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我snarry本命。all 哈可以接受。附带还喜欢朱修/黑白 all newt lay兴 lu兴 hong兴 这些cp。

【SSHP/snarry/斯哈】Maybe 三十九章

目录:目录被吃掉了,没有啦。哭泣

第三十九章   新的赌约

 

二零一零年

 

艾瑞克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是询问哈利的情况,德拉科自然是不敢把真实的情况告诉他。可小孩机灵着呢,不会白白地相信德拉科编出来的套话。等艾瑞克有力气下地后,他便把整个庄园翻了一遍,德拉科一路暗地跟着小孩,生怕他一不小心触发什么古老的机关。没料到的是,这小孩聪敏得紧,一路下来,安安稳稳,什么乱也没出,倒显得自己的举动有点多余。

艾瑞克当然找不到哈利。这庄园的主人是斯内普。没有主人的授权,很多房间并不会在客人面前显现。他找不到哈利,也见不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就这样发泄似的在庄园里找了三天,便安静了。

接下来,艾瑞克把自己泡在了藏书楼里,就再没出来过。德拉科派家养小精灵定时送去饭和换洗的衣物都有收下,偶尔德拉科会施个隐身咒,去看看小孩在做什么。看到的总是艾瑞克一个人安静地抑或是在看书抑或是在写着研究报告,灯光将艾瑞克的侧影拉得很长,不仔细看,倒像是看到了圣战最后几年里波特在书桌前写着战时小结的身影。黑色的刘海垂在额前,绿色眼瞳里折射而出的目光一丝不苟,有点看不出孩子该有的稚嫩,好似一夜之间这孩子长大了。普林斯庄园送来的替换衣物只有灰黑白三色,穿在这孩子身上倒也没有不合适,反而多了几丝稳重。倒是,长袍外,双手像是畏寒一般,只露出了十根手指在外面,用来翻页与记录。德拉科想起父亲刚离世的那几天里的自己,已经是历经过战争洗礼的人了,却仍是控制不住地消沉了好一会儿。等艾瑞克去洗漱的时候,德拉科会悄悄地去书桌前看一眼这孩子记录的东西。他在查有关治愈灵魂创伤的魔药。他大概研究得有一段时间了,所以牛皮纸上总结的想法并不是孩子气的荒谬,这个年纪做到这些已经极为罕见了。难不成,这样的年纪,还能拯救世界不成?

怪不得连教父这样挑剔的人都那么喜欢这孩子。

哦不对,其实,疤头在这个年纪,就已经开始拯救世界了。

所以当斯内普出现的时候,德拉科的内心有点担心。因为教父看上去,像是要杀人眼底聚集着一团团乌云,像瞬间就能卷起一道龙卷风。一个安静得吓人,一个像是打算毁了整个世界。这样的两人遇上了,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

德拉科看着斯内普走进了藏书楼,一刹那,他看见教父眼底的乌云散了。斯内普目光停留的位置,是一张沙发,沙发里,小孩缩卷起身子陷在中间,身上没盖任何东西,双手蜷缩在长袍里。嘴唇微微地张着,眉骨清秀,有点微长的黑发看上去有点像小狗的软毛,斯内普的手靠近小孩的脸颊时,微微呼出的热气喷在了手背上,是温暖的。斯内普的手终究是没有落在艾瑞克的额头上,收了回去。他突然很怕艾瑞克醒来,因为他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一些之前想说的,竟突然间都变得不合时宜。他突然想到年轻时在书里看到的,有些话你不告诉孩子,就会发现当你想说的时候,孩子早就在你持久沉默的过程中,长大了,再也不容你有机会去说那些话了。

难道要他干巴巴对艾瑞克宣布:你是我的孩子,我现在要履行做父亲的责任……

这么混蛋的话,怎么说得出口。艹他妈的,你早干嘛去了!

“你看着我,在想谁?”安静的楼内,响起一句质问。

“你是不是一直看着我,却在意淫些别的东西。”第二声质问。

“我说要做你的魔药学徒的时候,你是不是特别满意。送到嘴边的……”艾瑞克的嘴角裂开一个弧度,像是在笑,也像是讥讽。

“你一定要这样么,艾瑞克。”斯内普叹了口气。他就是只幼兽,亮着自己尖锐的爪牙以为可以伤到对方却不知道只是把带着伤口的弱点展示给了对方看。

他和艾瑞克没法静下来好好地沟通。但他与艾瑞克独处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少。他不能够什么也不说。

“你能听一下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吗?”斯内普极少耐心地去恳求什么人听一下自己,他从来都不喜欢解释。

他从没有觉得艾瑞克是哈利的影子。艾瑞克是艾瑞克,哈利是哈利。可这孩子误会了。他误以为斯内普这个人是个喜欢找替身来慰藉自己的人,他把哈利当成是莉莉的替身,现在他又把自己当成是哈利的替身。周而复始,心安理得地拿这些去安抚自己的内心的伤口。

“那你又能不能先听一下我说的。”小孩显然根本没有听进自己所说的一个字,他一字一顿地道。脸上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斯内普皱起了眉头,围绕在他身上的魔压一点点外泄,他压下使用锁舌咒的想法。环抱着双臂,以示妥协。

“我要见爸爸。”

“……”

“我要离开这里。”

“……”

“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这和变相囚禁又有什么区别!

