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十八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十八章  黑魔法防御术教授

 

二零零九年

 

说到艾瑞克最喜欢的学科,当然是魔药学。但是还有一门学科,艾瑞克也是期待了很久的,那就是黑魔法防御术。今年的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是坎蒂丝.莱希特新来的,一个斯莱特林,不过这个职位变动得总是非常厉害。这位教授最近的几篇论文很是在学术界引起轰动。她提出了将黑魔法进行改进使用在治疗方面的观点。这种惊世骇俗的观点已经引起了学术界的一片争议。艾瑞克在课前看过几篇这位教授关于魔法决斗的研究论文,他对这个教授并不是毫无兴趣的。但直到他上完课才发现,自己之前的想法都是错的。

“天知道,为什么要把原先的黑魔法防御术教室改到魔药学教室的隔壁!这样的话,岂不是很容易就撞见斯内普教授。”里奥夹着书一边小跑赶着去教室一边小声地和边上的伍德抱怨道。

“哦,你说的一点没错,但是如果我们再不快一点的话,就要迟到了!现在是几楼了?”伍德加快了脚上的步伐,两个人慌慌张张地在楼道里奔跑着。

“三楼!天哪,我觉得我们不是可能要迟到了!是一定要迟到了!……嘿,那间教室是做什么用的。”里奥指着三楼尽头的一间教室问道。只见教室的门外围着许多学生,大都是一年级新生,一个一个都趴着教室的窗户再往里面张望。

“你怎么还有心思关注别的!……哦,那是救世主纪念室,据说是斯内普教授回归前布置的,据说一开始是全天开放的,但是斯内普教授回来后就改成一年开放一次了,在圣战纪念日那天。”

“哦,怪不得。关于哈利叔叔的事情,我从小就听爸爸给我讲,我都滚瓜烂熟了。”里奥收起了好奇心,脚下如生风了一般往目标教室跑去!

也许,格兰芬多小狮子有时候运气是差了点。当里奥和伍德夹着书,满头大汗地跑到地下时,正巧撞见了去给三年级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上魔药课的斯内普。两只小狮子瞬间刷白了脸。他们怎么可以这么霉运!

“愚蠢的格兰芬多,我建议让你们父母给你们脑门上装上一个会报时的时钟,好让你们时刻知道时间!格兰芬多扣二分,因为迟到!”斯内普眼尖地拦住了想溜走的两只小狮子。

“教授,这分应该有莱希特教授来扣!”哦,他们又不是来上斯内普的魔药课。

“格兰芬多扣二分,顶撞教授!”斯内普面无表情地又扣走了格兰芬多两分。

“我们并没有顶撞您,教授!”

“再扣两分,禁止在走廊奔跑!”

哦,梅林。快来救救他们!

斯内普冷哼了一声,越过了两只快要石化的小狮子,走进他的魔药教室。

当两只小狮子走进黑魔法防御术教室的时候是耷拉着耳朵,像蔫掉的野菜一般挂在了座位上,一脸叹了好几口气。

莱希特教授的初次登场,立即就吸引了所有学生的目光。一头迷人的柔顺的红色长发,长长的睫毛下面的褐色眼睛每一个眼神都充满风情了,雪白的肌肤,身上萦绕着典雅的香水味,即使是穿着不显身材的长袍,也遮挡不住她的魅力几乎吸引了所有男生的注意力。她站在了讲台旁,露出了一个很迷人的微笑,随后开口道:“我叫坎蒂丝.莱希特。很高兴成为你们的新黑魔法防御术教授。我很荣幸地毕业于斯莱特林,是圣战时期的学生,比你们崇拜的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年轻两岁。我个人除了精通要教你们的这门学科,魔药学也是我的研究对象。我不介意在斯内普教授繁忙的时候为他代上几节课,他是我很崇拜的导师,我学生时期的魔药课成绩很优异而且我也很希望可以成为他的魔药学徒不过很遗憾,那是个特殊的年代。”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微笑着看着底下的学生,绝大多数的人都被这位风情万种的女教授给迷得不知方向,但是艾瑞克却皱起眉头。这个人,称斯内普教授为导师。导师,这不是一个可以随便使用的称呼。

“我的教学偏向并不是理论,我认为理论不值得一提因为它并不能代表什么。我不希望你们毕业的时候肚子里只有一堆理论,而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还是保不住自己的小命。有人可能会说,救世主是用缴械咒击败黑魔王的。那只是他运气不错。一个只会缴械咒的未毕业的巫师去对抗整个魔法界最邪恶黑魔王,不得不说他的勇气可嘉。所以我希望你们在我的课上拿出你所有的努力,因为它并不会如想象得那么轻松。也许,我会在课上给你们展示非常邪恶的黑魔法,而你们需要学着去抵抗。不过,你们也不需要有太大的压力。我保证,我会让你们在接下来的一个学期里学会很多。”

