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xback。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SSHP/snarry/斯哈】Maybe 第一章 (NC-17 生子 养成 长篇 虐)

目录:点我


第一章画室店主

 

二零零二年冬

 

科克沃斯镇是英格兰的一所大城镇,蜘蛛尾巷就坐落于此。城镇中的几条街道旁都是相同的沿斜坡建造的砖房。它坐落在一条满是垃圾堆的脏兮兮的河边,镇里还有一处带着大烟囱的废弃磨坊。很明显这里是麻瓜的贫民区,就像被遗忘了一样,还能感受到上世纪末留下的历史痕迹。

在距离科克沃斯镇两公里不到的地方,有一条名叫安格尔的小镇。街角的转角处有一家经营了四五年的画室,在小镇里可算小有名气。画室有两层,一楼是对外开放的,二楼是主人自己居住的寝居。室内还保留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风格。蜡烛造型的琉璃灯,带着复古帷幔的卧床、雕着精美花纹的大壁炉、铺着精美毛毯的高背沙发,唯美的楼梯扶手、以及挂在室内一幅一幅风格迥异的油画。这里的画作都是店主从各地收集而来的,当然也有一部分店主自己的作品。来访的客人也可以要求店主为自己现场画肖像画,或是外景写生,而这些都是以小时收费的,因为店主的身体欠佳,一天连续作画的时间不能超过三小时。

店主是一个大约二十三岁的年轻男子,身形消瘦的厉害,可以看见结骨分明纤长的手背上突出的青筋,肤色有些苍白看着像是长期不晒太阳,一头乌黑带着微卷的短发下一张棱角分明的脸,精致的五官却像艺术品一样完美,一双宝石般湖水绿的眼睛里带着不符合年龄的沧桑浓得看不出什么情感了,折射而来的阳光在眼纹中如同波光粼粼的湖水一般荡漾开来。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的外面总是披着一件黑色做工精美的华丽长袍,这样的打扮好像永远停止在了历史的某一个节点。

镇上的年轻姑娘都暗暗地喜欢着这个谈吐优雅,举止绅士的年轻人,中年贵妇总是对这位年轻人格外青睐,来画室找店主画肖像画的也大多是女性。不过年轻人有一个已经满五岁的儿子,叫做艾瑞克.格雷尔。小孩和他的父亲一样,继承了一双绿宝石般的瞳孔和一头乌黑的头发。小孩有着一个特征鲜明的鹰钩鼻,比同龄孩子要高出许多的身高虽然年龄还小,但是完美规范的贵族礼仪让这个孩子看起来特别得不一样。他总是会安静地跟在他父亲的身后,只有在没有生人的情况下才会像所有孩子一样对他的父亲撒娇求拥抱求摸头。至于艾瑞克的妈妈,没有人见过。虽然格雷尔先生天天拖着一个五岁的拖油瓶,但是这不影响镇里的年轻姑娘想成为艾瑞克的新妈妈的动力。反而很多姑娘觉得有这么一个漂亮懂事的现成儿子,真是捡了好大的便宜。

夕阳的余晖照在了小镇上,街道上的行人稀少。送走了今天来求肖像画的客人后,格雷尔先生挂上了闭店的牌子,来到了一楼最里面的厨房准备起了晚餐。艾瑞克手捧着一本标着绘图的魔药材料详述在厨房旁的吧台边看得津津有味。格雷尔先生作画或者烹饪的时候,艾瑞克都会在边上安静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懂得这种无声的陪伴,真是在这种年龄的孩子的身上难得一见。

“艾瑞克,来吃饭吧!”

艾瑞克闻声把手里的书放回了铺着白色桌布雕花的木茶几上并没有随手一放,爸爸说了,要对待情人一样对待每一本书。看着格雷尔先生端着刚烧好的菜走出厨房,艾瑞克主动去帮爸爸拿来碗筷。黄色的琉璃灯下,父子其乐融融地吃着晚餐。

“爸爸,我今天看了一篇关于论述月长石(注)在制药方面的用途的论文,如果改变月长石处理的顺序,我觉得可以熬制使人每晚睡眠中都做美梦的药剂。”格雷尔先生在餐桌旁一坐下就听到艾瑞克兴致勃勃地向自己汇报今天学到的东西。

“月长石有多种颜色,它的魔力包括帮助人们得到感情的平静和镇定。确实有这个可能,但是可能会让使用者产生依赖甚至难以醒来。不过你能有这种假设已经很出色了。”

“爸爸还不是每晚睡前都会喝一瓶生死水才能入睡。”艾瑞克小声地嘟囔道。

“艾瑞克,你今天一整天是不是除了魔药学就没翻过别的书。”格雷尔的语气是陈述句,“你是不是忘了爸爸和你说的,不能轻视任何一门学科。”

艾瑞克鼓起了小包子脸冲格雷尔吐了吐舌头,小声道:“我只要拿起魔药书就会看着看着就入迷了,一不小心时间就过去那么久了嘛。”

没错,艾瑞克从小就喜欢魔药学。一岁的艾瑞克就会充满好奇地目不转睛地盯着魔药书中的魔药材料的图片,还喜欢在魔药书上面爬来爬去,二岁的时候艾瑞克就可以区分各种魔药材料,只要格雷尔报出一个魔药材料的名称,艾瑞克就会用自己的小手指点到相应的图片上。可以说艾瑞克把魔药书当作了他的童年玩具。早在艾瑞克三岁时就说过“我长大要成为本世纪最伟大的魔药大师!”这样的话。艾瑞克这么说的时候,绿色的眼里闪烁着孩子特有的光芒,让格雷尔先生也跟着感到了一丝温暖。

