算对任何人都这样么。如果我给不了你帮助,你是不是计划着去找别人!你不应该为了一个人而活,你有自己的人生。”斯内普想结束这场对话,他不能保证,如果他再听到面前的这个小子说出更多的不爱惜自己的话,自己会不会爆发。他不想冲这个孩子发火。他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都温柔地去对待自己孩子。他还是第一次那么小心翼翼地去和一个人相处,生怕被对方讨厌。

“每个人不都是在为别人活着么。斯科皮为了马尔福而活,爸爸为了他爱的人而活,先生你不是也是为了莉莉.伊万斯而活么!!”

“艾瑞克.波特!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力!”果然所有的波特都是一样的么。在他们所爱的人们面前,从不拿自己当回事。他都快忘记了,即使他还是只是一个孩子,可不能改变的是,他是一个波特。

“……先生,你喊我什么。”小孩因为斯内普的那声咆哮,怔愣了。他觉得心里灌满了沉重的冷铅,坠入了无尽的冰冷的深海。先生,你发誓过的,你不会讨厌我的。

“……你和你的父亲很像,是个十足的波特。”一样得让他没辙。斯内普觉得自己喉咙有些埂塞。内心,心疼得发紧。

“先生,你不答应,对么?”

“容我暂且考虑。”斯内普觉得如果他现在立即拒绝了这个孩子,那么,他就会失去他。

“对不起。先生。我没有资格去评论你的过去。……那么,先生,晚安。”艾瑞克拾起了地上的行李包,要走。

“你去哪。”

“我有些想要和马尔福先生探讨的问题,所以,暂且,我想搬出地窖。”斯内普想说不的。可是他的喉结滚动了几下,没有出声。艾瑞克冲斯内普鞠了一躬:“谢谢先生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关照。”

艾瑞克走了。

柴火在壁炉里歇力地燃烧着,但是,地窖内的温度,瞬间,变回了寒冷至极。

斯内普重重地跌在了宽大的高背椅上。

昏暗的室内,斯内普雕塑般的脸庞在阴影中,看上去是那样的落寞和苍老。

他机械地从长袍内掏出自己的魔杖,丝滑的声音干枯得念出了一声咒语。

“Expecto Patromum!(呼神守卫)”

魔杖尖端发出一道银色的白雾状的气体,随后从白雾中灵巧地跳出了一只小奶猫。小奶猫欢乐地跳上了斯内普的大腿,“喵!嗷~~”用尾巴扫着斯内普的下巴,讨好地蹭着斯内普的胸膛。

冰冷的地窖里,斯内普独自坐在椅子上。

世界仿佛回到了起点。

小奶猫不自知地绕着斯内普的肩头打转,随后用尾巴圈住了他的脖子,亲昵用舌头舔了舔凝固的脸颊。开心地好不快话。

斯科皮在寝室里来回不停地划着圈圈地渡步。他挥着魔杖,改造着房间里的布置。他刚美化完窗帘,又想起了床沿上的雕刻需要更加优美些。这样顾东忘西的样子就像新婚之夜的新郎一样滑稽。马尔福也是会有不马尔福的时候的。小铂金满意地看着衣柜被分成了两个区域,左边挂满了自己的袍子和衣物,一想到很快右边就会被填满,浴室里会放上属于艾瑞克的牙刷和洗漱用品,斯科皮的嘴角忍不住地往上翘。他将单人大床变成了双人床。一会儿要怎么解释这点呢?就说这样比较节省空间。精准的完美。

他泡了壶自己家带来的特级红茶,召来了家养小精灵要了些点心。要知道斯莱特林的首席有时候就是会多出那么一项两项的特权。差使霍格沃茨的家养小精灵就是其中之一。

也许是觉得还差了点什么,小铂金挥了挥魔杖,茶壶和盘子上立刻印上了马尔福庄园餐具独有的精致花纹。也许再来点烛光和鲜花会更完美。

很好,一切准备就绪,就等人来了。

斯科皮有些激动地在房间里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该死的,让他的马尔福式自制力都见鬼去吧!

斯科皮可以预见之后他的寝室生活将十分得值得期待。

门被敲响的时候,斯科皮蹭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他连忙跑到镜子面前,照了照,很好,头发一丝不乱,袍子整洁服帖,微笑自然,眼神高贵。哦~,是时候来点光荣药剂了。灌完药后,小铂金去开门了。

“你可真是让马尔福好等。”斯科皮酷酷地说道。

“哦,斯科皮,抱歉。我在先生那里耽误了一会儿。”艾瑞克拖着他的行李跨进了一年级首席特别寝室。“噢,今天是什么重要的日子么,你看起来比平时还要帅。”艾瑞克仔细地打量一下斯科怕的脸,随后诚恳地说着实话。斯科皮看上去简直帅气得闪闪发光,深邃的灰眼睛迷人得让艾瑞克看得有些脸红。梅林的丝袜,马尔福都美那么招摇么。

斯科皮的耳尖因为艾瑞克的这句赞美立马变成了粉红,他轻了轻嗓子,故作淡定地说:“这可能是你的错觉,马尔福的仪表一直都完美得无可挑剔。”