“她在胡说。”这个人,从开始到现在话里不时得就会提到救世主,而在她的语气里,救世主并不值得一提。艾瑞克紧紧盯着在讲台上做着新课演说的莱希特教授,目光深沉。

“什么?你刚说什么”斯科皮听到了艾瑞克小声的评论,诧异地看过去。

“她在胡说。救世主不可能只会一个缴械咒。理论是实践的基础,不能忽视。而且,即使强大到一定境界,我也不认为一个教授可以在一年级学生的面前展示非常邪恶的黑魔法并要求学生去抵御,教师应该首先保证学生的安全,这是基本。”艾瑞克看着莱希特教授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他预感这会是他在霍格沃茨唯一讨厌的教授。

“你们必须知道,黑魔法不仅仅只体现在咒语上,它还可以体现在很多地方,比如炼金术,魔药。所以,我今天带来了一瓶施加了黑魔法熬制的魔药。魔法界现存的三大不可饶恕咒中的夺魂咒,它可以控制他人的行为和思维。而吐真剂,可以让人说出实话。我手上的这瓶药水的效果会介于两者之间,如果让对方喝下它,那么就可以控制对方一个小时而如果仅仅只是闻一下它的气味,则可以让对方替自己完成一件并不是难度特别高的事情比如给我递一份报纸。”她说完,底下很多学生的脸都白了,他们根本不想过在第一节课上就会接触到如此邪恶的黑魔法。“我知道你们会说,这是邪恶的黑魔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是我刚才就说过了我希望你们今后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不会像一个傻子一样等死。这个魔药是有弱点,中了它的人不会记得自己被控制时的行为,并且耳朵会发绿,所以在发现这个特征的时候,你们可以使用“神明清醒”(原创咒语)这个咒语解除它。”希莱特教授的手里拿着一个水晶瓶,里面装着一种透明的带着金黄的液体。它看上去非常闪耀,根本让人无法想象这是一瓶黑魔药。

“我会选一个人上来协助我做一个示范。”希莱特教授始终保持着迷人的笑容,她扫视了一下底下的同学,然后开口,“隆巴顿先生,我想你会愿意来帮助你的教授一起完成教学展示的。”

被点到名的里奥受宠若惊,他走上讲台的时候还有些飘飘然,显然他像其他的男生一样都被这个新来的女教授迷得找不着南北了。希莱特教授的手温柔地搭在了里奥的肩膀上,“放松,你只需要闻一下它的气味,而我保证我的要求是很简单就可以完成的小要求。”

里奥按照希莱特教授说的,凑上前闻了一下教授只开了一点药瓶。只闻了不过几秒,希莱特教授就把瓶盖塞禁了。“告诉我,你闻到的是什么样的味道。”

“很香,就像……教授您身上的香水味。”里奥说完脸变得通红。底下一群格兰芬多起哄地笑了起来。

“我们的隆巴顿先生可真会说话。”希莱特教授停顿了几秒,“我想药效改起作用了。”不过才两三秒的时间,里奥的耳尖就开始发青,随后变成了浅绿色,瞳孔的颜色逐渐变暗,目光变得空洞,神情木然,身体也看上去有些僵硬,一动不动地面对着希莱特教授站着。

“隆巴顿,请你拿出你的魔杖对着我施一个你会的攻击魔法。”一般有谁会拿出魔杖对教授实施攻击,更何况是一年级的新生,简直不可想象。这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测试方式

只见里奥非常果断地掏出了自己的魔杖,毫不犹豫地大声地念出了“塔朗泰拉舞!”希莱特教授只是优雅地挥了一下魔杖一个盔甲护身就抵挡掉里奥的恶作剧攻击咒。随后希莱特教授用魔杖指着里奥清晰地念了一句:“神明清醒!”。

“哦!我觉得自己刚才好像睡着了!我都做了什么?”里奥在教授的解咒后恍如初醒,他觉得自己好像缺失了一段时间的意识,但是他完全想不起来自己究竟干了什么!

“你对我施了一个攻击咒。”希莱特教授道。

“梅林!这不可能。”里奥的嘴巴张成了“O”型,脸上一片惊讶。他居然攻击了教授。

“不用介意,这是我的要求。隆巴顿,非常感谢你的配合。大家给他点掌声。”底下一片掌声,弄得里奥的脸有变成了猪肝红。大家都被这位教授的教学模式和教学内容给吸引了。如果接下来的黑魔法防御术课都会是这样的话,真的是非常有趣。不少小蛇都对这个教授暗暗赞赏。

接着希莱特教授示意里奥坐回自己的座位。直到坐回自己的位子,里奥还是不能相信自己居然会去攻击教授。哦,黑魔法真的很邪恶!

