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二十八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二十八章    记忆

 

二零零九年

 

暑假的尾声临近时,对角巷又变得热闹起来。斯内普今天要去麻瓜区给一位新生引路,当然他那总是吓死小动物的气场让跟在他身后的新生已经面色苍白,吓得乖乖地站在一旁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天的丽痕书店门口一大群人围着,人们拼命地想挤进去。门前玻璃窗上贴的横幅很好地解释了这一奇怪的现象:吉德洛·罗克哈特将于今天亲笔签名销售他的自传——《神奇的我》。这样的火热场景不亚于战后,英雄罗恩.韦斯莱就职傲罗司时的就职演说。艾瑞克拖着下巴,有些好奇地看着被人群围堵的书店。

吉德洛·洛哈特慢慢地走了进来,坐在一张四周贴满海报的桌子旁,海报上的吉德洛·洛哈特正朝着众人眨眼,雪白的牙齿在闪光灯下发出耀眼的光芒。而真正的吉德洛·洛哈特穿着一身用蓝色勿忘我花编织成的魔法袍,颜色正好和他的眼珠颜色相衬。他那顶尖尖的巫师帽洋洋得意地架在那一头波浪型的头发上。一个矮小的,脾气暴躁的男人拿着一部黑色的照相机左支右绌地拍摄,每一次眩目的闪光灯过后,照相机总会喷射出一股紫色的烟雾。

然后洛哈特在人堆中发现了哈利,他大步拨开了人群硬是拽着他和自己合影了。还宣称自己将免费赠书于哈利,以及高调地公开了自己即将成为霍格沃茨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消息。人群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和掌声。艾瑞克觉得这个洛哈特先生从上到下都散发着虚伪的气息,就像是一只自以为是却又迫不及待展示自己丑鸭子一样,滑稽可笑。但是,巫师界的大批女性们可不这么觉得。艾瑞克觉得巫师界的审美观有的时候确实很奇葩,就像在战后,媒体评价罗恩.韦斯莱脸上的雀斑性感得犹如神话故事里的阿多尼斯。

哈利将洛哈特送的那套书给了金妮,自己又去书店买了一套。

“热衷于炫耀自己,生怕别人不知道救世主的存在。这是典型的反例。你,赶紧跟上。”斯内普冲着已经快吓哭的新生说道。

接着艾瑞克欣赏到了马尔福先生和韦斯莱先生的肉搏。

……

……

二年级就这么来了。

洛哈特心血来潮地举办了格斗俱乐部,并邀请了斯内普教授作为自己的陪衬。在这场演示会上哈利暴露了自己是一个蛇佬腔。

原来,爸爸曾经也是蛇佬腔。

密室的打开,接二连三的石化事件。于是哈利得到了全校学生的孤立。甚至连他的哥们都表示出了不信任。因为大家都怀疑是哈利打开了密室,而石化事件的主谋也是他。

一如既往在周五被关禁闭的哈利来到了地窖的门口。但是斯内普好像并不在。哈利便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和门把上手上的蛇聊起了天。于是当斯内普回来时看到的情景就是,男孩嘴里吐出令普通人毛骨悚然的“嘶嘶”声正在一个人自言自语,四周的空气冻结了一般,因为哈利不知道在他说蛇语的时候在旁人看来是十分的诡异和可怕的。他的脑浆都被吃下去的甜食黏住了么?要是被附近的其他人看到,那么关于他就是密室的继承人的谣言会传得更甚。斯内普呼出一声鼻气,走上前,没有好脸色地提起了哈利后颈的衣服将他拽进了地窖。

“我明白,在知道自己多出了一项与众不同的能力时你就控制不住和你那个蠢货老爹一样爱四处炫耀的遗传。但是,我认为你明白你现在的处境。你想要人人皆知,你和……”斯内普停顿了一下,“……黑魔王一样是蛇佬腔?”

