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二十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二十章  小王子的初次飞行。

 

二零零九年

 

魁地奇和飞行技巧绝对是艾瑞克童年床边故事里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爸爸说起魁地奇的时候眼睛里如同闪着耀眼得星星,眼角微弯,嘴角翘着漂亮的弧度,整个人都光芒四射。所以虽然这是一项热血激烈的体育项目,但这丝毫没有减少艾瑞克对它的憧憬。他一直很想体验一把爸爸所说的那种灵魂都可以跟着解放一起飞翔的感觉。他会不会像爸爸一样也飞得很好呢?

《神奇的魁地奇球》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图书馆中最受欢迎的图书之一。我们的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总是抱怨说,这本书简直每天都要“被毛手毛脚地翻来翻去,被滴上哈喇子,受到大家的虐待”

所以当学校飞行课的布告张贴出来的时候,艾瑞克的内心是雀跃的。

不过在图书馆一起复习的时候,已经上过飞行课的罗丝的感受可不是特别美好的。“估计只有你们这些男孩子才会喜欢这种疯狂的游戏。骑着破扫帚飞来飞去不如在图书馆里多看一会儿书。”

“哦,我的小公主,你是不是和艾瑞克还有斯科皮待久了,真是越来越毒舌了。魁地奇是全民巫师疯狂的对象。”伍德的手里正拿着一本魁地奇明星签名相册,在向一旁的里奥炫耀,“这是我爸爸给我弄来的。”

连一贯都保持绝对优雅的小铂金说起魁地奇,都是激动的。

“我刚出生的时候身体并不好,我父亲禁止我骑扫帚。后来爸爸去说服了父亲。马尔福庄园里有足够大的空地可以飞行。我当然不是第一次飞行,我很早就……”小铂金坐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翘着下巴跟围在他身边的几个小蛇们说着自己的飞行经历。

艾瑞克在奖品陈列室里见过他爸爸的名字出现在魁地奇杯上以及荣誉魁地奇队员名单上。爸爸所在学生时代里,格兰芬多连续五年拿到了学院杯。第五年的三强争霸赛奖杯最终也是他爸爸所有。哦,他的爸爸最帅了。

在上飞行课前,艾瑞克刚刚和哈利通过双面镜沟通过,一想到爸爸久违的声音和样子,艾瑞克就迫不及待地希望时间可以过得快一点。圣诞节到了,他就可以见到爸爸了。

飞行课是在一块平坦的草坪上,草坪那边就是禁林,远处黑魆魆的树木在风中摇曳。斯莱特林来得是最早的。一把一把飞天扫帚整整齐齐地排放在地上。这是教学用的扫帚,速度不快,灵敏度一般,但是相对安全。

在格兰芬多小狮子们的加入后,草坪上就变得热闹起来了。

“哇,我还是第一见到扫帚。就像我小时候阅读童话故事一样,巫师是骑扫帚的!”一个麻瓜出身的小巫师在看到地上的扫帚时,顿时好奇地移不开目光。

“要是一年级也有资格加入魁地奇球队就好了!”

“伍德,你爸爸就是那个魁地奇明星奥利弗.伍德吧!能帮我要个签名么。介于我们可是同寝室的。”

霍琦夫人有着一头短短的灰发,两只眼睛是黄色的,像老鹰的眼睛一样。好了,你们大家还等什么?”她厉声说道,“每个人都站到一把飞天扫帚旁边。快,快,抓紧时间。”

小蛇和小狮子们一拥而上,等到艾瑞克上前的时候,发现地上之留了一把旧旧的扫帚给他。不过比起爸爸告诉他的,他学生时期用的扫帚尾巴都掉光的,扫帚把一看就可以轻易折断的,这看上去只是旧了一点。斯科皮手里的那把是克拉布负责帮他抢的,比艾瑞克新多了。

“伸出右手,放在扫帚把上方,”霍琦夫人在前面喊道,“然后说:‘起来!.’”

“起来!”每个人都喊道

扫帚“嗖”的一下就跳到了他的手中。但能做到这点的除了他只有斯科皮和伍德。霍琦夫人高兴地位他们三个人都加了三分。

“你们要试着去让扫帚相信你们。这样他才会听你的话。一次不行不要气馁,继续!”霍琦夫人不时地穿梭在学生堆里,来回看着学生们的表现。

艾瑞克看到他身边的一个斯莱特林的扫帚一直在地上打滚就是不上来。于是他出声建议说:“你说‘起来。’的时候再快速干脆一点。”斯莱特林们并不是很喜欢艾瑞克,不过这条小蛇按着艾瑞克建议做了。果然,又试了几次之后,扫帚跳到了他的手中。小蛇微微红着脸别扭地和艾瑞克说了一声:“谢谢。”

