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三十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作者: 养肥我的计划是不是每个人都在计划实施!!我觉得我写文写得身体被掏空了。不管怎样,我还是又来更了。


第三十章  撒谎

 

二零零九年

 

哈利的这一觉睡得并不长,但是难得高质量的睡眠,让他觉得睡前的记忆都变得遥远。身下不是自己熟悉的床单的触感,而是硬邦邦的有弹性特别好的手感,就像是他以前经常幻想过的斯内普的胸肌。于是抱着我在睡梦中的哈利满足地用手又在身下摸索了一会儿。

“波特,你要将我当作是你的那些小情人到什么时候?”诶?哈利的脑袋里飘过一个惊叹号。于是他睁开了眼。入眼的是黑色的长袍布料,再往上一点,是男人性感的下巴,随后是正盯着自己看的斯内普的脸。

!!!

“教授,那个,好久不见啊!”哈利手忙脚乱地从斯内普的身上爬起来,耳尖连到脖子处都变成了一片粉红,脸上挂上了斯内普认为很蠢的大大的笑容。但是,这样的波特,看着似乎只是一个暑假不见又回来上课时的样子。让人觉得时间真的在他的身上停止了。

“你真的很会玩捉迷藏的游戏,波特,你把整个魔法界都骗了。……你是不是该分享分享你的游戏心得?”斯内普逼近了哈利,强迫哈利坐在了离自己不到五十公分的椅子上。如今的斯内普,气场比当年哈利那会儿要厉害很多,身上散发出的每一丝魔压都在说,波特,你如果给不出满意的答案,我会让你知道你不想知道的后果!

“伏地魔被打败了,霍格沃茨重建了,敏和罗恩都过得很好,教授你也平安无事,这样不是很好。有没有我这个救世主都不重要,不是么。”哈利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好像和曾经夜游被抓包时一样打着哈哈。“……教授,你见到我儿子了是吧,他乖不乖,是不是很讨人喜欢,有没有老给你添麻烦。他很会做魔药的,这一点和我一点都不像呢!艾瑞克……”哈利完全不在乎斯内普僵硬的脸色和低气压,他脸上格兰芬多式的笑容和语气完美让人觉得没有任何出错的地方。

“你没有魔力,还中了诅咒。”斯内普的话让哈利没能继续说下去。“你就是这样糟蹋自己的?德拉科继承了马尔福家族一边打理家族事务一边处理魔法部的事务,格兰杰做了魔法部副部长,韦斯莱成了傲罗队长,就连隆巴顿都当了教授。波特,你呢?只有你逃跑了,还将自己搞成这副样子!”波特的身形瘦得就像纸片一样,无法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正常的二十九岁成年男人该有的体型。健康的小麦色肌肤如今变得如纸一样苍白。他就像是麻瓜橱窗里摆着精致的娃娃,虽然漂亮却一用力就会坏掉。

“教授,我让你失望了?”哈利深吸了一口气,道。绿眼睛里仿佛完全没有料到会受到这样的一顿责备而透着一丝委屈。

“我不知道是哪个女孩和你好上了,给你生了一个孩子,但是艾瑞克告诉我说他没有母亲,波特,你不知道小巫师在幼儿期没有母亲的陪伴是很危险的,这种程度的常识你都没有吗。”到嘴边的关心总是需要包上一层毒液才能出口。他本想好好地,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和男孩聊一聊的。但是,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表达自己。让他对着波特说一句,我很担心你,你这么多年究竟发生了什么,简直比让他和布莱克蠢狗一起跳贴面舞还要难。

“我也不想艾瑞克没有妈妈的,这出了一点意外。教授,你知道我没有魔法,身体变成了这个样子,所以,在那种时候,我选择离开才是对艾瑞克最好的。……我听艾瑞克说你很喜欢他,这要是放到以前真是不敢想象。”哈利似乎一点也不介意提起自己失去魔法这个问题。他的回答也像事先排演过一样顺畅得如同背单词。

“她去世了?艾瑞克的母亲?”斯内普从哈利的话中抓到了一个重点。

“……算是吧。”

“你是为了她,用了禁咒?”

