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十五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十五章  新学期第一天就请假的男孩

 

二零零九年

 

斯科皮一整晚都躺在首席专享的单人寝室的大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也不知道艾瑞克怎么样了,他一定是留宿在了斯内普爷爷那里了。这简直不能想象。要知道虽然斯科皮很崇拜他的斯内普爷爷,但是同样的,他也很怕他。小时候父亲拜托斯内普爷爷给自己教授贵族继承人的课程时,自己只拼错了一个魔药材料的单词就被罚了一千遍的马尔福家规和斯莱特林守则。那可是一回想起来就瑟瑟发抖的黑暗历史。

但是斯科皮相信斯内普爷爷会处理好艾瑞克的伤口,那里应该很安全。

只是说不定斯内普爷爷会因为自己珍贵的魔药被浪费而让艾瑞克接下来的校园生活不怎么顺利。

只是小铂金完全想错了。

清晨,艾瑞克发现自己是在斯内普的怀里醒来的,温暖的大手一只正抵在他的背上,另一只握着他的手。他整个人都在睡梦中缩进了男人的胸口,头靠在了男人的心脏附近,可以很清晰地听见男人心脏有力地跳动着。艾瑞克稍稍抬头就可以看见男人深刻的雕塑般的五官,最特色的就是他的大鼻子简直让艾瑞克看得入迷。哦,好吧,他自己也是大鼻子。男人的黑发散在了枕头和床单上,他的呼吸喷在了艾瑞克的头顶上。

在某些方面非常迟钝的艾瑞克蹭了蹭斯内普的胸口打算再眯一会儿。显然他的行为让一直处于警觉状态的男人醒了。

“看来你还没有断奶,格雷尔先生,需不需要我去写信把你的母亲叫来让她领你回家给你喂奶。”

艾瑞克的脸瞬间像熟透的西红柿一样红。梅林的丝袜。他刚才都干了什么!

“抱歉,先生。我刚才可能想到了我的爸爸。”

“Well,所以这就可以成为你把你的教授当成是你的父亲的理由?”斯内普挑着眉看着眼前这个不知好歹,霸占了他的床一个晚上的男孩!

“抱歉,先生。”艾瑞克记起了昨天首席决斗时,他毫不犹豫地扑身挡在了那些新生的面前。之后他就没有知觉了。眼下看来,斯内普教授不仅治好他的伤口还让他在这里留宿了一晚。而且,这个大鼻子男人哪有其他同学说得那样可怕。他对自己,嗯,很温柔,就像父亲一样。该死,他怎么可以有这种念头。斯内普看到面前的小包子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各种变化而且他的小爪子还紧紧握着自己的手,眼角的神经不由地跳得厉害!这个孩子居然会是斯莱特林,而不是披着蛇皮的小狮子!

“假设你脖子上的摆件不是装饰品,就应该知道,现在已经十点了!赶紧从我的身上滚下去!”斯内普终于忍无可忍地喷了毒液。天知道,对于一个初次见面的新生,斯内普已经给了他很多个例外。

“抱歉,先生。”艾瑞克这才慢悠悠地从被窝里爬出来,小脑袋十分留念地在枕头上滚了滚,这才下床。艾瑞克小步跑进了浴室,没一会儿又跑了出来。“先生,我的校袍不知道去了哪里!”艾瑞克穿着施过缩小咒的斯内普睡衣,赤着双脚,站在床边,红着小脸看着床上的男人。

“不要光脚站在地上,去床上坐着。”斯内普说着下了床,从黑色睡衣的领口处隐约可以想象男人十分有料的身材。帅!艾瑞克在心里又给自己加了一条喜欢斯内普的原因!

斯内普打开了自己的衣柜!哦,梅林,都是款式差不多的黑色长袍。怪不得斯科皮告诉他说斯内普爷爷从来都只穿黑色。斯内普随手拿了一套衣服,扔向了艾瑞克。宽大的衣服从天盖下,瞬间小包子就被埋在了长袍底下。斯内普拿出魔杖,施了个缩小咒加变形咒,衣服的大小就变成了艾瑞克的尺码。艾瑞克瞧了瞧身上的这套衣服。料子真好,款式也优雅。他很喜欢。小包子的脸上瞬间绽出一个微笑。“先生,谢谢!”

