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二十二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二十二章    小王子的心事

 

二零零九年

 

艾瑞克.格雷尔。真正的名字应该是艾瑞克.波特.普林斯。但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事实。不过,这不影响他与生俱来具备的普林斯家族的特性。艾瑞克是一个典型的普林斯。普林斯家族是古老的纯血世家,擅长对魔药的制作,历代都是魔药大师。普林斯家族的名气虽不如纯血古老家族代表的布莱克家族,波特家族的名声来的响,然而人们不知道的是,第一代普林斯的家族长梅洛德里希.普林斯是萨拉查.斯莱特林最骄傲最出色的学生。普林斯有着一颗细腻温柔的内心害怕伤害他人所以不会轻易地敞开自己的心扉,不留下任何间隙,不轻易相信他人。在感情上看似总是处在被动的那方,其实却总是紧紧地抓住了伴侣的灵魂,让伴侣无法离开自己。无论世间怎样的动荡,普林斯家族总是保持着中立的态度,对权势无欲无求却始终保持着自己举足轻重的地位。看似完全沉醉于魔药研究,不顾其他的普林斯家族,其实却带着冷静理智的态度一直保持着家族的荣耀直到普林斯最后的继承人艾琳·普林斯嫁给了一个麻瓜,普林斯庄园封闭,随后就消失在了世人的眼中。斯内普在十年前继承了普林斯家族,一个混血,一个血脉觉醒的魔药大师让普林斯回归了。

而我们的小王子艾瑞克最近却变得有点反常。每日的进食量比以往多了一倍,连从来不碰的南瓜汁也在无意识下喝了三杯,看得一旁的斯科皮一度怀疑面前的人其实偷偷换了内芯。

“说!你是不是喝了复方汤剂变的冒牌货!”

“你在说什么,今天早上是不是把迷糊剂当荣光药剂喝了竟然会说怎么不马尔福的话!”一如既往的标准讽刺体让小铂金送了口气,还好,没有被偷换内芯。

课上不是在神游就是在睡觉,除了魔药课的表现一如往常一样完美,剩下的时间内艾瑞克就像丢了魂一样。每天下午的课程结束后就会消失无影无踪,直到晚餐的时间才会出现。对于究竟去了干了什么无论斯科皮怎么套问都只字不提。小铂金对于好友这样的反应表示受到了小小的伤害。 

这样明显的反常表现,斯内普又怎么会感受不到。

但是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

而且唯一能够咨询的对象老友卢修斯已经不在了。

于是,情感处理上有点笨拙的斯内普选择了变成阿尼马格斯的样子,去关心小孩的反常的原因。可是,和艾伦相处时的艾瑞克看不出任何反常点,不如说面对蛇怪时的艾瑞克会更加的开朗。

甚至连麦格教授都担心地找上了斯内普:“西弗勒斯,最近,艾瑞克在我的课上都在走神,虽然他有好好地完成作业,但是课上的表现真的很反常。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这个年纪的孩子心理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西弗勒斯,你再多关心关心。”

但是处理这样的事情真的不是他的强项。

“今天的作业还剩多少?”斯内普打断了正在埋头写作业的艾瑞克,小孩从牛皮纸前抬起了头,原本明亮的绿眼睛看上去无精打采。

“还剩正在写的草药学论文。”艾瑞克答道,

“给你一个小时完成,然后过来给我打下手。”斯内普挥了下魔杖,几本书从四周的书架上飞到了斯内普的手中并自行整齐地摆好位置,“这些,拿去参考。”艾瑞克接过一看,是草药学相关的藏书而且正是自己正在写的论题所相关的参考书籍。

要是有其他人在场的话,估计早就惊讶得连下巴都脱臼了。斯内普教授居然会主动给学生提供参考捷径!

因为有了斯内普提供的参考书,艾瑞克提前了二十分钟完成了作业论文。小孩跟在斯内普的身后一起进了地窖的魔药工作室。给斯内普打下手活,艾瑞克已经干了好几次了。现在,小孩处理好的魔药材料已经可以和魔药大师媲美,如果继续培育,相信用不了几年就可以去参加魔药大师资格的认定考试了。