“……嗯,算是吧。”这样的回答让斯内普感到胸口有些堵。他没有想过,眼前这个被喻为大难不死的男孩会有一天为了另外一个人而做出这样的付出,他无法想象,被波特爱上的那个女孩是何其幸运,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女孩才可以与面前的男孩般配。波特的话,让他内心深处原本可笑的认为波特也许可能对自己有一丝不一样的感情这一猜测被彻底否定了。

“波特。”斯内普停顿了一下,他似乎是犹豫着该不该说,“不管你有多爱她,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该用那个咒语的。”哈利的面部表情有一瞬间僵硬了,但是他总是有着很好的掩饰方式。绿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斯内普,却令斯内普无法看清这背后的真正的感情。但哈利其实是愤怒的,因为斯内普的说法,就像是在说,我从没有要求过你来救我,是你厚着脸皮这么做的。你的行为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多余的麻烦。

或许,他那时只想带着对莉莉的思念在大战中死去,而自己的做法恰巧阻止了他的算盘。

“教授,如果你在我母亲去世的时候也找到了相同的咒语,你敢保证你不会用它?”这个世上,不是只有你西弗勒斯.斯内普一个人可以对深爱的人有这样深刻的感情,我也有权利为了我心爱的人做出选择。

“波特,这不是一件事情,你不要混为一谈!”因为哈利点穿了自己的陈年旧事,斯内普的愤怒明显被挑起了。

“这是我的自由!斯内普,我不会永远都做詹姆斯的替身!让你随意地揣测我!”而哈利,似乎也因为斯内普的回应一下子回到了过去那个针锋相对倔强的格兰芬多。

“波特,你的身子还可以支撑多久,你的大脑是个摆件么,你在行动之前从来都不知道三思吗?艾瑞克知道这些吗?”

“……如果这是他必须面对的事情,那么这将是我教给他的最后一课。”哈利用着十分平常的语气说道。好似他对于一切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这是个不负责任的方式!”斯内普拔高了声音。

“我不想和你探讨如何教育孩子!”哈利也拔高了音量回了过去。

“波特!”

“你还想问什么?”

“我以为你眼下的年龄应该足够让你明白尊重师长这个道理,也足够让你明白事理。但是你,看起来,退步得还不如你一年级的时候。……你是什么时候失去魔力的?”

“教授,如果你那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不干脆使用一个摄魂取念。你知道的,我不能反抗你。”哈利的每一句话似乎都只是在激怒斯内普。即使是过去了那么多年,他依然只知道用这样的方式去转移注意力,这一点,他或许真的是得了他父亲詹姆斯的真传。

“波特,不要以为我不会。”斯内普掏出了魔杖,杖尖对准了哈利。

哈利认命般地闭上了眼睛,在他的内心,他不希望面前的男人知道真相,但是如果他强迫他,以目前的状态看,他只能认命。嘲笑也行,轻视也好,恶心也罢,他做好了斯内普在知道真相之后的所有可能会出现的假设。这只是给他失败的感情上再添一笔墨点罢了。

哈利以为的,翻搅大脑的痛苦并没有出现。

良久,什么都没有发生。

平静令哈利的眼睛睁开了一丝缝,他看到一大片黑色的衣料在自己面前不断地放大……接着,他的后背和腰被搂住了。他被撞进了一个有力的拥抱里。

波特闭上了眼睛,他以为自己做的足够得好。但是那微微上下颤抖忽闪得睫毛还是透露出了他的不安和不愿意,即使这样,却还是对斯内普毫无保留。唇瓣被他咬出了一个口子,嘴唇变得格外的艳红。他看上去十分地没有安全感,脖子上隐隐露出的妖姬一般的印记。斯内普觉得心一下子变得很痛。他对波特一无所知。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有了一个心爱的人,然后有了一个很乖巧很出色的儿子,他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令人心疼,好像在没有自己的十一年里,他的心不为人知地变得强大起来,强大却孤独。