“是么,但是我真的觉得你现在看起来比平时更帅。”粗神经的某些方面能力值为负的艾瑞克为了确信自己的判断,凑近了,非常认真地扫视了一遍斯科皮的脸,连睫毛都没有放过。靠的非常近的距离,让斯科皮清晰地感受到了艾瑞克呼出的热热的鼻气,痒痒地喷在了自己的脸上。他只要把头稍稍往前一点点,就可以碰到艾瑞克的双唇。绿眼睛有着蛊惑般的诱惑力让斯科皮原本就快速跳动的心脏简直快要爆炸了。

冷静,斯科皮。一切都太早,你不能吓到他。

“如果你不介意站在门旁边一直盯着我的脸看下去,那么建议不妨我们换一个地方继续?”斯科皮眯起了灰眼睛,挑起了一边的眉,打趣道。

完全被美好的事物着迷的艾瑞克这才回过神。梅林,为什么他觉得男孩子的斯科皮会比一年级最美的那个奥利维拉还美呢!发现这个事实的艾瑞克感到不好意思了。他刚刚那么大胆地盯着人家的脸看了那么久!

房间里极具马尔福主义的布置,当然是让人目瞪口呆的。艾瑞克被这样华丽的,简直就像是斯科皮庄园内卧室的重现,给震惊到了。当然,艾瑞克是喜欢的。因为每一个细节好似都很巧合地符合了他的审美。

“你这里,看着真不错!”艾瑞克明显得表现出了自己对斯科皮用心布置的喜欢。这让站在艾瑞克身后的斯科皮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脸。

艾瑞克在椅子上坐下,一边指挥着自己的行李有序地放到该放的地方一边和斯科皮说着话。

“你的意思是你和斯内普爷爷吵架了!”小铂金震惊了。

“所以我该怎么道歉?”

“哦no,这么高难度的问题还真没几个人可以解决。直接当面道歉一定会被他赶出来的,你可以试试苦肉计,斯内普爷爷心说不定很快就软了。”斯科皮说着插起了一块点心送到了艾瑞克的面前,“尝尝这个!”

艾瑞克不自知地凑过去,就着斯科皮的手一口吃掉了。小铂金被这样突如其来的举动刺激地又是小心脏一抖,差点手软得拿不住叉子。不过,表面上,斯科皮保持着惊人的淡定姿态。

在简单的夜宵后,艾瑞克打算去洗个澡睡觉。

“你要和我一起么?”看着脚下按了名为艾瑞克牌吸力石的斯科皮摆着一张扑克脸一路跟着自己来到了浴室的门口,艾瑞克终于出声了。

“一起?”斯科皮觉得这真是个甜蜜的邀请。

“嗯,你要一起来的话。那还不赶紧脱掉外袍?”并不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个斯科皮.内心住着早熟的小野兽.马尔福此刻脑海里臆想的各种浴室情景的艾瑞克继续着邀请。

“哦哦……嗯,好啊。”斯科皮爽快地答应了。

“你不觉得你站得太近了么。”随便换个动作都会碰到斯科皮的身体,,热气在浴室里蒸腾,散发出缭绕的一层白雾。隐约可见斯科皮性感迷人的锁骨,慵懒的如同波斯猫一般,肤色白皙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肌肉紧实地展现在艾瑞克的面前。艾瑞克趁斯科皮不注意时瞥了一眼他的下|身。

好吧,该死的马尔福。发育得真好。一点不像是未成年的尺寸。

在某个方面被比下去的艾瑞克有些没面子得脸红了。落在斯科皮眼里可就不一样。雾气衬着艾瑞克精致的微微泛红的脸蛋,绿色的眼睛里被热气熏出了一层迷离。随便一个动作就会有细小的肢体接触,细滑的触感让人上瘾了一般吸引人。小铂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煎熬。他后悔了,他不该跟着进来的。

“需要帮忙擦背么。”斯科皮觉得自己发出的声音都带着嘶哑。

“好啊,谢了。”艾瑞克转了个身,背朝斯科皮。背脊上完美的曲线,没有一丝赘肉,就像一道漂亮的山沟,蜿蜒到股|jian.斯科皮幻想了一下,两手裹住着灵活的腰肢,看着它在自己手中忍耐不住得扭动摇摆,一股热气从体内窜了上来。

在心里默背马尔福家规的小铂金克制地开始把毛巾放在了面前诱人的脊背上,做起了上下移动的来回动作。

感谢家规的长度!

斯科皮在脑袋都如同泡在粉色泡泡般梦幻世界中不知不觉地结束了洗澡。

“额,双人床。”

“节省空间。你不习惯?”斯科皮厚着脸皮说着自己准备好的理由。

“没有。”他小时候都是和爸爸一起睡的。

“那,睡觉。”

上|床,熄灯,睡觉。

睡梦中的艾瑞克开始往更温暖的地方挤,他准确地拱进了斯科皮的怀里,换了一个更舒服更满足的姿势。不得不承认,这个不知名的暖和的地方比爸爸的怀抱来得更美妙。

 

-------------------下章预告:哦,好吧,没有---------------------------



评论(14)
热度(86)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