小孩此刻正在处理面前的一堆嚏根草,嚏根草有数种: 其名字来源于希腊语“elein”(毁坏)和“bora”(食物),表明嚏根草是有毒的。在一些信仰体系里,它被认为可以洁净罪恶,用途如保护家畜免受邪恶咒语的伤害,将其研成粉末状可治疗眼盲。嚏根草是一种良好的魔药缓和剂,尽管它有毒性。 为了避免接触到嚏根草上的毒性而造成全身麻痹,小孩并没有按照传统课本中所说的戴着龙皮手套花上很长的时间将其研成粉末状,研磨的途中也需极其谨慎,小孩的处理手法是按照混血王子来的,倒入一些粘稠的咕噜鱼胆汁,不仅加快了研磨的速度不损坏药用性而且能让皮肤对嚏根草上的毒性产生免疫,提升处理后的含量度。艾瑞克全神投入进了魔药制作中,但斯内普还是发现了与往常相比,今天的小孩有些不在状态。手上的动作不如以往精准,绿眼睛中反射出的目光比以往要黯淡,连面对自己最喜欢的魔药都会出现疲倦的间隙,把心事藏在内心的最深处不愿与人倾诉甚至害怕被人发现,这种别扭的心理和小时候的自己是多么得相像。斯内普在艾瑞克的身上看见了自己儿时的身影。

“艾瑞克。”斯内普打断了小孩。

“……”男孩没有回应。

“艾瑞克。”斯内普又出声喊了一次男孩的名字。

“……什么事,先生。”小孩被突如其然的打断惊得微微打了一个激灵。

斯内普挥动了一下魔杖,家养小精灵纳塔出现在了两人面前恭敬地说道:“校长大人,纳塔愿意为您效劳。”

“准备一杯热牛奶和点心。”斯内普吩咐道。

纳塔收到命令后“啪”得消失了,不出多久就将一杯热牛奶和一份诱人的西点放在了两人面前。

“听着,把手里的事情放下,这些吃掉还有魔力稳定剂也一样,然后去洗漱睡觉!”斯内普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柔和些,他已经尽力了。“我不管你的大脑里装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但是面对制作魔药,我认为如果你无法用上你全部的大脑容量,那么只是在浪费我的材料!今天就到这里!”

“……先生……”艾瑞克动了动嘴唇,企图为自己辩解,但嘴唇开合了几下后终究放弃了。“对不起。”小孩放下了手里的活,临走不忘把已经处理好的材料整洁地放进一边的储存瓶中,绿色的眸子里好似蒙了一层水气,艾瑞克低着头听话地带走了热牛奶和西点。“晚安。先生。”小孩拖着不情愿的步子离开了工作室。

其实斯内普在说完那番话后就后悔了,他的本意是想去关心那个孩子,他不知道怎样才可以安慰那个明显有心事的孩子。他不懂怎么撬开那个孩子的心房,也不懂该用什么的语言去让这个孩子明白自己是担心他。那个孩子是那样的敏感,他所有的善良和优秀都是对他人的求爱,哪怕是一丝的伤害都会让那个孩子竖起保护的屏障。斯内普可以预感要想让小孩自己说出心事变得更加困难了。

这简直是斯内普最不拿手的事情。甚至比和布莱克那只蠢狗一起喝下午茶还要不拿手。

男人将手插进了发间,眉间皱起了一道道像山沟一样纹路。

我该怎么做。

周一早晨的早餐时间,各种毛色的猫头鹰齐齐地飞进了大厅,一只只包裹准确地落在了学生的面前。当然飞向格兰芬多的猫头鹰的数量最多。斯莱特林的最少。

格兰芬多的餐桌上传来一声兴奋的喊声,声音发出的对象是一个红发纤瘦,脸上长着雀斑的小狮子——比利.韦斯莱。珀西·韦斯莱的儿子,目前二年级。

“快看!我妈妈给我寄来了什么!最新款的“光轮3000”!是乔治舅舅,弗雷德舅舅送给我的礼物!为了庆祝我加入魁地奇队。快看,还有维克多.克鲁姆的签名!哦,妈妈来信。”比利轻了轻嗓子,模仿着中年妇女的口吻读信道:“亲爱的比利,听说你被选入了魁地奇队,我们全家都很高兴。介于魁地奇学院杯就要开始了,你最崇拜的罗恩舅舅到时候可能会去观看你第一场比赛。嗯,这是一个surprise。你爸爸让我保密的,但是我还是悄悄告诉你,以免你太激动从扫帚上掉下来。好吧,玩笑。最后,我的宝贝不要受伤,比赛加油。爱你的妈妈。”比利的话音刚落,格兰芬多就像一个定时炸弹的读秒终于到了,格兰芬多桌炸了!。

“光轮3000!太酷炫!”

