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七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七章  马尔福

 

二零零九年

 

斯科皮.马尔福是马尔福家族的独子。而马尔福是现今唯一一个在大战后仍保持坚固根基的贵族家族,不得不说这得益于现任马尔福家族族长德拉克.马尔福并不是一个大脑被鼻涕虫塞满的迂腐的老贵族,而他的爱人布雷斯.扎比尼更是公关理财高手,马尔福旗下的产业主要都是他在打理。让人难以想到,曾经的斯莱特林铂金贵族会和黑马王子扎比尼走到一起,而一直被传闻会成为马尔福夫人的潘西却嫁给了安东尼·戈德斯坦,一个拉文克劳。大战对贵族有着很大的打击,贵族一度受到民众的排斥,这让下一任的魔法部副部长的位子落到了麻瓜巫师赫敏.格兰杰的身上。在战后初期,很多斯莱特林的中立贵族选择了给自己的孩子转学没有重返霍格沃茨。即使在德拉克为代表的贵族的努力下,如今的情况已经有了好转。但是英雄论,救世主论仍在人们心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很明显家长们都更愿意自己的孩子能被分进格兰芬多,因为这是救世主哈利.波特的学院。孩子们也都向往被分入格兰芬多,而被分入格兰芬多的孩子们也往往带着一种自豪感,因为救世主出自格兰芬多,邓布利多出自格兰芬多,三剑客出自格兰芬多。不少孩子都坚信着:格兰芬多即是正义。而对于斯莱特林,人们的心情很复杂。斯莱特林=邪恶的黑巫师=食死徒。而伟大的双面间谍斯内普却像是斯莱特林里特例,他是英雄被人们崇拜,他回归后的姿势已经成为了斯莱特林心中最后的支柱。魔法部部长马尔福的一些举动也似乎顺应了民心,至少他的支持率是至今为止历任部长中最高的。

胆小的高尔家族现今的小继承人菲力克斯.高尔去年进了霍格沃茨,但是出于局势的考虑毕竟在最后一段时间内高尔家族向黑魔王投诚,他听从了家里的安排进了拉文克劳。不过,斯科皮是一定会进斯莱特林的,马尔福生来就是斯莱特林。小铂金贵族从小就是在罚抄斯莱特林守则以及马尔福家规下长大。斯莱特林生而高贵。斯莱特林行为守则八:为斯莱特林荣耀而荣耀,为斯莱特林骄傲而骄傲。小铂金贵族五岁就握紧自己的小拳头下定决心要扭转斯莱特林的局面,父亲这一代如果完成不了,他会继续下去。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四十五:面对不利局面,怨天尤人不如以积极态度扭转。

刚刚在摩金夫人的店偶遇的艾瑞克,嗯,外表和举止都很符合马尔福的审美,是个可以结交的候选人。斯科皮在心里拖着咏叹调评论着。此刻的斯科皮手里提着一个笼子,笼子里的是一只雪鸮,浑身雪白,羽毛蓬松,而且是一个高贵的小公主不过在斯科皮接近她的时候她乖巧地低下头接受了斯科皮的抚摸。斯科皮刚刚给她取名叫做温蒂。斯科皮本来不想要猫头鹰的,他更想要一条龙,然而龙没有办法带进霍格沃茨。喜欢龙和所有璀璨华丽的东西是马尔福的天性,他的父亲的名字,德拉科,在拉丁语中的意思就是龙。今晚,在马尔福庄园将会有一场晚宴,为了庆祝他即将入学。哦,该死的麻烦,那群贵族小姐和夫人们看他的眼神,都像是要把他吃了。哼,马尔福的铂金毛只有爱人和家人可以抚摸。

 路过弗洛林冷饮店,斯科皮看到了门口站着的那个小小的身影。哦,这不是几个小时之前见过的艾瑞克.格雷尔么.看上去他等了很久了。他在等谁,为什么不进去等。下了大雨为什么不用防水防湿咒语,起码要用个保暖咒。真是的,难道他想生病么。这么想着,斯科皮就走上前,拖着别扭的贵族口吻开口道:“我想格雷尔先生并不是蠢到宁愿在门口当看门狗也不去店里坐着。