波特一定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对自己来说有多大的诱惑和冲击力。那段火热的记忆自从闯进了他的大脑后,就再也无法连根拔起。他突然很想去感受一下那灵活的总是不断挑战自己底线的细腰的触感,去舔|舐掉唇上冒出的那颗血珠。

所以,他上前把波特搂进了怀里。

斯内普冰冷的唇贴了上来,唇舌柔韧而极具占有欲,他小心地吮吸着哈利的双唇。他的牙齿会轻咬哈利的上唇,舌尖扫过口腔的每一个角落。仔细地、缓地慢、轻柔地,似碰不碰地探索着哈利的舌尖。他很有技巧地在哈利微微地反抗和推搡中,让哈利觉得自己是可以信任的,让哈利把自己交给他。斯内普霸道的吻让哈利全身发麻。

等斯内普觉得心满意足放开时,哈利怔愣地有片刻找不到思绪。可随即,一大片委屈和愤怒填埋了他的疑惑。在他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他甚至无法拒绝被当作替身的下场。

“什么意思?”哈利喃喃道。

“well。那告诉我,波特,你为什么要下药,为什么迫不及待地要我来||艹你。随后,事后还要逃跑?”斯内普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胆战心惊的微笑。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这一次,哈利才是真的逃避了。他的语气里带着自己都不知道的慌乱。他不敢去看斯内普。他的心下一时一阵乱。

“你以为使用了遗忘咒就万无一失了吗,波特。”

哈利在组织语言,他必须在几秒钟内找一个很好的理由搪塞过去:“……那是……一个意外,我以为我马上就要死了,我偷听了你和邓布利多的对话。梅林在上,我不想死的时候还是个处男,所以才有了这个意外,我道歉……请你忘了吧。谁都会在年少时有一段不是出于本心的冲动,不是么,教授。”

“一个意外。波特,这便是你的解释?”

“是的,教授。”

湖绿色的眼睛里如同装入了夜空一样得幽深,要不是因为斯内普知道这只巨怪用不了大脑封闭术,他会认为他是天生的情绪的伪装高手。好像就只有自己的内心因为那晚的回忆而起了澎湃的波澜,对于波特来说,这只是一个年少时的玩笑。他似乎完全都不爱惜自己,他不在乎自己的第一次,不在乎事情是否会伤害自己,他生来就不是为了自己一般。也许,他在从践踏自己中寻找刺激和存在感。

“十一年……有很多东西是会改变的。有些东西它不会完美只是因为太早或太迟。既然不再是那个时点,做什么都无法挽回。”

然而,我还能看到你平安无事,这就是一种幸运。

“……我的艾瑞克他很喜欢你,我只希望你们可以彼此尊重,彼此照顾。”这样苍老的口吻竟然是从一个只有二十九岁的青年的嘴里说出。”

不等斯内普有任何回应,哈利又道:“我会吩咐妮妮给你开通幻影移形的权限,你的伤势应该恢复得差不多了。……教授,你该回去了。”

“……你呢?”斯内普不知道自己是做了多少的心理建设才抛去了拐弯抹角问出了这样的问句。

“我还是和之前一样,回我可以生存的地方。……不管怎样,谢谢你的药。你不用再因为我母亲的缘故为我做什么。”哈利的袍角在斯内普的眼前晃过,男孩的背影,是令人心疼的落寞。他似乎习惯了这种方式的告别。但是确实如同波特所说的那样,他确实没有更多的理由,再去质问他,留住他。

但是这一次他放他走,不代表下一次他还会。

拥抱和亲吻都是动人的,但他所剩下的时间,大概,只有两三月。所以在这两三月面前,所以的话语和行动都是无力的。他不该和任何人有牵扯,他的告别必须是安静的。他没有资格用这两三个月的时间去捆住谁的心,这是狡猾的,自私的。他不是莉莉,这是他和莉莉的区别。

