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二十一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二十一章  银蛇

 

二零零九年

 

伴着浑身上下都是骨骼被碾碎的疼痛,艾瑞克醒了。他试着想活动一下自己的四肢,一股钻心般撕裂的疼痛涌上了心头,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铁锈味的血腥气。看来他的身上不仅有多处骨折,内脏也有一定的受伤。

不能在这里停留,身上的伤口散发出的气味会吸引禁林的魔法生物。

而眼下他的状态,可能连一个简单的保暖咒都没有办法施展。

艾瑞克忍着剧痛撑起上半身,黑暗中,随身佩戴的吊坠从领口划出,闪着通透耀眼的光。那是哈利给的魔法护身符。上面已经出现了多道裂缝,艾瑞克这才发现原来在自己的四周筑着一层泛光的魔法屏障。魔法屏障了艾瑞克与外界的交接,在寒冷的禁林的夜晚阻绝了可能出现的危险。

这一次也是爸爸保护了自己。

只听咔嚓一声,如同玻璃稀里哗啦的散落了一地的声响,魔法屏障破了。胸口的吊坠也因无法承受更过的裂隙而崩裂破碎,碎片洒落在了黑色的校袍上,泛着光。艾瑞克掏出手帕将吊坠的碎片一一收拾进手帕中,将手帕叠好,塞进了长袍内侧的口袋。

他要尽快走出禁林。

艾瑞克扶着禁林古树的树干艰难地撑起身子,黏滑的鲜血顺着脚踝流淌了下去,每一个动作都疼得让他咬牙,冒了一身的冷汗。他从身边的草丛中找来了一根结实的树枝当作拐杖,支撑着自己虚弱的身子朝城堡的方向走出。

“嘶嘶……嘶嘶……”不远处的草丛中传出了不轻不响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艾瑞克停住了脚步,摒住了呼吸,留意着周围的响动。“嘶嘶……嘶嘶……”声响在向自己靠近,擦着草丛而过的簌簌声令艾瑞克调动出自己所有的警觉和戒备,艾瑞克用左手默默地抽出了藏在长袍里防身用的匕首,拄着树枝的右手不由自主地绷得越来越紧。

一条银青色的巨蛇闪电般地从身边的草丛中窜出,艾瑞克下意识地将匕首精准地朝蛇掷出,然而却被巨蛇皮厚有力的蛇身抽到了一边。巨蛇吐着蛇信子,朝他游来。

艾瑞克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巨大,凶猛,气势磅礴的蛇怪。蛇身全长大约有五十八米,通体银青色,身躯粗壮,蛇鳞在月光下如刀刃般耀眼。

他在那一刻,忘记了自己是个蛇佬腔,忘记了在遇见蛇怪时不能与它对视的常识,忘记了自己浑身的疼痛,与其说是恐惧不如说是敬畏,让总是比寻常的贵族孩子更冷静更机智的艾瑞克忘记了所有的行动,呆愣地站在原地,绿色的瞳孔就那样直直地与巨蛇对视着。看着看着,就陷了进去再也无法自拔。

巨蛇显然对艾瑞克并没有敌意,在接受到这样的信息后,艾瑞克撑着树枝一瘸一拐地朝巨蛇走去。艾瑞克先用手指试着触碰了几下蛇颈,冰冷光滑的触感却并没有让艾瑞克感到害怕,在感受到巨蛇并没有排斥自己,艾瑞克伸手拥住了巨蛇。

“我们做朋友吧。”“嘶嘶嘶”声从艾瑞克的喉咙里冒了出来,“如果你答应的话,可以把我送回那座城堡么。”望着巨蛇的绿眼睛里没有一丝恐惧,温柔地如秋日里恬静的湖水。

说着,艾瑞克晕倒在了巨蛇的身上。

下一秒原本盘在地上的银青色的巨蛇发生了变化,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斯内普接住了晕倒的艾瑞克,轻轻地揉进了自己的怀里。

谢天谢地,他终于找到了他的男孩。

“校长大人我在禁林的入口处找到了格雷尔先生和马尔福先生的魔杖,却没有找到……”纳威的话音在触到斯内普怀里抱着人时停止了,“……哦!感谢梅林,人已经找到了。可怜的艾瑞克,竟然伤成这样!”

