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二十九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二十九章     黑猫

 

二零零九年

 

碧眼小奶猫在被斯内普单手提着后颈提起时,全身的毛都跟着微微发颤起来,喉咙里传出呜咽般的嗷声,腾空的四肢让他挣脱不开紧紧抓住自己的那只手。他看了看自己的肉垫,最终还是没有伸出藏在里面的利爪。

斯内普提着小猫,快步地来到了主卧室。

小奶猫被扔在了床上。小家伙被摔得有些眼冒金星,他用前爪支撑起自己,抖了抖自己被摔得晕乎乎的小脑袋。斯内普抽出了魔杖对准了小猫,立即丢了一个阿尼马格斯显形咒。

出乎意料的是,显形咒无效。

“唔……呜……”。小奶猫痛苦地在床上嚎叫着。身下的床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浸开了一大摊血迹。小奶猫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小爪子在床上不安分地扒拉着。如同湖水面清澈的绿眼睛里染上了痛苦。

看着小猫如此痛苦的摸样,斯内普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为什么波特的情况会突然变成这样。是自己刚刚的咒语所致么?还是他身上本身的问题。

他伸出手试着去触碰小奶猫的脑袋,只是微微地触碰了一下,小猫立马受惊地逃开了,身体痛苦地在床单上打着滚,四肢抽搐,缩着尾巴躲到了枕头缝里,只露出了一个小脑袋在外面。

斯内普觉得心好似被拧了一下。

他拿起魔杖想要施一个高级治疗咒。

“不要!阁下,请住手!”妮妮凭空出现在了斯内普的面前,挡在了魔杖前。“阁下请住手!族长大人这是反噬。阁下如果越是靠近,族长大人便越痛苦。还请阁下移步。”

斯内普在斟酌妮妮的话,黑如夜空的眼睛里带上警戒的意味。

“只要阁下肯离开,妮妮愿意告知您实情。”见斯内普不相信,妮妮只能抛出条件。

考虑了一会儿后,斯内普点了点头。妮妮立马扶起哈利.小奶猫版回到了封闭的地下。在看着主卧室再一次变成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斯内普颓废地一把坐在了床上。其实他的内心也很混乱,只是优秀的大脑封闭术让旁人以为他对一切都是冷血的。床单上留下了一大摊血迹,就像是在时刻提醒他,那个男孩因为自己的缘故伤得有多重。一个清理一新,床单再一次变成了干净崭新的一样。但是小猫痛苦挣扎的画面却在斯内普的脑海里消抹不掉。

也许你会疑问,为什么他一眼就能认出黑猫就是波特。

因为他曾经见过这只猫咪很多次了。

不知是哪一年的暑假开始,这只猫咪总会在假期出现在蜘蛛尾巷的附近。他一直以为这是一只普通的流浪猫。最开始的时候,他选择了视而不见。但是小猫在他的窗前久久不曾离去,一待就是数十小时。他只是安静地趴在窗台上,盘着身子静静地看着屋内,累了他就把脸蛋埋进爪子里小憩一会儿,直到天黑才会离开。所以,在被这样一双执着的绿眼睛注视了数十天之后,斯内普打开了窗户,把小奶猫抱进了屋子。

他承认,他是善心在作祟了。

因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地等过他西弗勒斯.斯内普。

……

出现这样的情况已经有数十天了。该死,不要问他,为什么还记得时间。斯内普终于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起身来到了窗台前,打开了窗户。将小奶猫哈抱进了屋子。同样的,不要问他,为什么要把一只不明的流浪猫放进屋子里。没看见外头的暴雨么。

他将猫咪放在了暖和的地毯上,拿了个盘子倒了一些牛奶加了一个保暖咒上去,随后将盘子放在了小猫的面前。他又将沙发的靠垫变成了一个猫咪垫放在了哈利的身旁。做完这些后,斯内普再次回到了桌前继续自己的工作。小奶猫哈一个跳跃扑在了猫垫上满意地扑腾了一会儿,他发现斯内普还给自己准备一条柔软的毛毯,哈利猫满足地把身子钻进了毛毯下面,随后安静地趴在垫子上望着书桌前正在研究的男人。绿绿的眼睛注视着男人认真办公的样子,瞳孔中的目光流光四射。

