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二十三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二十三章  万圣节前夕

 

二零零九年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经到了万圣节前夕。说起万圣节小动物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万圣节化妆舞会。这本来是斯莱特林内部的保留节目,但是在大战之后就成为了全校师生的欢庆方式。作为个人在万圣节化妆舞会你需要提前准备好你的舞伴,作为学院需要各自准备一个助兴的节目。而舞会的最后会评选最佳舞帝和舞后。

斯内普教授每年这一天都会缺席,他已经缺席十一年了。

由于图书馆不能大声说话,以艾瑞克为首的七人小组喜欢聚集在位于天文塔旁的一间废弃的屋子。这间屋子是救世主盖的,但是屋子只布置了一层楼,就被废弃了。

救世主为什么要盖这间屋子,没有人得知原因。

屋子的钥匙最后落到了校董之一的德拉科.马尔福的手中。斯科皮贡献出这间屋子给大家做聚集场所,只是因为这是艾瑞克的建议。

面对朋友,马尔福一向大方。小铂金对于自己的决定表示非常满意。

小孩们一般会聚在那里一起讨论功课,聊天娱乐。前提是全员都齐。人数不多的情况下,大家还是会选择图书馆。

“我妈妈说,我爸爸上学那会儿,可不吃香了,还好他是个格兰芬多,不然肯定找不到舞伴。”里奥拖着下巴,正和坐在对面的巴奈特下着巫师棋。

“隆巴顿教授看上去温柔博学,又年轻。我们赫奇帕奇可是有很多人都当他是理想型的。没想到啊。”海蒂. 塔特,赫奇帕奇的四年级学生,是这里最年长的。她是麻瓜出身的巫师。之所以会加入到这个小团体中,是因为在图书馆中就炼金术相关的课题而和艾瑞克聊得十分投缘。

“话说,你们的舞伴都邀请好了么。我可是邀请到了我们院最漂亮的新生奥利维拉。”棋盘上,巴奈特的白骑士干掉了里奥的黑城堡。

“这没什么了不起的,我听说马尔福学弟收到了全斯莱特林女生的邀请。……嘿,里奥,听我的,走这边,可以干掉巴奈特的白马。”海蒂插嘴道。

“舞伴是谁不重要,舞技可千万不能差。”罗丝说着自己的想法。

“我只希望我的舞伴是名女性。”这是里奥的回答。

“马尔福在任何方面都不会落后。”斯科皮在这里卖了关子。

“嗯哼,关于舞伴,我倒有点好奇艾瑞克的选择会是什么。”伊莱德.格林格拉斯在首席战时虽然败给了斯科皮不过却因此和小铂金混到了一起。

至始至终都保持沉默的艾瑞克此刻正在看一本高级魔药书。这是斯内普教授布置给他的额外作业。所以当他感应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自己的时候,有些茫然地从书本中抬起头:“抱歉各位,我看得有点入迷。你们在聊什么?”

魔药怪人的世界我们普通人不懂!

“你们听说过有求必应室么?”罗丝开口道,“那是我爸爸妈妈上学时的秘密基地。在八楼。人只要在描绘呆子巴拿巴训练侏儒跳芭蕾舞的挂毡和人形大小花瓶之间的走廊来回走三次,集中去想自己的需要。这时候,有求必应室就会自动出现。”

“里面想必都烧光了。”斯科皮拖着长腔道,“那是我父亲时代的秘密聚合地。”

“我提议,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巴奈特立马想到提议去那里夜游冒险。该说真不愧是格兰芬多么。

“这么神奇的屋子,好想去看一下。”里奥赞同。

“介于这有助于我研究救世主的相关生平,我认为有一去的价值。”这是罗丝的观点。

“人多热闹,我喜欢。”海蒂也决定加入。

“我会负责去院长大人那里提些学术问题,延迟他夜游查寻的时间。”伊莱德打算负责拖延时间。

“既然如此,这样的活动定不能少了马尔福。”

众人把目光再次看向一边沉默的艾瑞克。

“……嗯?怎么了。”艾瑞克一脸茫然。

“那好,就今晚。”