“先……教授,我不知道……刚才说的是蛇语,我以为我在说英语。”哈利辩解道。

“……那里,你今天的禁闭内容。”斯内普用魔杖示意了下不远处三个木桶里装着的鼻涕虫。这是哈利今天必须完成的量。随后他丢下了哈利,坐上办公椅开始批改作业。

哈利卷起袖子,抓了一把鼻涕虫放在了处理台上,开始收拾起来。从衣料里露出的手臂上隐隐可以看见还没有消退得红红的伤痕。在过了一个假期后,小动物们都迅速地拔高。德拉科就已经串高一个头多,但是哈利好像并没有太大变化的身高,脸蛋也比其他那些滚圆的小包子脸要明显尖多了。难道他从来不好好吃饭!还有那些伤痕……与麻瓜巨怪打架么,波特的风格。

……

……

“偷窃!well,波特,你简直又一次让我刮目相看!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才是事件的主谋!没有接受父母教养的孩子!你的字典里估计不会有羞耻这个词语!”生气的斯内普将哈利粗鲁地推在了沙发上,抓住哈利长袍的前襟,把他拉近自己,俯下|身凑近他,咆哮道。他们需要复方汤剂,但是缺少非洲树蛇皮,于是在魔药课出现混乱的时候,赫敏趁乱拿了斯内普的藏品。

哈利在斯内普爆发的气焰中不能作出任何反驳,他看到斯内普黑色的瞳孔里映出了自己的样子,但是他的眼神充分地体现了对这个面前的人的厌恶。

“……”哈利沉默。他想不出为自己辩解的理由和借口。同时,他也被这样的斯内普吓到了。

“你简直不配出现在我面前!我希望你认清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这是你这次的禁闭内容。现在,立马滚!”斯内普松开了撑在哈利两肩附近的手,甩动袍子划出一个很大的弧度,地窖的门在话音落下“砰”的开了。

哈利慢动作地一点点从沙发上爬起来,他小心翼翼地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一点一点挪到了门口的位置。走之前,他又看了一眼,斯内普已经进了魔药室。他的眼睛努力地眨了好几下,待它变得不再湿润的时候,他换上了面无表情走出了地窖。

……

……

“西弗勒斯!波特先生已经旷课三天了。自从他来你这儿关禁闭后,就没有再出现。”麦格教授焦急地找上了斯内普。“霍格沃茨除了校长没人可以幻影移形,但是,禁林的马人先生告诉我,他这几天没有看见有学生出现在禁林的情况。”

斯内普蹭的从办公椅上站起,抓了一把飞路粉撒进了壁炉,火焰立马变成了绿色。“校长室!”

“噢,西弗勒斯,我的孩子,你来我这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要不要来一点柠檬雪宝。”邓布利多笑容可掬地看着来势汹汹的斯内普。

“我说过很多遍,我不是你的孩子!你的黄金男孩失踪了!”斯内普冷冷地说。

“麦格教授也随即来到了校长室:“阿不思,我需要你的帮助。波特先生失踪了。”

“噢,这是怎么一回事?”

麦格教授立即给邓布利多解释来龙去脉。邓布利多在屋子里来回地走了几个回合:“西弗勒斯,你去一趟德思礼一家那里,血缘魔法追踪。米勒娃,吩咐教授们去禁林和学校周围搜查。我立马去魔法部查看一下哈利的踪丝。”

……

……

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稀树乾草原。

哈利会出现在这里是通过了斯莱特林真正的密室里萨拉查.斯莱特林的画像的帮助。那里有一个特殊的壁炉,可以将人送出霍格沃茨,送去任何没有被施过咒语阻碍的地方。只要得到了萨拉查的允许。

……

……

斯内普拜访德思礼一家时,这家人正在举行派队。

佩妮打开门,看到门外站着的这个穿着在麻瓜看来十分奇怪,高大的面色阴冷的,有着一个很大的鹰钩鼻的男人时,差点发出惊呼。是那个小子,和莉莉一样,都有着怪物一般的特殊能力的斯内普。

“你……你……你来这儿做什么。”在看到斯内普手里的魔杖时,佩妮惊恐地瞪大了眼睛,面部抽搐,手指颤抖地指着斯内普结结巴巴地说道。

“你的侄子失踪了。”斯内普道,“我需要使用血缘追踪。”

“哦!上帝!我没有什么侄子,那个怪物生的孩子不是我的侄子!……你赶紧走!”佩妮惊呼着要关门。却被斯内普一手挡住了。斯内普一手一用力就将佩妮从屋里扯了出来。

二话不说一个切割咒划上了佩妮的手臂,在鲜血流出的瞬间,佩妮发出了简直是要了她的命般的尖叫:“血!流血了!你做了什么!你们都是怪物!莉莉也好!她生下的那个贱种也好!……我就不该让那个孩子去那个破魔法学校!……你不能伤害我!那个贱种失踪,是天大的好事,他命定如此!”