一人一猫和谐得如同一副画。

就这样什么时候开始斯内普习惯了在蜘蛛尾巷和自己的地窖里准备猫咪用品和新鲜醇香的牛奶。时常,在斯内普从魔药室里走出来时,会看到这样的一副画面:壁炉里静静地燃烧着柴火,在猫垫上四仰八叉睡得很香的一小团黑黑的小东西,旁边是喝得精光的牛奶盘子,已经玩剩下的有点小变形的毛线团子。这样的画面就会让斯内普觉得心头一暖,一种被需要的感觉充实着他的内心。

这只小奶猫很安静,很特别,他不会妨碍你办公,不会在你忙的时候给你添乱,却会在你休息的时候过来蹭蹭你的手心,但从不会过分的黏人。

他好像对斯内普的心性了解得十分透彻,在斯内普都没有觉察的情况下,这只猫咪的存在好像成了一种特殊的陪伴。对于双面间谍的斯内普来说,这大概是他作为一个有血有泪的人所剩不多的证明。

斯内普会在哈利来蹭自己的时候,轻轻地揉几下他柔软蓬松的毛,揉捏黑猫细软的耳朵。或许他会喜欢这只猫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眼睛的颜色漂亮得深得斯内普的心。小奶猫哈很喜欢被斯内普仔细地梳理毛皮的感觉,特别是耳后,每当斯内普带着老茧的大手拂过耳后的皮毛时,哈利就会感到一种说不上来的酥麻感,舒服得忍不住发出咕噜的声音,细长的灵巧的尾巴会大幅度地摇摆,偶尔会扫过斯内普的脸颊。

斯内普对奶猫扒在自己胸口的感觉情有独钟。那样小小的一团,贴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在冬天的时候,小家伙会因为寒冷而钻进自己的衣领,胸口痒痒的但却温暖的还有小心脏跳动的起伏感,都让斯内普觉得满足。

一月九日。这是斯内普的生日。如同往常一样,他仅仅会象征性地收到两份生日礼物,来自卢修斯和邓布利多。好吧,没有算上波特的。是的,那个巨怪总是没有漏掉过给自己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除了第一年被他四分五裂的那幅画,之后每年波特送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古怪。

黑灰色的铅云,天色晦暗。不久就迎来了暴雪。

这一天总是会下着很大的雪,就好似他来到这个世上本身就是一种不幸。斯内普两次抬头看了看空空的窗台,只看见大片的雪花贴在了窗户上,之后一点点融化,水珠顺着窗壁滚下,窗外只剩下厚重的积雪铺盖的画面。

说不失望,是不可能的。

但是比起在这样恶劣的天气来自己这里,他更希望那个小家伙聪明一点不要像某个总是脑子被甜食糊住的波特那小子一样蠢,还是找一个结实的地方避一下才是。

斯内普给自己倒了一杯黑咖啡。“笃笃笃”敲击窗户的声音,小奶猫哈用自己的小肉垫不停地扒着窗户玻璃,他的毛全湿了,看起来是在暴雪中走了很久。他的毛湿嗒嗒地黏在身上让他本来就不大的身形再次缩水了不少,十分可怜的样子。在看到小猫的出现时,斯内普不能不忽略,自己的心里仿佛流淌过什么特别的可以称作温暖的东西。他连忙走到窗前,将小猫放进来。室内因为有着壁炉而十分温暖,和外面的恶劣的寒冷不同。小黑猫在刚踏进室内的一刻,不禁打了一个哆嗦。小奶猫哈抖了抖身上的水,才敢跳到斯内普的地毯上。

斯内普拿了一块干净的毛巾擦了擦小猫湿漉漉的身子,给了一个保暖咒,在毛发再次变得蓬松后,斯内普将小奶猫哈抱了起来。放到了为他新准备的更加舒适的新窝里。但是小猫不怎么满意只有这么短暂的相处,一团小小的黑色在斯内普的脚底下拱来拱去,在成功捕捉到斯内普的关注后,奶猫哈顺着裤腿几个跳跃就扒在了斯内普的胸口处,抬头用自己毛绒绒的小脑袋开始蹭斯内普的下巴。他还从来没有这么黏人过。难道这只蠢猫发情了?斯内普想。好吧,那就勉为其难迁就一次。

小猫便在斯内普的胸膛处趴了一会儿,在斯内普稍稍低头的时候下巴就会被软痒的毛给戳到。不过他并没有因为这样的不适而将小猫从自己的身上丢下去,绿色的瞳孔亮晶晶的,好像得到什么天大的奖赏!