艾瑞克已经等了有七八个小时了,但是爸爸并没有如约定那样准时到来。爸爸从没有不准时过。一想到爸爸的真实身份和身体状况,艾瑞克很怕会出现自己最害怕的事情。尽管他的心里已经急疯了,但他不敢走开,他怕爸爸找不到自己。看着面前的突然出现的小铂金贵族,艾瑞克抬起了湿漉漉的头,不断有雨水珠子从发稍滚下,嘴唇冻得有点发白。因为在雨里站的有点久,一时说话居然有点僵硬:“我……在……等我的爸爸。”这么说着,绿宝石般的眼睛里竟然有着水气,铂金贵族的小心脏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于是斯科皮脱口而出:“我想你现在需要的是一杯热茶。”他收起了自己的贵族腔。

“我想马尔福庄园是欢迎你的。”一旁的布雷斯拿出魔杖,给了艾瑞克一个防水防湿咒和一个保暖咒,然后转头对着自己的铂金爱人道,“今晚的晚宴应该可以再加一个位子,对吧,亲爱的。”后面的一个吻,立马堵住了德拉科的所有的反对。

艾瑞克看了看面前的铂金贵族一家,尤其是斯科皮。

但他和爸爸约好了。他不能离开这里。

“谢谢先生的好意,我需要在这里等我的爸爸。”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用担心。”布雷斯说着挥动了一下魔杖,““呼神护卫。”一道银白色的棉絮质感的光从杖尖发出,随后化成了一只白貂。这让艾瑞克有些惊讶,他知道这是守护神咒,但这是他第一次亲眼所见。白貂围着扎比尼转了三圈,然后扫了一下自己的毛茸茸的尾巴把它垫在了自己身下在弗洛林冷饮店门前团成了坐了一下来。“如果你父亲来了,看到了我的守护神咒就会知道你受到了马尔福的邀请,这样他就不会担心了。”

如果爸爸真的出事,那么脖子上挂着的水晶会有所感应,这种特殊的炼金术制品如果制作人死亡或者处于死亡的边缘,便会失效。这是他爸爸在他出生之前给他制作的诞生礼物。但是此刻,艾瑞克的内心还是各自混乱,他有很多话想问爸爸,他担心他的爸爸,而面前的斯科皮又让他觉得可以信任。

“不胜荣幸。”艾瑞克接受了马尔福的邀请。
      考虑了艾瑞克的年龄,马尔福用了门钥匙。马尔福庄园不愧是现今最古老最华丽的庄园之一。初次踏入马尔福庄园的艾瑞克被震惊地说不出话来,不过好在哈利一直有教导他要保持礼仪,所以虽然他的内心波涛汹涌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出来。而这些都被斯科皮看在了眼里,他心里暗暗赞叹了一下艾瑞克。

开阔的碧绿草坪和一方无限高远的湛蓝天空。草坡起伏着向两边延伸,中间一条宽阔整洁的甬道,通向前面的白色的城堡。草坪上,湖岸边,城堡下,阳光明媚。庄园内养了许多只孔雀,见了客人的到来纷纷骄傲地开屏展示自己的美丽。艾瑞克甚至在后院的私人森林中看到了龙。宏伟的大厅被布置得格外璀璨华丽,家养小精灵都穿着整洁精美的领巾在有序地做着晚宴的准备工作。艾瑞克在马尔福庄园看到了许多自己只在书中见过的事物,果然马尔福是现下当之无愧的第一贵族。一路上斯科皮都有给艾瑞克介绍自家的庄园,这可是罕见的现象,通常,小铂金贵族都是抬着高高地下巴懒得看你一眼。这样亲切的举动真的是各种罕见。

“好了,斯科皮带你的新朋友去玩吧。晚宴的时候记得准时出来。”

“是的,爸爸。”斯科皮冲布雷斯点点头。

虽然男男伴侣在巫师界并不稀奇,不过对于艾瑞克来说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他对于魔法界的了解并不匮乏,甚至他已经阅读了许多高级的魔法咒语书籍和魔药学书籍。但很多事物都是第一次见。好奇心的填补让本来内心各种焦急的艾瑞克,有了些许平静

