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二十四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二十四章   万圣节与忌日

 

二零零九年

 

领着小孩回了地窖之后,斯内普从一旁的魔药架子上取了一瓶魔力稳定剂又吩咐了纳塔准备了热牛奶。然后看着小孩喝完,洗漱完睡下后。才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哦呦哟,我有多久没有看见你脸上出现这种惊慌失措的表情了。”浴室的镜子带着调笑的语气坏心地打量着斯内普。

“你要是再多说一句,就送你个四分五裂!”镜子惊恐地倒抽了几口气,闭嘴了。

安静下来的浴室里,只听见水流“哗哗”地流着。

混乱的思绪和突然而来的内心揭示让斯内普陷入了惊慌和茫然中。他开始害怕只要艾瑞克在自己面前多待一天,他这种混乱的状态就会越发严重。这些日子以来他打破了自己多少个先例,做了多少自己不曾想过的事情。这个孩子的出现似乎已经彻底打乱了他所有的步调。

波特,该死,这一切都是源起于你。

打开衣柜,在挂着的清一色黑的睡袍里随手取了一件换上。关上柜门前无意中瞥见了,挂在角落的一件不属于自己的墨绿色长袍。

丹尼……尔……么

在那样的时点里遇见一个没有任何魔力波动的青年难道只是一个巧合么。

霍格沃茨的四处都换上了万圣节风格的装扮。大厅的四周的上方都挂满了南瓜灯和千奇百怪的面具作为装饰,桌上的餐具都系上了黑与南瓜色为代表相间的丝带蝴蝶结。顶端的魔法星空也自动变幻出了符合万圣节气氛的恶魔月亮和鬼怪星星。金碧辉煌的大厅笼罩在了浓浓的节日氛围中。就连四位驻院幽灵也在今天为自己的打扮增添了南瓜的元素。

学生们各各都为了晚上的化妆舞会而精心打扮了一番。不少女生挽起了头发换上了中世纪华丽的宫廷晚礼服,也有不少格兰芬多的男生选择了英俊帅气的骑士打扮。隆巴顿教授一家都是天使的打扮,小胖子里奥在插上了小翅膀后看着就像是神话故事里的爱神丘比特一样可爱。罗丝化妆成了麻瓜童话故事中的人鱼公主,水蓝色的鱼尾裙穿在小姑娘的身上让本来就漂亮的她显得更动人了。海蒂饰演了麻瓜历史书上著名的女皇伊丽莎白一世,本来就气场十足的海蒂在戴上了王冠之后举手投足中都带上了女皇的风范。王子扮相的巴奈特牵着老巫婆扮相的奥利维拉的登场给全场带来了不少的欢笑。

斯科皮扮演的是吸血鬼鼻祖——该隐。薄薄的嘴唇轮廓说不出的优美,一双深邃而狭长的灰色眼眸带着危险和神秘的感觉。身上的服装也是一贯马尔福式的繁重和华贵,灯光照在他今天格外苍白的脸颊上,让整个人都蒙上了高贵而又可怕的色彩。斯科皮的身边是他的舞伴化妆成光精灵的伊莱德。

伊莱德和斯科皮站在一起美如画的画面让不少女生红着脸窃窃私语,却有不敢上前搭讪。

“我看你已经在人群里搜寻很久了,也许,今晚,他不打算来了。”伊莱德双手抱胸一副看戏的八卦状态。小铂金是在舞会开始前带着一脸的别扭和不爽找到了伊莱德,硬是拖着他变成了自己的舞伴。理由当然是因为原本的舞伴候选不见了。“你可要好好补偿我今天一天的损失。”伊莱德一手搭上了斯科皮的肩膀,凑近他的耳边戏虐地玩笑道。

“少罗嗦,喝你的红酒!”斯科皮不耐烦地说道。而伊莱德面对这样富有情绪的马尔福继承人表示心里别提有多爽了,看戏啊!懂不懂!看戏啊!

