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九章

目录:点我


第九章  噩梦和父子对话



二零零九年

 

对于一个未满十一岁的孩子来说要搬动一个成年人确实有点困难,艾瑞克用漂浮咒把在魔药的作用下睡过去的哈利悬浮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到大床上,然后帮他脱掉了沾了血迹的长袍和被汗水浸湿的里衣,用飞来咒招来一套干净的睡衣为爸爸换上,再为他盖上被子。做完这一切,艾瑞克在边上喘了喘气,哦,毕竟他是第一次使用漂浮咒悬浮起一个成年人,而且他用的还是无杖魔法加无声咒。他天生就会这个。比起普通巫师借助魔杖和有声咒,他更觉得自己的魔力会直接跟随着自己的意念。爸爸也告诉过他不要轻易在别人面前使用魔法,因为会无杖魔法加无声咒的巫师几乎非常少见。而且他的魔力并不稳定,所以一直严厉地禁止他使用魔法。但是自从知道了爸爸的身体状况后,他就会在私下练习一些魔法。他要尽快强大起来。

一定要破解爸爸身上的诅咒。

艾瑞克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在马尔福庄园见到的那个男人。斯科皮说那个男人是目前英国魔法界最强的巫师,他的血脉觉醒了。这是近千年来不曾发生过的事情了。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一定可以……

昏睡中的哈利体温很低,眉头一直没有舒展。艾瑞克把屋里的暖气调到了最大,又帮哈利掖了掖被子。自从失去了魔力。哈利开始学习麻瓜的生活方式,所以家里麻瓜发明的日常生活品非常齐全。小的时候艾瑞克生病,哈利也是带着他去看麻瓜医生。这几百年,巫师一直在止步不前,而麻瓜世界发展飞速。艾瑞克并不觉得麻瓜是需要被看不起的。相反他觉得麻瓜身上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

哈利在睡梦中似乎是做了噩梦,额头冒出了一层冷汗,嘴里偶尔会呢喃出几个单词,太含糊了以至于艾瑞克听不清哈利说的是什么。哈利睡得很不安稳,即使之前艾瑞克有给他灌了一瓶生死水有助安眠,但是看来效果甚微。

哈利感觉自己坠入了一个四周都是空白的空间,只有不远处的前方闪着一丝光亮。他顺着感觉朝着那处走去,在没入那丝光后,眼前的景象不再是空白发生了变化……

恍如白昼的夜晚,地上积着厚厚的白雪,人潮涌动的麻瓜街道,温暖明亮的橱窗上贴着装饰用的彩色贴纸。街边到处是挂满礼物的圣诞树,带红色帽子可爱的圣诞老人给路过的孩子派发着礼物。哈利把自己的半张脸都埋进了暖和柔软的米色围巾只露出半个耳朵和一双驾着圆框眼镜的绿眼睛。这条围巾是茉莉为他织的圣诞礼物,比起罗恩那条颜色金红色的,这条更能衬托出哈利绿色的眼睛。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袋子,里面施了空间咒。走过繁华的街道,哈利拐入了一条偏僻相对冷清的巷子。没错就是蜘蛛尾巷。之所以没有选择幻影移形,是因为哈利还在犹豫,他一路犹豫着走到了蜘蛛尾巷。在一间他熟悉的砖房面前停了下来。

感应到敲门声的时候斯内普正在熬制一锅Lord需要的灵魂药剂,不过已经到了收尾工作。斯内普小心翼翼地把药剂装进水晶瓶里,然后又对着坩埚施了一个清理一新。才带着在制作魔药时被打扰的低气压迈着大步走到门口。门外站着一个只露出一双绿眼睛的小巨怪,显然对方做了一些乔装打扮来隐藏自己的身份,毕竟这个时间真的不适合救世主在街上大摇大摆地走着。

“呃,圣诞快乐,教授。”救世主挤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然后举起了手中的袋子,“我准备了火鸡,教授。”

“我们大名鼎鼎救世主容我提醒这里是蜘蛛尾巷并不是陋居,这里没有你要的圣诞派对。如果你还在意你的小命的话就该知道现在不该出现在这里。”斯内普抱着臂,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这个格兰芬多。他不知道这里非常不安全么。到处都是在抓捕救世主的食死徒。

“教授,能让我进去么?外面有点冷。”面前的绿眼救世主吸了吸被冻得通红的鼻子,露在外边的耳朵也冻得红红的。要命,他为什么穿得那么少。

“果然你那塞满了芨芨草的脑袋一定让你想不起来还有保暖咒这种东西。现在,赶紧滚进来,波特。”斯内普冷哼了一下,把门开的更大了点,然后转身就大步回了屋里。哈利在心里比了一个“v”,屁颠屁颠地跟着进了屋里,顺便带上了门。

