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二十六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二十六章治疗

 

二零零九年

 

波特庄园内有一口千年流传下来的温泉,就位于庄园的密林里面,四周凝聚着许多纯净的魔力元素,对于疗伤有着神奇的功效。但是它虽有良好的辅助作用却也不是万能的,它虽然可以加快伤口的愈合却也会被伤口给污染,泉水遭到污染后便需要十年的时间净化。而且它也无法治愈伤势实在过重的伤口。

温泉边。

哈利的手指在扣子上停留了许久,才活动起来,一点一点解开了斯内普身上那件有着一排纽扣的黑色袍子。他知道西弗总是喜欢把每一颗扣子都扣得严严实实的,却不知道这样做的效果反而透露着一股禁欲的魅力。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哈利在心里说道。

早在圣芒戈治疗时期,他不知为西弗做了多少次的擦身。

但当紧实的肌肉从衣料中露出时,哈利的目光还是不由地闪烁起来。虽然长期在地窖内待着而使得皮肤特别得白皙,但修长完美的身材比例,有力的腰部曲线,分明突出的腹部肌肉,跨部绷紧的线条一直蜿蜒至腹股沟处。有着每个男人都羡慕的带着侵略意味雄性代表器官部位,沉睡的尺寸就已经十分惊人了,可想而知当苏醒的时候会是怎样令人血管膨胀的画面。

哈利在除掉了斯内普身上的衣物后,也脱去了自己身上沾满鲜血的袍子和衣服。

温泉蒸腾的热气弥漫在视线前,哈利仔细地一寸一寸地擦拭着男人的身子,尽量避开了所有的伤口处,指尖抚过身上的每一寸肌肤,不带任何别的意味。他不愿看到西弗的身上沾满鲜血,不管是别人的还是西弗自己的。

即使是在这样肌肤相碰,赤诚相待的情况下,哈利依旧没有做出任何越距的行为。不是他不想,男人的身体无论在何时对他来说都是可以激发浓烈的荷尔蒙分泌。可是早在曾经那唯一一次疯狂的放纵的行为时,他就明白了,西弗对自己的触碰有着强烈的抵触。既然他是那么的不愿意,自己便该尊重他,也许,只有掩饰掉对他所有的QING|欲,伪装成陌生人的姿态,他才能在他身边扮演他该扮演的角色:邓布利多最喜欢的黄金男孩,继承了詹姆斯所有陋习鲁莽的格兰芬多,大难不死的救世主,以及连替身都不及不上只是通过自己来回忆莉莉.伊万斯的镜子。而他会爱上他,又何尝不被他对莉莉.伊万斯的深沉专一所打动。

也许这看上去是一种不平等的感情,没有回应却作了所有可以付出的一切。但是,哈利并不这样认为。西弗勒斯.斯内普给了他,所有的人生岁月,包括生命和灵魂,只是并没有以自己所期望的方式罢了。

也许假设他不是哈利.波特,那么,对于西弗,他便会去争取会去努力,可这样的假设毫无意义。如果不是以哈利.波特的身份得到西弗勒斯.斯内普,又有何意义。可他是哈利.波特,仅仅就这一条,便已经结束了所有的可能。而现在,他甚至不再是哈利.波特。

在为斯内普清洗完毕后,他拿起了自己的魔杖,一个又一个治疗咒打在了斯内普的伤口上。就像是要透支完自己身上全部的魔力,哈利在持续了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半个身子靠在了岸边,从岸上的长袍里翻出魔力增持剂,迅速地喝下。不做任何休息地,继续在斯内普的身上施展出一个又一个治疗咒,魔杖尖没有停格地不断闪出白色的光芒。就这样,在喝光了随身携带的所有魔力增持剂,在哈利再也发不出一个魔咒后,他终于停止了治疗。

随后,他唤来了妮妮,吩咐她送来了两套干净的衣服。

在为西弗重新换上衣服的时候,哈利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他甚至连扣扣子这样的小事都需要花上自己所有的精神力和集中力。

此时只有十七岁的身子在透支完所有的魔力和精力后,让哈利在架起这个比自己高出二十公分多的男人时显得十分吃力。他驾着昏迷的斯内普迈开步子朝波特庄园的主城堡走去。

“妮妮已经收拾好了房间。”哈利微微点了点头。

将斯内普放上了柔软的大床上,为他掖了掖被子,道:“如果西弗醒了,给他准备些吃的,以及这些魔药,虽然比不上他自己制作的,但我手里的只有这种普通程度的了。……打开波特庄园所有的防御,这段时间内,我希望谁也不会打扰到他。收拾一间魔药室出来,我想西弗醒了,可能会用到。”