就在斯科皮认为艾瑞克当真不打算参加舞会的时候。

大厅的门被再次推开了。

一个高大英俊挺拔的男人带着一个绝美冷竣的男孩缓缓踏进了大厅。绣着繁琐庄重的华纹的拖地下摆随着步伐在身后挽起一个又一个起伏。两人的脸上都戴着相同的遮住了眼睛周围的半张邪恶而惑人的面具。一阵阵毫不掩饰的强大的魔压当然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对男人的身份了然。在霍格沃茨,这样的男人除了西弗勒斯.斯内普.普林斯还能是谁。今年他竟然难得的没有缺席!

也许是戴上了面具的作用,一大一小扮作恶魔的两人看着极其的相似,尤其是那看着形状几乎一模一样的鹰钩鼻,同样的黑发同样修长的身形,以及极为相似的薄唇上挂着连勾起的弧度都一致的似笑非笑,怎么看都觉得像是一对父子。

要不是因为大家已经和艾瑞克一起相处了大半个学期,一定会以为那个男孩是斯内普教授的私生子。

当然对于这样惊艳的出场,有两个人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一个当然是斯科皮。

艾瑞克竟然选择了斯内普爷爷做舞伴,而像蛇一般冷漠的斯内普爷爷居然会答应来参加他缺席了十一年的万圣节化妆舞会。

所以……这是意味着……艾瑞克喜欢的是……他的斯内普爷爷,而斯内普爷爷也对艾瑞克是动心的。

哦,梅林一定是被亚瑟王玩坏了!

他都还来不及和艾瑞克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他都打算要慢慢地把人牢牢栓住。也许是毕业前,也许是几十年后,他都已经计划好选择了艾瑞克和自己一起携手打造宏伟的蓝图。

斯科皮的心里涌出了从来没有的嫉妒和心痛的感觉。

而另一个人则是黑魔法防御术教授坎蒂丝.莱希特。

她主动邀请了斯内普但却被无情地拒绝了。她从学生时代时期就一直对斯内普教授抱着超越师生的情感。那个时候,男人的身边总是充满了救世主的身影,她只能远远地注视着,而现在她好不容易努力地靠近了这个爱慕已久的男人,成为了他的同事。然而,他却始终没有正眼瞧过自己。这个黑发绿眼长的像极了当年的救世主的新生,她从第一眼见到他时就心生厌恶,那个孩子的脸简直就是她心中的毒瘤,让她怎么拔都去不掉。而对她进行怀疑而暗自调查的马尔福继承人也成为了她的障碍物,她来霍格沃茨任教黑魔法防御术的目的就只有两个:西弗勒斯.斯内普和为她研制的黑魔药寻找试验对象。她已经在飞行课上对扫帚动了手脚,她原以为这两个孩子就算不死也是再无前途,这样便不会再对她构成威胁。可是她的算盘落空了。如今在看到斯内普牵着艾瑞克作为舞伴一起登场时,莱希特教授在心里种下了越来越深的仇恨的果实。

搂着面前这个身高才到自己胸口处的男孩跳着交际舞,却令斯内普觉得恍如隔世。他记得在波特四年级的时候,作为三强争霸赛的勇士而必须跳开场舞,他受邓布利多的拜托教了那个男孩怎么跳交际舞。那时候,他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没想到,波特家的男孩,我们金贵的黄金男孩连简单的交际舞都不会跳。”斯内普喷出了鼻息,恶狠狠地评论道,“well,若不是邓布利多的请求,我很乐意看到你在舞会上滑稽的表演。……Oh,如果你不是作为勇士……以你的资质……我想很难找到什么质量不错的舞伴。”带着故意的不怀好意他用刀子般的目光将男孩的全身打量了一下,随后讥讽道。

“……你……怎么……怎么料定我找不到优秀的舞伴。”男孩的脸上因为自己的嘲讽和评论浮上了一层恼羞的粉红,“谁……谁又愿意和黑漆漆的老蝙蝠一起跳舞。”