蠢猫!

他纵容猫咪在自己的干净的地毯上打滚,也不介意小猫盘坐上了自己的书桌。

在墨水用完的时候,黑猫会聪明地将墨瓶刁来,也会在羽毛笔开叉后,从笔筒里刁来新笔邀功一样地舔舔斯内普的手背,或是是在他正好写完一页牛皮纸时及时地为他换上新的。其实这些斯内普靠一个无声咒就可以完成。但是,这么通人性的猫,也不闹,很乖,确实让斯内普的心情愉悦了。更重要的是,他的存在让阴暗的地窖里洒进了一丝暖光。

……

直到有一天,这只碧眼小黑猫突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在他的面前出现过。

随后不久,波特的阿尼马格斯在一次凤凰社与食死徒的交火中暴露了。那是一只黑色的体型威猛的有翼豹。令整个魔法界都震惊得是波特的阿尼马格斯形态竟然是魔法生物,于是救世主的血脉觉醒也随之被预言家日报曝光。

然而,只须稍微仔细看一下就会发现,如果将硕大的羽翼去掉,身体无限地缩小,尾巴拉长一些,耳朵变尖一些,就和寻常的黑色小奶猫没有太大区别。

在看到预言家日报的第一时间,斯内普就有了这种联想。可他并不希望这个假设是对的。那意味着他和一个波特曾和平地相处在一个屋子里,这让他看起来像个傻子,那时的他不能接受任何一个波特闯入他的世界。

阿尼马格斯,指的是自身能够变成某种动物,同时又保留魔法法术的巫师。阿尼马格斯不能随意地变成任何动物,且所变化的动物与巫师的性格和体重有关,变换之后的体形及样子也不会再做改变。一般地,每个人只能变成一种动物。同时,阿尼玛格斯变形通常限定于非魔法生物,魔法生物变形将带来不可预期的后果。在练习阿尼马格斯的时候,人可能会走火入魔,因此魔法部对它严加控制,要求所有阿尼马格斯的变身动物及特征必须在魔法部的滥用魔法办公室里登记。但不能排除非法登记的阿尼马格斯。练成阿尼玛格斯需要好几年的时间,使人变成自己最适合的动物,但也有可能失败,导致变不回人或者变成半人半兽。因此,20世纪登记过的阿尼马格斯只有七个人。不同于易容马格斯,阿尼玛格斯是后天练成的,而易容马格斯为先天具备的能力。

以上都是近代魔法界对阿尼马格斯的认识。

但是阿尼马格斯在千年前的最初,就是针对血脉觉醒的巫师拥有可以变化为自身血脉原型的一种描述。而近代理解上的阿尼马格斯是后人在这种领域上一个分支的一种发展。在千年前,每一个带有魔法生物血统的巫师体内都有一定几率会激发血脉觉醒。因此千年前的血脉觉醒相比近代要常见的多。四巨头的血脉觉醒,他们的原型,也就是流传至今的四个学院各自的象征。羽蛇之王,狮鹫之主,鹰之神,獾之首。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羽蛇血脉是千年前最强大的血脉觉醒。而像戈迪里克和萨拉查这样强大的血脉觉醒,其原型的体形和大小是可以自由变换的,非战斗时的样子通常和普通的动物差不多,只有战斗时才会化成完全体。原型是血脉觉醒之后就会拥有的返祖现象,就像斯内普原本并没有练就阿尼马格斯,但是血脉觉醒后的他可以化为一条银蛇,甚至自由地改变体形大小和轻微地变换外形样子。这成了一种本能,重伤时和濒死时都可能会出于自身的保护而化为原型,在原型的状态下伤势的恢复会加快。当在垂暮之年或是生命不多的时候,血脉觉醒的巫师会有一次毫无控制地化成自己的原型,就像麻瓜死前的回光返照一样,巫师会化出自己的原型,与这个世间做一次完整的告别。这种现象无关魔法。这是巫师对血统的一种感谢。

