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十一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十一章  生日和国王十字车站

 

二零零九年

 

七月三十一日。救世主的诞生之日。每一个英国巫师家庭都会把它当成是一个节日而庆祝。在晚餐开始前,所有人都会举起酒杯大声喊一句:“为我们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干杯!”许多年轻人会在这一天聚集到戈德里克山谷开篝火晚会。

韦斯莱家今天也不例外。茉莉特意做了一个蛋糕,上面插着二十九根蜡烛。但饭桌上的气氛却显然截然相反。几分钟前派出去送礼物的猫头鹰返回了,飞回的猫头鹰脚上还是缠着之前准备好的生日礼物,显然这一次也没有成功送到。

亚瑟安慰着茉莉一起入了席。“还是先开饭吧。为亲爱的哈利,干杯!”亚瑟率先举起了手中的酒杯。于是接着全家人都举起了酒杯:“为亲爱的哈利,干杯!”

隆巴顿庄园。如今的草药学教授正和他的妻子卢娜·洛夫古德还有他们即将入学的儿子里奥.隆巴顿一起围着餐桌前吃着晚餐。

“哈利的生日和我就差一天。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好么?”纳威道。

“你上次去禁林收集草药的时候,马人费伦泽不是说代表着哈利的那颗星星还在闪烁么?我相信,哈利会回来的。里奥,要吃蛋糕么,我今天特意做了一块。香草味的。当然这本来应该是属于你哈利叔叔的。不过今天就便宜你了。”卢娜把一小块蛋糕推到了儿子的面前。里奥开心地把蛋糕占为己有。

“为亲爱的哈利,干杯。”

“为亲爱的哈利,干杯。”

马尔福庄园。

“疤头,好像又老一岁了。”总是异常安静的马尔福餐桌上,德拉科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德拉科你怎么这么关心那个波特,真让人吃醋!”布雷斯调笑道。

“哼。当我没说。……不要愣着,斯科皮,吃你的饭。”德拉科的耳尖渐渐变红。害羞的时候耳尖会发红这一特征大概是马尔福的特色。

“抱歉,父亲。”斯科皮连忙低头装作我什么也没看见,低头吃饭。

这一天对于哈利来说,只是普通的一天。他已经不过生日十多年了。他再也不是曾经那个期盼着生日蛋糕以及和家人围在一起吃饭的小男孩了。他知道他的诞生意味着父母的死亡,意味着预言的开始。而其实更重要的原因是,无论他再怎么期盼,他都没可能在这一天收到来自西里斯.布莱克和西弗勒斯.斯内普送他的生日礼物。他甚至没有和儿子提起过自己的生日。

因为之前一个月的修养,他的画室已经停业很久了。这几天他接了不少单子。其中一份单子的要求是一幅写实的作品,可以挂在办公室里的。客人在单子中还要求到希望能够从画作中感受到安逸的幸福,因为他需要送给一位长辈。由于是加急的单子,这几天哈利都在不停地作画。

“嘶啦”一声又一张画纸被撕下,揉成了一团扔在了地上,地上早已经铺满画纸团。

纸团滚到了一边正在看书的艾瑞克的脚边。

艾瑞克好奇地捡起了脚边的纸团,摊开一看。

入眼的是一片碧绿的草坪,干净柔软的颜色就像哈利的眼睛一样。草坪上躺着手牵着手的两个孩子,一个有着一头红色长发绿眼睛穿着蓝底波点花纹连衣裙的小女孩,一个黑色中长发穿着衬衫和黑色外套的小男孩。他们好像是在欣赏天空,女孩脸上带着暖洋洋得太阳般耀眼的微笑。

而男孩的五官却是空白,没有画。

艾瑞克放下了手中的书,随后又捡起了几个纸团。摊开,都是同样的内容,

碧绿的草坪,微笑的女孩,和没有画完的男孩。

艾瑞克翻看完了所有被哈利扔掉的画纸,全都是一样的内容,而每一张男孩的五官都是空白。

艾瑞克抬起头看到哈利正在画的这幅也是同样的内容,笔尖在画纸上勾勒出了两个孩子的轮廓,接着是女孩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以及长长的红发。