“教授,借我用下你的厨房。”哈利在斯内普同意之前就已经闯进了他的厨房,斯内普抱臂站在边上看着哈利把准备好的食材从他施过空间咒的袋子里一样一样拿出来放在了大理石料理台上。“教授,你喜欢什么口味的。你要不要先来一杯咖啡。相信我,教授,虽然我的魔药,嗯,有点糟糕但是做菜我还是很有信心的。”以他在德思礼家时包办了七八年的早餐所锻炼出来的技术,哈利还是很有信心的。

今天的波特话真多。斯内普想。

“波特,你来我这家只是为了弄脏我的厨房的么?”斯内普刻薄地说道。

“很明显,一起过圣诞。”哈利好像自动屏蔽了斯内普的冷嘲热讽,在厨房里忙绿着。不一会一杯冒着热气的黑咖啡就摆在了斯内普的面前。

今天的波特,有点反常。

“嗯哼,波特,是什么让你想要和你的魔药教授一起过……该死的圣诞节。还有,我并不认为你的菜会比你的魔药好上多少。”不过这些毒液今天好像对哈利都没有任何效果。斯内普觉得喉咙有点干。“波特!回答我的问题。”

“教授,菜好了。我还是第一次在做菜的时候用了魔法,还是很便利的。”又过了一会儿,哈利把做好的看上去也算小丰盛的菜端上了摆了精美蜡烛灯的桌上,还开了一瓶红酒。要不是因为连续十几个小时熬制魔药,此刻闻着菜香确实饿了,斯内普发誓他不会和波特一起吃着这氛围看着古怪的晚餐。

饭桌上一阵沉默。

眼下是一个十分敏感的时期,Lord的传唤越来越频繁,而食死徒的活动也越来越猖狂。不是应该和另外两头狮子一起去寻找魂器的救世主此刻居然出现在了自己这儿,还说要一起过圣诞。梅林的内裤,波特的脑回路真是继承了詹姆斯,一样做事不经大脑思考。

一顿晚餐吃得并不如它被准备得那么温馨。

饭后,哈利还是赖着不走。这古怪的波特让斯内普终于忍无可忍:“我这里并不能容下大名鼎鼎的男孩。所以趁早回你的狮子窝去。”

“教授,天黑了。外边……不安全。”哈利用绿眼睛直直地看着斯内普。斯内普无法招架绿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瞪着自己。这让他不由地用起了大脑封闭术,放空了表情。

“波特!你的脑子长到脚上去了么。你也知道不安全!所以赶紧滚蛋。如果让黑魔王从你那永远关不住的脑袋里看到什么,这个责任没有人负的起!”斯内普提高了音量,希望这样可以让眼前这个不知道吃了什么胆子特别大的小狮子立即消失。

“我不走。”哈利坚持道,“这可能是我最后一个圣诞了。”后面的半句话声音很小。也不知道斯内普有没有听见。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因为是最后一个圣诞,所以要和爱的人一起。

“波特,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赶紧……唔。”后面的话全部被吞回了喉咙。绿眼小狮子一下子扑进了斯内普的怀里,踮脚欺上斯内普的唇。这个举动让魔药教授震惊得没有在第一时间把窝在自己怀里的小巨怪给扔出去。

该死,谁给了他这个胆子这么做。

嗯嗯

“西弗……西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哈利在斯内普的耳边呢喃着,那一晚哈利唯一一次对斯内普告了白,本该令人恐惧的嘶嘶声带着情动时的性感却化成了更浓的情欲。

然而斯内普不会明白的。

因为那是蛇语。

“西弗……我爱你。”哈利呻吟着醒了过来。

然而那只是自己不愿再想起的回忆。那天他被斯内普压着做了整整一个晚上。

虽然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在发泄掉所有欲望后,斯内普满足地睡了过去。

哈利在床头放下他准备好的圣诞礼物,一瓶独角兽的血液。他知道自己唯有送上珍贵的魔药材料才会让他接受这个礼物。

屠杀了一个纯洁的、柔弱无助的生命就必须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除非那是独角兽自愿献出的鲜血。

哈利忍着身后的不适,下了床站在床边掏出魔杖,看着难得睡得安稳的魔药教授,嘴里慢慢地念道:“一忘皆空。”

清理掉所有的痕迹,胡乱地穿上自己的长袍狼狈地幻影移形离开了蜘蛛尾巷。

一生,再也不敢那么疯狂,但为了你……我毫无怨言。

那时的他在偷听了邓布利多和斯内普的对话后,以为自己终将在最后一战中死去,作为伏地魔的第七个魂器,他没有存在的道理。他确实没有想过伏地魔的死咒会反弹到伏地魔自己身上,他是抱着赴死的心态去面对那一战的。他一直一直以为那会是他最后一个圣诞,一直一直以为他的结局早就从邓布利多把襁褓中的他放在了德思礼一家的门口时就注定了。所有的结局本来都已写好。所以他想祈求在最后能够有有丝温情。他不敢和死去的母亲去争抢在西弗勒斯心中的地位。那是一种玷污。他只能祈求他能和他有一个晚上

