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六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六章  翻倒巷

 

二零零九年

 

在对角巷相邻旁边有着一条漆黑,阴暗的小巷。人们称它为翻倒巷。那里龙蛇混杂,为大多数巫师们所不齿,是魔法界的灰色地带。这条小巷上满是黑魔法商店,有的店在卖萎缩人头、巨大的黑蜘蛛、枯萎的人手和毒蜡烛等。其中最大的商店便是“博金——博克魔法店”。它专门销售黑魔法物件,其中部分商品非常危险,店主博金先生有出售的同时也收集各种奇特邪恶的东西的癖好。店铺从里到外都透露着危险。

在艾瑞克在对角巷购买他的入学必需品的同时,哈利来到了翻倒巷,将斗篷帽盖在头上,墨绿色的长袍逐渐混进了这条阴暗的小巷。来往的巫师大多都会这么做,大家互不关心,行色匆匆。哈利来翻倒巷的目的是为了他最近越发不太稳定的灵魂。在把自己的灵魂献祭给死神召唤了禁咒后,他的灵魂就受到了诅咒。而最近好像快到极限了。哈利他并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撑多久,但艾瑞克还小,他没有办法扔下他。也许翻倒巷里会有一些小东西可以帮助他再多延长点时间。只要撑到艾瑞克成年就够了。

推开博金——博克魔法店的门,门老旧地发出了一声吱嘎声。一只放在垫子上的干瘪的人手装在玻璃箱里,橱窗里摆着一副染有血迹的扑克牌,一只老盯着人的玻璃眼珠子。墙上挂满了神情恐怖的面具,柜台上堆放着各式各样的人骨头一串串吊在天花板上的生锈的,长而尖的仪器。边上有个不怎么醒目的黑色的大橱柜。一条漂亮的蛋白石项链卡片上面写着:“警告:切勿触摸!-——被下诅咒——迄今已有十九位麻瓜为拥有此物而丧命。”

“先生,看来你需要点什么小玩意。”一个男人弯着腰出现在柜台前,他正用手反复把垂在脸上的油溜溜的头发梳理整齐。博金先生的声音和他的头发都是腻得流油。

“我需要一些稳定剂。那种的。”哈利在博金先生的眼前做了一个手势,“我想你这里,这样的东西还是有的。”博金先生在明白哈利需要的是灵魂稳定剂后脸上露出了一丝惊恐,因为这让他想到了那个已经被救世主打败的黑魔王。“别紧张,我可以给你一个不错的价格。”

就在这时,店门再一次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踏进了店里,身材伟岸犹如希腊的雕塑一身优雅的黑色的长袍,斗篷帽遮住了他的脸。即使是这样,哈利也在他走进店里的第一刻就认出了他的身份。西弗勒斯.斯内普。哈利感到灵魂的深处好像有一种窒息感,让他无法呼吸。他以为他已经把一切藏好了,藏在那样深那样冷的心底。但这可能只是他一个人的错觉。

“先生,我想你得稍等片刻了。要讲究先来后到原则不是么。”博金先生对斯内普说道,

哈利可以感受到,此时斯内普的目光是落在自己的身上的,他在打量自己。这让他觉得压抑,甚至有点不知所措。哈利拉了拉盖住脸庞的斗篷帽。哈利尽力地压低了声音对摩金先生道:“我觉得给你一个期限,三个月……到时候我会来取货……希望到时候不要让我失望。”

“嗯,这个么……我想先生如果愿意给出这个数字的话。我会尽最大努力的。”摩金先生伸出了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然后看到戴着斗篷帽的男人点了点头表示了答应。“那么,成交。”

哈利又再度拉了拉盖住脸庞的斗篷帽,克制自己平静自然地越过斯内普的身边推门离开。他觉得自己一刻也不能多留。

斯内普从进门的那一刻起便看到了博金先生正在和一个身形看着很消瘦,身高也并不高的男子在交易,男子,不,或者也可能是使用了增龄剂的少年。仿佛感觉到了自己在被打量,男子拉了拉斗篷帽。从长袍里伸出的手,苍白纤细,结骨分明,中指上戴着一个绿宝石的戒指衬着皮肤更白皙了。斯内普觉得这个身形有点眼熟,但是却翻不出什么有用的记忆片断。不久男人就打算离开了。男人从自己的身侧经过时,从灵魂深处传来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就像是灵魂被重重地击打了一下。本能先于理智。片刻斯内普追了出去。

然而人群里显然都是差不多的遮住脸庞的巫师。

哈利从没有想过会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再次与斯内普重逢。在漫长的十一年里,他也曾想过与斯内普重逢的场景。但不是在这样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应该是在一个一切都该结束的时候,或者是在他没有办法继续照顾艾瑞克的情况下。不,他们不该相见的。如果再度重逢,他还有什么可以给他。他已经给了所有他可以给的,而这些都及不上莉莉.伊万斯的一个微笑。

灵魂深处的那种窒息感久久没有消失,这让哈利觉得透不过气来。在他觉得头晕目眩的瞬间,他被人一把拽住了与此同时他的斗篷帽被人掀了下来。一瞬间,哈利觉得自己可能管理不住脸上的表情。