“你要感到荣幸,这是我第一次带人参观我的房间!”斯科皮领着艾瑞克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斯科皮的房间特别宽敞,有专门的魔药室。书架上堆满了书籍,有很多和黑魔法有关的。斯科皮对着壁炉,魔杖一挥,壁炉里燃起了一团火。哦,马尔福念咒语的声音都花哨。院子里不是还养着很多孔雀么,该给他们取一个新的绰号:铂金孔雀。

“哇。原来,你喜欢龙。”对于一屋子各种不同形态的龙形模型甚至连窗户的窗檐上都雕着龙。艾瑞克发出了感慨。屋子里的小龙们本来正在闭目休息,看到有了新的客人到来纷纷抬起了自己的头,用好奇探究的目光盯着艾瑞克。有几只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哦,小主人带了他的小情人回来。是个漂亮的男孩子呢。”

“是不是小情人还不一定呢。”

“看来小主人要加把劲了。”

“嗯哼。龙是我最喜欢的,我也喜欢蛇。我家后院养着一对夫妻龙。”斯科皮一坐上了高背沙发椅,就有一只龙形模型亲昵地飞到了他的手边蹭了蹭,而斯科皮也亲昵地去抚摸了小龙的头。斯科皮看着小龙的眼神,格外温柔简直就像是看自己的爱人。艾瑞克在心里这么评论道。

艾瑞克在沙发边坐下,“啪”一只家养小精灵出现在了房间里,它有着长着大大的,像蝙蝠那样的耳朵,有一个比较长而扁的鼻子,家养小精灵在茶几上摆上了精致的曲奇和黑咖啡。“哦,谢谢。”艾瑞克下意识地对家养小精灵说道,然后便看见小精灵用网球般大小的眼睛惊恐地看着艾瑞克,嘴里哆嗦着说:“这位先生对拉比说了谢谢,拉比该死,拉比让先生对自己说了谢谢!”说完就用自己的头使劲地撞着墙。

“你家没有么,家养小精灵?”斯科皮用眼神示意了下拉比让它退下。

“我家没有。”

哦,家族没落了么,难怪没有听说过格雷尔这个姓。

“左手边的柜子里有新的礼服,可能有点大,但是应该还算适合。你可以随意去挑一件。”斯科皮一脸作为一个马尔福我很大方地说道。

艾瑞克拉开了斯科皮说的衣柜,入眼的全是马尔福式的礼服。华丽至上,有些上面缀满了宝石,有些则低调地绣着金丝镶嵌着银水晶。艾瑞克从里面挑了一件最低调的出来,在自己身上比划了一下。“就这件吧,谢谢。”说完礼服就完美地穿在了艾瑞克的身上,而他先前穿来的衣服已经折叠整齐放在了一旁。斯科皮心里一阵波涛汹涌,无杖魔法加无声咒,他竟然会这个,要知道连自己的父亲都很难如此轻而易举的做到,他还是个和自己同龄的孩子,而且刚刚那个魔法,他并没有看到过。如此快速地换衣,他只知道优质的变形衣可以做到。

“刚才的魔法。”斯科皮忍不住开口。

“那是我爸爸发明的小魔法,很实用对不对。”在战时为了躲避伏地魔,哈利发明了不少实用的小魔法,他只是有口诉给艾瑞克,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偷偷地学会了。

“你平时使用魔法都不用魔杖的么?”