斯内普一点也不想承认在他没收了格兰芬多小狮子手里的救世主崇拜品的象征时——救世主迷你的阿尼马格斯炼金术制品,原本是打算扔掉的,但是小东西看着确实很像那只碧眼小猫,又有卖萌撒娇的设定,所以当小东西扑着翅膀飞到自己的肩头停下,开始无意义地蹭着自己的下巴的时候,斯内普已经到喉咙口的四分五裂被咽了下去。

也许留着坐书桌摆设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而眼下,斯内普看到的哈利猫,却是一副伤痕累累的样子。波特不应该是这样的,波特不是最光芒四射的么,他确实做到了邓布利多所期望的那样,黄金男孩不管在哪里总能引人注目。他不是应该用一副天真的用他那张十足闪耀的脸带上自大的厌恶的表情喊自己“老蝙蝠”的么,或者是骑着扫帚在天上尽情地炫耀自己过人的技术然后脸上还挂着自己觉得最讨厌的格兰芬多式的大笑,也应该和罗恩.韦斯莱一样在走到那里都是崇拜者,被鲜花和赞美包围着的余生。虽然他不承认,但是那个男孩确实是同龄的那群中最炫目的一个。但是,所有人都似乎过着圆满的战后生活,就连斯内普自己也似乎有了改变,唯独波特他好像永远地活在了最黑暗的那些岁月里。

“阁下。”妮妮在哈利睡下后,处理完该做的事情后回到了斯内普的面前。“阁下想知道什么,只要妮妮知道的,妮妮都愿意告知。”

“……那么,告诉我波特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怎么搞的。”斯内普道。

“族长大人,他失去了魔力,身上中了诅咒。这都是因为他在战后用了禁咒,那是咒语成功必须付出的代价。……阁下您最好不要靠近族长大人,不然,他胸口的诅咒会撕裂。”妮妮小心翼翼地答道。

“他为了什么才施了那个咒语?”斯内普问。

“妮妮不知。”

“只有……我的靠近,才会让他的伤口裂开?”

“妮妮不知。”波特离开魔法界是因为不能靠近大家么?

“你还有什么知道的,都告诉我。”斯内普的眼瞳在妮妮的每一句回答后都变得暗一些,妮妮抖了抖身子,不敢去看斯内普骇人的目光。

“……妮妮就知道这些了。这些,族长大人都吩咐了不要告诉任何人。……阁下,您会有办法么,您是眼下最厉害的巫师了,您还是普林斯家的家主。……请救救我们的族长吧!”妮妮扑通地跪下了,亲吻了斯内普的脚背,这是贵族最正式的请求礼。

这只是来自一只家养小精灵的请求。

斯内普幽暗的眼神如同即将到来的暴风雨,看得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现在有人告诉他波特那小子落到了一个无法形容的落魄局面,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受人之托去解决这个麻烦。他要答应?那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安静的,完美的人生又要与那个男孩捆绑在一起了。拒绝?那么他就必须装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忘记那该死的一夜,继续保持他一贯的作风。冷血,刻薄,尖酸,才是他斯内普的风格。可他发誓会保护那个男孩的,就算不是……就算不是……就算不是……因为莉莉。

斯内普将自己关进了魔药室里,他首先要解决的是,不能靠近波特,这个小问题。不然的话,事情不能顺利的发展下去。但是在对波特使用的禁咒并不熟悉的情况下,只凭描述和之前对波特的一次检查得出的结论,(别以为他无法得出丹尼尔就是波特的结论),这已经不是用难题可以形容的了。

哈利在再次醒来的时候,入眼的还是毛茸茸的肉垫和视角里放大的物品。他还是非完整的原型状态。

没有魔法的他还会变回原形只说明了他的时间不多了。

肚子很饿,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又睡了多久。和一只普通的猫没有什么区别的哈利.小奶猫.波特撑起了身子,环顾了一下周围后,他发现了不远处的一个盘子里装了一些新鲜的牛奶。于是小猫走了过去,开始喝起了牛奶,奶渍留在了嘴巴的周围,形成了白乎乎的一圈。哈利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被猫科动物习性所影响的哈利,开始梳理起身上的毛。在他快要完全被动物的本能所同化前,一个低沉如水的声音说道:“波特,你真以为自己已经完成变成了一只猫了吗。”奶猫的尾巴在一瞬间向下垂下,毛分明可见地竖起。这是紧张、害怕的反应。很快他发现,他的胸口并没有发疼,也没有流血。于是绿眼睛里立马透露出了疑惑。