“隆巴顿教授,去通知麦格教授他们,人已经找到了,让他们看好自己各院的巨怪!另外,这件事要严查!”说着,取走了纳威手上的两根魔杖,横抱着怀里的男孩离开了。

天知道,在斯内普得知艾瑞克的情况时,是多么得控制不住自己内心杀戮的情绪。

竟然有人要对他的男孩下手。

暴戾的情绪令他的魔压的不受控制地向四周袭去,在他无意识的情况下已经化身成了阿尼马格斯的形态朝禁林赶去。

漆黑寒冷的禁林是极其危险的,白日隐匿的魔法生物在夜晚都会出来活动。那样一个才十一岁的孩子,如何能在禁林的夜晚保护自己。即使他是艾瑞克,是他至今为止遇到的最具有天赋最优秀的学生,但他毕竟只是一个孩子。想到也许再也见不到那双似曾相识的绿色的眼睛中散发出的耀眼的光芒,斯内普胸中无法压抑的残酷的一面就将呼之欲出。

可怕威严的魔压席卷过的地方,安静得一丝动静也没有,禁林的魔法生物俨然已经得到了蛇王来临的讯息,纷纷老实地待在自己的地盘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搜寻了大半的禁林,却依旧没有男孩的音讯,空气中也嗅不到一丝男孩的气味。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随之扑面而来的浓重血腥味中带着斯内普熟悉的气味。

斯内普显然意识到了那就是男孩的所在处,鼻尖越来越腥甜的血味让他紧张担心的心情又上升了一个境界。

斯内普忘记了自己此刻的形态是多么令人惊悚,一个仅有十一岁的男孩见了是否可以承受。当他以阿尼马格斯的形态出现在艾瑞克面前的时候,他才想到,自己这样一定吓到了他。

然而出乎他意料地,他竟没有从艾瑞克的眼中看到一丝恐惧,男孩此刻身体的状态让他心疼的发紧。他更没有料到艾瑞克是一个蛇佬腔。“嘶嘶嘶”的声音从男孩喉咙中冒出时,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那时也是有那么一个男孩,遇见了受了重伤只能用阿尼马格斯形态逃跑的自己,同样毫无恐惧,同样拥住了自己,同样的绿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你看上去真帅,我们做朋友吧……如果你答应的话,可以让我为你疗伤么?”

艾瑞克再此醒来时是在医疗翼。“哦,孩子,你可算是醒了。”庞弗雷夫人坐在自己的床头,“给,你的魔杖,下次可不能再这样了,斯科皮可是被罚抄写了家规一百遍。”庞弗雷夫人把艾瑞克的魔杖放到了他的枕边,温柔地揉了下他的头发道,“斯内普教授很生气,认错的时候记得态度一定要端正!”

“先生他……”

“斯内普教授现在正在约见马尔福家族长,毕竟马尔福是校董之一,小少爷出事了,马尔福先生也是十分担心。不过你放心,斯科皮的话,已经在三天前出院回学院上课了。你身上的伤比较严重,要等骨头全部长出来才可以回去上课。该喝的药都要按时喝,这些都是斯内普教授为你熬制的。”庞弗雷夫人把一个摆着四五瓶魔药瓶的托盘放在了艾瑞克的床头说道,“好好休息。我要去照顾别的孩子了。自从飞行课开了以后,医疗翼的床位真是越来越紧缺了。”

斯内普来探望艾瑞克的时候,男孩已经睡下了。但微微抖动的眼皮,紧紧拽着被角的小手,抿成一条线的嘴唇都暴露了小孩在装睡。

斯内普的嘴角不由地牵起了弧度:“真是越来越不乖了,既然醒着就不要装睡。”

“……先生……”小孩怯怯地望着自己,削弱的身子整个陷在被窝里显得露在外面的脑袋特别楚楚可怜,明亮的绿眼睛不敢在自己的身上多停留只能转向别处却又时不时地偷偷地打量几眼。这样的小动作,让斯内普将原本已经准备好的毒液喷射从嘴边收了回去。