妮妮一一地记下了哈利的吩咐。

“如果斯内普阁下,醒来问起这里的情况和族长的事情该怎么说呢?”妮妮道。

“在西弗的伤好转之前不要对他开启波特庄园的幻影移形权限,但是对于藏书室等其他区域的权限都可以对西弗开启。如果他问起这里的状况,你就如实转告。但有关我的事情,我命令你不得提起。……我是不会他见的。”哈利交代道。“你退下吧。”

对于哈利的命令,妮妮欲言又止。可是她作为历代侍奉波特家族的家养小精灵,只能按令行事。

波特庄园有着一间很大的地下酒窑,里面储存了上好的佳酿。古朴花纹带着保温层的铁门,摸上去感觉很有质感,不禁意间流露出庄园的浪漫气息。木桶装的佳酿和瓶装的佳酿分别用特制的酒架区分开来,它严格地从酒架之间的密与疏、高与低、远与近、粗和细、方与圆等多种美学角度进行考虑和设计,充满艺术美感而又不失实用价值。墙面和天花板上都施加了防潮咒和抽湿咒。除了价值不菲的佳酿外,墙上的油画,和摆放着装饰的雕塑以及艺术品无不反映了主人的爱好和天性。再回眼一看,魔法的琉璃灯光会自动变换着光线和色彩,酒架上也有葡萄树、这里除了佳酿的储存和陈列外,还设有了品尝室和休息室。

哈利将自己关进了地下的酒窖内。

封闭的空间,终于阻隔了胸口印记的继续发作。

就像是转完了所有的发条的人偶,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反噬效力,从胸口前的血窟窿里喷出的黑血。哈利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有那么几秒,视力,听觉,触感,好像都消失了。在短暂的安逸的几秒平静后,一口淤血从口出吐出。随后接踵而至的呕血让哈利几乎要把所有的内脏都吐光一般,沙哑的喉咙里发出了受伤的幼兽似的呻吟,支撑着身子的手指因为疼痛而将铺开的长袍抓出了裂痕,指甲嵌进了掌心冒出了一串串血珠。

精神世界筑起的所有屏障轰然倒塌,他再也忍受不住,在这没有他人的空间里发出了带着哭声的嘶吼。“啊啊……哈啊……啊啊啊”再也不需要掩饰,不需要担心会被艾瑞克发现,他好像是第一次不再强忍着自己的痛苦,放纵地随着本能喊出了声。

每一根骨头都是刺痛的,血管流过心脏的每一秒都伴着无法形容的痛苦。他一直都是承受疼痛的高手,从小习惯了忍受时常发作的脑袋上魂片的剧痛,被贝拉囚禁时因为过多的折磨而对钻心咒产生了疼痛的麻痹,他的人生好像一直都是伴随着疼痛和受伤的。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地拥有忍耐力和承受力了,因为疼痛对于他来说就像喝水吃饭一样寻常,他甚至认为这些都是必须的。

但是他还是低估了双倍诅咒的反噬和不顾一切地靠近了不该靠近之人的下场。这是他至今为止所经受的最无法忍受的一次痛苦。这是违背死神的后果和无法逾越的命运的悲凉。

哈利怀疑在这样的反噬之后他的心脏是否还能完整还能继续跳动,也许他就会在这地狱般的疼痛中死去。

越发清醒的思维让哈利明白,他不会在疼痛中昏迷,这一次,他深深地惹怒了死神,他不会被轻易地放过的。

斯内普觉得自己好似是在做了个梦,他竟然看到了自己和波特揉抱着倒在了床上,波特绷紧到不行的身体,手下是腻滑的肌肤,那种从下|身传来的kuai|感猝不及防,让后腰都微微发麻了起来。鼠|蹊到小腹发热的感觉让一直保持禁欲的斯内普欲罢不能。他看到自己的手开始揉捏波特的的乳|tu, 艳红的xue|rou被刺激得狠狠一缩, xia|身放缓了速度,重重地摩蹭着擦过刚才寻找到的那一点,一层层更加鲜红的颜色攀上了波特的全身,灵活的腰|部跟着自己的动作扭|动着,全身会因为自己而shuang|得哆嗦……

布满自己留下的痕迹的身子,迷离的绿眼睛,潮湿贴在脸颊上的乱发,ROU|穴吞咽着自己的白色液体的样子……

见鬼!他干了什么!

