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十四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十四章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二零零九年

 

开学宴结束后,艾瑞克跟着斯莱特林的级长来到了位于湖底半透明的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

级长在报出口令:“高贵”得到批准后,公共休息室的门开了。

墙由黑色的哥特式大理石砌成,四周是装饰着绣着四巨头的绿色真丝壁挂,描绘着著名的斯莱特林和冒险经历的中世纪挂毯覆盖墙壁,天花板上是水晶雕刻的透明半圆,可以看到头顶上粼粼的波光。天花板上用链子栓着泛绿光的灯。室内有一壁炉,带有雕刻精美的壁炉台,旁边有些雕花椅。常常可以透过窗户看见一些巨大的章鱼或奇怪生物。房间里一律都是银色丝绸床单。

“记住我们的口令。每两周换一次,注意留意公告板。……所有人请在休息室里等候,院长一会儿会来训话。”

不久,一个黑袍翻滚的身影夹带着强大的魔压出现在了公共休息室里。他们的院长斯内普到了。斯内普环顾了一下面前的这次不到十个的新生。尤其是艾瑞克,斯内普的目光在艾瑞克身上停留的时间格外得长。然后大提琴般的声线带着他一贯的口吻说:“从现在开始,请你们每一个记住:在你的余生为斯莱特林荣耀而荣耀,为斯莱特林骄傲而骄傲。谁如果给斯莱特林扣分或者是抹黑,请自觉抄写斯莱特林守则一百遍。如果因为犯错而经常光临我的办公室超过三次的人,我会考虑给你换一个学院。斯莱特林不接受蠢货。”斯内普的声音不高不低,却震住了所有的小蛇们。

斯内普说完就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级长走到了中央说道:“下面就开始斯莱特林首席战。首席分为年级首席和学院首席。年级首席在该年级选出一名,学院首席不受年级的影响将在七个年级中选出一名。首先开始一年级首席战。一年级新生有意挑战的人请出列。”

一年级的新生中只有斯科皮和伊莱德. 格林格拉斯走了出来。

斯科皮和格林格拉斯面对面掏出了各自的魔杖方面放在自己的面前,彼此鞠了一躬。然后背过身走到一定距离的地方再回过身。这是标准的贵族式决斗方法。

“那么,开始。”级长宣布了一年级首席战的开始。

“腿立僵停死!”话音刚落格林格拉斯率先发起了攻击,一到白光追着斯科皮打来,斯科皮敏捷地闪身完美地避开了这个锁腿咒。

“门牙塞大棒”一击不成功,格林格拉斯立马发出了第二道攻击咒。

马尔福怎么能够被这种恶作剧咒语击中。斯科皮在心里嫌弃地想。于是借助了休息室里的门柱再次避开了咒语的同时反手一个“统统石化”向格林格拉斯击去。

格林格拉斯的反应还算快,他危险侥幸地避开了石化咒。斯科皮的石化咒打在了茶几上,瞬间玻璃茶几变成了石茶几。

不少小蛇咽了咽口水,好像被咒语打中的是自己一样。这个一年级新生,马尔福家的继承人非常厉害!

又是几个来回。格林格拉斯的咒语根本摸不到斯科皮的袍角,而斯科皮的攻击也被格林格拉斯惊险地避开了。

但是此刻的格林格拉斯坐在地上已经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而反观斯科皮,校袍上一丝褶皱都没有,铂金色的头发一丝不乱。胜负非常明显。

“还打么?”斯科皮抬着下巴,拖着华丽的咏叹调问道。

“我承认我输了。”格林格拉斯非常识时务地认输。斯科皮走上前伸出手给格林格拉斯借了一个力。格林格拉斯站起身后给了斯科皮一个友善的笑容。

这两个新生都不简单。

“那么一年级首席就是斯科皮.马尔福。”级长宣布道。四周随即响起了掌声。

随后依次进行了二年级至七年级的首席战。期间斯内普一直抱着手坐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看着。一言不发。就连斯科皮漂亮的首席战斗没有让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赞许。这个男人令人难以琢磨。

“那么有人要挑战学院首席么?”级长问道。

底下一片安静。斯莱特林行为守则五十:每一场决斗都是荣誉之战,慎重对待。在没有充足的把握前,斯莱特林大都选择观望。

这时,一年级新生小蛇堆里传出了轻微地步伐声。艾瑞克走出了人堆,用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的音量吐出一字一句:“我要挑战学院首席!”