“闭嘴!你要是再多说一句类似刚才的话,我不介意割掉你的舌头让你余生都说不出一句话!”斯内普快速地拿出一个瓶子取了一些鲜血。他没有空和眼前这个麻瓜说太多话的时间,不然他真的很想好好地给她一个教训。

  ……

  ……

 血缘魔法的位置显示,让斯内普脸上发黑。

 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稀树乾草原。

 该死的波特,简直找死!

 那么危险的地方,根本不是一个未成年巫师能够存活的地方。

 稀树草原林地,其中以乔木和灌木形成轻薄的树冠层,有大型哺乳动物,例如袋鼠,长颈鹿等。炎热和潮湿是它最大的特点。这里当然也存在着麻瓜们所不知道的魔法生物。这也是为什么麻瓜的丛林探险队总是会出现离奇的无法得知真相的失踪死亡事件。这里有巨人,食人魔,魔法野兽,寄生魔等高危险的魔法生物。这些魔法生物如果成群出现,那么就连精英的傲罗队都没有办法对付。

根据着血缘魔法的追踪而加快搜索步伐的斯内普的心情降得越来越低。

 如果他逮住了波特那个不听话的崽子,必定要狠狠地让他知道自己行为的严重性。

 随着不断地深入,斯内普也越发开始在心里做起了最坏的打算。因为越是深入,那么越是不会有好的结果。波特究竟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高危险的地方。要知道一个成年巫师都不会靠近这里!如果邓布利多的黄金男孩出事了,如果救世主出事了,这样的责任他如何担当的起,他会无法面对莉莉的。这关系到整个魔法界的未来。因为那个孩子对魔法界来说是多么得重要。

血缘魔法最终在一处河水附近停下了。这里极其危险,水下的魔法生物比陆地上的攻击力更强而且手段更加凶残。附近是几棵参天大树,当然只是麻瓜眼中以为的,事实上,这些是树精。

“哦,怎么又来了一个巫师!”树精们交谈着。

“是啊,是啊。不过这次的这个是个成年人,看上去不弱。”

“哦,那个未成年巫师,相当了不起啊。”

“没错,这样的年纪能够抓住非洲树蛇,简直不能想象。”

非洲树蛇是一种十分凶猛的爬行魔法生物,它的毒液毒性之强,足以杀死一个成年人,因此,它几乎天下无敌。身体和眼的颜色变化多样,善於伪装。自卫时,颈部膨胀,露出鳞片之间的黑色皮肤,随之可能会进行攻击。毒牙很长,长在口腔后部,直伸到口的前端。被它的毒牙咬伤后会引起出血并致死。被它咬伤后,血液不会凝固,全身会七窍流血,内脏器官也会大出血,死亡过程缓慢而痛苦,惟有抗毒血清能挽救伤者性命。

“波特!”斯内普终于在不远处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哈利。他连忙跑到了哈利的身边,在哈利的手臂上他清晰地看到了一个蛇类的咬痕。哈利的意识很模糊,但是他还是看清了来人,没有焦点的绿眼睛看着斯内普道:“……教授……我很抱歉。我不该拿你的魔药材料藏品。……这个,新鲜的非洲树蛇皮。作为……弥补。教授,希望你原谅我,还有敏他们。”哈利的手上是刚扒下来的蛇皮。亮绿色的蛇皮上还粘着粘液和蛇血。

“别说话。没有人要求你去做这些多余的事情。”斯内普打断了哈利的话。他立马横抱起男孩,“波特,坚持一下。”

他带着哈利作了一次超长距离的幻影移形,目的地是蜘蛛尾巷。而当他到达的时候,哈利已经完全昏死过去了。幻影移形对他的伤势有一定的副作用影响。

斯内普将哈利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后。快步地来到魔药存放室里翻找起来,他记得他还保留着一瓶抗毒血清剂,这是他上次捕猎非洲树蛇时准备的。艾瑞克看到斯内普寻找药剂时的动作不知有多焦急,他从来没有见过先生会如此粗鲁地在药剂架面前翻查着。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在翻找的过程中,嘴唇都在微微发抖。终于找到了。

斯内普疾步取完药剂又回到了哈利的身边。他撬开男孩的紧闭的嘴巴,将药剂灌了下去。非常温柔地小心地处理了男孩身上的血迹。随后他召唤出了守护神,向邓布利多禀报了情况。

艾瑞克看到先生的额头冒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

先生是担心爸爸的。

可是,这是为了什么?