“喜闻乐见的恼羞成怒。波特。真是令人愉悦的格兰芬多式表现。……这只代表了你的心虚。”斯内普伏下了身子坏心地贴近了满脸羞色却找不到词语来反驳自己的少年,波特因为自己的靠近整个人颤栗起来,“还是说你想在这里……当场证明一下你其实很……有料。”斯内普故意加重了最后的那个词语。他发现波特因为被侮辱而恼怒地呼吸急促。圆框镜下的绿眼睛狠狠地瞪着自己,双唇被他紧紧咬在了一起。

斯内普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随后一把将波特拽到了自己的跟前,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腰间。意外的手感,男孩的腰细得他两只手就可以握住。不过那有怎样,以波特一贯丰富的荷尔蒙来看,他私下的生活相必也该是YIN|荡不堪的。而这和他斯内普没有半分关系。

“你在教我……女步……你……根本就没打算教我。”被自己主导着强迫着跟上自己舞步的波特愤怒地冲自己吼道。

“well,你还不满意起来了是吧。……那么你来告诉你可怜的不得不教你舞蹈的教授,如果把主导权教给你,你能做什么……我尊敬的,连手的位置该放在哪里都不知道的黄金男孩?”波特的脸红成了西红柿。但是他妥协了。

“Look at me,potter!……我不会浪费太多宝贵的时间在教你舞蹈上。所以,把你那已经糊住的大脑里多余的芨芨草清理一些,看着我,记住我的动作,我只教一遍。”

接下来的时间里,那双和莉莉一模一样绿色瞳孔中倒映出的全部都是他斯内普一个人的影子。男孩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

那双绿色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只注视着他一个人。

这种带着一丝报复的快感感觉让斯内普觉得愉悦了。

斯内普回忆着当时波特看着自己的眼神,似乎曾带上过从未有过的大胆和火热。

陷入回忆的斯内普出现了短暂的失神。

“抱歉,先生,用这样的方式拉你来参加舞会。”艾瑞克当然看出了斯内普的失神,然而他的内心同样不平静。他确实仗着自己在先生的心里那一点不同成功地让先生陪自己过了万圣节,但是这样任性的举动,先生又能再包容自己多少次呢。他又能为自己敬仰的先生做什么呢?

“你的舞蹈是你父亲教你的么?”斯内普看着面前这个孩子标准优雅的动作,虽然为了配合自己艾瑞克收敛着自己的气场,但是他依稀可以从孩子的舞步中看到自己的影子。艾瑞克跳舞的动作和斯内普是极其得相似。

“嗯,是的。……爸爸说他只会这一种舞蹈,因为他只学过这一种。”                                                                                        

原来他教给波特的东西,他是记得那么得牢。

当哈利披着隐形衣出现在戈德里克山谷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他坐了火车,然后又租了一辆汽车,开了三个小时的山路才到达的。圣战结束后每年的这一天他都会来这里,他的父母曾经住在这里,而他们的墓碑就立在山顶的一角。

万圣节,也是他父母的忌日。

哈利打开手电筒,照着泥泞的山路,他走了一段时间,终于走到了父母的墓前。

墓碑旁的杂草并不多,显然是有人一直在清理。石碑被擦得光亮崭新,碑上的刻字也被重新描涂加深过了。哈利把带来的一束新鲜的洁白的百合花放在了墓前。他知道每年的这天那个男人也会来这里。已经过去二十九年了,会记得当初发生的一切的人已经不多了,劫盗者四人也都已经不再了。这个世上还会记得这块土地的人大概只有他和西弗了。

墓碑上刻着:詹姆斯.波特莉莉.波特之墓。

莉莉名字的下面有一行小字,华丽的花体:愿你的笑容可以带上天堂……

哈利以前不知道。

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是西里斯带他来的。

而之后他和西里斯一起再来这里扫墓的次数仅仅只有一次。随后,西里斯也成为了一块冰冰冷的墓碑。

西里斯告诉他这墓碑是邓布利多派人立的。而在男人的记忆里他知道了,这是西弗亲手立的。

碑上的这种花体字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自己的论文评语中。

最初的他,无法想象男人在立碑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将死对头的名字和最心爱的人名字刻在一起的。以及下面的那行小字又是包含了多深的感情。