“……”沉默突然变成了斯内普最好的回答。

艾瑞克气极了,他翻身下了沙发。掀起的长袍,露出了手臂上丑陋的花纹。

斯内普看到了,心脏突然空了一拍。他抓住了艾瑞克的手,力气大得要命,他一把将艾瑞克的长袍和袖子捋起,白皙的肌肤上由于这个印记而变得格外的诡异。

“你的杰作,开心嘛?”艾瑞克的语调好似满不在乎,“我爸爸做不了魔药,我现在变得和他一样了。是不是,正合了你的意,你不如把所有不像的地方都一次性改了,别一次一次的,多麻烦。”

斯内普心痛地无以复加。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会给艾瑞克带来这样的创伤,难怪他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看自己了。

梅林啊,该怎么才能让艾瑞克变回以前的那个他。

“我要回家。”艾瑞克企图从斯内普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腕。

“波特卖掉了画室。”斯内普道。

“什么!这不可能。”

爸爸怎么会卖掉他们的家。

“他给你留的东西,我放在一处了。我带你去。”

哈利确实给艾瑞克留了不少东西,古籍,魔药,古灵阁的钥匙……艾瑞克翻看完哈利留给自己的东西,这些东西,够自己过一个富裕安稳的一辈子了。

哈利卖掉了画室,他试图将自己的存在抹去,他歇力地把所有的财富都给艾瑞克,只希望他有一个好的未来。

“你就这样看着那间屋子被卖掉!”

你果真连一点点他的痕迹都不去挽留。

艾瑞克找到了一幅哈利的自画像。一副普通的油画。

艾瑞克施了缩小咒藏进了脖子上挂着的怀表里,随后他将哈利留给自己的每一样东西一件一件收进了自己最大的魔法口袋里。
     “你有没有见过一口冥想盆?”艾瑞克问。

“没有。”

“……他究竟是没有留下那口盆。”他把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完美地抹去了。“我看过你那口里存放的一些记忆,我多希望你可以看看他放在里面的东西。”艾瑞克看到斯内普的表情有一丝僵硬,好似大脑封闭术大师的封闭术突然失效了。“如今你看不到了。”

你永远都不会知晓他有多爱你,你不配知晓那些。

斯内普走上前,从背后把艾瑞克圈进了自己的怀里,手掌摩挲着他手臂上留下的痕迹:“艾瑞克,我很抱歉。……我并没有把你看作是他,我想这是另一种感情,这是……”斯内普说不下去了,他说不出“亲情”、“家庭”、“父子”这些字眼,尤其是现在,让他面对艾瑞克,沉重的负罪感让斯内普开不了口。“这个痕迹我会想办法的,我很抱歉……我该说几声抱歉,你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呢?……我们去吃些东西,边吃边说好么。”

“我想见爸爸或者你放我离开。”艾瑞克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吧,我们先去吃些东西。”斯内普不给艾瑞克拒绝,把小孩抱起来,一路来到了餐厅。艾瑞克是不愿意的,他一路挣扎着要下来,就像斯内普怀里抱着一个闹腾的幼兽。

斯内普将艾瑞克放在椅上,家养小精灵立马在面前的餐桌上摆上丰盛的佳肴。艾瑞克并没有动作。斯内普看着他:“如果你吃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你刚才的想法。”

艾瑞克不情愿地拿起了面前的叉子和刀,开始切牛排。再不情愿地送入口中,食不知味地嚼着。斯内普开始询问艾瑞克这些天都干了些什么。

“看书。”艾瑞克简短地回答。

随后斯内普开始询问艾瑞克喜欢庄园的环境么。喜欢什么样的布置,什么花纹的窗帘和书桌,喜欢什么魔法生物做宠物。

艾瑞克只是用最简短的字眼回答了斯内普。

也许,这是男人新的游戏,他开始真的把自己当成是囚禁起来的高级玩物了。

斯内普随后叫来了德拉科,吩咐他陪着艾瑞克,娱乐也行,看书也行。

高贵的马尔福有一天也会被差使去带孩子。

在带孩子方面,德拉科也不算什么高手,他已经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持和善亲切了。要知道,他对斯科皮也没有这么好说话过。但,艾瑞克是个招人喜欢的孩子,德拉科想。