邓布利多说过,死亡是一场伟大的冒险。而他已经做好了去接受这场冒险的准备。一个人,不带任何东西地上路。那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只有没有经历过事情的巫师和麻瓜才会惧怕死亡。

我这一生所能够拥有的,关于你的回忆,对于巫师漫长的人生来说,毕竟只是零星。 

我知道我应该习惯孤独和安静,在没有你的状态下学会一个人接受命运的安排。见不到你,听不到你的声音,痛苦难过的时候也无法拥抱你,但我知道你永远在那里。 

我不愿再惊动你,我以静默作为代价,换得你长长久久地留在我孤独的生命里。

哈利离开了主卧室。

房间的中央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看着男孩从自己面前离开。这样的经历就像很多很多年前他曾经最心爱的女孩愤怒地离自己远去时一样。斯内普脸上的表情如同尘封的雕像,就好像被带走了最重要的东西。

一天后。

“阁下,幻影移形的权限已经开启。这是族长大人希望转交给小主人的。”妮妮递上了一个小包裹。里面是艾瑞克喜欢的曲奇。这样,心思细腻的艾瑞克才不会担心。

“他走了。”斯内普道。他说的不是问句,早已经料到答案一般,只是陈述。

“嗯,是的,阁下。”

地下。

“他走了。”

“嗯,妮妮看着阁下离开的。”

“……送我回去吧。”哈利道。

“您不留在波特庄园?”妮妮恳求道。

“这里是留给艾瑞克的。我留下只会弄脏这里。”

斯内普幻影移形回到地窖的时候就察觉到了暗室被人闯入了。处于主人保护的意识,暗室内的保护咒起效了。

当斯内普来到暗室时,只看见艾瑞克跌坐在地上,冥想盆还发着亮光。

他不知道,这个孩子究竟看了多少去。

艾瑞克坐在原地久久得没有反应,回忆的冲击似乎并不是这样一个年龄的小孩所能马上接受的。

“well,你在这里做什么,艾瑞克。”斯内普出声了。

暗室的地板很凉,他不应该在那里坐着。

艾瑞克回过了头,小孩的瞳孔抽搐了一下。突然,他脸上的表情里面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明显。斯内普觉得一个有些分量的东西撞到自己的怀里。

艾瑞克奔溃般地冲斯内普吼道:“你是个混蛋!大混蛋!老混蛋!……呜呜……”小孩的双手一下一下地捶打着斯内普的胸膛,每一下都似乎重重地打在了斯内普的心坎上。他多么希望波特也可以有这么情绪化的一面,但是那个男孩对自己早已经竖起了很坚硬的屏障。他不知道艾瑞克究竟知道了多少,但是小孩决堤般的眼泪让自己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又一次跟着收紧了。

“艾瑞克……艾瑞克……停下。”斯内普按下了小孩不停地胡乱地打着自己胸膛的小手。“艾瑞克……艾瑞克……”他的语调温柔得不像话。

“你讨厌我爸爸!你恨他!你报复他!”小孩一边哭着一边控诉着斯内普的罪行。“你是不是也打算讨厌我!”

 斯内普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他看来注定要败给波特。不管是大的那个也好还是小的这个。

“艾瑞克,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会讨厌你。”

“大混蛋,你做了那么多让爸爸伤心的事情!”斯内普看到小孩吸了吸鼻子,将绿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这样就可以瞪死自己,大有一副,混蛋你干过的糟心事你居然不知道,的架势。“可是我担心你,担心得快疯了!你这个混蛋!该死的。真该死!”

