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十九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十九章  决斗誓言

 

二零零九年

 

斯内普从一大早开始就把自己关进了他的魔药工作间,艾瑞克在吃完巴罗吩咐准备好的早餐,就趴在地窖铺着柔软绒毯的沙发上看书。一只手揉着小蛋泥毛绒绒的兽头,小东西被摸得很爽,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艾瑞克拿出了爸爸给他双面镜碎片,那看上去只是一块很普通的玻璃碎片,“爸爸,你在么。”

良久,镜子里出现了哈利的半张脸:“我的小王子,是有什么东西想和爸爸一起分享么。”

“爸爸……”艾瑞克已经许久没有见到哈利了,每次在礼堂餐厅里看到成群结队的猫头鹰带着来自家人的信或是包裹时,艾瑞克总是在心里无比羡慕。“爸爸,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我的小王子。”听到久违的爸爸的声音,小孩的眼睛瞬间就红了。

“爸爸,我进了斯莱特林。”小孩首先向爸爸汇报了自己的被分配到的学院。

“斯莱特林是一个优秀的学院,我为你感到高兴。你在霍格沃茨过得愉快么?”哈利柔声问道。

“这里很好,我认识了很多人,罗丝,里奥,伍德,克拉布,高尔……教授们的课都很有趣。扎比尼先生在给斯科皮的零食包裹里还附上了我的份。爸爸的点心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美。麦格教授在变形术课上夸了我……艾瑞克最最最喜欢斯内普教授了。他对我很好,他做的魔药完美得无可挑剔,他还同意我住在他的地窖里,不懂得问题都可以找他。爸爸,你过得好么?身体怎么样?”小孩迫不及待地跟爸爸分享着自己的校园生活。艾瑞克从来不是一个话多的孩子,但是他却一口气说了好多跳跃性很大的句子,就好像他想把所有的快乐都分享给爸爸。

“我也很好。艾瑞克,不用担心。你要努力保持优秀,注意自己的言行,斯内普教授很严格,你想要保持他对你的关注,不能自我松懈。”西弗勒斯很严厉,骄傲,自大,鲁莽,懦弱的孩子是他最不喜欢的。

“我会证明的。斯内普教授私下有辅导我,他精通得远远不只是魔药学,他竟然还会麻瓜的钢琴。”小孩的语气里满满的全都是崇拜。哈利的眼神里带上了一层释怀和欣慰。也许,他曾经得不到的那些东西,他的小王子都会得到。他的关心,他的温柔,他的赞许,他的肯定,他的微笑,以及他的爱。也许这些他的艾瑞克都会得到。这样即使没有他的陪伴,艾瑞克也不会孤单。他还有他的父亲。即使他们彼此不知道对方,但是他们会相互关心相互陪伴,如家人一般。这样,他便放心

“爸爸很高兴,你可以和你的教授相处得这么融洽。”如果说这十一年来的支撑和付出,能换来这样的结果,对于哈利来说,他已经不敢再奢望更多。他只希望他的两位王子都能幸福。

“哦,爸爸,我也不想的。但是等会儿我有一节飞行课。……爸爸,我会想你的。”艾瑞克恋恋不舍地和爸爸告别。

“去上课吧,艾瑞克。我们圣诞节见。”双面镜的联系被切断了,此刻它又只是一块普通的玻璃碎片。

中午在礼堂餐厅用餐时,一只猫头鹰从里奥的曾祖母那里给他带来了一个小包裹。里奥很开心地打开,拿给大家看一个玻璃球,里面仿佛充满了白色的烟雾。“这是记忆球!”他解释说,“曾祖母知道我遗传爸爸总是没记性——它会告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忘记做了。瞧,你把它紧紧握住,像这样,如果它变红了——哦..”他顿时拉长了脸,因为记忆球突然红得发亮,“..你就是忘记什么事情..”