而现在,艾瑞克不仅可以独立制作出一些成分完美的魔药而且已经会提出一些个人简单的理论假设了。他的魔药切割手法是爸爸一手教导出来的,那会是让魔药大师都夸奖的一流手法。

他的艾瑞克真的很喜欢魔药呢,就和某个人一样。想到这里格雷尔的嘴角不由得向上翘了一下,眼里的目光也变得更加柔和了。

格雷尔先生总是在他的儿子身上找到和那人相似的地方。那是他唯一用来思念的方式。

“爸爸,昨天我尝试着给我们家的沙发换了一个新造型。”格雷尔当然知道这点,因为他们家的高背沙发已经变得更加精致华丽了。艾瑞克现在只能掌握把死物变活,活物变死的阶段,他的下一个目标是掌握从无到有,从有到无。举例来说,比如在危机时刻召唤出一片盾牌来抵挡攻击。

“爸爸,你总说你的变形术和黑魔法是最优秀的。那么爸爸会阿尼马格斯么?”一阵沉默,格雷尔并没有回答。但是艾瑞克显然已经知道了答案,“这么说爸爸一定是会的咯!……哇,非法登记的阿尼马格斯,好酷!”

“听着艾瑞克,虽然这听上去很酷。但不可偷偷练习阿尼马格斯,那十分危险。你若是想要学习,可以在你七年级的时候去请教麦格教授。”

“哦。”艾瑞克显然有点小失望,毕竟他都还没有入学呢。“那爸爸的阿尼马格斯是什么?”艾瑞克抬起自己的小脸蛋,绿色的眼睛亮得人移不开目光。

“一只黑豹。”格雷尔回答道。

“哇哦,cool。要是爸爸没有失去魔力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骑在黑豹的背上了。”

“好了,吃饭,菜要凉了。”

一顿晚餐很快就结束了。

洗漱完毕,披着蓝色睡袍,头发上还带着湿气的格雷尔先生刚走出浴室,便看到儿子早早地像往常一样等在了大床上,怀里抱着一只蒲绒绒(注),绿色的眼里满满地的期待。格雷尔先生知道,这是艾瑞克最期待的睡前故事。

“爸爸,今天和我讲讲守护神咒吧!”

“艾瑞克,你昨天说过今天会交出一份三英尺的有关草药学的论文!你又把时间花在了别的地方。”

“讲嘛讲嘛。”艾瑞克抱着格雷尔的手摇了摇,又把自己小小软软的身上往爸爸身边靠了靠讨好地说。

格雷尔没办法地用眼神刮了小孩一眼,慢慢地说了起来。他的声音充满了磁性,却不低沉,像在耳边拂过的风,“守护神咒是用于抵御摄魂怪的,摄魂怪会吸取人的快乐让人感到绝望,如果被摄魂怪亲吻就会被吸走灵魂。所以就需要守护神咒。这种咒语只有在你集中思想的时候才起作用,因此召唤守护神时必须竭尽全力回忆某一件快乐的事情。回忆的事情越快乐成功的几率越高,当然如果魔力强大到一种境界可以任意召唤。它不仅可以召唤出自己的守护神来驱赶摄魂怪,还可以用来联络。形态是银白色半透明的动物,像雾中的幽灵,形状因人而异,而且和巫师的性格和体格有关。不过守护神并不是一直不变的,在遭受大的打击和感情巨变时,就会改变。不过要使用守护神咒需要很强大的魔法基础,必须要等魔力稳定了才行,所以对于小巫师来说这是很勉强的。”说着摸了摸艾瑞克的软毛,“等你长大了,就会有机会在学校里学到的。”

“每一个人的守护神咒都不一样么?那么爸爸的是什么样子的?”

“……”格雷尔久久没有回答他的儿子,好像沉入某种回忆,脸上的表情好像带着忧伤又好像什么也看不出。看着爸爸这样的神情,艾瑞克隐隐觉得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因为他的爸爸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魔法,变成得和哑炮一样。他这么问,一定是让爸爸想到了伤心的事情。

“爸爸,对不起,我不应该问的。”艾瑞克把头埋进爸爸的怀里,小声地说。这个孩子总是敏感地可以感知到他人细微的情感的变化。

“……没……有关系。是一条大蛇。”格雷尔把艾瑞克抱进了怀里。小孩看不到爸爸的表情,但是他知道爸爸把他抱得很紧。“好了很晚了,睡吧。”

不久,艾瑞克在爸爸怀里酣睡了。睡前他在心里默默地想:能拥有大蛇作为守护神的爸爸以前肯定特别特别厉害。小孩在格雷尔的怀里打起来小小的咕噜声。睡梦中还在嘟囔着要成为魔药大师。

艾瑞克,你的身上流着普利斯家族的血液,肯定可以成为伟大的魔药师的。所以爸爸等着你长大。格雷尔先生在心里这么想道。

可对于格雷尔先生来说,夜晚总是那么得漫长。他又失眠了。黑暗里,他看着自己怀里的孩子,看着黑暗中儿子的熟睡的脸。

这就是他现在所拥有的全部。他的世界。

在接近清晨的时候,格雷尔终于睡着了。梦里他又看到了那个人。准确的说是那个人的背影,宽阔的肩膀,高大的身影,以及翻滚着仿佛可以带起浪花的黑色长袍……

我以为,我已经把你藏好了,藏在那样深,那样冷的,昔日的心底。我以为,只要绝口不提,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你就终于,终于会变成一个,古老的秘密。可是,不眠的夜,仍然太长……

 

 

蒲绒绒:它的身体像一根圆柱,上面覆盖着奶黄色的软毛。蒲绒绒性格温顺,任你搂抱,即使被扔来扔去,它也无动于衷。

月长石:魔药材料


评论(2)
热度(110)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