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十七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十七章  魔药课

 

二零零九年

 

在没有上过魔药课之前,你可能会觉得去草药棚里处理麻烦而又令人讨厌的各种奇怪的神奇植物是一件不怎么愉悦的事情,宾斯教授的魔法史令人昏昏欲睡,麦格教授的变形术困难得让你简直像把面前的火柴直接折断扔掉。但只要你上过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那么你绝对会把这门课作为最难最可怕最印象深刻的课程。直至你毕业,你甚至还可以清晰得记得当年坐在底下听着那个大提琴般的声音说着令你瑟瑟发抖的话。

魔药课是在一间地下的教室。周五的上午是新生一年级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魔药课。前一天晚上斯内普就把所需的魔药材料都准备好了,当然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当他在处理魔药材料的时候,艾瑞克抱着小蛋泥一脸崇拜地在旁全程围观。小蛋泥是艾瑞克给斯内普没收的那只迷你版救世主的阿尼马格斯模型取的昵称。虽然只是把魔药材料按一定的数量分成一份份的教学材料,但流利的处理手法还是让艾瑞克看得出了神。

之后斯内普又去熬制了一瓶魔力稳定剂。艾瑞克想偷偷地混进斯内普教授的工作间旁观,当然被斯内普提着后衣领扔了出来。男人黑着脸看着怀里抱着小东西不停向自己卖萌的小孩下逐客令道:“听着,如果我发现十分钟以后你没有躺到你的床上去睡觉,明天我就给你安排宿舍让你搬出去。”

“好吧,先生。我会听话的。”小孩挪动着自己的小步伐,蔫蔫地走到了斯内普用沙发变形出的小床,不太情愿地爬了上去,盖住了小被子。眼睛却还瞅着站在工作间门口的斯内普,片刻见斯内普还是刚才的态度,只能不情愿地缩进被窝努力睡觉:“先生,晚安。”

见小孩睡了,斯内普才熄灭了外边的灯。进了工作间开始熬制魔药。上次给孩子检查身体的时候就发现孩子的小身板无法驾驭自身的魔力强度。所以斯内普打算给小孩熬制温和的魔力稳定剂,让小孩天天早上喝一瓶。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到了自己喜欢的环境睡觉,艾瑞克觉得自己在地窖睡得比在斯莱特林宿舍睡得香多了。伴着空气里都会带着的芳香药水的味道,身上盖着的被子是狐狸毛做的。艾瑞克觉得搬宿舍简直是最明智的决定。他要好好感谢那些把他行李扔出来的小蛇们。

很早就被学长告诫过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绝对不能迟到的小蛇们早早地一个一个都坐在了教室里,艾瑞克和斯科皮坐在了教室的第一排。而反观格兰芬多却还有好几个位子是空的。因为是在地下,要比上边城堡主楼阴冷。沿墙摆放着玻璃罐,里面浸泡的动物标本更令小动物们不由地瑟瑟发抖。

上课时间一到,教室的门准时地被一把推开。一身黑色长袍的斯内普出现在了门口。他大步地走过操作台之间的过道,黑袍在身后翻滚不停,每个小动物们都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斯内普教授经过的时候那种可怕的魔压。他对着每一个窗户挥动了一下魔杖,黑漆漆的窗帘遮住了室外最后的阳光,整个教室的光线昏暗下来。斯内普走到了讲台前,一个转身,长袍划过一个完美的弧度。

So cool,他怎么可以连把长袍穿出这种气势。底下的小蛇们纷纷这么想道。

黑色的眼睛快速地扫过了地下所有的学生,斯内普拿起了点名册开始点名。被他用缓慢毫无起伏的语调念到名字的小动物们不由觉得自己后劲的汗毛好像都要竖起来了。当他念道艾瑞克的名字时他停顿了一下,发现一双绿色的眼睛炯炯有神地望着自己。记忆中三双几乎没有差别的绿眼睛重叠在了一起,最后定格在了小孩的脸上。斯内普立刻把目光扫到其他的同学身上。