那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女孩。

艾瑞克屏住了呼吸,他不想打扰到爸爸。

画笔的方向转到了男孩。但笔尖落在了画纸上久久没有落下。好像在酝酿着什么。四周安静地只能听见哈利自己的呼吸声。

过来很久,停顿的笔尖终于动了起来。柔顺乌黑的中长发,浓浓的眉毛,大而挺得鼻子,黑曜石般的眼睛,微微弯起的嘴角。

原来男孩是长这个样子的。

很优雅很有味道的长相。

两个孩子躺在草坪上的画面看着是那样得美好。

艾瑞克刚想出声赞美却发现哈利的呼吸声渐渐地变得越来越急促起来。

“撕拉”笔尖在画纸上重重地划过,划花了男孩的脸。哈利粗暴地撕下了画纸,画笔和色盘零乱地散在了地上。

 “No!I can’t!”哈利用双手揉进了自己的黑发中。艾瑞克不明白爸爸为什么要这样。

 “那很美,是我见过的最棒的。为什么要这么做!”艾瑞克不解地问。

“艾瑞克,你觉得那很美?”哈利抬起了埋进双手间的头,绿色的眼睛空洞地望着艾瑞克。慢慢地吐出一句问句。

“是……”面对哈利的神情,艾瑞克有些不确定地回答。

“good. Verygood.……”哈利轻声地呢喃道,看上去有什么液体快要从那双绿色的眼睛里滚出来,但只是几秒便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他对艾瑞克说,“我需要去洗个澡。抱歉,这里又被我弄得一团糟。我可能需要你帮我收拾一下。”说完,有些摇摇晃晃地走进了浴室。

他的脑子里全是记忆里看到的那幅画面。他尝试了,但他没有办法做到去描绘那个时候他脸上的神情。凡是美丽的总不肯也不会是属于他的。所以他把他的爱做成祭品焚烧给他爱的男人。

哈利走进浴室后,艾瑞克捡起了刚刚最后被揉乱丢弃的画纸。一个恢复如初咒。男孩脸上的划痕消失了。又一个缩小咒。艾瑞克把画藏进了自己的口袋。

第二天,哈利出了一次门。回来的时候,带回了一张画好的画。一幅写生画。画的是距离画室不远处的公园。哈利把这幅画卖给了那个客人。客人非常满意。

一个月后。

“艾瑞克,你的行李都收拾好了么。”哈利问道。

“都好了。我还带上了爸爸亲手做的点心。”

“送给你的新朋友么。”

“嗯。他叫斯科皮.斯科皮.马尔福。”

马尔福家的孩子。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下自己曾经差点错过的一份友谊会在儿子身上继续延续呢。哈利想。

“别担心,明天我会和你一起去。”哈利摸了摸儿子的软毛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哈利把艾瑞克的所有的行李都搬上了车子的后备箱。没错,哈利有一辆汽车。而且他的驾驶技术很好。

“快上车,我们要出发了。”

“就来。”艾瑞克又装了几个爸爸做的小蛋糕缩小放进了他的点心盒里然后上了车。随后车子发动了。

十点半,他们到了国王车站。哈利把车子停好,将艾瑞克的皮箱放在一个小推车上并帮他推着送进车站。车站里来来往往的人各色各样,一路上艾瑞克看到了不少穿着奇怪的大人和孩子。他们和自己走的是同一个方向。

走了一段路。哈利停下了。只见一个大大的塑料制的数字“9 ”赫然出现在一个站台上,旁边站台上方则是“10”,而他们中间,什么都没有。

“爸爸,我们怎么去九又四分之三车站?”

“嘘,别让麻瓜听见了。那是一个神奇的魔法。”哈利用手势示意艾瑞克安静,然后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

这时,艾瑞克看到一个有着一个浓密蓬乱的褐色长卷发的女人和一个穿着长袍的红发男人带着两个同样红发的孩子从他们不远处的附近经过。男人推着一个和艾瑞克的皮箱一模一样的箱子,而且还有一只猫头鹰。那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韦斯莱夫妇和他们的孩子罗丝和雨果。

“九又四分之三!”雨果牵着赫敏的手,指着不远处的站台说道,“妈,我能不能去……”