“……先生,我会搬回宿舍的。对不起……我不会再给您添麻烦……”一只大手盖在了小孩的额头上打断了小孩的话。

“好好休息,你没事比什么都重要。”

很难想象,这样的话会从斯内普的嘴里说出来。

没有预期的毒药喷洒却反而让艾瑞克更加感到自责。

艾瑞克掏出了用手帕包好的吊坠碎片,“这是爸爸给我的魔法防御品,已经坏了,我尝试了好几次恢复如初,都没有办法让它还原。”

那一看便是手工制作的高级炼金术品,需要非常精湛的技术和强大的魔力。与其说这是防御品,不如说是抑制品。这条吊坠可以一定程度上的抑制艾瑞克的魔力,这样便可防止他会因为控制不住魔力而产生魔力暴动。它之所以能够产生保护的作用一定是制作者在上面施展了血缘守护咒,可以抵御一次致命的袭击。为了自己的重要的人可以如此用心,真是非常符合波特的特点。

“不是制作者本人的话,是没有办法修复的。……你的父亲在炼金术方面相当得了不起。这既然是你父亲制作的,那想必他此刻也感应到了你必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给他报个平安不要让他担心。”艾瑞克略带失望地收起了手帕,又点了点头。

“先生,那天我在禁林见到了羽蛇。”艾瑞克道。

“羽蛇早在千年前就已灭绝。禁林是危险的地方。不要再靠近那里。”波特是蛇佬腔,所以艾瑞克也是蛇佬腔。但波特是因为伏地魔的魂片的作用才成为了蛇佬腔,在伏地魔死后,魂片消失,作为儿子的艾瑞克理应不是蛇佬腔。然而现实却是……还是说其实波特身上的那一片伏地魔的魂片并没有被消除。斯内普在心里做了这样的假设。霍格沃茨现在处于契约失效的时刻,任何的闪失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他不能让这次的事件再次发生。让男孩远离所有危险的可能性是最好的办法。

“嗯。”艾瑞克轻声地回答道。

艾瑞克在医疗翼休息了大半个月。期间,斯科皮天天都会来探望,给他带来了扎比尼先生制作的手工点心和罗丝的课堂笔迹。巴奈特,罗丝,里奥也都来探望过他,所以从他们的口中,艾瑞克得知了魁地奇学院杯即将举行,以及万圣节舞会的到来。

养伤结束的艾瑞克的回归,受到了众多斯莱特林学院同学的慰问。虽然在一开始很多小蛇们并不喜欢这个有些异类的同类。但是这些时间的相处下来,小蛇们都感受到了艾瑞克的真诚,作为全校唯一一个同时受到四院学生喜爱的学生来说艾瑞克的身上有着许多讨人喜欢的地方,以及最重要的是这个一年级生非常受校长的重视,所有教授和学生都看得出来,斯内普校长把艾瑞克看得有多么重要。

那天银蛇的出现无论如何也无法从艾瑞克的脑海中被抹去,因为已经答应了先生不再靠近禁林,所以艾瑞克并没有去寻找银蛇的行踪,但是内心的思念却让艾瑞克辗转反侧。他在蛇怪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那样庞大雄伟的羽蛇竟会在那样的时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艾瑞克想起了爸爸曾经说过的守护神咒的形态,艾瑞克觉得也许他可以从蛇怪的身上得到什么答案。

艾瑞克再一次见到银蛇是在几周后的一个晚上。在返回地窖的途中,忽然艾瑞克听到了石墙中传来的熟悉的冰冷的嘶嘶声。艾瑞克停下来,手扶着石墙,全神贯注地听着,两眼凝视着昏暗的过道。

冰冷的声音在说:“要见我,来天文台顶楼。”

声音是贴着石墙传来的,除了嘶嘶声,他还可以感受到黏糊滑动的声音。艾瑞克肯定它朝着哪里去了——朝着上面去了。他盯着黑色的天花板,一股既恐惧又兴奋的感情充斥着全身:它一定是利用了学校的管道!它愿意见我!