“嗯。不过爸爸禁止我使用魔法,他说我的魔力不稳定,要我到了霍格沃茨跟着老师系统地学习过才可以使用。”但偶尔总会…斯科皮已经在艾瑞克面前好好地展示了一番,艾瑞克当然也不想输给斯科皮。

斯科皮觉得要让父亲给自己加强魔咒训练了。嗯,等回头,马上就去和父亲商量。

“你打过魁地奇么?”斯科皮挑了一个话题。

“没有,不过我爸爸打得很好,他会经常给我讲解魁地奇技巧。”

“我父亲也打得很好,他是斯莱特林的找球手。……我父亲带我去看过魁地奇世界杯。”说到魁地奇,斯科皮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两个人坐着聊了很久。斯科皮发现艾瑞克在巫师常识上有着很多欠缺,他甚至非常了解并适应麻瓜的生活方式。但他有着很完美的贵族礼仪,魔药知识和魔咒知识非常丰富,连马尔福的继承人都承认自己不如他。这个人,真的很有趣。斯科皮开始期待未来的校园生活了。

“看来你们聊的很愉快都快忘记了时间,斯科皮大家都在等你。”要不是扎比尼先生的打断,艾瑞克觉得自己还可以和斯科皮聊上很久。这个贵族意外地很对自己的胃口。

马尔福的晚宴邀请了很多人。除了魔法部副部长赫敏.格兰杰都是贵族家族。每一个来访的宾客都为斯科皮送上了礼物。赫敏送给斯科皮一本防火防潮防破损的笔记本上面还加了保密咒只有主人和经过主人允许的人才可以里面显示的内容和加了好几个可以抵御黑魔法的保护咒的长袍纽扣,。纳威送给斯科皮的是自己培育的克曼德克勒草,这种草培育十分困难,可以瞬间止住流血,停止毒素渗透,制止伤口的加重,对于重伤有着很好的即时克制作用,往往可以在重要时刻争取到不少时间。高尔和克拉布这两个马尔福附属家族更是送了不少珍贵的黑魔法炼金术品。斯科皮穿着华美的礼服登场之后就一直被各个家族的女眷们的目光所包围,不过斯科皮是谁,他可是马尔福的继承人。斯科皮巧妙的几句赞美就完美地避开了女眷们对他的热情。艾瑞克则找了一个角落,吃着手里的点心,他来这里是一个意外,他还不清楚这里的情况并不想参与进去。

“差不多该开始了,客人们也都差不多来齐了。”布雷斯在德拉科的耳边低语道。

“教父还没有到,再等等。”

话音刚落,一阵风席卷了整个宴会大厅,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魔压蔓延开来,不少巫师都被这强大的魔压逼得往后退了好几步。来人是直接幻影移形过来的。能够在马尔福庄园直接幻影移形的一定是马尔福的家人。男人还是穿着他惯穿的黑色长袍,领口和袖口有着一排,每一颗扣子都扣得服服帖帖,宽大的长袍下摆在身后翻出一个又一个浪花。嘴角抿的紧紧的,每走一步都会有魔压向四周蔓去,西弗勒斯.斯内普这个代表着斯莱特林荣耀的男人的到来,成为了整个晚宴最亮的一点。在中央的马尔福家主握着家主权杖急忙上前迎接,丝毫看不出马尔福一贯的高冷。这是连马尔福都必须为之俯首的男人。在场的很多人都曾经是斯内普的学生,虽然已经毕业多年但是再次见到自己曾经的教授,还是会让他们回想起在霍格沃茨被斯内普的毒液喷得瑟瑟发抖的黑暗岁月。哦,斯内普真的是霍格沃茨史上最让小巨怪们害怕的教授。

“马尔福恭迎多时。”德拉科觉得距离上一次见到教父,教父的魔力又增强了不上。而自己与之的差距大概这辈子都难以赶上了。

“德拉科,你得庆幸我抛下了一个重要的魔药试验来这个亮得像个灯泡的地方看你的崽子。”磁性低沉的如大提琴的声音带着一贯的刻薄的语气说道。而站在德拉科边上的今晚的宴会主角斯科皮觉得自己又被斯内普给从头到脚好好地评价了一番,大概之后的家庭课上又会给自己不少难题,斯科皮觉得自己要开始冒冷汗了。父亲说过,能够顶得住斯内普的毒液和审视的目光的只有那个疤头救世主。斯内普扔给德拉科一个包裹,里面是一打数量不少的魔药。斯内普出品的魔药,千金难求。好大的手笔。

“各位来宾久等了。让我们开始吧。”德拉科回到了宴会主席之位宣布了晚宴的开始。


评论
热度(62)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