梅林的丝袜,怎么斯内普刚刚那个眼神比之前的还吓人。

“你们到这里来为的是学习这门魔药配制的精密科学和严格工艺。”斯内普开口道,说话的声音几乎比耳语略高一些,但人人都听清了他说的每一个字。“由于这里没有傻乎乎地挥动魔杖,所以你们中间有许多人不会相信这是魔法。我并不指望你们能真正领会那文火慢煨的大锅冒着白烟、飘出阵阵清香的美妙所在,你们不会真正懂得流入人们血管的液体,令人心荡神驰、意志迷离的那种神妙魔力.”他的声音简直像是有魔咒一般,钻进了你的思维。“我可以教会你们怎样提高声望,酿造荣耀,甚至阻止死亡——但必须有一条,那就是你们不是我经常遇到的那种笨蛋傻瓜才行。”

他讲完短短的开场白之后,全班哑然无声。这样的开场白显然令所有人都震撼到了。艾瑞克更是全神贯注地看着斯内普,小孩笔挺笔挺地坐在第一排,简直是底下学生中最显眼的那个。

“格雷尔!”斯内普突然念到了艾瑞克的名字,“如果我把水仙根粉末加入艾草浸液会得到什么??”

小孩显然没有料到会被突然点名。他愣了几秒。

“水仙根粉和艾草加在一起可以配制成生死水,一种效力很强的安眠药。先生。”

“如果我要你去给我找一块牛黄,你会到哪里去找?”斯内普继续问道。

“牛黄是从牛的胃里取出来的一种石头,有极强的解毒作用。”艾瑞克流利地回答道。

“那你说说舟形乌头和狼毒乌头有什么区别?”

“它们是同一种植物,统称乌头。”小孩脱口而出的回答标准的就如同教科书一般。刚才的三个问题就连七年级的学生都不一定可以回答得如此完美。

“正确。斯莱特林加五分。不知道的人你们为什么不把这些都记下来”话音刚落,小动物们齐刷刷地开始动笔。

他知道他不该这么问的,这简直就是一个下马威。他并不想对这个孩子这样,他还是这么做了。看到小孩的脸让他不由自主地想到波特,让他不由自主地问了当年的三个问题。然而小孩回答的很完美,让他挑不出一丝问题。也让人讨厌不起来。但为什么他在下意识地希望小孩像当年波特一样,告诉自己:“我不知道,先生。”为什么他那么想要从孩子的身上找寻与男孩的相似处。在发现小孩的每一个与男孩不同的优点时,他却突然开始怀念男孩身上的那些缺点。

斯内普用魔杖敲了下挂在教师的白幕布,上面显示出这节课要学习的魔药和制作方法。

疥疮药水

所需原料:

1:有角鼻涕虫/大角蛞蝓

2:豪猪刺

3:蛇的毒牙

制作方法:

01:往研钵中加入6个蛇的毒牙

02:将它研磨成粉末状

03:往坩埚中加入4份蛇牙粉末

04:高温加热10秒

05:挥动你的魔杖

06:静候45分钟,并于45分钟后返回

07:往坩埚内加入4只有角鼻涕虫

08:往坩埚内加入2根豪猪刺

09:按顺时针方向搅拌5次

10:挥动魔杖,魔药完成

他解释了每一种原料和这种药水的本身后,他将学生分成两两一组开始操作制作魔药。斯内普拖着他那件下摆很长的长袍在教室里走来走去,看他们称干荨麻,粉碎蛇的毒牙,斯内普会挨个过来检查他们的操作,指出他们的错误,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接受了他的毒液。除了艾瑞克。当斯内普走到艾瑞克的身边的时,小孩手上流畅的操作手法让他停下了脚步。他不可置信地看到孩子用着只有身为混血王子本人才知道的手法处理着蛇的毒牙,这种手法是他自己发明的,和书上并不一样,却可以使得毒牙完全被磨成粉末而没有一丝浪费。接着他又看到孩子在搅拌的时候并没有只是顺时针而是在中间加了一次一半的逆时针。只有他才知道这种做法会缩短熬制的时间并且让魔药效果更佳。艾瑞克完全沉浸在了魔药的熬制中,他完全没有注意到斯内普就站在他的身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随后艾瑞克干净利落地将熬制好的魔药装进了水晶瓶里。颜色完美。

艾瑞克这才发现斯内普站在自己的身边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献宝一样地把水晶瓶放在了他的面前,却突然有点害羞。虽然他在家里模拟练习了很多遍,但是这是他第一次实际操作。“先生,我……完成了。”小孩的声音不大,但是和想要接受长辈表演的小辈一样,声音里带着几份期许。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收了艾瑞克的成品,然后道:“斯莱特林加十分,因为格雷尔完成了他的魔药。”便转身去指导下一组同学了。