安格尔镇,格雷尔画室。

二楼卧室的大床上睡着一个脸色苍白,特别消瘦的青年。即使盖着厚实缓和的天鹅绒被,但昏睡中青年瘦如骨柴的身子如同一张单薄的白纸,仅仅只占据了大床面积的一小部分。露在被子外的一只手微微地动了几下,紧闭的双眼才慢慢地睁开。长时间的昏迷使得他唇色泛白,原本长在胸口的诅咒印记蔓延至了瓷白的锁骨处,像在颈脖处开了一朵黑色的妖姬花。整张脸上唯有那双绿曜石般的眼睛里还有着亮光。

“谢天谢地,族长大人您终于醒了。妮妮以为这一次再也见不到族长大人苏醒了。”一只家养小精灵站在床沿处,用手绢擦着不断从网球状奇大无比的眼睛里滚出的泪水,“梅林保佑,这真是太好了……妮妮和画像里的长辈们都一直在为族长大人祈福……一定是梅林感应到了波特家族的祈祷。”

“我睡了多久,一周,十五天还是?”哈利的声音格外的嘶哑,有气无力。

“是一个月。族长大人。妮妮……妮妮都被吓死了。”妮妮绞紧了手中的小手绢,担忧地看着面前这个随时可能会再次倒下的男人。

“艾瑞克那边怎么样?”哈利问道。

“回族长大人,妮妮偷偷地溜进了霍格沃茨,擅自去见了小主人。小主人从扫帚下摔下来只是有多处骨折。小主人让我转告族长大人,他不会有事,希望族长大人不要为他担心。族长大人放心,族长大人的情况妮妮没有向小主人透露半分。……擅自去见小主人,妮妮简直该死!……妮妮真该死!”妮妮不断地把头撞向床头的柜子,用这种方式惩罚自己。

      “停下。”哈利制止了家养小精灵这种愚蠢的自虐方式。“今天,几号了?”

      “距离万圣节只差三天。……妮妮能做些什么么?”

      “藏画还剩多少,都拿出去卖了吧。……我的身子,可能没法再经营画室了。”哈利轻描淡写地说着之后的安排,又给自己灌了一瓶灵魂稳定剂,一瓶精力剂,一瓶营养剂。这些动作流畅得就像呼吸一般寻常。

      “哦不,族长大人,您千万不能说这样的话。”妮妮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在听到哈利就像在吩咐自己处理后事般的语气,眼眶里又开始储满了泪水。“妮妮无能,妮妮愧对波特家族的祖先,妮妮没能守护好族长大人……”

“帮我准备几件高领的衣服吧,这个样子要是被艾瑞克看见了,他该难过了。……还需准备些材料,我想做些点心给艾瑞克送去。不能让他在万圣节收不到来自爸爸的礼物。另外,妮妮,我需要你的帮助,你能为我代笔写一封信吗?”哈利吩咐道。

“能为族长大人做事,妮妮万分荣幸。”妮妮立马挺直了自己的身板,麻利地去处理哈利吩咐的事情了。

艾瑞克之所以从那么高的空中摔下也只是多处骨折是因为哈利替他承受了大部分的伤痛。

但是吊坠已经坏了,下一次,他还能保护得了他的艾瑞克么。

霍格沃茨,八楼。

“你们确定我们这样出来夜游不会被教授们发现。”里奥小声地提醒道。

“如果你再这样发出无意义的曼德拉草般的怪叫,那么,我们被发现的可能就是百分百。如果被发现了,就把事情全推你身上,谁让你有个教授爸爸给你善后。”斯科皮扫了里奥一眼,小胖墩立刻被小铂金可怕的气场吓得禁声了。

“嘿,伙计们,找到了!”众人顺着巴奈特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了描绘呆子巴拿巴训练侏儒跳芭蕾舞的挂毡和旁边人形大小的花瓶。