“哦我的心脏要不能承受了,我的梦中情人罗恩.韦斯莱要来学校了!”一个五年级格兰芬多女生道。

“有大英雄韦斯莱为我们加油,杀杀斯莱特林的威风真是太好不过了。”

“我想要签名!能不能合影我都不强求了。”

“我要赶紧写信告爸爸妈妈,Hero韦斯莱要来学校看侄子的魁地奇比赛!”

“哦,比利,能借我玩玩光轮3000么。”

赫奇帕奇桌上的小獾们看着兴奋气氛活跃的格兰芬多桌眼里目光带着无比的羡慕,拉文克劳桌的小鹰们也轻声地窃窃私语中。只有斯莱特林桌始终保持着完美的餐桌礼仪,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第一条:保持优雅。也许内心也会羡慕,也会嫉妒,但表面上我们斯莱特林要做得优雅。

这时,一只浑身无比雪白,羽毛蓬松,眼眸为灰色的雪鸮飞进了大厅,她的脚上绑着一个包裹。雪鸮径直飞向斯莱特林桌,优雅地停在了斯科皮的面前。这是斯科皮的温蒂。斯科皮喂了她一些零嘴,摸了摸她背脊上的毛,这才解下了系在脚上的包裹。魔杖一挥,一个扩大咒打在了包裹上。包裹里是成套的魁地奇观赛套装,数量正好是全体一年级新生的量。

“我爸爸送来的。艾瑞克,周三一起去看学院魁地奇赛吧。”作为一年级首席的斯科皮吩咐着将魁地奇观赛套装一人一份发给了一年级新生。

“……嗯。”艾瑞克淡淡地回答道看不出一丝兴奋。脸上的神情却告诉斯科皮,这人已经走神很久了。

周三下午的魁地奇赛,是这个学年学院魁地奇的第一场。格兰芬多对斯莱特林。比赛过程十分精彩,开场十分钟斯莱特林击球手的默契配合就将格兰芬多的一名追球手打下了扫帚。之后的三十分钟内,斯莱特林迅速和格兰芬多拉开了六十分的差距。斯莱特林遥遥领先。

罗恩.韦斯莱确实来看侄子的比赛了。但他全程都坐在教授专用包厢内,让那些对他狂热的脑残粉没法靠近。

“我实在不懂,日理万机的傲罗韦斯莱先生怎么会有时间来看一场小小的学院魁地奇赛。”加入了傲罗后的罗恩.韦斯莱显然是成熟了很多,很多时候他也学着圆滑,学着算计,但在斯内普面前,他还是觉得自己是十多年的那个罗恩.韦斯莱,在面对自己最害怕的教授时会变得无措。

“额。敏一直放不下那个孩子,所以我来替她看看那个孩子。……说真的第一眼看到那个孩子的脸,我真的以为是哈利喝了减龄剂。……其实,哈利失踪前曾经来找过我,我们发生了争吵,这是这么多年来最令我后悔的事情。如果那时候我说一些安慰他的话,关心他的话,他是不是就不会走了。……罗丝告诉我她和艾瑞克成了朋友,我还听说他很优秀尤其是魔药学,要是当年哈利在魔药上也那么出色的话,教授你是不是会对哈利稍微好一点。”罗恩说道。

“韦斯莱先生,艾瑞克是我的学生,我想如何教育我的学生是我的事情,转告万事通小姐,希望她把自己更多的脑容量用在对付食死徒余党上。”斯内普瞥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曾经的学生,托着长调说道。

“额。是的。……可他上个月还受了重伤。当然,臭白鼬家的小蝎子也受伤了。所以,我……。”

“我承诺我会保护好他的。”斯内普打断了罗恩。这是罗恩第一次看到这个印象中面色阴沉,黑漆漆最不讨人喜欢的老蝙蝠说出这样的富有情绪的话。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第三条:不要轻易做出承诺

普林斯从不轻易做出承诺。普林斯的承诺是一生的承诺。

比赛进行了五十分钟多分钟,比分为120:50。斯莱特林领先。也许所有人都认为这场比赛已经没有悬念了。但最后的结果是,比利靠着光轮3000的领先优势和罗恩舅舅带给他的无限动力抓到了金飞贼。格兰芬多赢得了比赛。

“真该死!”当比分牌由120:50变为120:200时,斯科皮遗憾地叫道。而艾瑞克只是怔怔地看着球场发呆。“走吧,一起吃饭去。”

