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四十章

第四十章     忘记的和记录的

 

 

二零一零年

        

四月七日。

先生说,我记忆的混乱是由于灵魂不稳定导致的。

二十九岁,而不是十六岁。

我的灵魂是不完整的。只剩一半。

先生和我平分了智慧,魔法和生命。

所以,我活了下来。

 

四月十日

我必须开始记日记了。

我记下了,先生告诉我的一些战后所发生的事情,代价是我忘记了一部分之前的记忆。

如果我要记住什么东西就必须忘掉一些原本记得的事情。

我会每天复习日记的。

 

四月十四日

先生的灵魂很强大。

他不知道,当他靠近我的时候。我会有压迫感和窒息感。

我知道这是灵魂契约融合的过程。

但,我想,总有一天,我剩下的那半灵魂也会被他的吞噬。

我不能当面反抗他,必须服从。这是来自灵魂的指示。

这些,都不该让先生知道。

因为他觉得靠灵魂契约让我活了下来是一种幸福。

所以,不想让他知道。

 

四月十五日

事情比我想得要糟糕的多。

我发现,我的记忆就像一个快要装满水的水桶。要接受新的水滴必须倒掉一部分原来有的。水桶的容积每天都在缩小。

这样下去。

总有一天,我的记忆会归为零。

记住这一秒发生的事情就会忘记上一秒的。

最后,我会忘记所有人。

 

四月十七日

我必须努力地去记住醒来后发生的每一件事情。

不想被先生看出破绽。

醒来后,我一直待在普林斯庄园里,没有出去过。

先生说,食死徒比以前更嚣张,就连霍格沃茨都不再安全。虽然他不说,但我知道,先生想成为新的城堡契约人。

先生问我,我会不会反对。

我不能反对。

不然,灵魂会疼。

 

四月二十五日

先生对我的态度和以前很不一样。

他开始叫我,harry。并且让我不要叫他,斯内普教授或教授。我必须服从。

西弗勒斯。这是我现在对他的称呼。这几个音节从我嘴里发出的时候,我的耳朵总会发烫,我还是不能够习惯和他以教名互称。

无论我如何排斥灵魂被迫融合的过程,都是没用的。

我们会zuo////ai。我感觉这有点像一种仪式。灵魂的指示让他需要我,我该配合他的,这大概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五月八日

我记住了一百零三件事情,忘记了八十三件。

再过一段时间,我就不能像再现在这样对遗忘还留有感觉。我可能不会再察觉自己遗忘了什么。

我不能就这样下去。

不能每一件事情都记,我该有所选择性地只记重要的事情。

 

接下来

继续


评论(19)
热度(62)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