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十三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十三章     分院仪式。

 

二零零九年

 

“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我是米勒娃.麦格。现在,所有人跟我过来。”麦格教授把一年级新生带到了大厅另一头的一间很小的空屋里。大家一拥而入,摩肩擦背地挤在一起,紧张地仔细凝望着周围的一切。

“开学宴就要开始了,不过你们在到餐厅入席之前,首先要你们大家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分院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四所学院的名称分别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每所学院都拥有自己的光荣历史,都培育出了杰出的男女巫师。你们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你们的出色表现会使你们所在的学院赢得加分,而任何违规行为则使你们所在的学院减分。年终时,获最高分的学院可获得学院杯,这是很高的荣誉。我希望你们不论分到哪所学院都能为学院争光。”麦格教授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张张稚嫩的面孔都很认真地在听着她的发言,“过几分钟,分院仪式就要在全校师生面前举行。我建议你们在等候时,好好把自己整理一下,精神一些。”

等麦格教授一走,新生堆里像是炸开了锅。大家都在纷纷猜测一会儿的分院仪式。

“不会是有很难的测试吧。我什么都不会。”一个麻瓜小巫师担心地说道。

“我想被分进格兰芬多,救世主就从那里毕业。”

“会不会没有一个学院要我,那我会不会被退学。”

“我肯定是格兰芬多,我们一家都是格兰芬多。”

“如果分不进拉文克劳,是不是说明我很笨。”

麦格教授回来了:“现在排成一列。跟我走。”

麦格教授打开了礼堂的大门。礼堂里摆着四张长桌子,四个学院的同学分别围坐在代表着自己学院的长桌旁。人数最多的就是赫奇帕奇,人数最少是斯莱特林。桌子上方成千上万只飘荡在半空的蜡烛照亮整个礼堂。四张桌上摆着熠熠闪光的金盘和高脚酒杯,如果里面盛满美食和美酒简直就是一场华丽的盛宴。礼堂的正上首的台子上另摆着一张长桌,那是教授们的席位。

他终于来到了爸爸最爱的霍格沃茨。这里的一桌一椅,一花一草可能都会留下爸爸的痕迹。他会在这里找到有关爸爸的回忆。他觉得自己和爸爸越来越近了。

所有学生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新生上。而他们头顶的天花板上却是一道银河般闪烁的天空,缀满了点点星光。

“这个天花板是魔法做的,传说是格兰芬多先生做的。我在《霍格沃茨,一段校史》里读到过。”罗丝凑到艾瑞克耳边小声地说道。

艾瑞克把目光转到了教授的席位上,坐在正中间为首的那个男人就是西弗勒斯.斯内普。男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让艾瑞克觉得有魅力。艾瑞克看了斯内普几眼,在被他发现之前就把目光移开了。麦格教授往一年级新生面前轻轻放了一只四脚凳,又往凳子上放了一顶尖顶巫师帽。那个帽子看起来特别破旧,脏兮兮的好像从来没有洗过。斯科皮嫌弃地往后退了一步。

“梅林的内裤,这居然是要我戴上的分院帽。马尔福居然要戴上这样的破帽子。”

接着,帽子扭动了。帽边裂开一道宽宽的缝,像一张嘴。

帽子开始唱起来:你们也许觉得我不算漂亮,但千万不要以貌取人,如果你们能找到比我更漂亮的帽子,我可以把自己吃掉。你们可以让你们的圆顶礼帽乌黑油亮,让你们的高顶丝帽光滑挺括,我可是霍格沃茨测试用的分院帽,自然比你们的帽子高超出众。你们头脑里隐藏的任何念头,都躲不过分院帽的金睛火眼,戴上它试一下吧,我会告诉你们,你们应该分到哪一所学院。你也许属于格兰芬多,那里有埋藏在心底的勇敢,他们的胆识、气魄和豪爽,使格兰芬多出类拔萃;你也许属于赫奇帕奇,那里的人正直忠诚,赫奇帕奇的学子们坚忍诚实,不畏惧艰辛的劳动;如果你头脑精明,或许会进智慧的拉文克劳,那些睿智博学的人,总会在那里遇见他们的同道;也许你会进斯菜特林,也许你在这里会交上真诚的朋友,但那些狡诈阴险之辈却会不惜一切手段,去达到他们的目的。来戴上我吧!不必害怕!千万不要惊慌失措!在我的手里(尽管我连一只手也没有)你绝对安全。因为我是一顶会思想的帽子!       

