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三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三章  我的爸爸

 

二零零五年

 

从艾瑞克记事以来,格雷尔先生给人的感觉就像一滩禁林的湖水,神秘而平静。

在店里时总是用一件又大又长尺寸明显不符的黑色长袍披在自己消瘦的身子外,但从不穿出门,清洗的时候总是用的高级的魔法清洗剂。

不想让它有任何磨损却又无法让它离开自己一刻。

非常重要的东西。

就像是有什么特殊意味一样,艾瑞克经常可以看见格雷尔先生面无表情地抱着长袍发呆,仿佛在通过长袍回忆着什么人。袍子的用料及其珍贵,是上等的魔法兽普罗基恩兽的黑色血液和上等棉绸混合编制的布做成的,可以抵御一定程度的黑魔法。袍子上绣着某个类似家族族徽的标记。

这大概是爷爷留给爸爸的祖传物吧。艾瑞克这么想。

画室有一个地下室,艾瑞克总是被警告不准进去。但是每周格雷尔先生去镇上采购时,艾瑞克总会偷偷地溜进去。因为对于麻瓜的门锁,一点点小小的魔法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解决而显然失去魔法的格雷尔先生并不能预防这点。地下室被打扫地非常干净,架子里储藏了大量的魔药大概可供使用十几年的量,高级清洁剂,止血剂,镇定剂,消肿剂,缓和剂,生死水等一些战时必备和日常所需的魔药。地下室的书架上放满了藏书,从《小巫师魔法启蒙》到《你所不知道的高级黑魔法》这类的魔法书籍,以及《幼儿初级指南》到《高级家政指导》这类的育儿书籍。整个地下室,一目了然都是为了自己能和其他小巫师一样成长而准备的。

虽然爸爸没有了魔法,但却给予了自己不输给贵族小巫师的家庭坏境。而这对于一个因为什么原因而与魔法隔绝的哑炮来说是多么地不容易。虽然格雷尔先生对艾瑞克绝口不提自己失去魔法的原因,但是艾瑞克知道除了失去魔法以外格雷尔的身上还烙下了诅咒的印记。格雷尔总是小心地不让艾瑞克看到自己的身子,但是一次无意中还是被艾瑞克发现了胸口的秘密。格雷尔的胸口从心脏位置开始蔓延开来的黑色的丑陋死神的图案便是受了诅咒的证据,心脏的律动和这丑陋腐蚀的印记混合在一起,仿佛用手触碰一下就会戳破脆弱不堪的心脏,接着从心脏就会喷涌而出的受了诅咒的黑红色的血液。而格雷尔先生每个月都需要忍受诅咒的反噬。

“很疼么?”艾瑞克想要伸手去触碰胸口的诅咒印记却被格雷尔轻微地后退避开了。

“这个印记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所以并不是疼和不疼可以衡量的。艾瑞克不要担心,这只是看着比较恐怖罢了。”这样的说法,说服力真的很低,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艾瑞克明白了,爸爸一直以来都是以这样的身子支撑着这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家。
     每每想到没有魔法的爸爸却为了自己付出了这么多,艾瑞克都会觉得心口揪心地痛。我一定会找到这个世界破除诅咒的方法。肯定有着什么原因吧。不然为什么要一个人拖着这样的身子来到完全与魔法界隔绝的地方生活。

大战后的哈利波特因为使用了不可饶恕的禁咒,受到了死神的诅咒而逐渐失去了魔法。禁咒来源于波特家族庄园藏书中的家族密咒。可以拯救濒死的爱人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灵魂的诅咒。这好像很符合波特一族,为爱付出一切的家族特征。但是要成功施咒本身就需要强大的魔力和纯净的灵魂以及拥有波特家族高贵的血脉。只有奉献出全部的这些,死神才会勉为其难地接受。然而还有一个前提是,被施咒者同样拥有强大的魔力坚韧的灵魂以及高贵的血脉。不然即使是死神也无法带回在生死界徘徊的灵魂。

被伏地魔的宠物纳吉尼咬断喉咙后存活下来,只需六个月的治疗就痊愈并且还能觉醒魔法生物血统的。就只有现任的霍格沃茨校长了。

然而战争刚结束的魔法界并不预言家日报报道的那样太平,食死徒的残余势力以及一部分反救世主的恐怖势力依旧在各处活跃着。如果让世人知道伟大的救世主已经失去了魔法,并且拖着一个受了诅咒的身子,那么人们心中刚筑起的希望很快就会坍塌,在那个时候最需要就是一个强大不会被摧毁的形象。所以哈利波特选择了消失,让世人们记住的是一个伟大的救世主而不是一个参加过大战已经遍体鳞伤的哈利波特。人们所要记住的只是一个虚影,至于救世主这个名号底下的人是谁,其实都不重要。如果他不选择离开,那么也许罗恩会死,,赫敏会死,哈利不愿也不能再有人因为他而卷入危险。更何况在这个时候他有了艾瑞克。在魔法消失之际,哈利波特除去了自己在波特家族谱上的名字,用黑魔法消除了一切和哈利波特有联系的魔法溯源。这就是艾瑞克的名字里,不会显示波特的原因。

艾瑞克的记忆中,他的爸爸是一个非常博学的人,虽然年轻但是却知道很多有关黑魔法和古魔文的知识。不过对于艾瑞克最喜欢的魔药学,却只能够提供一些理论知识,因为据说学生时代的时候从魔药制作上的成绩和成果来看,简直是惨不忍睹。不过哈利光靠自己优秀的理论知识就给艾瑞克打了一个完美的魔药学基础。为什么哈利波特在魔药制作上会这么惨不忍睹。并不是因为哈利遗传了他的父亲詹姆斯糟糕的魔药学基因,而是因为哈利波特作为伏地魔的魂器之一,灵魂一直处于缺失的状态。

一个灵魂不完整的人是没有办法熬制出纯净的上等魔药的。

直到伏地魔被打败,他的灵魂才完整,但是他使用了家族密咒将自己的灵魂献祭给了死神。所以哈利波特大概一生都不会有成功熬制魔药的时刻了。

从爸爸的口中得知,巫师有一向著名的体育运动——魁地奇,若不是失去魔法再也无法驾驭飞天扫帚了,职业魁地奇找球手是哈利最梦寐以求的职业。失去魔法的哈利再也无法飞翔,而飞行却是他唯一快乐的方式。

哈利很喜欢给艾瑞克讲魁地奇的技巧,这大概是他给儿子授课时唯一会讲得兴致勃勃的事物。大多数的时候,哈利波特都像一面打不破的湖水,安静而绝望。

我的爸爸也许不会像其他人的爸爸那样看上去很强大,他只是一个失去了魔法的哑炮,可是他却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总有一天我会知道,爸爸失去魔法的原因,诅咒的破解方法,以及关于妈妈的事情。艾瑞克常常这么想。

这是七岁的艾瑞克最大的梦想。


评论(2)
热度(68)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