没有得到任何表演的艾瑞克有些小小的失望。但小孩并不知道此刻面无表情的斯内普的内心是怎样的波涛汹涌。他的目光跟随斯内普来到了下一组同学的身上。他看到斯内普狠狠地批评了一个将毒牙的粉末弄得沾满了操作台的斯莱特林。随后那个斯莱特林满脸通红,一副羞愧地想瞬间消失在这件教室里的样子。斯内普的长袍拐到了格兰芬多那里。

也许,这样的程度,根本无法入他的眼。但是,他会证明给他看的。

地下教室里突然冒出一股酸性的绿色浓烟,传来一阵很响的咝咝声。是从隔着艾瑞克不远右手边邻座位的里奥的坩埚里冒出的。黑色的药水从坩埚里不断地冒出来,落在地上将地板烧出了一个黑色的大洞。

“蠢货!”斯内普咆哮起来,他大步地向里奥走来。手里的魔杖已经举起。

里奥显然非常不知所措,他想要企图去关火,却不小心把手里剩下一半的豪猪刺扔进了坩埚。原本岌岌可危的坩埚,顿时摇摇晃晃起来。

“清理一新。”艾瑞克的声音比斯内普提前一步响起。咒语落在坩埚上。但是并没有如想象中那样坩埚被清空。

而是像加了催化剂一样。锅内的物体不断膨胀。艾瑞克连忙把里奥拉到了斯科皮的身边。其他同学也都远远地避开了还在滋滋的坩埚。

斯内普在四周都加上了盔甲护身。吟唱了三句咒语,坩埚终于消停下来,里面的不明液体也被清理干净。即便艾瑞克已经把里奥拉到了远处,但不知所措的里奥还是被溅了不少的药水,他胳膊和腿上到处是红肿的疥疮,痛得他哇哇乱叫。

“闭嘴!隆巴顿!看来你得到了你父亲的真传。格兰芬多扣二十分!第一节课就差点炸掉坩埚!伍德,把他送到庞弗雷夫人那里去!”斯内普的声音听着非常生气。他看里奥的眼神简直就想把他切了扔进坩埚一起煮了。

       里奥抽泣着被伍德拉着走出了教室。

       接着斯内普继续冒着黑气走到了艾瑞克的面前。

“把袖子卷起来!快点!”艾瑞克不情愿地把袖子卷了起来,右手臂上一片红肿的疥疮。艾瑞克把头低得很低,根本不敢看斯内普的表情。

“今晚,禁闭。”

扔下一句话,斯内普又走回了讲台。

“作业:四英尺论文,论述水仙根的魔药用途。所有人,加写三英尺论文,论豪猪刺在制作疥疮药水的作用和影响!下周课前上交!。所有人清理干净你的东西,下课!”

      小动物们开始手忙脚乱地收拾自己的东西。真倒霉,要加写一篇论文!该死的隆巴顿,该死的坩埚杀手!

      晚上,本来和斯科皮约好一起去图书馆看书的艾瑞克此刻正在斯内普的地窖关禁闭。斯内普教授的心情从上午的魔药课结束后就一直不好。

     “知道错在哪里么?”斯内普把早上收走的艾瑞克做的疥疮药水塞给了小孩,“因为你的疏忽,这瓶魔药要用在你自己身上了!你竟敢接近要炸的坩埚!”

     “我只是想拉开里奥。”艾瑞克低头小声地说。

     “在你没有能力做到万无一失的时候,不要莽撞地出手!”斯内普的声音抬高了,小孩被他突然的严厉吓得抖了一下。一天都带着一小片红肿的疥疮,麻痒和刺痛感令小孩下意识地想去挠却又不得不忍住。这个惩罚有些过了。他应该在下课就把药水给他的。小孩的脸皱巴巴的,绿眼睛里一阵水气却没有哭。他倒是希望男孩像上次那样,哭着撒泼打滚。这样自己就可以有一个台阶下了。但是,这个孩子其实并不是靠撒娇来逃避过错的孩子。斯内普的声音又柔了下来:“在当时的那个教室里,你难道忘了有我在。你应该相信,我的实力足够可以处理所有的变故。你应该把自己的安危算进去。”