罗丝走上前在挂毡和花瓶之间的走廊来回走了三次,集中精神在心里默念:我们想见一下被厉火烧过的有求必应室。

下一秒,四周的场景变了。

空气中出现了浓烈的火烤后的焦味,堆积的灰尘熏得呛人。他们现在处在了一间巨大的房间内,四周是被烧过后的废墟。大部分的东西都已经被烧毁,可以想象当时的火势是有多么得可怕。罗丝在废墟中翻看着,发现了一小部分没有被波及到的东西。大都是因为上面本身被施加了高级保护魔法。

艾瑞克发现了一本被烧掉了五分之一的旧魔药课本。但还是可以清晰地辨别出扉页上的文字:本书属于混血王子。用的是非常熟悉的字体,和自己从斯内普教授那里借阅的每一本书籍旁的批注一样的华丽的花体字。

这是先生年少时的课本?

艾瑞克粗略地翻了翻还保存下来的内容,几乎每一页上都写满了批注。使用的墨水是先生一贯喜欢的冬青木墨汁,笔迹工整得简直就像是印刷体。更让艾瑞克惊讶的是这上面提出的制作手法和爸爸从小教他的一模一样。艾瑞克翻到了书的尾页,只见上面出现了另一种笔迹,从墨水的痕迹上看显然是之后写上去的。

上面这么写道:虽然你只是半个王子,但在我心里却是个名副其实的王子。

艾瑞克怎么会不熟悉这另一种笔迹,那是他童年识字时的范本。

“你们看!”罗丝的声音打断了艾瑞克的思绪。

只见角落处放着一面巨大的镜子,高度直达天花板,金色边框,底下是两只爪形的支脚支撑。虽然边框上出现了多处烧焦的痕迹,但可以想象没被厉火焚烧之前这是一面相当气派的镜子。镜子的顶部刻着这样的符篆: 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

众人都随着罗丝的声音走到了镜子的附近。

“哦,梅林!我看见了自己赢得了魁地奇世界杯的奖杯。这简直和真实的一样!”巴奈特站在镜子前惊讶得喃喃道!

“我看到的是自己成为了国际炼金术协会的会员,会长亲自给我颁发了奖章。”海蒂也往镜子前站了站,“真的……非常神奇!”

“我所显示的不是你的摸样,而是你内心的渴望。”斯科皮冷静的贵族腔打断了已经沉浸在镜子反射出的梦境中的几个人。“顶部的符篆如果倒过来看,就是: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s desire.这面镜子可以反映你内心最渴望的事。”

“所以说……它显示的都不是真实的。”罗丝也被镜子里所反映出的美好给吸引了,但斯科皮的话让她很快恢复了理智道,“那可真是块邪恶的镜子!”

“我说你们,都不好奇,自己内心最渴望的事情么?”巴奈特说。

里奥往镜子前站了一下就有些挪不开步子,还是巴奈特把他拉到了一边说:“大家要轮流来才公平!”

斯科皮挑了挑眉,不以为然地走到了镜子前。

马尔福在知道了真相后就不会被迷惑。

不过,小铂金却在镜子前站了很久,可疑的红晕攀上了他的脸,甚至连耳尖都变成了粉红色。放在两边的手握成了拳头像是在克制着什么,翻滚的喉结不停得上下起伏。

马尔福居然会被一面镜子的假象迷惑得失控成这样。

镜中绿眼黑发的少年全身泛著淡淡的粉红,肌肤莹润,被自己摆出跪|趴的姿势,TUN|部高高翘起,而整个上身却低伏。脸被埋进臂弯中,一副任人摆弄的小摸样。

整幅画面相当的YIN|靡。

RU|头被捏|揉的又红|又肿,斯科皮看到自己唇|间轻轻扫过的地方都是一阵过电似的酥|麻。

一手箍着|yao,一掌托着|TUN,毫不费力的将怀里的少年托起放下,将臂弯里的人chou |cha得泪眼迷蒙,从来都保持清明甚至带着高冷的绿眼睛此刻蒙上了一种诱人的令人欲罢不能的Qing|YU . 