“刚才的演示大家都看到了,我希望你们今后不会中了这种黑魔药的陷阱,以及我希望你们明白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性,因为你不能预测什么时候危机就会降临。……哦,我给大家准备了闻过这种药剂气味的白鼠,我会给你们每人发一只,大家练习一下刚才的解咒。”随后希莱特教授要求大家进行实践练习。她则会在一边观察同学们的练习并会不时地去纠正同学的念咒发音和魔杖挥动的角度和方式。

在所有人都摩拳擦掌练习咒语的时候,艾瑞克兴趣缺缺地挥动着自己的魔杖不时地给面前的小老鼠变个毛色或是加个花纹。当然他的这小动作非常隐蔽。

“你看起来不是很喜欢这个教授!”觉得有些无聊的斯科皮凑了过来问道。

“张口闭口都离不开魔药,我不得不怀疑她到底是在教黑魔法防御术还是魔药学。艾瑞克说不出原因地不怎么待见这位新教授。

“我只想说她身上的香水味真呛人。”小铂金评论道。

“马尔福先生和格雷尔先生,两位看上去需要帮助。你们都掌握了么?”希莱特教授不知何时走到了两人的面前。不知她是否有听见刚才的议论,但她的脸上始终是挂着堪称完美的笑容。

“我们进行得还算顺利,教授。”小铂金的回答是标准的贵族式。

“噢,那真是太好了。”希莱特教授的目光转向了艾瑞克。她的眼睛是微笑的,但是艾瑞克却不喜欢她的目光。他觉得她的目光背后有太多别的含义。艾瑞克看不透这些意味,但是他的警觉性已经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各位同学们,我想在我的每节课堂下课前,我会选你们中的一位到前面来检验一下你们每堂课的学习成果。出色完成的学生,我会给他所在的学院加上十分。”希莱特教授打断了大家的练习,“……那么,格雷尔先生你会愿意上来向大家来演示一下的对么,马尔福先生,请你配合做一下格雷尔先生的搭档。”

“是的,教授。”斯科皮和马尔福走出了学生堆,站到了讲台附近的演示台上。希莱特教授把魔药放到了斯科皮的面前。小铂金在闻到药水气味的一刹那,眉头轻轻地皱了一下。但是他很快就掩饰了过去。配合地继续闻了几下面前的魔药。

“马尔福,把你的魔杖和长袍上的家徽交给我。”艾瑞克对着目光变得空洞的斯科皮说到。小铂金没有任何迟疑地动手解下了校袍上的马尔福家徽,将同自己的魔杖一起放在了艾瑞克的手中。任何一个巫师都不会把自己的魔杖交给他人,魔杖是巫师的半身。而任何一个贵族的继承人也不会轻易将家徽取下,更不用说交给他人。

艾瑞克举着魔杖清晰大声地念出了希莱特教授所教授的解咒。一道白光击中了小铂金后,灰色的瞳孔逐渐恢复原本该有的魅力和光亮。

“斯莱特林加十分。做得非常棒!”希莱特教授带头鼓起了掌。底下也零零散散地响起了一片掌声。确实,艾瑞克念出的咒语清晰自然,魔杖挥动的角度也很干脆利落。这不是一个巫师轻易就可以做到的。鼓掌的大部分都是女生,这个斯莱特林新生真的是优秀完美得让人很难挑出毛病。而且他上看去一点也没有贵族的架子,待人礼貌亲和。如果说马尔福是斯莱特林的领袖,那么格雷尔就是斯莱特林的王子。

第一节黑魔法防御术课下课后,希莱特教授的好评迅速席卷了整个霍格沃茨。没有上过课的小动物们都抱着十万分的热情和期待,而上过课的小动物们则不断地相互交流心得。这样的情景,还是霍格沃茨近十几年来第一次出现。

“希莱特教授的魔药对你无效,尽管你用混淆咒迷惑了耳尖变色的特征,但是你在把家徽取下的时候是背面朝上交给我的,你会做出细微的细节这说明你的意识还在。我说的没错,不是么。”艾瑞克坐在斯科皮的首席专属寝室的床上,摆弄着斯科皮从马尔福庄园带来的小龙雕塑说道。

“我果然没有看走眼,你优秀得令人惊叹。即使你没有看出来,我也打算告诉你。我并不知道理由究竟是什么,但是那种魔药对我毫无效果。隆巴顿在闻到魔药的时候说气味很香,但是我却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那种气味让人作呕。我不知道这魔药的气味会因人而异还是说这和它对我无效的原因有着关系。……我想我可以去请教斯内普爷爷,他是魔药大师。”斯科皮靠在床柱边,肩头停了一只匈牙利树峰雕塑。

“我认为我们并不急着把这件事告诉斯内普教授。我想我们可以自己去找答案。”艾瑞克说。

“……不得不说,我的眼光从来没有差过,你想的和我一样,马尔福喜欢接受挑战。”斯科皮靠着床柱,灰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狡猾的色彩,桀骜不逊的语气,睥睨万物的神情,已经有了后来那个带着传奇色彩的马尔福家族长的雏形。


评论
热度(57)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