“给我看看。”一个高年级的格兰芬多抢走了里奥的水晶球,拿在手里把玩着。很快水晶球就在格兰芬多长桌中传阅。小狮子都知道虽然里奥看着冒冒失失的,但是他的父母还有他的家人都对他各种呵护,大家在心里都是羡慕这个小胖子的。

格兰芬多长桌的欢笑声很快影响到了其他的三桌。“水晶球飞来!”不知是谁念的咒语,原本在格兰芬多长桌传阅的水晶球“咻”地飞到了斯莱特林的那里。扎克瑞·戈登一边用手抛玩着水晶球,一边得意地带着坏笑地看着对面的格兰芬多长桌。“一个记忆球而已,整个格兰芬多都要为之引发骚动,至于么。……”

“身为斯莱特林的学院首席,你不该抢一个一年级生的东西,快把记忆球还给里奥。”艾瑞克出声道。他看不惯这个扎克瑞·戈登,他认为他不配做斯莱特林的学院首席。

“哎呦,瞧瞧这是谁。这不是手下败将么。格雷尔先生,上次的伤都好了?”扎克瑞·戈登一脸得意。

“你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首席决斗时使用邪恶的禁咒,犯规的人明明是你。”斯科皮插话道。挑衅马尔福的朋友等于挑衅马尔福。马尔福不会坐视不管。

“马尔福。我是学院首席。没资格说话的是你!”

“院长给你课余劳动还没完呢,难道你是嫌它量不够大。”斯科皮继续拖着他特色的咏叹调,一针见血地击中要害。

“吃饭的时候,安静!”两个学院的动静引起了教授的注意。麦格教授走到了两桌的中间。麦格教授总能比别的老师更敏锐地察觉到出了乱子。她用警告的眼神分别看了看小蛇们和小狮子们才回教授席。

“哼。”扎克瑞·戈登将手里的记忆球朝远处的地上一扔。

“哦不,我的水晶球!”

“羽加迪姆,勒维奥萨!”艾瑞克一个漂浮咒化解了水晶球落在地上摔碎的命运。记忆球悬浮在半空,慢慢地回到里奥的手中。里奥感激地给了艾瑞克一个眼神。格兰芬多席上也有很多人对艾瑞克露出了笑容。这个斯莱特林和别的斯莱特林都不一样,他身上有着格兰芬多喜欢的特质。

“站住!”午餐过后,扎克瑞·戈登挡住了艾瑞克和斯科皮的去路。“我们上次的决斗还没有完呢!”

“你想如何。”艾瑞克面无表情毫无波澜的口吻说道。但是这样的反应显然让扎克瑞·戈登十分不爽。

“今夜午夜,黑湖边,你敢来么?”

艾瑞克依旧面无表情,他又不是没有大脑的鼻涕虫,这种决斗完全博不了斯内普教授的好感反而会让他生气,他凭什么会答应。

“如果你不来,那么明天,整个霍格沃茨都会知道你是一个胆小鬼!”扎克瑞·戈登扔下一句话带着他的跟班们走了。

“你会去?”斯科皮问。

“你说呢。”艾瑞克冲斯科皮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我可没有答应。”

在切断了与艾瑞克的联系后,哈利将手中的双面镜碎片扔在了床上,他跌坐在地上依靠着床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像在隐忍着巨大的痛苦,地上躺着数十个喝光的魔药瓶。他已经有两个星期没有办法踏出这间房子了。诅咒的印记发作的越来越频繁,他真的开始怀疑自己还能撑多久。他的小王子会难过的。他不能放弃。

“啪”一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哈利的身边,她叫妮妮,是掌管波特庄园的家养小精灵,她围着整洁的绣着波特家族族徽的领巾,灯泡大的眼睛里露出了焦急和关心,但是她还是保持着自己规范的礼仪:“族长大人,是你传唤了妮妮。这么多年来您都不曾传唤妮妮,而现在妮妮却受到了族长的传唤,这是万分的荣幸。妮妮愿意为族长大人做任何事情。”

“不要再称呼我为族长大人。我不再是波特了。而且我并没有传唤你。”哈利说出的每一个字都很吃力,他的声音很轻,气息也很虚弱。

“哦不,族长大人就是族长大人。波特庄园认定了哈利族长。族长大人只是单方面的使用黑魔法切断了与波特一族的血脉联系,但是波特家族依旧认您为族长。妮妮感受到了此刻族长大人的身体处于危险,妮妮,可以为您做什么?”妮妮灯泡大的眼睛好似要落下眼泪,但是她不断克制着自己不能在族长大人面前失礼。

哈利想开口说什么,但是妮妮已经有了撞墙的趋势,他不想看到家养小精灵的自虐行为,所以他咽下了原本要说的话。“妮妮,我需要去一次翻倒巷。”

“哦,族长大人给了妮妮任务。妮妮一定完成!”妮妮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干净的长袍给哈利换上,随后妮妮带着哈利消失在了。