他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但所有的画面都是那么的真实。这远不是梦境里发生的,而是现实。

他什么时候和波特有过……这样的……

昏迷中的斯内普深深地皱起了眉头,他在昏睡中变得烦躁起来。

醒来的斯内普依旧清晰地记得自己在梦中看到那些YIN|乱的画面,他甚至真实得记得将米|qing液射在柔软温热湿润的nei|bi上的感觉,下面沉睡的那块因为自己脑中疯狂的画面苏醒开来,撑起一个明显的zhang|篷,那种一跳一跳胀痛又火热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彻底疯了。

撑着额头的手指插进了头发中,斯内普在醒来后第一个想法是,他想给自己一个昏昏倒地。

凌乱的记忆片断在不知什么原因的情况下在斯内普的大脑中一点点生根。这是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随后,他在记忆中看到,波特拿起魔杖对着自己,刚刚还不停地吐出腻人的发甜的声音,含过自己胀痛的那块的那张嘴,用清冷的声音,道:“一忘皆空”。

所有残破的碎片终于完整地拼接在了一起。

那是波特六年级的圣诞节。

反常的话多,反常的无视了自己所有的毒液,奇怪的晚餐,然后就是波特欺上来的柔软的带着少年该有的绝妙的身躯……

他对波特的身体有在最诚实的欲望和反应。

他狠狠地占有了波特。

那种滋味,简直,该死的,让人不可相信的,却不得不承认的美妙。

梅林,绝对是喜欢和他开玩笑的。

这让他,怎么面对……莉莉。

他居然……将自己的欲望发泄在了他发誓要守护的……男孩身上。

他爱的人明明是……

他究竟对波特……是怎样的想法。

因为混乱的记忆苏醒,让斯内普忘记了自己处在一间古老的大房间里。

“尊敬的斯内普阁下,您醒了!您感觉身体怎么样?”一个斯内普陌生的穿着绣着复杂繁重的家徽的餐巾的家养小精灵出现在了斯内普的面前。这是波特家族的家徽。因为妮妮的出现,斯内普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银青色的窗帘,简单的黑白风格的房间,却依旧在细节处体现着这个家族的古老和高贵。这样装扮的房间,和自己蜘蛛尾巷的风格一模一样。

身体只是有些虚弱感,伤口已经愈合了大半。血脉觉醒后的斯内普,有着很强大的自愈力。

“阁下,这是夜宵和魔药。”妮妮将一个托盘放在了斯内普的床头。“在您伤势痊愈前,您需要在这里好好休息,如果您觉得烦闷,可以四处走走,藏书阁里相比有您感兴趣的东西。这是,魔药室的钥匙。这应该也是您需要的。”妮妮又放下了一把钥匙在托盘旁,“那么,阁下,妮妮先告退了!”

“等下。……作为古老家族的家养小精灵,难道不该给我解释一下,情况么。”斯内普叫住了妮妮。

“哦,阁下……果真您醒后所有的举动,族长大人都猜到了。这里是波特庄园。我叫妮妮,服侍波特家族几百年了。……那么,阁下,您有吩咐的时候,请唤我。”妮妮恭敬地给斯内普行了一个完整的大礼。

这里果然是波特庄园。

没有魔力的波特又是怎么将自己带出那样严峻的包围?

对于波特,他有很多疑问。

他也找了他很多年。

“波特呢?”斯内普问。

“抱歉,妮妮不能说。……族长大人交代了,他是不会与阁下您见面的。”妮妮又行了一个礼,消失了。

想知道的,一个也没得到答案。

斯内普在沙发上发现了准备好的干净的替换外袍,袍子的用料及其珍贵,是上等的魔法兽普罗基恩兽的黑色血液和上等棉绸混合编制的布做成的,可以抵御一定程度的黑魔法。袍子上绣着某个类似家族族徽的标记。这件袍子斯内普再熟悉不过了。

因为那原本是属于他的。那上面绣着普林斯家族的族徽。

是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一件遗物。

然后,他把它交给了波特。

在贝拉特里克斯抓到波特的时候,作为双目间谍的他,趁所有人都不注意的时候,将它披在了波特的身上。

他希望这件袍子多少可以发挥点作用,为他争取点时间,让他和邓布利多想出救黄金男孩的办法。

它应该已经毁在了贝拉特里克斯的黑魔法上。

而现在居然回到了自己的手上。

简直该死的,自以为是的不愧是巨怪的,蠢波特。

他居然没有使用它。

艾瑞克对自己说过,我爸爸说了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他见过的最勇敢的人。

只是这样吗?