“我配了剂魔药,暂时可以让你的诅咒反噬停止。时间很短。所以我想我们的谈话应该加快进程。”斯内普没有再用领后劲的方式而是用双手抱起来地上依旧处于戒备状态的小猫。斯内普抱着小猫靠坐在床柱旁。

“唔……呜……嗷……”但是小奶猫哈利嘴里只能发出幼兽一样的嗷声。

“……波特,你这个状态究竟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斯内普叹了口气,这不像是他的风格,“你刚才喝的牛奶加了我的魔药。……波特,那剂药需要用上狮鹫的骨头,我在你庄园发现的,剩下的量大概只能再制作出两次。”斯内普是在藏书里发现药剂的配方的,波特使用的是家族流传下的禁咒,那么庄园的藏书里一定会或多或少的有些相关的记录。于是斯内普找到了这剂可以暂时可以停止的缓和剂。这剂药的名称叫做守护神的咏唱。

相传死神最怕猫,而猫是死神的宠物,又是地狱的守护神。死神最怕伤害自己权限的守护神。

所以这算是幸运么。作为目前猫咪形态的哈利来说,这剂药说不定会有效。同时斯内普还在魔药里加入了自己的血,银蛇的血拥有最强大的的治愈力。但这还不是解药,这只能暂时解决不能靠近的问题,而且药效时间很短。狮鹫早已经灭绝了,就和羽蛇一样。所以他最多再配出两剂。这只是一个暂时的拖延的办法。

“……波特……”斯内普犹豫了一下,大手抚上了小猫的脑袋。哈利安静得待在斯内普的怀里。一人一猫相对无言。斯内普的手不停地温柔地抚摩着小猫的背脊,这个动作事实上晚了十一年。小猫轻轻地蹭着斯内普的下巴,小肉垫轻轻地搭在斯内普的胸膛上,尾巴随着斯内普手上的动作大幅度地缓慢摇摆。

时间一点点在流逝。小奶猫在斯内普的胸口处渐渐地因为体力不够又睡去了。绿眼睛变成了一条缝,小小的心脏处随着呼吸缓缓地上下起伏,尾巴即使在睡梦也偶尔晃着。这是哈利十一年多唯一一次睡得毫无顾虑,如此安逸。小小的一团就缩在自己的心脏处,脆弱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在哈利陷入深深地沉眠后,他的身子发出了淡淡的微光,在微光中,小奶猫的身形逐渐变大……在光芒消失后,斯内普怀里睡着的不再是一只黑色小奶猫而是一个黑发绿眼的青年。搂在腰间的手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青年身体的触感。哈利的脸色,很安详,嘴角有着很淡的很难分辨的微笑,呼出的呼吸带着热热的痒痒的热气喷在了斯内普胸口,青年的乱发扎在斯内普的下巴处,空在另一边的手慢慢地放在了哈利的背上,搂住腰间的手逐渐收紧。斯内普将哈利紧紧地却温柔地搂在怀里。用珍贵的材料配出的这剂药剂却仅仅只是换来了一个没有打扰的睡眠,但是,斯内普却并不觉得不值。他想,也许,这是波特这些年来第一个好梦,他不应该打搅。胸膛可以感受到哈利心脏跳动的感觉,没有了诅咒的打扰,从灵魂深处斯内普更加明显地发觉有什么东西牵住了他和波特的灵魂,把它们捆在了一起。这和自己第一次在翻倒巷产生这种感觉是一样,只是更加切了。斯内普在这一刻,突然很想,知道怀里的这个青年究竟受了多少的苦,是不是可以让他也帮助他分担一部分。他很想知道波特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找了他很多年,原来以为再也找不到这个小巨怪了。但是现在,他终于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被自己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的心脏在跳,这样的存在感,让斯内普从心底涌起一种失而复得的解脱感和幸福感。

波特,等你醒来,我们再聊。

你不能对我再有隐瞒。


评论(5)
热度(76)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