而在那之后当他越发地理解西弗对莉莉的感情,就越发得感到绝望。

哈利知道西弗每年都会来,二十九年里他只缺席了一九九八年的那一次,但是从圣芒戈出院后的第一时间这个男人也是来到了这里。

那个男人用了他全部的生命去爱他的母亲。他说过的那句“Always”是自己心里永远的梦魇。那样一个不愿透露自己内心的男人却说了那样的话,他都说了“Always”,试问他哈利.波特又怎么敢去试着跨越莉莉在斯内普心里的地位,那可是他去世的母亲。

从他对西弗开始萌生爱意的那刻起就注定了这份感情永远没有得到回应的那天。

但是,他已经完成了救世主的使命,他救回了西弗,他把艾瑞克带大了。所以,所有的都不重要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得到自己的挚爱,也有很多人一生都不幸,然而他的不幸源于自身的罪恶,因而无权与他人诉讼。

“爸爸,妈妈,这大概是我最后一次看你们了。……等我死后大概就能够和你们埋在一起了。”

魔杖在空中划过,时间显示:十月三一日十一点零五分。

原来已经那么晚了么。

这还是斯内普第一次在那么晚的时候还未去莉莉的墓前看她。

从霍格沃茨幻影移形到戈迪里克山谷,并不需要花太多的时间。

斯内普拿起准备好的花束,掏出魔杖,正打算幻影移形却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扯住了。然而幻影移形已经启动,下一秒斯内普发现自己已经来到了戈迪里克山谷。

斯内普回头,只见艾瑞克只穿了一件睡衣,赤着脚站在自己身旁,显然是跟着刚才的幻影移形一起来的。

 “先生,这么晚了,也要出门么?”艾瑞克的脸色因为刚刚经历了幻影移形而有些苍白。但是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不适。“先生,刚才的是……幻影移形?”

斯内普的怒火在听到艾瑞克的话后熄灭了。他才只有十一岁,还是个孩子,他的父亲没有魔力,所以即便他知道幻影移形,刚刚的也是他的第一次经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幻影移形,一切都是意外。

“你应该穿上你的鞋出来。”斯内普说着把艾瑞克抱了起来。给了他一个保暖咒。

艾瑞克在被斯内普抱起来的时候是非常惊讶的。但是,在他看到不远处的墓碑时,他乖巧地保持了沉默。斯内普抱着艾瑞克走到了墓前,在碑前放上了手中的那束百合花。

小孩看到了碑上刻着的字:詹姆斯.波特莉莉.波特之墓。

除了斯内普放上的那束百合花以外,碑前原本就放着一束新鲜的百合花束。

原来爸爸每年瞒着自己的外出就是来到了这里。这里葬着的是爷爷和奶奶吧。

斯内普在墓前静静地站了一会儿。艾瑞克沉默地看着先生如同蜡像版深刻的五官在黑暗中更加凝固了。虽然他在心中疑惑为什么先生会记得来祭拜自己去世的爷爷和奶奶,但是他明白此刻的气氛他只能保持沉默。

“你来过这里么?”斯内普问艾瑞克。

“我没有来过这里。……爸爸不曾和我说过太多有关波特的事情。”艾瑞克答道。

“这是你的祖父和祖母,他们为了保护你的父亲死于伏地魔之手……”斯内普对艾瑞克解释道。

“好一个死于伏地魔之手!西弗勒斯.斯内普,该死的叛徒,你的死期到了!”随着话音的落下,一阵大型幻影移形阵造成的风袭卷而来。长袍下,斯内普将魔杖滑入了手中。

斯内普和艾瑞克被一群戴着恐怖的骷髅面具的黑衣人包围在了当中。大约有二十来人,每一个人都戴着面具盖着宽大的黑衣斗篷帽,看不清面孔。而为首那人拿着魔杖而露出在长袍外的左手臂上有着一个丑陋的可怕的骷髅标记。