分院帽唱完歌后,全场掌声雷动,分院帽向四张餐桌一一鞠躬行礼,随后就静止不动了。

原来这就是爸爸说过的神奇的分院帽。本来他还在担心一会儿和分院帽交涉的时候,会没有把握。但是在看到这顶古老的帽子后,艾瑞克觉得自己信心百倍。

这时麦格教授朝前走了几步,手里拿着一卷羊皮纸。

“我现在叫到谁的名字,谁就戴上帽子,坐到凳子上,”她说。分院仪式正式开始。

“里奥.隆巴顿。”

里奥从队伍里跌跌撞撞地走出了,有点不确定地走向了放置着分院帽的椅子。他坐上了椅子,麦格教授替他戴上了帽子。帽子很大,遮住了他半个脑袋。帽子思考了一会儿。因为是第一个,所以底下没有被叫到的新生们一个个都很紧张地看着椅子上的里奥。除了艾瑞克和斯科皮。

“格兰芬多!”帽子喊道。

      里奥非常高兴地站起来,向格兰芬多长桌走去。格兰芬多爆发出一阵欢迎声。有几个学长甚至跑出来迎接他入席。而坐在教授席上的纳威也跟着欣慰地鼓着掌,卢娜充满关爱地看着自己的儿子加入了格兰芬多的长桌。他们一直担心自己的儿子会像他的爸爸早年那样,是一个胆小没用的男孩子,但是现在看来,分院帽也认定了他们的儿子是一个有胆量的格兰芬多。

“伊莎贝尔”麦格叫了下一个新生。

“赫奇帕奇!”分院帽叫道。

赫奇帕奇长桌里响起一阵掌声和欢呼声。纳威又跟着鼓掌了,因为从今年开始他成为了赫奇帕奇的院长。

麦格教授一个接着一个地叫着新生的名字。又有两个女孩被分进了赫奇帕奇,一个男孩被分进了格兰芬多。

“巴奈特.伍德”

伍德大步走了过去。他一点也不担心。

“格兰芬多。”分院帽脱口而出!

这时格兰芬多那里的欢呼声更热烈了。而之前已经入席的里奥非常兴奋地朝伍德挥着手。伍德在里奥的身边坐了下来。

“罗丝.韦斯莱!”当麦格教授念完了罗丝的名字后。周围窃窃私语起来。

“哦,那是黄金三剑客罗恩.韦斯莱和赫敏.格兰杰的女儿!”

“哦,她看着和格兰杰女士一样漂亮!”

“不管怎么样,她去哪里,哪个学院就该为此骄傲!”

“她一定是我们格兰芬多的!”

罗丝戴上了分院帽。分院帽开始陷入思考。久久都没有开口,似乎好像非常难办。“哦,我该把你分去哪儿呢,亲爱的小美女。你看起来很聪明,又好学,很适合拉文克劳。但是你也拥有勇气和冒险精神,和你的父母一样。……唔……我知道了。孩子希望你喜欢那里,你会非常优秀的!”

“拉文克劳!”分院帽终于作出了决定!

“我们有了韦斯莱!韦斯莱是我们的了!”拉文克劳的长桌像是失控一样地炸了。几乎一半的学生都跑了出来,他们就差没有把罗丝举起来玩抛抛乐了。因为她是女孩子。从来没有见过安静的拉文克劳像现在这么激动过。而一旁的格兰芬多长桌上的小狮子们一个个非常嫉妒地看着旁边的长桌在欢呼。韦斯莱居然没有来他们的格兰芬多!

“孩子们,安静!”麦格教授发话了,拉文克劳那里这才恢复了安静。

随后艾瑞克身边的新生一个一个都被叫走了。又有几个新生被分进了拉文克劳,但都没有韦斯莱的时候那么炸翻天。分进赫奇帕奇的学生最多,格兰芬多也不少。

只剩下他和斯科皮了。

“斯科皮.马尔福。”话音刚落,整个礼堂静了下来。马尔福,古老的贵族,魔法部部长的儿子,前食死徒家的少爷。马尔福的到来意味着那个学院的内部要重新洗牌了。马尔福世代都是斯莱特林。

“艾瑞克,一会儿见。”

