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八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八章  晚宴

 

二零零九年

 

若不是因为在翻倒巷捡到一个奇怪的青年,斯内普不会来的那么晚。青年奇怪的身体状况和与自己灵魂奇怪的牵动,都让斯内普整个晚宴都心不在焉。他很想立刻回去把在自己房里昏睡的那只巨怪给弄醒然后问个清楚,斯内普把自己这反常的想法归咎于对特异事物的探究心。当然,此刻他任何人勿近的神情使得他可以坐在纳西莎的边上喝着葡萄酒。卢修斯去世之后,她就不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这些年里,她一下子苍老了很多,对于德拉科选择了扎比尼的事情她也没有过多的过问。说起来她是眼下最后一个布拉克了。和她其他的兄弟姐妹比起来,纳西莎看起来没有那么疯狂。但,真是这样么。

“西弗勒斯,你最近过得好么。不要总是一心扑在你的魔药研究中,要好好照顾自己。”纳西莎带着关切的目光看着斯内普。

“没什么特别的。纳西莎,我给你安眠安神的魔药看来要加量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够从卢修斯的离去中走出来。已经过去十一年了。”

斯内普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大战后还活着,他应该带着自己的罪孽去见梅林,然后在那里和莉莉说声对不起的。就算他不被伏地魔杀死,作为一名食死徒得他也该在战后会被处死或者得到一个摄魂怪的吻,而他不打算为自己辩护。所以在圣芒戈醒来的时候,他感到迷茫。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他所有该做的,他本来就是为了保护莉莉的崽子而多活了十几年。然而那个波特救了自己,并且公开了他交给波特的几段记忆,阿不思画像的证词,以及波特自己的证词和记忆。于是他从邪恶该死的食死徒变成了了不起的英雄,伟大的双面间谍。一想到波特,斯内普脑海里闪现的不再是标志的黑色杂毛圆框眼镜额头上的闪电疤痕和一张与詹姆斯七分相似的脸而是那双绿眼睛,和莉莉一模一样的眼睛。所以这些年他都拒绝去回忆,连带着去思念莉莉的次数都变少了。

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纳吉尼的毒好像并没有想象中致命,在圣芒戈的治疗让他伤势恢复得很顺利。他出院后不久麦格就找到了自己,她说霍格沃茨的校长契约并没有切断,她也希望他可以重新回到学校,霍格沃茨需要他。当不当校长,和他没有太大关系。重新回去面对一群群小巨怪也不值得期代。,也许,他又可以给格兰芬多小巨怪们扣扣分了,这倒是一个乐趣。总之他回到了霍格沃茨。作为一个斯莱特林,对于重获的自由和生命,斯内普并不会傻到不去珍惜。大概梅林还不想见到自己吧。

之后他继承了普林斯庄园,为了他的魔药研究。对于血脉觉醒,倒并不是他预料之中的。但,很不错不是么。更强大的魔力和思维。他或许可以在他的魔药研究中达到一个新的境界了。

至于那个消失的波特,他不介意抽出自己宝贵的时间去寻找一下,毕竟自己的教子还有那个万事通格兰杰都来拜托过自己去寻找波特。要是找到了波特,他倒是要去问问他,他说要告诉自己的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若是找不到,他不想去考虑这个问题,那个波特的生存力一直很强不是么,被誉为大难不死的男孩。

“德拉科他做得很好。比卢克做得更好,我为他感到高兴。西弗勒斯,你应该多来这里走动走动,斯科皮很崇拜你虽然他看到你有一点害怕。我听说茉莉也有邀请你去陋居做客,你应该答应的。大家都在试着….嗯,接纳你。”

“纳西莎,我很好。”纳西莎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不再是那个不修边幅阴沉油腻腻的斯内普,血脉觉醒让他看上去如获新生,现在的他,身上带着成熟优雅,而且很有味道。很多女性都会为之倾倒的。但是除了魔药,他的生活好像就没有别的了。很久以前他好像是喜欢着那个红头发的麻瓜巫师,而现在他看上去越来越像一条真正的蛇,虽然也可能和血脉觉醒有关,但是纳西莎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我做了你爱吃的浓度八十的的黑巧克力蛋糕,你可以带回去。你是我们的家人,西弗勒斯,马尔福庄园一直欢迎你。”