“嗯,你先去吧,我一会儿来。”

“那,好吧。一会儿见。”斯科皮带着高尔和克拉布离开了。

人堆很快都散了。因为罗恩.韦斯莱来霍格沃茨了。所有学生都跑去看英雄了。

艾瑞克留在了空无一人的球场的看台上。小王子正孤单地趴在看台的栏杆上,绿色的眸子是定格的,没有了以往的光彩。一向有着警觉性的艾瑞克并没有发现一大片阴影盖在了自己的头顶。

“well。我想你是否可以告诉你的教授,为什么不去吃饭而待在这里。”大提琴般的声音在艾瑞克的耳边响起。艾瑞克这才发现盖在自己头顶的那片大黑阴影,是因为斯内普教授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是的,先生。到饭点了。……只是今天……并不想吃。”糯米般轻声从男孩的喉咙里传出。

“斯莱特林守则最后一条是什么?”斯内普问。

“自己目前无法想通的事,就不要去想。”艾瑞克答道。

“你的不在状态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也许,你的大脑里总是装不全教授我说过的话,但是,作为一名斯莱特林的学生,也许有的时候,当你疑惑时,你可以选择试着去依靠一下你的导师。”斯内普给艾瑞克施了一个无声的保暖咒,然后拉着男孩的手,带着小孩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你真的不愿和你的教授说一下,这些日子反常的原因?”当总是低沉冷漠的声音带上了温暖的色彩后,竟是比温水还暖和。

绿色的大眼睛盯着黑曜石的眸子过去了很久,好似在判断面前这个自己崇拜的男人是不是真的值得信赖。

“如果,我告诉了您。先生,能保证不会笑话我么。”小孩经过了很久的挣扎后终于妥协了。也许这个世界上会把他抱在怀里,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温柔地关心他的男人除了爸爸和眼前的这个男人,再不会有第二个了。

斯内普抓起小孩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道:“我保证,这是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手掌隔着衣料可以感受到胸腔下滚烫的心脏在跳动,一瞬间,艾瑞克觉得鼻子有点发酸。原来一直有这样一个人始终都在关注着自己,关心着自己。也许,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可以试着卸下自己所有的伪装,自己全部的坚强,去相信他,依靠他。

“其实,我没法……操控飞天扫帚飞起来了,……自从那件事件以后。”小孩低着头,抵着斯内普的胸膛,用蚊子般轻的声音说道。斯内普的一只手不断在艾瑞克的背后轻抚着,好似在鼓励着男孩说下去。“自从来到霍格沃茨以后,那是我找到的唯一的能和爸爸有着强烈联系的东西。那……让我觉得……骄傲。但是,那以后,我却没法再飞起来。先生,我试了很多次,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没有办法,就是不能。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连和爸爸唯一的联系都不能守护。哈利.波特的儿子不应该不能飞翔。……斯莱特林,不应该是懦夫。可,为什么,无论我怎么尝试,都不行呢。……如果,不能飞翔,爸爸该有多失望。”小孩抬起埋在斯内普胸口的头,绿色的眼眶里竟然是带着腥红色,“先生,你知道么,我在知道自己可以像爸爸当年那样飞得很棒的时候是多么得多么得……幸福。我甚至想到了,以后让爸爸坐在我的扫帚后面,带他来看一看现在的霍格沃茨,来看一眼我的老师。我想……让他连呼吸也疼痛的生活变得稍微幸福一点,哪怕只有一点。”

这样的一番话说得斯内普心底一阵翻滚。

究竟是怎样的灵魂才可以培育出这样善良的孩子。

“闭眼,艾瑞克。”斯内普在艾瑞克的耳边道。

艾瑞克感到一阵风刮过了自己的耳面,宽大的手掌把自己拦在了身后男人的怀里。不断刮过耳面的风在保暖咒的阻隔下感受不到一丝冷意。艾瑞克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霍格沃兹高度约一百米的上空。底下便是夜晚亮着灯的璀璨的城堡。黑湖如一面镜子,巨大而平静。可以看见远处盘旋的山路,和闪着星星点点的霍格莫德,和更远处的巫师城的雏形。艾瑞克有些意外地看着面前这个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与飞天扫帚扯上关系的男人,但是,此刻,正是这个男人不知何时召来了飞天扫帚,带着自己飞到了高空。