目送着小孩进了浴室洗漱完毕后去了外面的客厅吃早餐。斯内普招来了血人巴罗吩咐了几句。灌了一瓶精力剂后,斯内普进了浴室洗漱。昨天的那个治疗术让他将会有半个月的虚弱期。

吃饭的时候,艾瑞克环顾了一下他身处的这间办公室,一排排架子上透过装满各式各样魔药材料的玻璃瓶子泛着些许奇怪的光。办公桌后的黑桦木书橱里整齐分类地摆满了藏书,艾瑞克想一口气把这些珍贵的书籍统统抱回自己的寝室。壁炉靠墙摆放,壁炉里燃烧的木炭,红红的火舌舔着黝黑的木炭,不时炸出噼啪的火花。窗帘是银青色。沙发的边上铺着一块突兀的柔软的奶白色的毛毯,上面放着一个猫垫子和一个猫粮盘。先生养猫?艾瑞克走到了书桌前,桌上堆着批改了一半的作业,每份作业的下面都用一种华丽的花体批注了评语,非常讽刺体的评语。艾瑞克觉得这种字体非常眼熟。他回忆了一会儿,但是一下子找不到这种熟悉感出自哪里。艾瑞克的目光很快被书桌上的另一个东西吸引了——一只出自韦斯莱商店的迷你版救世主阿尼马格斯的模型。小东西正团着身子在睡觉。艾瑞克好奇地伸出手摸了摸小东西的头,小东西舒服地眯起了眼睛,扑闪了两下它的小翅膀。嗷嗷地跳到了艾瑞克的肩头,亲昵地舔了舔艾瑞克的下巴。

“是谁告诉你可以乱动教授的东西!”斯内普低沉的声音突然出现。

“先生,这个。”艾瑞克把小东西托起来凑到了斯内普的面前,“它叫什么名字。”这个小东西是斯内普没收了一个格兰芬多的收获。那个小狮子居然在魔药课的时候拿出来,当然要没收!

“这是没收物。”

“哦。”艾瑞克失望地把小东西放了回去,“我以为这是先生的。”

“是什么让你以为我会喜欢它!”放在书桌上,不是喜欢的意思么。艾瑞克在心里嘀咕道。他以为爸爸是先生喜欢的学生。因为爸爸说先生是他最尊敬的人。

“我要批改作业了!格雷尔先生你为什么还留在这里,你已经错过了今天的魔法史和草药学。”斯内普板着脸开始恐吓男孩。虽然他已经吩咐巴罗去给男孩请过假了。

“但是先生,你知道今天我就这两门课。”

“嗯哼。”

“先生,我可不可以待在这里。”斯内普觉得他的神经又开跳了。看看这个孩子说出了什么话。他居然要待在这里。和霍格沃茨最可怕的教授,黑漆漆的老蝙蝠斯内普待在一起。“我不会发出一点声音,我只需要一本魔药书就可以了。”男孩开始用绿色的大眼睛祈求地看着男人。

然而男人没法抗拒这双眼睛。

斯内普扔给艾瑞克一本魔药书,并且警告他不许碰架子上的任何东西以及不许走进他的工作室。

小孩欢呼了一声。拿着书扑上了他眼馋了很久的沙发,看了起来。

斯内普坐回了他的椅子开始批改作业。

小孩没有说谎,他真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过。一直在看书。而且看得如痴如醉。黑色的头发垂下来了几缕,挡住了额头。长长的睫毛下,绿色的眼睛跟着一行行文字移动着。这个孩子喜欢魔药。斯内普看了一会儿看书的艾瑞克,低头继续批改作业。

时间就在这个如同定格的画面里流逝着。

艾瑞克从早餐开始就没有出现在礼堂里,课也没有来上。斯莱特林的小蛇们都知道这个新生在斯内普那里。哦,在院长的地窖待那么久,太可怕了。上午的草药学,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一起上。艾瑞克没有出现在课堂,几乎一个上午都不出现的艾瑞克让罗丝担心地找到了斯科皮询问情况。

“怎么没有看见艾瑞克。”

“他……在院长那里。有点不舒服。”斯科皮隐瞒了艾瑞克昨晚因为中了黑魔法的攻击而受伤的事实。

“代我向他问好,希望明天能看到他。”

“我会的。”

斯科皮在近晚餐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去了地窖。他进去的时候,正看到艾瑞克趴在书桌的旁边看着斯内普在批改作业。斯科皮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谁来告诉他,他看到的是假象。斯内普爷爷居然允许有人在他办公的时候待在一边。还有这温馨的画面是见了鬼么。一种酸酸的感觉涌上了小铂金的心头。哦,他的斯内普爷爷可从来没有给过他这种特权!还有是他先认识艾瑞克的,但是显然艾瑞克被他的斯内普爷爷的魅力迷住了!小铂金带着嫉妒和吃醋的心态打断了这温馨的画面。