“谢谢,纳西莎。”斯内普和纳西莎的对话的进行期间,艾瑞克一直在角落里观察着斯内普。从第一眼见到这个陌生的男人时,他就觉得有种想要靠近的感觉。他看上去很有安全感。也很强大。听说他是一个伟大的魔药大师而且在灵魂魔法上有着很深的研究,也许他可以帮助自己破解爸爸身上的诅咒。魔药大师是收学徒的,如果能够成为他的学徒就好了。艾瑞克看着斯内普的目光带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崇敬,就像一个孩子在偷偷关注自己最敬爱的长辈一样。斯科皮虽然忙着应付各种宾客,但是他也在偷偷地关注艾瑞克,他一直没有加入到宴会中,他看上去不喜欢这种贵族式的交流方式,但是他可以很完美地应对。他看到有一两个贵族女孩有跑去邀请艾瑞克和自己共舞,但是都被拒绝了。他吃的不多,但是拿了不少曲奇,看来他喜欢这个。艾瑞克的小举动斯科皮都看在了眼里。当然,艾瑞克全程都在关注斯内普的事情,斯科皮也发现了。他的斯内普爷爷看起来比自己有魅力多了。唔,他会努力达到他那种强大的程度的。

斯内普当然知道有人在关注他,他的警觉性和感知力很强,但是来宾的数量很多,面前不时晃过一对一对共舞的人,而且今天布置得真的是太马尔福了。亮得人刺眼。他知道那个在关注自己的目光并没有任何敌意。那就不要去多管它了。

“教父,最近食死徒的残余势力又活跃了起来。”德拉科道。

斯内普低声冷哼了一下:“不得不称赞魔法部和傲罗部的办事效率惊人。”

“教父,可靠消息称最近兴起了一个号称贵族都是邪恶的要消灭所有贵族的组织势力。而且最近的动作越来越大了。教父,你觉得……”

“我只是一名魔药大师并不是你们的救世主,你不能像个没有断奶的孩子只知道来寻求你可怜的教父的帮助。”德拉科觉得在面对自己的教父时,一定要调动自己全身所有的细胞,不然就会被他的毒液杀死。

“不过教父,你近期需要注意下身边是不是有小动作,我觉得你是一个很明显的目标。”德拉科补充道。

“这点不需要你来提醒。”斯内普脸上露出了一个冷笑“我倒是好奇,那个组织能翻出多大的浪。……德拉科,看来谈话要下次继续了。”斯内普看到万事通韦斯莱女士正在向自己走来。

“斯内普教授贵安。”赫敏对斯内普恭敬地说道。

“有什么事情么,我们日理万机的魔法部副部长大人。你可怜的魔药学教授看来不得不接受你的询问。”你永远不用指望斯内普的嘴里冒出来的话会不带着毒液。除了,个别对象。

“教授,我们能到外面去说话们么。”

斯内普离席和赫敏走向了旁边的庭院,斯内普挥了挥魔杖,加了几个隔音咒和反监听咒语。

“教授,你有哈利的消息么?”赫敏开口道,脸上带着焦急地询问。她这样慌慌张张来询问救世主的次数越来越多了。果然是格兰芬多。

“噢,万事通小姐,是什么让你以为我会知道波特的消息。”斯内普勾起了嘴角。这个万事通小姐总是觉得自己应该像她和波特的朋友们一样去关心波特的事情。凭什么。

“我知道这不是我第一次来拜托您。但是这些年,我们还是没有哈利的消息。我真的很担心。他总是会瞒着我和罗恩一些事情。就像在我们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变得很强大了,就像他渐渐地不再告诉我和罗恩他的计划。很多事情他都没有告诉我和罗恩。那个时候,他抱着浑身是血的您出现在我们面前也是这样,我们对此都一无所知。然后他坚持您是我们这边的人要圣芒戈给您治疗。您昏迷的那段时间他在您的病床前守了三个月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们都没有想过不久他就消失了。他一个字都没有留下。可我觉得您会知道些什么,而且您现在是我们之中最强大的巫师。如果您去想办法寻找,也许会有希望。”赫敏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她一直都牵挂着哈利。她觉得是自己和罗恩在最黑暗的那段时间因为忙着恋爱,而忽略了哈利的情绪和变化。他们作为哈利最好的朋友却没有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给予帮助,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哈利最需要的是什么。她害怕哈利离开他们是因为他已经对整个魔法界失望了。