斯内普想抬手擦一擦艾瑞克脸上的泪痕,但是被小孩躲开了。

“你快点跟爸爸赔礼道歉!不然的话,我……我不会原谅你!”艾瑞克像一只炸了毛的小豹子,明明舍不得对面前的男人怎么样,却也忍不住心里的难过和委屈。

先生怎么可以爱的不是他的爸爸。

可是,他就是爱了别人。如果这样伟大的深刻的情感是给爸爸的,那么他们是不是就会是一家人了。

斯内普一把抱起了这个倔强的孩子,拍着他的背柔声道:“艾瑞克,我答应你,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想办法帮你爸爸解除诅咒。……这样够么”

当然,还不够!

可是艾瑞克知道他没有权利去强迫先生爱上他的爸爸。

“还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斯内普扳过了小孩不肯看着自己的小脸。斯内普黑如漆墨的眼睛里此刻倒影出了艾瑞克小小的倒影,这让艾瑞克觉得先生的话是真的。

“我永远不会讨厌你,艾瑞克。”

“你发誓!”

“好,我发誓!”

……

“西弗勒斯.斯内普.普林斯你发誓你愿意倾尽所有去帮助他,解除他父亲的诅咒吗?”

“我愿意”一条闪耀的火舌从魔杖里射出,就像一跟红热的金属丝一样缠绕在斯内普和艾瑞克的手上。

“你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你愿意帮他,照顾他,确保他不受到伤害吗?”

“我愿意。”又一条火舌从魔杖里射了出来,和第一条缠绕在一起,组成了一条炽热的细链子。

“你愿意永远不讨厌他,关心他,在乎他的感受,成为他的依靠保护他一辈子吗?”

“我愿意。”地窖在第三条火舌的照耀下红的发亮,那条火舌从魔杖里射出来,和另外两条缠绕在一起,将他们俩紧握的手牢牢地束缚住,既像一卷绳子,又像一条炽烈的火蛇。

仪式完毕。

“我的小巨怪,这样你是否满意了,不再生我气了。”

“哼。”艾瑞克的别扭地哼了一声。但下一秒小孩就喊了一声:“先生!”再次扑了斯内普一个个满怀。而斯内普并没有一丝反感地,反手将这个孩子紧紧地搂住了。

而大半夜被叫过来作为牢不可破咒的见证人的德拉科,一脸吃错药的表情看着这一大一小的反应,默默地遁了。心里默想:艾瑞克真的不是教父的私生子?

然而。

这个时候的艾瑞克还不知道全部的真相,虽然生了先生的气,为爸爸感到不公平感到伤心,但是在他的心里,先生还是不可替代的,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人。

直到后来,当艾瑞克完全地了解一切后。他开始无法原谅这个男人,这个他如此地敬爱的男人原来才是伤了他爸爸最深的人。

在那以后,艾瑞克和斯内普的关系再也无法回到最初。

男孩开始恭敬地尊称斯内普为“教授”或者是“院长大人”。无论斯内普怎么努力,这个孩子都不愿意在斯内普面前再露出他觉得最闪耀最温暖的笑容。斯内普还是他的老师,是他的院长,甚至还多了一个新的身份——艾瑞克的父亲,但是这个孩子再也不会向最初时那样与自己毫无芥蒂得亲昵了。

即使是先生,但不可饶恕的,就是不可饶恕。

 

小剧场:

如果是哈利陪艾瑞克一起参加万圣节舞会。

穿着蕾丝礼服的大美女和小美女缓缓地登场了。美妙的身躯隔着纱若隐若现,白大腿小水腰,大波浪黑头发,碧眼亮晶晶!

小狮子(流口水):哇哦,这胸这腿这腰~~简直令人想扔床上干了个爽。

小鹰(推眼镜正经脸):根据科学的分析,这样的身材加上这样的脸蛋,一定是可爱的男孩纸,没跑的啦啦啦啦。

小獾(抱着瓜子):我就看看不说话。

小蛇1:完美,一切都符合斯莱特林的审美标准。快点打晕猫头鹰给院长大人。

小蛇2:大的给院长大人,小的给一年级首席。

斯内普/斯科皮(痴汉脸):well。可以,这很波特。

-----------下章预告:嗯,圣诞节反正也不远了----------


评论(24)
热度(90)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