“是不是很惊讶呀,斯内普,瞧瞧这是什么,是Lord的标记……它又出现了,Lord并没有被打败!并没有!斯内普,你看过自己的左手臂么……”斯内普早已喝过了自己调制的去除黑魔标志的魔药,所以他的手臂上并不会再有任何反应。这也恰巧让他失去了提前感知危机的机会。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那么必能全身而退。但是,如今他的身边还有艾瑞克。而当下自己的状态依旧处于使用了古老治疗术后的虚弱期。长袍下,斯内普握住魔杖的手又紧了紧。

“当然,Lord怎么会选择你这样无耻的叛徒!只有我们才是被Lord选中的,他最忠臣的仆人!Lord再不久后一定会再次传唤我们的,他一定会再次回归的,而你……叛徒斯内普就在今天死在这里吧! Avada Kedavra !”一道绿光向斯内普射来,被斯内普敏捷地闪避开了。

“我们计划今天已经很久了,你以为今天你会逃得了么?上一次死在霍格沃茨的同胞的仇今天也将一并加倍奉还!为了复仇!钻心剜骨!”

“Avada Kedavra”

“钻心剜骨”

“Avada Kedavra”

“Avada Kedavra”

二十道咒语齐齐地向斯内普射来。斯内普将艾瑞克紧紧的护在了自己的怀里,他成功地躲避了所有的阿瓦达咒,但依旧有遗漏的钻心咒击中了自己。

鲜血在黑色的长袍上绽开。

“神风无影!”在二十多名食死徒猛烈的攻击下,斯内普很难有间隙回击。但是还有一两个食死徒被他的咒语击中了。

“先生……不要……”艾瑞克被浑身是血的先生吓坏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狼狈的先生,先生应该很强大的不是么,可是连他都可以感受到先生的应战十分吃力。艾瑞克很想插手,但是他知道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成为食死徒们攻击的目标,拖累到先生。

人数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斯内普一个人支撑了二十分钟,却也渐渐地被逼上了角落,而身后就是万丈悬崖。已经毫无退路了。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们怎么会知道你的行踪!……那是因为我们从你那可爱的教子口中套出了一些有趣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想要知道点些什么有很多黑魔法可以办到!”

“你们对德拉科做了什么!”斯内普愤怒地吼道。又是八道绿光追击而来,让他暂时无法做更多的事情。

“嗯哼……你说我们从他口中得知你竟然这么多年都爱慕着救世主的母亲,莉莉.伊万斯这个消息该怎么做?这么有趣的故事,是不是应该让大家都了解了解呢。……所以呢,我就给他灌了很多吐真剂和致幻剂,顺便加点钻心咒,切割咒什么的作为佐料招待一下马尔福家的家主咯。谁让卢修斯.马尔福死了,只好找儿子顶替咯。你说对不对,斯内普。”

“Avada Kedavra”绿色的光芒从斯内普的魔杖尖发出,一下子就击中了一名对他发出攻击的食死徒。

“你这样浪费自己的魔力,只会死得更快!”

艾瑞克纠紧了拽着斯内普长袍的手。他们的身后就是无尽的悬崖,只要再往后退一步,就会跌下去。艾瑞克看到斯内普的额角有汗珠滚落。他非常清楚先生的状态一定有着什么问题,不然魔法界最强大的血脉觉醒的巫师又岂会落到这样狼狈的境界。但是面对二十多名不择手段心狠手辣邪恶的食死徒们,他又能帮上多大的帮呢!