接着,霍琦夫人向他们示范怎样骑上扫帚而不从头上滑下来。她在队伍里走来走去,给他们纠正手的握法。艾瑞克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他好像天生就熟悉扫帚。问题最多的还是里奥,霍琦夫人不停地在纠正他的握法。

“好了,我一吹口哨,你们就两腿一蹬,离开地面,要用力蹬。”霍琦夫人说,“把扫帚拿稳,上升几英尺,然后身体微微前倾,垂直落回地面。听我的口哨——三——二——”

艾瑞克用力一蹬,他的双脚就离开了地面。他飞了起来!他可以感受到风在吹在他头发上的感觉,长袍在身后呼啦啦地飘扬。他现在的高度大概在距离地面的五米处。艾瑞克试着在空中绕了几个圈。也许他继承了爸爸优秀的天赋。艾瑞克顿时觉得心头陡然一阵狂喜,他觉得他又找到了一样和爸爸的共同点。

斯科皮悬在他不远处,小铂金一看就是已经飞过很多次的,他看上去熟练很多。伍德也飞得很好。

“艾瑞克,斯科皮,比一比么?”伍德飞到了他俩的身边问道。

“乐意奉陪。”小铂金话音一落,就箭一般地冲了出去。

“嘿,斯科皮,你这可是犯规!”艾瑞克跟着也冲了出去。

“如果你们抢到了就归你们了。”伍德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只金飞贼,“这上面可是有我爸爸的签名。”金飞贼被伍德抛了出去,一晃眼就消失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三个人一同又升了一个高度,追逐着逐渐离开了霍琦夫人的管辖范围。

这边三人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比赛。

反观其他同学就不怎么乐观了,很多同学并没有飞起来,一些飞起来的很快因为掌握不了平衡就摔了下来。里奥更是在摔下来的时候,撞倒了两个女生。其中一个女孩,可能是麻瓜出身并且有恐高,所以她在空中被里奥撞下来之后就晕了过去还摔断了手臂,霍琦夫人抱起她送她去了庞弗雷夫人那里。

“你们谁都不许动!把飞天扫帚放回原处,不然的话,不等你们来得及说一句‘魁地奇’,就被赶出霍格沃茨大门了。”临走前对着全体学生警告道。

但是已经飞远的三人并没有听见霍琦夫人的话。

伍德飞的最有技巧,他不时的就会做一些魁地奇队员才会的动作,显然他也不是第一次碰扫帚。斯科皮飞得最稳,他那头铂金色的头发在课前就做了处理,即使是在高速飞行中也不见有一丝一毫的乱。飞得最快的是艾瑞克,而且他使用的那把扫帚是三个人当中最破旧的。

三个人比拼了有一会儿,但是金飞贼依旧没有出现在视线中。现在他们的高度足足有二十米。

就在三个人你追我赶的时候,金飞贼突然在艾瑞克和斯科皮的面前一晃而过。两人并排追了出去,伍德在看到两人加速俯冲的动作后也跟着追了过来。金飞贼往禁林的方向飞去了。艾瑞克将身体前倾,用双手紧紧抓住扫帚,双腿夹紧了扫帚,他好像天生就会这套。逐渐地他的速度超过了原本与他并肩的斯科皮。金飞贼在往下坠,艾瑞克也以七十度的角度飞速俯冲,耳边划过一阵阵风,如此大的斜切角度,但是他的速度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快。

金飞贼距离他越来越近,艾瑞克伸出一只手去够。只差一点点。艾瑞克压低了自己的前身,脱离了扫帚猛得向前扑去,在他的手抓住金飞贼的瞬间,双腿勾住了扫帚,把着扫帚的手一提,又稳稳坐在了扫帚上。

而这漂亮的一幕完全落入了麦格教授的眼中,三个男孩并不知道,刚刚在追逐中。他们三个从格兰芬多塔楼的一间窗户飞过,那是正巧就是麦格教授的办公室。而她正在和隆巴顿教授进行着谈话。

麦格教授在看到绿眼睛黑发的男孩骑着扫帚从自己窗边飞过那一刻,错觉地以为自己看到的是哈利。麦格惊讶地站起了身子,手里茶杯撒了一半。那个时候那个男孩也是这样从自己的窗口划过,而自己发现了他惊人的飞行天赋让他加入了格兰芬多魁地奇队。此刻,这个艾瑞克的举动,简直是哈利的翻版。他在扫帚上飞行的样子和哈利几乎一模一样。

“刚才的动作真漂亮!你哪里学的?我也要学!”伍德冲艾瑞克竖起了拇指。

“艾瑞克,我开始遗憾你我是同一个学院了,不然魁地奇赛的时候,你我可以好好比试比试了。”斯科皮道。

“你们两个要是都进了斯莱特林魁地奇队,我们格兰芬多可就危险了。”