“艾瑞克,你看起来已经没事了。……晚餐时间要到了。”斯科皮道。

“斯科皮。你来的正好……我有点想念礼堂的南瓜汁了。我们走吧。先生这本书可以借我回去看么?”艾瑞克指了指他怀里的书。

“我想你知道该怎么使用它。”斯内普同意了。哦,斯内普爷爷居然把自己的藏书就这么借给了别人。

“先生……那么告辞了。”艾瑞克恭敬地对斯内普鞠了一躬拉着斯科皮一起离开。

而临走时,斯科皮发现斯内普的嘴角好像往上翘了。梅林,一定是他眼花了。

目送艾瑞克离开。

如此完美的礼仪,不是一只狮子会有的。斯内普评价道。

这个孩子和波特那么相似。但是却拥有波特所有没有的优点。如果,波特也是这样的,他还会这么讨厌他么。斯内普冒出这么一个疑问。

“斯科皮,你怎么了?”从斯内普的办公室出来,斯科皮就一直用奇怪的目光盯着自己。

斯科皮会这样的原因是,艾瑞克身上穿着的长袍。虽然尺码变了。但是斯科皮可是一直在斯内普爷爷的身上看到的。哦,no。小铂金的内心更加纠结了。他的斯内普爷爷今年才四十九岁,对于一个巫师来说是非常年轻的,而且他也知道现在的斯内普爷爷是很有魅力的男巫。哦,是他先来的,先来后到!小铂金的内心十分微妙,难道艾瑞克要成为自己的教母!晚餐小铂金都没怎么动。他的心情不好,不要来惹他。

夜晚。艾瑞克床头的灯来亮着。他趴在床上,枕头上摊着他今天从斯内普教授那里借来的书。每一页上几乎都有斯内普的批注。密密麻麻的花体字写满了所有的空白处。这么棒的书和笔记。艾瑞克都想直接抱着它睡觉了。

艾瑞克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沾了墨水的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刷刷地抄写起书上的批注,笔尖划过的地方,出现了一串漂亮的花体字。艾瑞克瞪大了眼睛。他发现他的字体竟然和斯内普教授一模一样。怪不得他觉得熟悉。为什么他的字体会和斯内普的一模一样?

“院长大人,我在男孩破碎的长袍口袋里发现了这个。”巴罗把在艾瑞克的口袋发现的东西递给了斯内普。“需要我去带给他么。应该是什么重要的东西。”

“你放下吧。”

“是的,院长大人。”巴罗穿墙退下了。

一个施了缩小咒的袋子。

斯内普取出了里面的东西。一张巧克力蛙的画片和一张用丝带捆住的麻瓜油画。

画片上是哈利.波特。斯内普没有怎么看画片把它放到了一边。

解开了系在了上面的丝带。摊开了卷起的画纸。

入目的画面,缺让斯内普失手将画纸扔在了地上。

碧绿的草坪。

男孩和女孩。

红发绿眼的女孩。

Lily……

明知道总有一日,那个耀眼温暖女孩终将离自己远去,但他仍然竭力的收集,收集那些美好的刻进骨头里的,值得为她活一辈子的记忆

斯内普捡起了地上的画。手掌抚上了女孩的脸庞。

Lily……

他的Lily。

是谁画了这福画。

二十二年前的一月九日。那个一年级的男孩送了自己一份生日礼物。也是一幅麻瓜的油画。当时那个男孩画了蜘蛛尾巷附近的一座公园。那是他第一次见到莉莉的地方。但是也是在那个地方,詹姆斯他们把他推进了公园的湖里。他不知道波特是怎么知道的。但是,well,比起老波特低级无聊只会恶作剧的嘲讽方式,显然波特比他的老子更拿手。

他当时是怎么说的。

“很好,波特,你的这份别出心裁的礼物我就收下了。但是我告诉你这是唯一一次。你应该把心思花在如何在黑魔王的手中多生存几秒而不是浪费在如何针对你的教授。你的目的达到了,所以你可以走了。”然后,他给了那幅画一个四分五裂咒。

而如今,他的手里再次拿着一幅麻瓜油画。

他知道这大概是波特画的。

但这一次,他不知道波特画它的初衷是什么。


评论
热度(73)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