      哈利看到艾瑞克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睡得正香,眼眶上有着一圈黑眼圈,昨晚大概接近清晨才睡着的。他觉得心里一丝丝地抽痛,他竟让还未满十一岁的儿子担心了好几个晚上。哈利把艾瑞克抱回了床上,给自己灌了灵魂稳定剂,营养剂,止疼剂,精力补充剂后去厨房给儿子做起来午饭。等儿子醒来的时候就可以吃到热乎乎的饭菜了。

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不曾做噩梦了,他把所有不愿意面对的记忆都抽了出来放在了地下室的冥想盆里,并把冥想盆锁进了柜子只有蛇老腔才可以打开。在伏地魔死后,他已经听不懂蛇语了。所以再也不会有人知道他的曾经,知道他深爱着那个男人。

他从来没有一刻是可以忘记那些过去的,如果没有生死水,他便整晚都不能入睡,不然他就会梦见那些过去。充满咒骂和鞭打的童年,三强争霸赛中死去的塞德里克,预言室里坠入帷幕的西里斯,被贝拉囚禁钻心咒生生折磨的日子,掉下塔楼的邓布利多,还有倒在自己怀里的逐渐冰冷的那个男人……

      艾瑞克醒来发现爸爸不在床上的一刻让他整个人惊慌失措起来,他快步地跑下楼看到正在沙发上坐着看书的哈利,以及一桌冒着热气的饭菜才松了一口气。

      “爸爸,你不可以离开我。”艾瑞克一头扎进了哈利的怀里,紧紧地不肯松手。他知道他的爸爸一直这么苦苦撑着可能都是为了他,但是他就是自私地希望爸爸不要离开自己。“爸爸,我在对角巷都看到了,他们造了一间哈利波特纪念商店。我在那里看到了哈利波特的相片。爸爸就是哈利波特对不对,为什么不告诉我!整个魔法界的人都在崇拜哈利波特。但其实他们并不在乎他们崇拜的人是谁。他们不知道他们崇拜的哈利波特早就没有了魔力,还受了诅咒。在爸爸忍受诅咒反噬的时候,他们却在那里欢天喜地地庆祝一年又一年的战后纪念日。他们肯本不会去真正地缅怀与反思,这样的魔法界有什么好,既然我们已经远离那里那么久,为什么一定要再回去。我不想去霍格沃茨了。我还可以去德姆斯特朗,那里教授黑魔法。或者干脆爸爸也可以教我,我的无杖魔法和无声咒都已经会一定程度的掌控了。我会去研究解除诅咒的魔药。有这些就够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不想失去你。”

      哈利知道只要艾瑞克进入魔法界就会知道自己的真实的身份。他没有想到他的儿子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看来他的离开并没有给英国魔法界带来太多的启示。

     “艾瑞克,霍格沃茨里有最好的教授,那里对于爸爸来说,是家一样的存在。如果没有失去魔力,爸爸可能会留在那里当教授。德姆斯特朗的课程危险系数太大,去那里我不放心。艾瑞克记住,你是一个格雷尔。所以你不用为那些言论所困扰。霍格沃茨的教授都是爸爸信任的,所以你如果去了那里,我会很放心。那里是安全的。我没有魔力,所以我不能保证这里的防护咒什么时候会被破,到时候我没有办法保护你。如果有一天你想做回波特,爸爸会给你波特庄园的钥匙。”哈利揉着艾瑞克的头发,温柔地说道。

“爸爸不想做一个波特么?”艾瑞克仰着小脑袋问。

“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以作为一个波特为自豪。”

“后来呢?”

“我现在已经不是波特了。所以这并不重要。但是波特家族是一个温暖的家族。不会令你失望的。”

一个被诅咒不完整的灵魂是不配进入以纯洁灵魂为代表的波特一族的庄园。所以即使在波特庄园里的画像和世代服侍波特家族的家养小精灵妮妮的苦苦挽留下,哈利还是把自己的名字从波特家族除名了。他不想让四周都充满了纯净魔法气息的庄园被他这个不洁的灵魂所浸染。他做了十八年的波特,他该做一回哈利了。

“霍格沃茨的教授都是值得信任的对么,所以我可以毫无保留地去相信西弗勒斯,斯内普么?我在马尔福的庄园见过了他,他很强大。”艾瑞克抓着哈利的袖子继续问。

听到了斯内普的名字让哈利的神情变得空洞起来。但他还是对艾瑞克温柔地说:“霍格沃茨里最值得信任的教授就是他。”

“我想让他收我当魔药学徒。”艾瑞克说完以为爸爸会鼓励他让他好好努力。可是却发现爸爸的脸上是一种复杂的悲伤的神情。他看着自己,好像是透过自己在回忆别人。

哈利在七分像自己三分像那人的儿子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他也曾经天真地在心里想过,要做西弗的魔药学徒。但是他那一部分被伏地魔的魂器所占据的不完整的灵魂又怎么可能熬制出完美的魔药。

父子相连么,所以艾瑞克会对西弗有莫名的好感。但愿西弗会喜欢这个孩子。


评论(9)
热度(61)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