“走吧,我们该回去了。”艾瑞克道。

艾瑞克掉头向草坪飞去。然而斯科皮并没有跟来。

艾瑞克觉得一丝古怪,他回头一看。

只见斯科皮的扫帚像是被人操控了一般,突然失控地不停乱晃,想要把斯科皮甩出去。小铂金歇力地控制住平衡没有掉下去,但是扫帚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厉害,渐渐地超出了斯科皮可以控制的范围。一不留神,小铂金便跌下了扫帚,慌乱中斯科皮靠着自己敏捷的反应单手抓住了扫帚,整个人挂在扫帚下。但是扫帚还处于失控状态,斯科皮没法借力。艾瑞克想也没想地飞到了斯科皮的身边:“抓住我的手,上来!”

斯科皮向艾瑞克伸出了另一只手,两手就要相握的一刹那,艾瑞克的扫帚同样失控起来。而且摇摆的幅度比斯科皮更甚。扫帚甩不下艾瑞克,便失控得朝禁林的方向飞去。情急之下,斯科皮另一只手抓住了艾瑞克扫帚的尾巴不让它向禁林飞去。而两人的魔杖都在扫帚失控的甩动中从长袍中掉了下去。然后他们无法控制已经完全不听指挥的扫帚。艾瑞克作乱的扫帚带着两人飞到了禁林的上空。

“巴奈特,去找教授!快!”艾瑞克冲伍德喊道。伍德原本被吓得呆愣在一边,闻言立马以最快的速度飞走了。

霍琦夫人赶到的时候,看到便是堪堪单手支撑着挂在扫帚上的斯科皮,而另一边的艾瑞克在努力地控制自己不被扫帚甩下去。跑过来的小动物们都被眼前这惊险的画面吓到了。

“No!他们一定会掉下来的。”

“梅林!”

也许是因为艾瑞克的那把扫帚是所有扫帚中最破旧的关系。

“咔嚓”一声,扫帚从尾部开始断裂了开来。折断的扫帚失去了它的作用,

斯科皮想要去抓艾瑞克的手,但是没有够到。而另一只手也在长时间的支撑下达到了极限。

两人纷纷从高空坠下。

而艾瑞克坠落的下方正是禁林。

霍琦夫人的盔甲护身只击中了斯科皮,但是从二十多米的高空坠下,霍琦夫人的盔甲护身只为小铂金抵挡了致命的冲击。

斯科皮跌在了禁林附近的草坪上,昏了过去。

而艾瑞克如同断线的风筝直直地坠入了禁林……

得到通知的麦格教授立即赶了过来,在看到一身鲜血的斯科皮时不仅倒抽了一口气。“为什么会这样,可怜的孩子。”

“教授,斯科皮和艾瑞克的扫帚是突然失控的。”伍德说道,“而当时在场的我的扫帚却一点事情也没有。”

“哦,是谁要对两个孩子下手,米勒娃,是我的错,还有一个孩子我没能救下。”霍琦夫人心痛的说道。

麦格召唤出了自己的守护神通知海格去禁林寻找艾瑞克,而原本在和麦格教授谈话的纳威也在出事后第一时间进入了禁林搜索。

“西弗勒斯竟然这个时候不在。我们先把马尔福先生送去庞弗雷夫人那里。其他所有人统统回去,今晚不准出寝室。”为了避免碰到斯科皮的伤口,麦格教授悬浮起了斯科皮,带着霍琦夫人一起去了医疗翼。

“哦,梅林,这个孩子怎么会伤成这样!你们究竟是怎么搞得!刚刚不是就送来一个么,现在怎么又送来一个!你们是怎么当教授的!”医疗翼的女王庞弗雷夫人在看到斯科皮的伤势后爆发了。

“马尔福先生从失控的扫帚上跌了下来。可能断了好几根骨头。”麦格教授把斯科皮平放在了病床上。

“我早就认为飞行课应该被取消!幸好我这里还有几瓶西弗勒斯的生骨剂。……西弗勒斯呢,我需要他给我几瓶营养剂和补血剂。”庞弗雷夫人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灰色液体的药剂,给昏迷的斯科皮硬灌了下去。

“他出去了!……还有一名学生从扫帚上坠入了禁林,教授们已经去找了。”麦格回答道。在医疗翼庞弗雷夫人最大。

“你们简直把医疗翼当成家了是不是,是嫌这里的床位不够多么。出去!统统出去!这里不需要你们!不要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庞弗雷夫人咆哮着将麦格教授和霍琦夫人以及担心斯科皮的同学们统统赶了出去。

麦格教授和霍琦夫人安抚着受了惊吓的小动物们先去餐厅等着用餐。接着,便向地窖赶去……

 

要尽快把这件事情通知西弗勒斯……


评论
热度(54)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