艾瑞克眯著眼,整个人都沈浸在YU|望之海中,湿润得XIA|身,在进出之时被带出了许多YIN|液,滋咕滋咕的发出响声,想要自己去碰前面却被斯科皮坏心地禁锢住了双手,只好带着哭腔恳求着身後的化身为野兽的男人,“帮帮我,……前面……摸摸。”

灰色的眼睛变得更暗了。斯科皮蛊惑般狠狠地欺上了眼前那片鲜红的唇瓣,贪婪地攫取着艾瑞克口腔里的气息,有节奏律动般的绕着他的舌尖,画圈似的TIAN|吻。KUA|下的动作越发猛烈。

“你怎么了。究竟看到了什么?”艾瑞克上前关切地拍了拍小铂金的肩膀。

当镜子的面孔和现实面前的面孔重合时,斯科皮觉得自己下身早就窜起的热情和全身由内而外冒起的QING|欲越发难忍。当艾瑞克的手放上自己的肩头时,斯科皮差点控制不住地想要将对方扑倒。

斯科皮强忍地收拾了自己突如其来的心情。喉咙处勉强得挤出了几个词:“没……没什么。”

“好了。我们不能再在这面镜子前待久。它有蛊惑人心的作用,会让人发疯。”艾瑞克示意大家远离镜子,“我们也不能在这里待很久,再不回去,先生会怀疑了。”

“说的也是。”

“反正都是假的。”

“这里环境也确实糟糕得令人待不久。”

“那就回去吧。”

“嗯。”

“……”

一致的同意下,众人打算离开有求必应室。

临走时,艾瑞克瞥了一眼那面神奇的镜子。

绿色的瞳孔在一瞬间因为镜中出现的情景而放大,内心泛起的波涛被艾瑞克强形地压制了下去。

两天后,霍格沃茨,午餐时间。

斯科皮在看过那天镜子里反射的情景后再看向艾瑞克时的目光,变得露骨起来。黑发蓬松自然,绿眼透露着高贵的气息,露在长袍外的皮肤细腻得让斯科皮联想到自己内心深处渴望着的会出现在艾瑞克脸上的带着SE|情的表情,这对马尔福充满了诱惑力。不管是魔药学还是其他科目都表现出了低调却无法掩盖的天赋,举手投足的气质和魅力恰到好处,性格与趣味也与自己相投。

这一切都非常符合马尔福的伴侣标准。

早熟的,满脑子旖旎粉红片段的小铂金在内心评论着。

已经擅自在内心把对方打上了属于自己的标签的小铂金觉得,嗯,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一只毛色花斑不起眼的猫头鹰绑着一只包裹飞进了大厅,直直地朝斯莱特林桌飞了过来。

这是谁家的猫头鹰,长得真不斯莱特林。众小蛇的一致观点。

妮妮表示这是她在猫头鹰租赁棚挑选的她认为最帅气的猫头鹰,小主人一定会喜欢的。

猫头鹰落在了艾瑞克的面前。面对陌生的猫头鹰,艾瑞克谨慎得没有上前。瞧见对方不搭理自己的猫头鹰主动上前蹭了蹭艾瑞克的手,示意自己是来送东西的勤劳的差役。

“哦,这还是你一次见你收到包裹。”伊莱德说道。

艾瑞克果断地在包裹上打了几个检测咒,在发现没有任何问题后,才从猫头鹰的腿上取下了包裹。喂了一小块蜂蜜吐司给猫头鹰作为犒劳。

施了空间咒的包裹里装满了爸爸亲手制作的他最喜欢的点心。

显然,这是自己的万圣节礼物。

对于一个失去魔法的巫师爸爸来说,这大概是他可以给的也能表达自己爱意的最合适的礼物的选择了。

艾瑞克在包裹里还发现了一封红色的信。

“这是……”显然这是他从未有过的经历。

“我想你收到了一封吼叫信。”斯科皮替艾瑞克说完了下半句。

信封当着所有人的面变成了一张嘴巴的形状。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带着磁性和引力的温柔的男声响起。他的语调很温润,尾音很优雅,让人根本无法感受到这是一封吼叫信。