“你还不够年纪。雨果,听话,安静点啊。周围都是麻瓜。”赫敏轻轻地拍了一下雨果的脑袋,男孩马上安静了。

赫敏的气场还是一如既往得强大。哈利在心里想道。他有十一年没有见过他的两个好友了。赫敏还是那样得漂亮,罗恩的脸变得成熟多了,下巴上还带着星点胡喳。

看上去是非常幸福美满的一家。即使缺少了他,他们脸上的笑容也没有消减一丝一毫。

三角固然坚固但是两点一线确是最短的距离更加亲密无间。

哈利拉着艾瑞克走到了一个不被注意的角落。

“好了,罗丝,因为是第一次,爸爸带你一起过去。和妈妈还有弟弟说再见。”罗恩温柔地拦住了自己的女儿,俯下身在女儿耳边说道。

“妈妈,雨果,圣诞节见。”罗丝挥了挥她的小手。

随后,艾瑞克看到罗恩的大手一手拦着女儿的肩膀,一手推着行李的推车。一起往作为两个站台的分界线的墙壁撞去。然后一起消失了。

“九又四分之三车站就在另一头。”哈利对身边的艾瑞克说道。

随后不久,德拉科和布雷斯带着斯科皮出现了。父子两人闪耀的铂金色在人群中特别显眼。艾瑞克想要上去打招呼的但是被哈利一把拉住了。

“父亲,爸爸,那么我出发了。你们注意身体。”斯科皮给德拉科和布雷斯挽了一个贵族的告别礼。

“斯科皮,记住我说的话。不要给马尔福丢脸。”德拉科虽然板着一张脸,但是看得出他很在意儿子的第一次出发。

“我的小蝎子,Daddy会想你的。”布雷斯笑着冲斯科皮挥挥手,假装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

斯科皮优雅地推着自己的行李推车消失在了墙的另一端。

艾瑞克看着许多巫师家长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了那堵墙的面前。大部分新生的家长都会搂着自己的孩子一起穿过去。小部分孩子会选择一个人勇敢地过去。

十点五十五分。

“爸爸,车要发了。”

艾瑞克大概是最后一个了。

“艾瑞克,爸爸不和你一起了。你一个人可以的对么。”哈利蹲下身子,达到和艾瑞克平视的高度。

“嗯。我一个人可以。”

“到了学校,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找纳威,他是爸爸同级的好朋友。当然你也可以去找麦格教授或者是……校长先生。霍格沃茨是一个温暖的地方,你一定会喜欢上的。”哈利嘱咐道。

“爸爸,你希望我被分进哪个学院?是和你一样的格兰芬多么。”

“艾瑞克听着,不管你被分进了哪一个学院你都是爸爸的骄傲。爸爸当年就差点被分进斯莱特林。我们不能从表象去看事物。格兰芬多并不都是正义,斯莱特林并不代表邪恶。西弗勒斯.斯内普就是一个斯莱特林,而他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我相信,无论你进了哪一个学院都会是那个学院特别优秀的学生。或许,我的艾瑞克,你已经想好了要进哪里。你可以和分院帽要求。爸爸当时就是这么做的。”哈利柔声地说道。艾瑞克知道每一句话都特别得重要。

“爸爸,你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我会很想你的。”艾瑞克埋进了哈利的怀里。有点恋恋不舍地蹭着爸爸的胸膛。

“我也会想你的。猫头鹰不能送信过来,如果你想爸爸的话就用双面镜,那是改良版的爸爸也能使用,已经放进了你的行李箱了,用的时候要注意不备发现。好了,去吧。圣诞节见。”

“爸爸,我爱你。”艾瑞克快速地在哈利的脸颊上印上了一个吻。然后又别扭地红着脸把目光移开了。这样的小动作和某个人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我也爱你。”哈利回应道。

哈利目送着艾瑞克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了墙的那边。他的艾瑞克终于要去霍格沃茨了。

送走了艾瑞克哈利并没有马上离开。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接着他用手指轻轻地触摸上了面前的那堵墙。指尖上的触感是很常见的石砖的质感。面前的这道墙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一堵再普通不过的墙。

失去了魔法的他没法再回到霍格沃茨了。

哈利忆起了他第一次去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情景。他的姨父弗农像抛垃圾一样把他扔在了火车站的大厅。他询问了麻瓜的警员,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在哪里却被厌烦地打发走了。幸好他遇见了韦斯莱一家。他排在了罗恩的前面穿过了那堵墙。一辆鲜红的蒸汽机车在一个人山人海的站台静待启程。车头正中一块标志鲜明地写着“霍格沃茨特快列车,十一点整发车”几个大字。发现原本放置车票箱的位置,现在是一个铁栏门,上面标着“九又四分之三站台”面前到处都是穿着校袍的学生。那一刻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找到了归属感。那是他人生中极其美妙的一刻。

现在,他再也无法拥有当时的那份感情了。

哈利用手掌感受这石砖粗糙的质感。他用手在墙上摸索了一会儿,好像是在确认它是否真的只是一堵墙而已。没错,它只是一堵墙。

哈利在原地等了一会儿。

不一会儿,他仿佛听见了一阵火车的长鸣声……

即使那只是他的错觉。

 


评论(6)
热度(74)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