斯科皮优雅地走到椅子边,拿起帽子戴了上去。一举一动都充满了魅力。天知道他其实在心里各种吐槽帽子。

帽子几乎刚碰到他的头就尖叫道:“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

斯科皮勾起嘴角,埋着步子走到了斯莱特林长桌旁。斯莱特林自动将上座的位子空了出来让给了斯科皮。斯莱特林一向识时务。

这时,只剩下艾瑞克了。

“艾瑞克.格雷尔!”麦格教授念出了最后一个名字。

也许是最后一个的原因,他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的身上。赫奇帕奇的女生羡慕地打量着着艾瑞克精致的五官,拉文克劳则开始分析这是来自哪一个伟大家族的孩子。格兰芬多看着艾瑞克的目光更多地是带着好奇。斯莱特林则是惊讶于他的礼仪。这个男孩子的校袍上印着一个奇怪但是漂亮的花纹。这是他的家族族徽么。黑发绿眼,不少高年级斯莱特林的小蛇们联想到一个神秘古老的家族——斯莱特林家族。萨拉查.斯莱特林传说就是黑发绿眼。

教授席位上的教授们此刻的心情也是各种五味杂成。因为几乎所有的教授们在看到艾瑞克的那一刻都想到了一个男孩。那个二十二年前踏进校门的男孩。纳威甚至小声地叫了一声:“哈利……”立马被卢娜拉了一下。麦格教授也带着一种复杂的目光看着艾瑞克。

斯内普在看到艾瑞克的那一刻,差一点从位子上站起来。他仿佛回到了二十二年前的那场开学宴,那个绿眼男孩第一次走进这间礼堂的时候。不只是相貌,甚至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和那个男孩一模一样。他甚至觉得那是波特喝了减龄剂给他开的玩笑。斯内普想起了赫敏之前和他说的那番话。“可能是我多心了……前几天在对角巷。我和罗恩见到了一个小男孩。他让我想起了哈利。他应该是今年的新生。看看岁数,我想会不会是……”波特的儿子。看来是他低估了波特的荷尔蒙分泌,这么多年,那个小巨怪肯定在哪里和哪个不知道什么来历的女人结婚生了崽子。他在上学的时候就桃花史不断。斯内普觉得心里烦躁起来,不知不觉中他的魔压开始向四周发散。坐在他身边距离最近弗立维教授不由地打了一个颤。

分院帽戴到了艾瑞克的脑袋上。然后他听到分院帽在跟他的大脑对话。

“我该把你分到哪里去呢?你具备了四个学院的特质。忠诚,正直,博学睿智,勇敢。我还看到了什么,野心和精明。你去哪里都会创造一段辉煌。”

“去斯莱特林。”

“孩子,你是第二个自己主动开口提要求的孩子。”

“我爸爸告诉我的,可以告诉你想去的学院。”

“孩子你有四个选择,却选择了一条最艰苦的路。你确定要去那里。”

“斯莱特林里有我想要的东西。”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那么,如你所愿。”

“斯莱特林!”艾瑞克满意地摘下了帽子放回了椅子。走向了斯莱特林的方向。长桌旁的小蛇们用各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这个血统不明的新生。

“啪啪啪。”斯科皮带头鼓起了掌。单独的掌声在整个安静的礼堂里响起。接着悉悉索索不断有小蛇也跟着鼓起了掌。艾瑞克走到了长桌的末端的空位子坐上。无视了所有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斯科皮对艾瑞克露出一个肯定的笑容。好像在说,我刚才就说了,一会儿见。

斯内普从席位上站了起来:“有几个教职人员的变动需要告诉在座各位。首先,这个学期的黑魔法防御术将由坎蒂丝.莱希特担任,其次,由于斯普劳特教授在上个学期末退休了,赫奇帕奇的院长从今年起将是纳威.隆巴顿。我知道你们这些脑子里装的全是吃的巨怪们,已经忍不住了。但是,听着,没有夜游,禁止靠近禁林和黑湖,不要让我发现你们有任何危险的小动作。另外我不能不提醒你们,今晚之前请把你们的假期作业全部交完。”说完,斯内普挥动了下魔杖。四个长桌上的盘子和高脚杯中瞬间装满了美食和南瓜汁。

这是,门口飘进来不少透明的幽灵,他们在四个长桌间穿来穿去。每一个学院都会有驻院幽灵。格兰芬多是差点儿没头的尼克,赫奇帕奇是胖修士,拉文克劳是海莲娜,生前是罗伊纳·拉文克劳的女儿。斯莱特林的长桌旁坐着一个幽灵,十分可怕,瞪着呆滞的眼睛,形容枯槁,长袍上沾满银色的血斑。那是血人巴罗。

艾瑞克吃了一顿还算满意的开学宴。艾瑞克不知道的是,从他在斯莱特林长桌上坐下后,斯内普全程都在关注他。


评论(1)
热度(60)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