“艾瑞克,在我了解了你近期在校的表现后,我不得不说你令我失望了。第一点,在成为英雄前必须拥有自保的能力。无论是你首席战上的表现,还是魔药课上发生的事情,以及飞行课的事故都反映了你在做事前还不够谨慎和了解自己。斯莱特林行为守则第十九条:万全准备,果断而行。但我并没有看到你的果断和你的万全之策。第二点,多次连累导师让导师为你善后是愚蠢的行为。在这里我为我的儿子所添得这一系列麻烦,向西弗勒斯.斯内普.普林斯教授以及庞弗雷女士表示歉意。第三点,不得对教授无礼,显然你开学来对普林斯先生做出的无礼举动并不是我所希望的。在这里,我对艾瑞克打扰了普林斯先生的作息表示抱歉,希望你能原谅我对他的教育无方。第四点,在你受伤之后,你应该主动告知我,你的伤势情况,但是你选择了隐瞒,如果不是妮妮,我根本不知道原来你从开学至今简直发生了这么多令我担心的事情。最后一点,我希望你能成为斯莱特林之中的榜样,体现出我至今为止所一直教授于你的荣耀。……艾瑞克,爸爸并不是在责备你,而是希望你明白,你和别人不一样,你需要更加得优秀才能面对之后的考验。……亲爱的,我烤了你爱的点心,也许我该给你一份更好的礼物,但是,我很抱歉。提前祝你万圣节快乐,我爱你,我的艾瑞克。”这样的训话显然是史无前有的。

“格雷尔先生的父亲,真的是非常合格的父亲。”听完了哈利的训话,麦格教授不由地感慨道。

“这样标准的贵族式斯莱特林教育方式,我已经有几百年不曾看到了。”宾斯教授说道。

“格雷尔先生对儿子的用心很深啊。”弗立维教授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

“我觉得,这个语气听着有点熟悉。”庞弗雷夫人插道。

信封在念完之后自动撕成了碎片。

在听到波特声音响起的那一刻,斯内普觉得内心涌现出最多的感情竟然是怀念。他有多久没有听到过那个男孩的声音了。尽管这个声音已经不是记忆中那个了。

那个男孩已经变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

在听到波特那番十分斯莱特林的家长训话后,斯内普的内心十分复杂。他说不清为什么心里会带着激动,怀念,窘迫,心痛以及……赞赏。

虽然波特把艾瑞克严厉地批评了一通,但是斯内普却并没有觉得艾瑞克真如波特所说的令人失望。他反常得觉得这样的孩子,应该足够波特骄傲了。

艾瑞克默默地收起了爸爸给他的节日礼物。并没有表现出在被家长训话后寻常孩子脸上会出现的委屈的难过,他表现得不像一个孩子。他一如刚才一样地吃着午餐,完美就餐礼仪挑不出一点毛病。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斯科皮在看到一堆舞会邀请函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前的地上时的心情一点不愉悦,尤其是看到上面的收件人并不是自己而是艾瑞克时。一想到竟然有那么多人对自己的人怀有爱慕之心,甚至让自己代为转交信件(由于艾瑞克住在地窖),马尔福的心情降到了最低。

“哦,我觉得我们的首席像个瞬时会炸的噼噼啪啪跳跳弹!”一个一年级小蛇道。

“我听到了首席在寝室里捣鼓魔咒研究的动静。”

“话说,你们看到首席邀请舞伴了没?”

“没有。”

“我也没有。”

“可明天就是万圣节了!”

“格雷尔不也没邀请舞伴么!”

“话说你们看到他去哪儿了?”

“他刚刚被父亲训完话,估计心情并不好吧。”

“有那样的父亲才可以培养出这样优秀的儿子吧。”一个高年级小蛇插嘴道。

有求必应室内。

艾瑞克知道那面镜子反映的东西并不是真的。

但是,那是他内心最真实的写照。

他内心最渴望的事。——爸爸的诅咒能够解开。

但是他在镜子里看到并不是重新拿起魔杖,恢复魔力的爸爸的样子。

而是……先生。

镜中的先生看着没有往日那样有距离感那样威严。

他看到自己扑进了先生的怀里,看到了先生笑着接住了自己。他会对自己温柔地微笑,会轻柔地抚摸自己的头,会手把手地纠正自己制作魔药的手法,会为自己庆祝生日,会亲吻自己的额头和脸颊。

他还在镜中看到了爸爸。爸爸只是在一边微笑地看着自己与先生所有的互动,那是艾瑞克从来没有在爸爸脸上见过的幸福的表情。这情形就像……就像是幸福的一家三口。

他看到镜中的自己对先生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他看到镜中的自己嘴唇开合了几下念出了几个单词。

那口型分明是在说:“father,I love you!”