斯内普还是找到了那个刚才在店里遇上的男人。手接触到男人的皮肤时,一股灵魂相互呼应的悸动从心里涌了出来,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惊讶。斗篷帽下面的脸,十分的平凡,棕色的短发棕色的双眸,除了皮肤格外白皙外,好像没有什么特点了。然而下一秒,面前的这个的男子好像就很痛苦地捂着胸口跪坐在了地上。斯内普想要上前的手被男人狠狠地甩到了一边。

“离我……远一点。”有点嘶哑的声音和刚才在店里听到的刻意压低的声音完全不一样。在看看他因为忍受痛苦而微微有点颤抖的肩膀。习惯怀疑的斯莱特林不由地在心里揣测起来。果然,这是一个用了增龄剂的少年。或者某个被黑魔法反噬的黑巫师。但是灵魂传来的羁绊感让斯内普无法放下眼前的这个男人不管。

没有魔力而无法挣脱斯内普的哈利感到一种绝望的无力感。但是诅咒的印记越来越疼痛,已经要夺走了哈利思考的力气。是自己大意了。

“昏昏倒地。”斯内普低低念出了咒语,无杖魔法。哈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随后就毫无防备地倒在了斯内普的怀里。斯内普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搂住怀里的人,在原地幻影移形了。

斯内普把人带到了地窖,他本不应该带着这样一个可疑的人来到霍格沃茨的,但是蜘蛛尾巷实在是很久没有人收拾了。而且,从男人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危险的气息和魔力波动。把人放在了柔软的大床上。然后扔上了一搭检测咒。很显然,情况糟糕。这个人的灵魂处于极其混乱的地步。没有使用增龄剂的痕迹,但身体状况糟糕用苟延残喘都不过分,还有黑魔法反噬的迹象以及魔力好像全部干枯了。难以相信,这个人是这么拖着这样的身子在翻倒巷里转来转去的。真是不要命的举动!年龄看着像是二十出头。虽然并不是什么精致的脸,但是在翻倒巷里徘徊的喜欢年轻男孩的黑巫师不在少数。真是好胆量。斯内普决定等他醒了,一定要问个清楚。而现在,床上的人可能需要一点灵魂稳定剂和生死水。

斯内普换了件工作长袍走进里面的魔药室,并在离开时对着卧室的门扔了几个咒语以防里面的人醒来逃走。不过,斯内普也不觉得这样的身子可以逃到哪里去。

哈利醒来发现自己睡在柔软的大床上,床单和被子上还带着主人惯有的淡淡魔药的味道。房间其实很宽敞,黑白基调的布局显示出主人是一个很严谨的人。这里有十一年没有来了。但是……依旧熟悉。床头放了两个药瓶,从颜色看应该是灵魂稳定剂和生死水。这是要人喝了药继续睡么。脑袋很沉,胸口的诅咒印记还隐隐约约带着疼痛。会这么疼,是因为靠的太近了吗。喝了药,哈利推开盖在身上的被子,袍子被脱掉了,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长裤。

拉开了卧室的门。斯内普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像以前一样批阅着学生的作业。看他一笔一划用力地在羊皮纸上写着评语,显然又被气的不清。看这笔顺,大概又是一个P。

“well,在那里站了半天一直盯着别人看我不认为是什么礼貌的表现。我想即使你的脑袋里装满鼻涕虫也应该对出手相助的我表示一定程度的感谢而报上你的姓名。”还是一贯喜欢喷毒液。哈利心想。

“………丹尼尔………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哈利编造了这么一个名字。

斯内普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从座位上站起来朝哈利走去。哈利下意识地朝后退了几步。“你可不可以……不要过来。”总是,总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会变得那么不像自己。他甚至觉得每次面对斯内普的时候都有一种窒息感。

“Oh,Well,Well。看来你的胆子比皮皮鬼还小。请你称呼我为斯内普先生。雷德克里夫先生,我们来谈谈关于你的小问题。”斯内普没有再上前,而是坐回了旁边的沙发上,“你确定要站在那么远的地方开始我们的谈话么。”

“就这样。”

“你的灵魂处于很不稳定的状态,而且你的身上有黑魔法的反噬痕迹,以及我感受不到你的魔力波动。这让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会导致这些。如果你的答案不令人满意,我可能会把你送给魔法部。”斯内普开口道。

“……”

“不打算回答的意思么”斯内普把双手交叉放在了嘴前,用目光审视着面前的人。

“……谢谢你的药。”

“……不是你,是斯内普先生。”

“斯……斯内普先生。我睡了多久?”

“不多不少十小时。”

“哦,不。”哈利发出了一声惊呼,“抱歉,我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得走了。”哈利想起了他和艾瑞克约好在冷饮店见面的。他居然让艾瑞克一个人在对角巷待了那么久。

“如果你回答完我的问题……你……”哈利的身上闪出了光芒,随着一阵风哈利就和那束光芒一起消失了。该死的!是门钥匙。然而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在魔力干枯的情况下使用门钥匙。这个突如其来的相遇,却给斯内普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自那天后,再也没有遇见过那个自称丹尼尔的男人。斯内普拿起了男子留下的那件墨绿色长袍,胸口的位置染上了鲜血,但是斯内普没有把袍子扔掉。他丢了一个清理一新,然后将袍子收了起来。

 


评论(1)
热度(55)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