这让剩下的小蛇们全体倒抽了一口气。

这个新来的一年级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么。想见梅林不需要这么着急吧。

在艾瑞克说出这句话后,原本面无表情坐在一边的斯内普放开了自己环抱住的双手,脸上有那么一秒露出了一丝震惊。一年级的新生去挑战学院首席是绝无仅有的事情。这个男孩难道真的是喝了减龄剂的波涛!

“斯莱特林要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我接受挑战。”如今的斯莱特林首席扎克瑞·戈登带着一丝冷笑接受了艾瑞克的挑战。他要让这个吃了豹子胆的新生知道胡乱说话引起注意力的下场。

在行完决斗礼后,“粉身碎骨!”扎克瑞·戈登打算一击解决了面前的这个新生。让他接下来的七年成为整个斯莱特林学院的笑话。

“速速变大!”艾瑞克把咒语打在了自己身边的一张高背沙发上,沙发瞬间变得有三米多高挡住了扎克瑞·戈登的攻击。非常惊人的战略和完美的变形咒。

      “看来你的运气不错。那么看看下一次你还会好运么。……烈火熊熊”一团耀眼的烈火从扎克瑞·戈登的杖尖冒出,随后火焰变成了一只野狼,野狼张着大口朝艾瑞克扑来。不少新生被吓得躲进了后排。

      “清水如泉”一道瀑布般大的水泉扑灭了烈火化身的野狼。水打了扎克瑞·戈登一身,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狼狈。

扎克瑞·戈登咬牙切齿地呼出两口气。他扎克瑞·戈登从来没有被这么看扁过。他的眼神变得凶狠起来。他要这个可恶的新生付出代价。

       大家都没有听清扎克瑞·戈登念得是什么咒语。只见如刀锋般犀利得银光带着黑雾追着艾瑞克满休息室的跑。艾瑞克回头扔了几个防御咒,但是并没有起到效果。这刀光好像永不停歇一般,而且越来越厉害。休息室里的茶几和椅子被刀光稍微一碰就被切割得粉粉碎,而黑雾卷过的地毯和窗帘被腐蚀至尽。看着不停闪躲的艾瑞克,扎克瑞·戈登觉得心里特别得快意。他又加大了魔力的注入,一道刀光变成了三道刀光,追击的方式也变得更加出其不意。艾瑞克一不留神被其中的一道打道中,手上顿时被割出一道很长的口子,鲜血一地。

       小蛇们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咒语,但是斯内普不会不知道。这是邪恶的已经被禁忌的古老咒语。他不知道扎克瑞·戈登是从哪一本书中看到了这个咒语,但是这个咒语不该用在这里。魔杖无声无息地滑出到掌心。斯内普打算插手结束这场决斗。

       但就在这时,其中一道刀光的追击方向突然发生了改变向观战的一年级新生袭去。扎克瑞·戈登的魔力根本无法自如地控制这个咒语,咒语失控了。一切就发生在一瞬间。斯科皮果断地闪身避到了一边。但剩下的新生们却手足无措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刀锋向他们劈来。艾瑞克不知道自己体内的英雄细胞怎么会突然发作,他给自己加了一个盔甲护身就扑身挡在了新生们的面前。

       下一秒斯内普的咒语也打了过来。扎克瑞·戈登念的咒语被斯内普化解了。但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却让斯内普觉得心脏要跳出了胸膛。新生们好好的没有一点事情。而艾瑞克得背上却被划开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不断地从伤口中滴出。艾瑞克昏倒在了地上。

      斯科皮第一时间冲了上去。

      不少女生害怕地尖叫出声,甚至有女生被吓得哭了出来。男生们也是个个脸色发白。

     “让开。”斯内普的声音在斯科皮的背后响起。此时斯内普的声音冰冷之极。斯科皮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斯内普。他挪开了给斯内普让出了位子。

斯内普挥了挥魔杖,刚刚因为决斗而被弄得一片狼籍的休息室顿时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他清理掉了地上的血迹。