斯内普穿上外袍,吃完了夜宵和魔药。推门而出。

夜晚的波特庄园,是那么安静祥和。斯内普可以感受到整个庄园内部的空气都带着极其纯净的魔力元素,斯内普第一次觉得呼吸的感觉也是有区别的,真不愧是传言有着最纯净灵魂的家族。在这样的环境下,他觉得自己体内的自愈速度也在加快,这里的环境好像和自己的十分贴合。他不知道,千年以来,每一个普林斯到访波特庄园都会喜欢上这里的环境。

斯内普在庄园的城堡附近四处看了看,如果说马尔福庄园是极尽的奢华,普林斯庄园是安静的神秘,那么波特庄园就是最极致的优雅。

在走到某处时,灵魂深处传来一阵不名的牵动,因为此刻斯内普脚下的位置就是地下酒窖。灵魂像是被什么东西牵住了,让他站在原地一动也无法动。他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名状地的心痛,这不像是自己的感情,而是什么其他人的。这种感情感染到了自己,让斯内普竟希望自己可以徒手抓住这种感情,抓住了就再也不放手,抓住了不放手,就是属于自己的了。

很绝望,这是对全世界的绝望。

就连一向都隐忍的自己都不由对这种绝望震撼。

随后,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双绿色的眼睛。

再也不会犹豫,区分不出究竟是谁的绿眼睛。

也许,他是真的,因为受伤,让大脑也跟着一块坏掉了。

他居然从醒来一直在想着波特。

Maybe。

他并不反感这个绿眼睛的男孩继续占据他的人生。

因为太多太多的疼痛,让哈利浑身湿透了,分不清是汗水还是血水。有大量的血已经干涸发硬,血腥味弥漫了整个酒窖的休息室。

他已经在这地下待了很久了。大约三四天。身体回到了原本的年龄。在他对诅咒的反噬产生麻木后,他召来了妮妮。

妮妮在进入地下酒窖的休息室时,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哦,梅林,怎么会……这么多血……”然后,她看见了哈利。如果说,那个靠坐在地上的,勉强还有一口气的破破烂烂的物体是哈利的话。“妮妮该怎么办!妮妮该怎么办!”面对这样的情况,妮妮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地上来回地走着,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和掐着自己的脖子。

“他……怎么……样?”这是哈利开口的第一个问题。

“斯内普阁下,已经醒了。他此刻正在藏书阁里阅览。”

“我想……你需要……将这里打扫下,……给我件……替换的衣服。”妮妮闻言立马去了,不一会她就将几瓶魔药和一套安静的衣服放在了哈利的面前。并着手使用起家养小精灵的魔法开始打扫起来。很快酒窖的休息室就变得干净了。

“妮妮我想……没有你的帮忙……我可能没法换……衣服。”妮妮闻言走到了哈利的身边,他的身体看着让人触目惊心。“你为斯内普阁下究竟做了多少……他并不知道……”虽然具体的她并不清楚,但是,大概的她还是可以了解到的。

“他可是我……用灵魂换了来的。当然……不能让他有事。救他,就等于是在拯救我自己的灵魂。”

……

斯内普在波特庄园已经待了一周了。

在任何地方都对自己开放发的情况下,他几乎将整个庄园走了一遍,但是他并没有看见波特的身影,仿佛他并不在这里。但是他清楚地看到妮妮会准备两份三餐,而且他实在不认为会有人将外人单独地留在自己的庄园内。

波特一定就在这庄园的某一个角落。

在想起了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之后,他不确定是否做好了面对波特的准备。

他们之间有什么东西发生了改变,但是这种变化是好是坏,现在他不能确定。

他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在可能发生什么之前,他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将自己从混乱的状况中撇清。所以,在他整理了解完自己的内心前,他选择沉默。

合上了他在波特庄园藏书阁看完的第三十四本藏书。斯内普打算去魔药室里会一会坩埚。在他经过一道走廊时,一个黑色的小小的身影从自己眼前飞速地掠过。凭着自己优秀的直觉他大致猜测了一下方向,随后快步地追了上去。

果然,蛇王拥有的双面间谍时期留下的优秀的追查能力,让他在庄园的密林附近发现了一只二十公分的黑色小奶猫。会让斯内普留意的,是因为这只小奶猫有着一双绿色的眼睛,和脑袋上一个并不突出的痕迹,如果很仔细看的话,会发现那是闪电的标记。头上长着两只小巧玲珑的小耳朵,身体就像是一个糯米团子,毛很光滑,但是他看着受了严重的伤。浑身都布满了细小的伤口,肚子的上方有一个很大的丑陋的印记。被毛覆盖着,看不出印记具体的图案。

猫咪在看到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速速禁锢”斯内普扔出一个咒语。小猫立马被魔杖射出的绳子绊倒了。柔软毛绒的身子被束缚在了绳子里,四肢不停地扑腾。

斯内普走上了前,拎起了小黑猫的后劲,把他放在了和自己对视的高度。薄唇划过一个弧度,迷人的黑曜石的眼睛狠狠地盯着面前这只要逃跑的猫:“Potter,你是不是应该为你的教授解释下,你为什么变成了一只猫?”


作者:更新缓慢,更新不定,但是我在努力。催更影响写作灵感写作质量写作速度,希望大家不要催。尤其不要私信催。我知道大家都是支持我,所以鞠躬。

评论(21)
热度(114)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