艾瑞克见机就行地用无声无杖魔法除掉了几名食死徒的魔杖,但是这种攻击并不是致命的,被缴械咒击倒下的食死徒在一段时间后又会重新变成战斗力量。而大量地频繁地使用无声无杖魔法也让艾瑞克感到魔力被透支得严重。

“Κακοί άνθρωποι τιμωρούνται γι 'αυτό”斯内普念出一道古魔语,威力强大的带着火焰刀刃迅速地没入几名食死徒的体内。一下秒,此起彼伏的撕裂的呻吟和呼喊声从几名食死徒的身上发出,他们无法自控地在草地上打起滚,痛苦地求饶着,不出多久刀刃便再一次从体内冲出,碎成四分五裂的人肉快,溅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烤焦的尸臭味很快蔓进了空气中。

如此血腥的修罗画面,让艾瑞克感到了几丝恐惧。“别看。”但是当宽大的手掌略带安抚地抚上自己的双眼时,从心底涌出的是信任和安定。艾瑞克不断地在耳边听到先生念出的咒语,敌人撕心裂肺的挣扎呼声以及鲜血飞溅的声音,盖在自己眼前的粘了些许鲜血和带着魔药香味的大手,像是带着魔力一般地让艾瑞克暂时忘记了害怕。

“死到领头束手就擒吧,斯内普!”斯内普站立的身下隐隐约约亮起了一个复杂图案的魔法阵……依旧存活着的食死徒们齐声吟诵起咒语。

斯内普闷啃了声,高大的身子跌倒在了艾瑞克的肩头。几口鲜血从斯内普的口中吐出,他的身子被完全禁锢在了魔法阵中一动不能动。

“Πηγαίνετε στην κόλαση”斯内普强撑起身子施出咒语。

“不要……先生……不要。”艾瑞克用力地撑起此时把所有重量都靠在他身上的先生,嘴角带着的血迹,脸色是艾瑞克从未见过的灰白,泪水从艾瑞克的眼眶中不受控制的淌下。

他好害怕。先生吐出的鲜血量越来越多。

这个世上他最敬重的男人此刻只能虚弱地依靠在他的肩头,吃力地喘气。

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他怕极了。

他怕他会失去先生……

这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事情。

“先生……先生……你听到见我的声音么……先生……先生,不要闭眼……我求你了……不要离开我……”

艾瑞克的呼唤让斯内普模糊的知觉有了一丝恢复。他看着面前泪流满面的男孩,那双绿眼睛里的害怕的担心是那样的绝望,那样的……让他心疼。

他是波特的孩子。

他不能让他有事。

在魔法阵完成的瞬间,艾瑞克被斯内普推出了法阵。

“No!”艾瑞克从喉咙后发出一声凄厉的吼声。他看到先生被魔法阵竖起的诡异的紫色法光包围了。

艾瑞克感到他被不知名的人捂住了嘴巴,强硬地拉到了远离法阵的食死徒的远处。他奋力地阵扎着反抗着,在焦急和悲痛中,他像一个孩子一样在强硬的束缚中胡乱阵扎着四肢想要逃脱。

他怎么可以扔下先生不管!

“艾瑞克,听话!”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爸爸!

一件丝绒质感的透明的斗篷罩在了的身上。

艾瑞克惊讶地看着隐形衣下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哈利,说不出一句话。

哈利将隐形衣披在了艾瑞克的身上,在他的手中塞了一把门钥匙,压低了声音道:“快走,回霍格沃茨去。去找麦格教授!快去!这里有我!”

艾瑞克呆愣地看着哈利,小脸上满是泪痕。

“听话!”见小孩不肯走,哈利催促道。

眼泪再一次决堤般的从艾瑞克的眼眶中涌出,他看着哈利,摇了摇头。已经被咬破的嘴唇死死地抿成了一条线。他摇着头,可是却拽紧了身上的隐形斗篷。转身,拼命地跑起来。

看着跑远的儿子,哈利从长袍中掏出一瓶魔药——特制的减龄剂,果断地喝下。这样特别的药剂,他的手里也只有三瓶的剂量,如果不是眼下的情况所迫,他根本不希望自己有用到它们的时候。

冬青木魔杖滑入了掌心。

虽然无法消除灵魂上的诅咒,但是却可以让他短时间的恢复到自己魔力鼎盛的时期。

尽管在这之后,他将必须承受双倍的诅咒反噬。

但是。

他不能让西弗有事!


下章预告:我想靠近你,却无法靠近

评论(24)
热度(87)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