“well,well。我上一次去了瓦里科岛屿,询问了那里的马人。他们不愿意告诉我更多,但是我可以确信波特没事。格兰杰小姐你可以收起你的眼泪。”女人的泪腺总是那么得发达。

“……教授,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您能再花一些宝贵的时间帮帮我们。拜托了。”

“万事通小姐都这么说了,好像并没有给我拒绝的理由。”

“可能是我多心了……前几天在对角巷。我和罗恩见到了一个小男孩。他让我想起了哈利。他应该是今年的新生。看看岁数,我想会不会是……”

“韦斯莱女士,你如果是来和你的老教授谈论波特是不是结婚生子了,你可以换一个对象。”斯内普打断了赫敏的话。

“教授……”赫敏还想再说些什么。

“如果格兰杰小姐没有什么更有意义的话要说,请你放过你的老教授。他并不想在这里站着吹冷风。”显然,斯内普已经不想再和赫敏继续说下去。他不想听到任何有关那个男孩的情感的话题。

“……”

“看来格兰杰小姐没有想说的了。那么告辞。”斯内普转身离去。看着斯内普的背影,赫敏有些不解为什么斯内普教授说变脸就变脸了。这些年下来,她自认为已经是格兰芬多中为数不多的最能抵抗斯内普的刻薄和毒舌的了。她只是把这些天的自己的猜测告诉斯内普教授而已。

斯内普回到大厅后和德拉科道了别,至于之前的谈话内容改日再谈。德拉科也知道自己的教父一直不喜欢这种场面。所以能够每次都来参加马尔福盛大的宴会,已经说明马尔福在斯内普的心里是不一样的。

艾瑞克看着斯内普跟那个有过一面之缘的阿姨离开后,就把视线转向了斯科皮。他想他已经在这里待得够久了。他还是担心爸爸。

“斯科皮。”艾瑞克走到了斯科皮的身边,他特意等斯科皮应付完一个贵族小姐后才上前,“我该告辞了。谢谢你的邀请。”今天他见到了很多神奇的事物,受到了马尔福的款待,斯科皮跟他分享他的房间,他们聊得很愉快。这还是他结识的第一个,恩,朋友。艾瑞克觉得认识斯科皮真好。  

“我送你。马尔福庄园内外人不可以幻影移形和随意使用门钥匙。”
      “那送我到伦敦的地铁站就行。

“地铁站?你是混血!”斯科皮感到震惊。他以为艾瑞克是哪个没落隐世的贵族家族的后裔,但是他没有想过他可能会是一个混血或者麻瓜巫师。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没有见过我的妈妈。”之前艾瑞克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麻瓜巫师。但在知道了爸爸的身份后,也许自己可能会是个混血。

哦,梅林。该死的。

斯科皮觉得自己想说些安慰的话但是这并太好。出身于马尔福,让斯科皮从小就不缺少亲情。马尔福以家人亲情至上。

“你可以常来这里。我的意思是,我觉得我们聊的不错。以斯科皮的名义,我允许你做我的朋友。”斯科皮对艾瑞克再次伸出了自己的手。

是斯科皮的朋友。

艾瑞克回握了向他伸来的那双手。然后对斯科皮露出了一个笑容。弯起来的绿眼睛,上扬的嘴角。斯科皮的耳尖微微变红。这个温暖灿烂的笑容即使很多年后都很难忘。

爸爸,虽然还没有到霍格沃茨但是我认识一个不错的朋友。

斯科皮对于麻瓜并不是一无所知,他送艾瑞克到了伦敦的地铁。

“学校见。”