     “对不起。”小孩抿着嘴唇,低着头站在那里也不去接斯内普塞过来的药水。好像他打算继续接受这个惩罚。这样的举动和他小时候一样,当他知道自己错的时候,他会毫无怨言地接受惩罚,直到他接受的惩罚足够偿还他的错失。

     斯内普一把拉起了艾瑞克长着疥疮的手臂,拧开瓶盖,把药水滴在了伤口处。“不要像个木头一样站在那里,非要你的教授亲自帮你上药你才满意么。”疥疮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先生,谢谢!”斯内普不必亲自给他上药的。但他做了。会这么做的只有他的爸爸。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从这个外表冷漠但是内心柔软的男人身上感受到一种类似父辈对孩子的关心。

从他第一眼看到斯内普起,他就给他一种特别的感觉,就像是本能得想要去亲近。这简直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领。连男人身上一直带着的魔药的味道都让他觉得美妙。就像他会喜欢爸爸身上的油料味和饭菜味一样。

      还有男人的那双大手,温暖得总是让他觉得像父亲一样。

      “先生,我的禁闭内容是什么?”

      “你很迫不及待地想要开始你的禁闭?”斯内普反问道,“告诉我,是谁教你处理蛇的毒牙的方法,又是谁教你在疥疮药水最后搅拌的时候要加半次逆时针?”

      “是爸爸教我的。我会的所有手法都是爸爸教我的。”艾瑞克回答道。

      “你的父亲?研究魔药?”

      “不,他并没有。他的魔药很糟糕,他重来没有熬制成功过一瓶魔药。不过他的理论知识很出色,手法也很棒。”

      “Well,这很矛盾。”斯内普挑起了眉毛,表示了他的疑惑。

      “爸爸他没有魔力。”艾瑞克良久才吐出这么一句,“……先生,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没有魔力。这个孩子告诉他,他的父亲没有魔力。难道这个孩子的父亲不是波特。

“那么这副画是你的么?”斯内普拿出了那张麻瓜油画。

“先生……它为什么会在你手里。”艾瑞克惊讶地看到斯内普拿出来的油画,“嗯,它是我爸爸画的。”

“你刚刚说你的父亲没有魔力?”

“……先生……”艾瑞克抬头看着斯内普,男人的黑眼睛深邃得让他根本看不清他的思维。为什么先生会这么问。

但是,艾瑞克立刻猜到了答案。

也许,先生,猜到了爸爸的身份。

“先生,我是不是和我爸爸长得很像。”赫敏阿姨和罗恩叔叔看到他的时候就把他当成了爸爸,马尔福先生和布雷斯先生也对他的外貌很惊讶,学校的教授看他的眼神有的时候总是充满了怀念。

“……是的……”斯内普的神情突然变得很悲伤。他看着自己的绿眼睛就好像通过这双眼睛在看别人。“你的父亲没有魔力那么你的母亲好么?”

“……我没有妈妈,我只有一个爸爸。”

“你没有母亲……”是去世了么。斯内普想起了小孩第一天夜里睡梦中呢喃地叫着爸爸,如果是别的孩子在那样的时刻应该喊的是妈妈,不是么。斯内普的手掌盖上了艾瑞克的眼睛,他没有办法去在此刻看着双和波特一样的眼睛。“你父亲为什么会没有魔力。”

“……我不知道,……他说是因为圣战。”

斯内普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他以为救世主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逍遥快乐逃避他身上继续背负的属于救世主的责任,但,答案却是这样。他失去了魔力。他无法想象那个鲁莽自大的男孩失去魔力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他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知道了这样一个答案,却让他觉得胸口在隐隐作疼。

一个失去魔力的成年巫师带大了一个小巫师。他教他贵族礼仪,教他魔法常识,告诉他魔药的处理手法和理论知识。他给这个孩子最好的东西。

而这个孩子如此得优秀。优秀得好像把他所有没有体现的优点都在这个孩子身上体现了。那个男孩已经变得不再是自己记忆里的那个男孩了么,还是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好好去看清过他。他对波特,好像从来都一无所知。

艾瑞克不明白为什么斯内普要盖住自己的眼睛。但是下一秒他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男人紧紧地把自己揉进了怀里。

“You did very well.my boy.”耳边传来男人轻声的耳语。

这一刻,斯内普分不清这是这话在对艾瑞克说的,还是对着那个绿眼睛的男孩说的。  


评论
热度(76)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