艾瑞克激动得忘记了不能在地窖附近的走道内奔跑的常识(要是被斯内普教授抓住了的话就惨了),他闻着巨蛇的声响一口气一路跑到了天文台的顶楼。

“哈……哈……”艾瑞克大口地喘着气,他跑的太急了。

只见月光下泛着银光的巨蛇正盘在天文塔的石壁上,蛇头上的冒着寒气的蛇眼望着自己,蛇信子不断的吞吐着。它的体形看上去没有那晚上那么庞大,仿佛缩小了十几倍的样子,但依旧有约十米多的长度。

“这样的大小便于我活动。”银蛇开口了。

“你……你看上去真的很帅,额,我的意思是,你是我见过的最雄伟的蛇怪,额,这么说也不对,我想说的其实是……那天晚上,我的举动可能有所冒犯,但其实我并不是……怎么说呢,我很喜欢蛇,我可以和蛇交流……我……”艾瑞克从来不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有这么语无伦次的时候,他无法解释为什么第一眼就对这条蛇怪有这样的牵挂,但是就是这种特别的感觉让他现在表现得就像情窦初开的少年一样傻。

“在你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前,我想我们无法正常交流。”对于艾瑞克这样的表现,斯内普表示很吃惊。但又是那么的新奇,就好像能够看到男孩每一个新的表情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小小的成就。用这样的形态去接近这个男孩,希望可以看到更多的他,这样别扭奇怪的小心态已经很久都不曾出现在斯内普的内心了。

蛇怪说话的语气和以往艾瑞克接触过的都不一样,不如说这样别扭又高傲的语气反而有点像斯内普教授。

“我想我可能很钟情于你。我们做朋友吧。而且我好像对你的视线免疫。”艾瑞克走上前,盘腿靠在了石壁上。

“……笨蛋,蛇怪的死亡视线是可以自己控制的。想和我做朋友……可以啊。……反正能够遇见一个蛇佬腔也是稀奇。”蛇怪在长久的沉默后,终于回答道,“你能听懂蛇语是天生的?你有能懂蛇语的家人么?”

“嗯,我生下来就能听懂蛇语,不过除此之外我再也没有见过和我一样能够听懂蛇语的人了。……我从很早以前就想有一个蛇伙伴了,不过爸爸总是警告我让我千万不能暴露会蛇语。……我爸爸他……”艾瑞克说着说着就说起了他最爱的爸爸,也许是因为听众是一条蛇怪,也许是因为他们交流的媒介是鲜少有人能掌握的蛇语,艾瑞克对着银蛇说了很多他自己的事情,这是他第一次可以这样敞开心地去说些什么,不用去顾虑什么。这也是他出生至今第一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这一个晚上,斯内普接受了太多的信息,多的让他一时间难以消化。他从来不知道一个巫师可以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了十几年,没有魔法,没有未来,学着忘记自己巫师的身份重新融入进麻瓜的世界去努力生活。他从未有的感受到了那个大难不死的男孩也许从出生至今从未能舒心地度过一天,他也许从未看清过那个男孩身上背负的重担究竟是怎样的沉重,也从未想过男孩是以怎样的心态活在这个世上的。

他静静地倾听着艾瑞克,能够让他这样耐心地,带着期待的去倾听另一个人的话语,曾经唯有莉莉。能够作为艾瑞克的听众陪伴他令斯内普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

“我该走了,宵禁了。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会记得给你带见面礼的。对了,你有名字么,我该怎么称呼你?”

“……艾伦……”

“我叫艾瑞克。那,艾伦,下次见。”

斯内普目送了艾瑞克的离开。

艾瑞克的好心情一直带进了地窖。地窖里的情景一如往常一般,斯内普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批改着巨怪的作业,桌上放着一杯咖啡。艾瑞克走到了斯内普的面前,道:“先生,晚安。”随后趴上了自己的小床。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办公桌上摆着的牛皮纸明显是颠倒的,故作镇静地喝了一大口刚泡的咖啡的斯内普被滚烫的咖啡烫了舌头,但是嘴角挂着的那抹很淡的微笑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评论(7)
热度(70)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