“嗯。学校见。”艾瑞克冲斯科皮挥了挥手,走进了地铁的闸门。

艾瑞克坐了地铁和夜晚最后的电车回了安格尔镇。扎比尼先生在冷饮店门口留了言,那么爸爸应该会在家里等他。脖子上挂着的水晶没有碎裂,所以爸爸应该是没事的吧。这么想着艾瑞克打开了格雷尔画室的门,房间里一片漆黑。屋子里飘着淡淡的铁锈的味道。地板上有一个黑漆漆的东西。艾瑞克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立马打开了屋顶上挂着的琉璃灯。

是爸爸。

湿漉漉的头发胡乱贴在哈利的额头上,秀气的眉毛拧作一团,绿色的眼睛也没有光泽。手臂上的青筋暴起,汗珠接连不断的冒出,身体蜷缩了起来。地板上和身上的衣服都沾着咳出的鲜血。

艾瑞克扑到了哈利的身边。但是哈利的神智并不是很清晰。他过了很久才看清了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儿子。

“没……事。地下室里……柜子……第五排第六个……”声音已经沙哑得不行。艾瑞克以最快的速度去地下室取了魔药,扶着哈利,全部灌了下去。

“没事。别怕。”哈利握住了艾瑞克不停在发抖的双手。但是艾瑞克感受的到,握着自己的手,冰冰冷,没有一点活人的感觉。

这是灵魂诅咒的效力。

艾瑞克开始哭泣。哈利想给儿子擦擦眼泪,但是他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艾瑞克害怕极了,他的爸爸随时都有可能会离开自己,而他没有一点办法。他不知所措,他前所未有地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哈利的灵魂诅咒每个月都会发作,他总是尽可能地不让他的艾瑞克知道。他保密得很好,至少在今天以前他都保密得很好。这次会这么厉害是因为他在翻倒巷遇见了那个男人。   

诅咒的印记会让施术者在靠近被施术者时让诅咒突然发作,并且如果两个人不立刻分离,那么施术者就会死于诅咒的发作。

哈利在斯内普的面前一直隐忍着,所以他在用门钥匙回到家后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果艾瑞克再回来晚一点,他可能就会死于诅咒的发作。

他不会让斯内普知道自己为了救他而施的禁术所付出的代价,就如同他不会告诉斯内普艾瑞克是他的儿子。

西弗勒斯不会期待这个孩子的。

他既已承诺了自己的生命,自己就不该再奢求太多。所以他也从未告诉过西弗勒斯自己对他的感情。

作为一个波特,他不配去追求西弗勒斯.斯内普。

哈利.波特这个名字只会出现在西弗勒斯.斯内普所憎之人的名单上,因为他是詹姆斯.波特的儿子,因为他害死了西弗勒斯这辈子最爱的人。

西弗勒斯.斯内普是为了莉莉.伊万斯才会一直保护着他甚至愿意接受邓布利多的安排去当双面间谍。因为莉莉.伊万斯是西弗勒斯的至爱。

而哈利.波特,对于西弗勒斯来说永远都只是一个波特。

所以他的艾瑞克会是一个格雷尔而不是波特。

作为格雷尔的艾瑞克,西弗,是会喜欢的吧。

毕竟他的艾瑞克那么乖巧懂事,也不像自己在魔药制作上一塌糊涂,他在黑魔法和魔药上都有着很高的天赋,还天生就拥有天赋无杖魔法和无声咒能力。

他的艾瑞克是梅林给他的至宝。

他,哈利.波特从来没有拥有过任何人,而艾瑞克的到来却让他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人,他一直所祈求的一份亲情。

这是属于他自己的孩子,也是哈利波特对西弗勒斯的感情的唯一证明,证明了他的这份感情并不是毫无价值的。

其实他所期盼的从来都不多,他从来没有要求过西弗勒斯给他什么。但是他却给了自己,他的一生。因为莉莉。伊万斯。

 

下一章第九章由于被吞在二十一章后面大家自行手动翻阅一下。

评论(2)
热度(61)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