果然,是因为莉莉.伊万斯的缘故么。

艾瑞克深深地觉得莉莉.伊万斯简直是这世界上最幸运的女孩了。因为她居然可以得到一个人如此深沉的眷恋。而正是拖了这种伟大的感情的福,他才会受到先生的关注吧。艾瑞克已经明白了,他的爸爸,和他一样,是非常尊敬先生的,从一开始就是,他只是装作了和罗恩他们一样地讨厌老蝙蝠,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但是,先生,并不知道这些。

……

……

艾瑞克多想去为他们做些什么,希望他们之间的误会可以消除。

……

……

就在艾瑞克打算继续将记忆看下去的时候,他发现周围的世界不知原因地开始崩塌。他感觉自己要离开了。但是迫切想知道后续的心情,让艾瑞克尝试着留下。他可以看到面前的记忆隧道中,一片又一片从自己面前闪过的碎片串起的就是整个记忆链。但是,不断再往后退的自己,就要被什么东西拽出这段记忆了。冥冥中,艾瑞克努力地伸手抓住飞过自己眼前的一块碎片。

白光划过。

……

……

艾瑞克在白光过后,发现了那片被自己抓住的记忆碎片就躺在自己的手心里,发着光。他抬起头,远处一名身形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向自己走来。这条街道很阴暗,来往的人行色匆匆,偶尔看到有几个麻瓜带着自己的孩子路过。小孩子的手里或多或少都捧着红绿相间的礼物盒子。这是某一年的圣诞节,艾瑞克判断道。

那个少年走近了,艾瑞克才看清了他的容貌。这大概是爸爸五六年级的样子。他穿着卡其色的风衣,里面是简单条纹的圆领毛衣和黑色的紧身长裤,脖子上围着一条柔软的米色围巾,这是很典型的麻瓜的打扮。头发是被变形咒处理了的褐色。五官即使是被略微调整过了还是显得格外得精致,介于少年和男子之间的魅力。如果没有那副眼镜大概只要是见过他的人都会被迷住的。

哈利在一间不起眼的屋子门口停下,敲了敲门。随后艾瑞克看到门开了,站在门前的是抱着臂脸色要多臭有多臭的先生。

“圣诞快乐!”艾瑞克听到哈利这么说道。

艾瑞克没有靠的太近,所以他只知道在一番日常的毒液后,斯内普原本高大的挡住门口的身子让出了一点空间好让哈利进去。门被关上了。艾瑞克连忙披着隐形衣,跟上。他的身子顺利地穿过了门。

他看到哈利在厨房里忙碌着,似乎是在准备晚餐,而斯内普则嫌弃地靠在厨房的门柱上看着面前的男孩在里面摆弄着他的厨具。他发现先生看上去憔悴了很多,精神很差。他们一起吃了一顿气氛十分不佳的晚餐。随后斯内普挑眉,企图撵走面前的绿眼巨怪。但是哈利并没有走。艾瑞克觉得爸爸看上去特别的反常,灯光打在他的脸上甚至有一丝鬼魅的错觉,不管是战后的爸爸还是他在先生记忆中看到的爸爸,都不曾会露出这样明显的带着侵略性的暗示的表情。

然后,他看到了一幕令他目瞪口呆的画面。

他看到爸爸扑进了先生的怀里,带着啃咬的动作吻上了先生的嘴唇。

……

……

然而,记忆就在这里断了。

……

……

等艾瑞克发现四周的景象再一次清晰地时候。画面已经变了。

先生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他看到爸爸在先生的床头放下了一个礼物盒。

随后拿着魔杖对准了睡梦中的先生施了一个咒语。一个“一忘皆空”。

但是艾瑞克已经没有心思去思考为什么要抹去先生的记忆了。因为在施咒之前的一幕,让艾瑞克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大脑一片空白。他听到哈利的嘴里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是作为蛇佬腔的艾瑞克却听得明明白白。

他听到哈利说了一句“sev,我爱你。”

……

……

在哈利离开蜘蛛尾巷片刻后,艾瑞克才回过神来。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顾一切地飞奔出了屋子。

他发现了,这片记忆的不同之处,因为在这片记忆中,他不再是被动得从先生的视角去看回忆。他可以主动地选择性地去了解记忆。也许是因为他的手里就握着这块透明的丝绒质感的碎片,也许是因为爸爸的遗忘咒让这段记忆变得和其他的不再一样。但是,他知道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

他已经没有空去理顺那句话的含义,他心里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追上面前那个走得并不快的身影。

……

……

哈利感到自己被什么人撞了一下。他回过身,发现了撞到自己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一岁的孩子。哈利被撞了一个趔趄。但是他第一时间的反应不是关心自己而是将面前的男孩身上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生怕有什么伤。

“你怎么样?没事吧?”哈利发现面前的小孩低着头,生怕被自己看到长相一样。“你父母呢?”哈利发现小孩的打扮并不是麻瓜装束而是穿着霍格沃茨的校袍,绿色的条纹,斯莱特林的学生。不管怎样,这算是他的……额,学弟?