原来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内心的深处有着这样的幻想。他竟然幻想先生会是自己的父亲。他确实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很羡慕斯科皮,因为他有一个爱他的爸爸还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他羡慕这样的家庭组合,因为这是他不曾拥有的。

但是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竟会有这样过分的越距的想法。他希望先生是自己的父亲。所以他会贪恋于先生给予自己的每一丝温存,难怪他会着迷于先生带着老茧厚实而又温暖的大手抚摸自己的头,握住自己的小手,紧紧地把自己抱在怀里。

这真是……真是痴心妄想。

连学徒资格都不配的自己竟然妄想先生会是自己的父亲。

我怎么会……这样可笑。

先生只是先生。先生不是父亲。

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因为镜子里的一切都太美好了。哪怕只是多待一分钟也是幸福的。

就在艾瑞克完全沉浸之时,丝滑的熟悉的声音在艾瑞克的背后响起:“这面镜子不能提供给我们知识以及真相。而我们的格雷尔先生竟然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了做梦上面。我假设你的屁股上并没有涂满了胶水以至于让你粘在了镜子面前像个白痴。抄写斯莱特林守则一百遍,为了你如同格兰芬多般愚蠢的夜游。”

“……先生……我确实是在做梦。”艾瑞克自嘲道。

他的心里竟一直都在幻想不切实际的东西。这样的渴求,简直毫无意义。

“厄里斯镜只会让人迷失自我。”斯内普不知道小孩在镜子里究竟看到了什么。只是隐隐约约,他和艾瑞克之间的相处气氛竟变得微妙起来。

“那么,先生,你又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

小孩的话像带着余音般在斯内普的耳边久久不能消散。

但是,斯内普知道自己并没有去看一眼镜子的勇气。

“如果,你依旧打算将大把的时间花在这面破镜子上,那么明天我会把它搬去别的地方让你再也找不到它。”

艾瑞克知道先生只是在告诫自己不要被镜中之象所迷惑,但是他却从先生的话里感到了自己的自以为是。

他不可能告诉先生自己在镜子看到了什么。

他会把他看到的,当作是一个秘密。

就当是自己的,一个永远不可能实现的梦吧。

过了许久,斯内普看到一动不动在镜子前坐着的小孩终于从镜前站了起来:“那么,很好,跟上!”斯内普转过身子示意小孩跟上。

“先生!!请等一下!”艾瑞克突然提高了声音喊住了转身要走的斯内普,“……明天的舞会,请您做我的舞伴吧!”

斯内普因为小孩的话而惊讶地回过身。

只见自己眼前站着一个黑头发绿眼睛的男孩,绿色的眼睛渴求地望着自己。而在男孩的身后,是一面巨大的镜子。它会反映出你内心最渴望的事。

就是这样的一个回眸。让斯内普看到了镜中的景象。

他看到镜中也有个黑发绿眼的青年,精致的五官上一双绿色眼睛带着他从未想过的爱意望着自己,那张看上去诱人的双唇在喊着:“sev……sev……”

“先生,请做我的舞伴吧!”

“sev,你愿意做我的舞伴么?”

一霎那间,男孩和青年仿佛重叠在了一起。

斯内普的嘴唇开阖了好几次,竟困难地发不出一个简单的“YES”。

良久。

就在艾瑞克以为已经没有希望的时候。

他听见那个低沉的大提琴般的声音对着自己说了一句:“……好。”

---------下章预告: 万圣节,忌日,小哈将和教授见面了--------------------------------------

今天是节日所以更文了。大家粽子节快乐。

评论(20)
热度(86)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