“虽然,我一直认为骑扫帚是一件愚蠢的行为,但是作为斯莱特林,不应该出现空板不是么。……我教不了你那些格兰芬多炫耀时喜欢用的花哨的飞行技术,但是我想告诉你,你不是不可以飞行。”风声伴着男人低沉的磁性的嗓音,竟是那么得充满了魔力。

“告诉我,你害怕么。”斯内普又飞速地上升了百米,仅仅只是十几秒钟的时间。快的艾瑞克只觉得视线都有些模糊了。但是,他却意外得只是觉得兴奋而不是害怕。

他冲着斯内普摇了摇头。

“你不能自如地驾驭扫帚的原因是你父亲给你的那条抑制你魔力的吊坠不在了,你是个黑巫师,没有了抑制,你的魔力属性变得更加明显,扫帚不听从你的命令是因为飞天扫帚天生就排斥黑巫师。”

“我是……一名黑巫师?”

“你身上的气息是非常纯正的,黑巫师的气息。”血脉觉醒的斯内普对于巫师的属性非常敏感。大部分巫师的属性都是混杂的,只有极少数的巫师会出现倾向于白巫师还是倾向于黑巫师,纯正的白巫师和黑巫师更是稀有而且只有通过血缘遗传才会诞生。四巨头中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就是纯正的黑巫师而戈迪里克.格兰芬多是纯正的白巫师。“排斥不代表不可以征服。试着,把魔力都传到指尖,魔法物品会自主地臣服于强大的力量。”斯内普说得很慢,试着不断地在引导着面前的男孩。

艾瑞克试着调动了体内的魔力,随后试着握住了扫柄,一点点试着将魔力传递到指尖。这和以前做的都不一样,无论是通过魔杖作为媒介还是自身从魔核发出的无杖魔法,都没有眼下的这种方式真切地感受到了魔力与肌肤触碰的直接感。

“我要放手了。”

“……可是,先生……。”如果失败,这样的高空,令艾瑞克不由回忆起了从高空坠下的恐惧感。

“艾瑞克,我相信你。”男人的话语擦着艾瑞克的发丝划过。

男人松开了手。

一秒,两秒,三秒……

他们没有坠落。

他成功了。

就像一块扔进冰水里的砂糖,一点点渗透着融化开来,却在某一刻,迅速溶解,甜意在一瞬间化开,浓上了心头。

“小巨怪,你看不是成功了么。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又怎可配是我西弗勒斯.斯内普的学生。”男人的大手落在了艾瑞克的头上,轻轻地揉了揉小孩的脑袋。害臊的反射弧终于出现了反应,艾瑞克的耳尖变得滴血般的通红。

“好了,去飞几圈试试。”

“嗯。”

夜晚的风贴着耳边拂过,身后宽阔结实的胸膛真实而令人放松。直到很久以后,艾瑞克才明白那是和父亲唯一一次共同飞行,那个不善言语别扭的极其讨厌飞行的老男人却手把手带着他克服了自己的障碍。也是直到很久以后才明白带着失去魔法的爸爸来看一看霍格沃茨,来见父亲并不是一种幸福的方式。父亲和爸爸彼此留下的灵魂上的伤害是永远也无法治愈的。然而,即使是伤害,也无法磨灭的东西,是爱情。

大王子和小王子骑在同一把扫帚上,绕着霍格沃茨的上空飞了好几圈。

这一幕完完全全地落在了去大厅吃晚餐的小动物的眼里,小动物们简直集体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

为什么我看到了校长大人在骑扫帚!

为什么我看到了院长大人和艾瑞克.格雷尔同骑一把扫帚!

我居然看到了斯内普教授在教学生骑扫帚!!!

“先生,谢谢。以及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

“小巨怪,走吧,饭点了。”

今天的晚餐时间,斯内普教授是牵着一名学生一起来的。

斯内普牵着艾瑞克来到了斯莱特林桌,稀奇的是,斯内普并没有回教授席,而是直接坐在了男孩身边的席位上,开始就餐。

小蛇们想打量但又不敢打量地纷纷努力控制着自己的餐桌礼仪。整个用餐过程中并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大家雪亮的眼睛可是都看到了院长大人给艾瑞克夹了好几次菜!

于是,默默地小蛇们得出了一个结论:在斯莱特林最不能惹的人不是蛇王而是蛇王大人的小王子。

下章预告:万圣节不远了。莉莉的忌日要到了。小哈该出来蹦跶了。

评论(5)
热度(82)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