“全部给我滚回去睡觉!现在!扎克瑞·戈登明天开始来我的办公室报道!”斯内普冒着冷气黑着脸,冲小蛇们说道。

     小蛇们被生气的斯内普吓得赶紧滚回了自己的蛇窝。斯内普横抱起艾瑞克,翻滚着长袍大步走向他的地窖。斯科皮担心艾瑞克,追着斯内普出了休息室。

     “斯科皮,在我冲你发火前,回去!”斯内普停下了他的脚步,对身后追来的斯科皮说道。“不要让我说第二遍。”抿着嘴角,皱着眉头,脸色黑得不能再黑。

      斯科皮看了看斯内普怀里的艾瑞克,又看了看斯内普的脸色。最终还是转身回了休息室。

      斯内普抱着艾瑞克一路来到地窖。感染了黑魔法的伤口根本不是普通的止血咒可以止住的,鲜血染了斯内普一身的长袍,回来的一路上留下了一串触目惊心的血迹。斯内普小心翼翼地把怀里的男孩放在了自己的大床上,顷刻间雪白的床单上绽开了一朵红艳的妖姬。

斯内普轻手轻脚地给男孩翻了一个身,拿出魔杖对着男孩的校袍施了一个四分五裂咒。入眼的雪白细腻的肌肤上一道长长的如同蜿蜒的蜈蚣般狰狞的伤口。其他部位也有几道伤口。   

一种莫名的恐惧涌上了斯内普的心头,他已经很久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斯内普带着略微颤抖的手拨开了男孩盖在额前潮湿的黑发。

然而并没有看见熟悉的闪电疤痕。

他又连忙用从自己的魔药柜里拿出一瓶反减龄剂的魔药给男孩灌了几滴。

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当然知道这个男孩不是波特。他的脑海里可以清晰的闪现出波特一年级的摸样。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他下意识地希望,这是波特给他开的玩笑。至少这样代表着波特回来了。

      扎克瑞·戈登使用了一个非常邪恶的魔咒。邪恶到足够令他被开除。但是斯内普知道扎克瑞·戈登一定不清楚这个咒语真正的可怕。他会对小巫师的魔力循环产生严重的不良影响,这种影响将会是一辈子的。

      熬制解咒的魔药已经来不及了,庞弗雷夫人对这种伤口并不在行。斯内普拿着魔杖对着昏迷的男孩,嘴里吟唱出神秘古老的高级治疗咒。那就是把男孩的伤口转移到自己的身上。以他的魔力强度,需要花上半个月的时间去压制消散这种黑魔法带来的所有负面影响和痛苦。男孩还小,就算他资质惊人,但这个魔咒足以毁掉他的前程。

      斯内普不会让它发生的。从第一眼见到这个男孩的时候,他从心里涌出了一种奇怪的感受。想要去保护他,倾尽所有。

      治疗咒圣洁的光芒包裹住了艾瑞克。他身上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治愈着。

一口鲜血喷在了地上,过多的魔力透支,使得斯内普靠在了床头喘着气。

“院长大人,需要巴罗为你做什么么。”斯莱特林驻院幽灵血人巴罗出现在了斯内普的面前。

“给我拿一瓶精力剂过来。等他醒来,给他送点清淡的吃的。”

“我明白了,院长大人。”巴罗说着飘出了斯内普的卧室。

在灌了一瓶精力剂后,斯内普帮艾瑞克盖上了被子。男孩睡得很沉。大手摸上了男孩有点微皱得眉头,温柔地将褶皱抚平。斯内普坐在床边看了一会儿男孩的睡颜。这么看,终于发现了他和波特明显的不同。

他怎么会有刚才那些格兰芬多式的想法。

“Daddy……”男孩嘴里模糊地蹦出的单词,让原本打算离开的斯内普顿住了。他回过头,男孩刚刚抚平的眉头又皱了起来。一只手不听话地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在床单上摸索着什么。“Daddy……”男孩又叫了那个单词,这次听得非常清晰。

斯内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竟然又坐了回去。伸手握住了男孩不老实的手。大手的温暖在包裹住小手后,男孩终于不再闹腾。这个晚上,斯内普就这样握着男孩的手在床边陪了一夜。每当他把手稍微往外抽离一点点就会被小手紧紧地抓住……

恍惚间,艾瑞克感觉到有一双温柔温暖的大手抚摸了他的额头,随后大手握住了他的手。掌心里带着厚厚的手茧,却是那么得令人感到安全。那种安心感,就和爸爸的感觉一样。


评论
热度(65)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