但是,此刻他无法判断这个孩子会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是不是被下了夺魂咒。因为眼下他正处于被食死徒追杀的时期。可如果只是迷路,把他扔下,那么他很可能被这里附近的人贩子带走。

“抱歉,我没别的意思。”哈利说着伸手掀落了盖在小孩头上的斗篷帽。黑色的柔顺的秀发,大而挺得鹰勾鼻,轮廓分明的脸型。好像,像极了西弗。

这时,小孩终于开口了。声音也像极了。像极了西弗小时候。

“我有话想对你说。”

“什么。”

他该说什么。他该怎么说,才能让爸爸明白。

“我想说的是……”艾瑞克词穷了。

“……你长得好像一个人。”哈利魔怔般得抚上了艾瑞克的脸。

“我像一个人么?”

“……你好像我喜欢的人。要是他有孩子的话,大概长得就是你这个样。”

“可是我是……”你的儿子。艾瑞克说不出口。

“我要走了。你快回学校去吧,这条街不怎么太平。”哈利笑了一下,摸了摸艾瑞克的头,起身打算离开。可他发现自己走不了,衣角被小孩紧紧地拽在了手心里。

“别走!”别走!我知道未来的事情。别走!战争会让你失去魔法,刻上诅咒的印记,活得生不如死。你不应该有那样的未来。不能改变历史,这是每一个来到历史之人都不可逾越的警告。但是,如果我这么做,能让你有一个不一样未来。那么,我愿意。即使我的行为,会改变未来,致使未来里再也没有我的存在。

“别走!我知道战争的结局,我知道未来的事情,你会……”艾瑞克发现自己的身子在逐渐消失,手心里的碎片的光芒越来越淡。

不,他还没有说完。

“哈利……”艾瑞克没有来得及说完,他想说的话,他想说的有很多。但是,他没有机会传达了。

哈利……被和西弗如此相像的人喊了名字,真是微妙的感觉。我什么时候,可以听西弗喊一声名字呢。哈利露出一丝苦笑。

……

……

艾瑞克跌出了冥想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是被强制拉出了记忆,就像是被警告了一般。

浓浓的不甘心和悲伤弥漫在了艾瑞克的整个胸腔。

可是,为了去看这么长的记忆,消耗了他太多的魔力。他没有更多的魔力接着再一次进入冥想盆了。而且他不认为再一次进去还能有那样的机会。

“well,你在这里做什么,艾瑞克。”只比耳语高一点点的天鹅绒质感厚重的嗓音在艾瑞克的背后响起。

艾瑞克立马回头。

斯内普站在了暗室的门口,室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点起足够亮度的光线。先生就站在那里,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还是熟悉的样貌,黑发,深邃的黑眼睛,唇角微微上翘,当闭上嘴沉默的时候,显得又傲慢又性感;他的眉间有一道蹙痕,不笑的时候显得非常严肃,然而笑起来时又是一派沉静温和。

“艾瑞克,你在我的暗室做什么?”熟悉的怀念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声音低沉,说话时总是那样得从容不迫,带着特别的尾音,听来总是透着一股慵懒、优雅、性感的味道。

这一刻,所有的情感终于决堤般爆发了出来。

艾瑞克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是狠狠地扑进了斯内普的怀里,双手不停地捶打着这个消失了两周的男人发泄着自己无法控制的感情,声音带着哭腔,奔溃般地冲斯内普喊道:“你是个混蛋!大混蛋!老混蛋!……呜呜……”艾瑞克泣不成声。

大坏蛋!你怎么可以让人担心害怕了那么久!怎么可以对爸爸那么混蛋!

爸爸他爱着你啊!


--------------------下章预告:哈利小黑猫-----------------------

作者:我终于出现了,你们可以养肥我,你们都打算养肥我了么(哭哭脸)我更的实在不会快。谢谢大家的支持。

欢迎提供脑洞和希望的故事发展。

评论(22)
热度(99)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