博金的店里。

“三个月的期限到了,我是来取货的。”盖着大大的斗篷帽,哈利说道。他刻意让自己的口音听上去像是来自德国。

“哦,货已经准备好了。全部出自普林斯大师之手。”博金拿出了一个皮箱,打开放在了哈利的面前,里面一格一格装满了魔药瓶。哦,能够买走这么多灵魂稳定剂,这真是一笔大单子。

“恕我多年未了解英国魔法界,普林斯?……”

“哦,普林斯大师就是西弗勒斯.斯内普,他继承了普林斯庄园。我们这边都尊称他为普林斯。先生,这些魔药可还满意。”

“很好。这是说好的价格。”哈利示意妮妮将一大袋钱袋放在了博金的面前,又示意妮妮将皮箱收好。博金的目光完全吸在了金闪闪的加隆上面,所以他丝毫没有注意到妮妮领巾上的高贵的家族族徽。博金核实了加隆的数量,发现对方竟然多给他一笔小费,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哦,先生如果您有任何需要,博金可以满足的,都会尽最大的努力。”

“那么,七个月后,我会继续来取货,我希望质量还是一致的出色。”哈利道。

“哦,当然。先生,您大可放心!”

斯内普在完成了上午庞弗雷夫人需要的校医疗翼院所需魔药后,打算去翻倒巷找博金购买一些珍贵的魔药材料。虽然自从接手了普林斯家族业务后,他的魔药销售渠道比以前更广了,反之他的魔药材料的供应也比以前更加丰富。但是有的时候博金的店里会出现一些很特别的稀有材料。

一个盖着大大斗篷帽的青年刚巧离开博金的店。从斯内普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斗篷帽下青年的半张脸。那是——那个自称丹尼尔的青年。斯内普迈腿向前的时候一种熟悉的来自灵魂深处的牵绊感再一次出现了。青年好像也有所感应地朝斯内普的方向看来,但是下一秒他就原地和身边的家养小精灵消失了。家养小精灵的魔法!该死!又一次错失机会,让斯内普的心情突然变得糟糕起来。

随后在博金那里,斯内普并没有找到什么特别的魔药材料。但是这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在他回到地窖时,麦格教授和霍琦夫人一脸忧心匆匆地找上了门。

“西弗勒斯,不好了。格雷尔先生在飞行课上,因为扫帚突然失控,坠入了禁林。”麦格教授道。

“抱歉,校长,是我的疏忽,我没能救下格雷尔。同样扫帚失控的还有马尔福先生。他现在庞弗雷夫人那里,他断了好几根骨头,不过已经喝了药睡下了。”霍琦夫人一脸内疚。

“难道没有人事先检查过教学用的扫帚!”斯内普的周身已经萦绕起黑雾,因为生气而外泄的魔压让离得很近的霍琦夫人出了一身冷汗。

“是我的疏忽。”霍琦夫人前一天检查过所有的扫帚,但是显然在上课前不久,扫帚被人动过了手脚。

“我已经让海格去找了,他比较熟悉禁林。这件事情我会去调查清楚的。晚些时候,马尔福先生会知道消息,他可能会来学校。”麦格教授道。

“这样的情况持续多久了。”斯内普脸色面无表情,但瞳孔的颜色逐渐从黑色变成了红色。这说明他此刻是有多愤怒。

“一个多小时前发生的。”麦格教授道。

“你们!你们竟然只派了海格那个半巨人去找,让一个孩子在禁林里待了一个小时之久,而且他是从高空坠落的身上不可能不带伤,这段时间内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或许……”斯内普没有说下去,原本突然提高的声音降了下来。但是谁都知道,他现在处于一种即将爆发的状态。

“隆巴顿教授也担心得去找了。西弗勒斯,我们真的很抱歉。”

斯内普不再多说什么。

只见一团黑雾扩散在了整个地窖里,一条银青色的巨蛇快速蜿蜒着冲出了地窖,向禁林的方向游去……

千万不能有事

那是

他的男孩

“交给西弗勒斯吧。今晚要安抚好一年级上飞行课的那些孩子。”麦格教授示意霍琦夫人一起去礼堂餐厅有一群受了惊吓的小动物们需要教授的安抚呢,“这么多年除了莉莉.伊万斯之外我都不曾见西弗勒斯为谁这样过。” 


评论(1)
热度(62)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