艾瑞克和德拉科相处的时候,斯内普也在。他施了隐身咒。面对德拉科的时候,艾瑞克并不会像面对自己时到处都是棱角,他可以和德拉科一起下巫师棋,一起聊一些波特的事情。他还是会笑的,只要不是面对自己。斯内普承认,这让他吃醋了。他万分后悔吩咐德拉科去陪艾瑞克。,他只是逃避了,因为连他自己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突如其来的角色转变。从先生到父亲,这样的转变,让斯内普适应不过来。

最终,斯内普妥协了。

他支走了德拉科。

“我带你去见爸爸。”斯内普道。他这么说着,企图从艾瑞克的目光捕捉到一些别的情绪。

斯内普并没有瞒着艾瑞克的意思,也不打算剥夺他该有的权利。只是,他刚经受过魔力暴动……也许,应该缓一缓,再告诉他。

只是斯内普并没有料到,当他带着艾瑞克来到那间房间的时候,所看到的是另一种场景。

帷幔下的床上坐着一个刚醒来不久的青年,他穿着斯内普为他换上的崭新的袍子,黑色秀发下的绿眼睛在看到斯内普和艾瑞克后,同样带着惊讶和疑惑。他对四周的环境很陌生,或者说在他的印象里,这是一间陌生而华丽的屋子。璀璨的绿眼睛落在了斯内普的身上,干净美好得无法形容,像是被撒了一把星屑,那里面的光彩和温暖足以灼伤斯内普的灵魂。

斯内普像是被施了石化咒。

因为他是看着男孩在自己怀里停止呼吸的。对于死亡的判断,作为魔药大师的他来说,是不会出错的。哈利.波特确实死了。

但,他可能真的想错了。

人死不能复生。但在二十八天后,就是有这样的奇迹发生在了他的面前。

斯内普激动地有一点失控,他大步走到了哈利的面前,近距离地看着刚获重生的男孩,确认他的状态。一打检测咒后,斯内普越发不可置信了。没有诅咒。他根本来不及获得哈利的同意,双手小心地解开了他上衣的扣子,胸口很干净,没有什么见鬼的印记。而且斯内普可以感受到哈利身上非常微弱的魔力波动,很熟悉的感觉,就和以前靠近他时都会感受的一样。斯内普从来没有思考过,为什么他只记住波特身上独特的魔力波动。魔法石的制作者尼乐.勒梅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假设:麻瓜界有一见钟情的说法,那是两人荷尔蒙产生的化学反应,而彼此吸引的巫师会被对方身上的魔力波动所着迷。这种情况是极为罕见的,我们可以称之为soulmate。

他的男孩重生了。

失而复得的情绪让斯内普忘记了身边还有艾瑞克看着呢,他像是要把哈利揉碎在自己怀里一般,紧紧拦住了他。下巴抵在哈利毛茸茸的碎发里,好像得了肌肤饥渴症一般地吮吸着他头颈处的气味。

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之前的婚姻契约是有效的。男孩是属于自己的,他盖过章了。

也许,这也是解释,哈利没死的原因。

“教授?”怀里的男孩轻声地呢喃道。他的脸蛋有点燥热得发红。“斯内普教授?”哈利又不确定地喊了一声。

哈利有点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已经瞪直了眼睛的艾瑞克。那孩子眼里满满的都是奶凶奶凶的嫉妒。

……

“孩子,你是谁?”

 

哈利看向艾瑞克的目光就和第一次初见陌生人一样。

 

“你不知道我是谁!”

……

艾瑞克僵硬地走上前,他从来没有被哈利以这样的目光看待过。床上坐着的比以往任何时期都看着健康的爸爸,却只是像一个披着名为哈利外皮内芯却被替换掉的另一个人。他不记得艾瑞克,他把最重要的艾瑞克都忘了。

“是呀,你是谁?斯内普教授的亲戚嘛,你和他长得真像。”哈利笑着说,但那不是艾瑞克熟悉的笑容。

“那你是谁。”

斯内普显然也意识到了哈利的问题。他的目光清澈地如同一个少年人,语调爽朗而清脆。这不是三十岁的哈利。他的记忆出了问题。

“我是哈利.波特,你不知道我?我以为大街小巷都贴满了我的通缉令,应该没人不知道我了。你叫什么?”

斯内普推测这大概是六年级的哈利。

“我叫艾瑞克.格雷尔。”艾瑞克没有说自己是一个波特。

“斯内普教授的亲戚?”哈利有点好奇。

“……嗯。”小孩默认了。

缩小版的斯内普教授,这也太可爱了吧。哈利没忍住,伸手将小孩的头发揉乱了。

“认识你真开心。”哈利道。

“……我也是。”艾瑞克的眼角湿润了。当哈利的手覆盖上自己的头顶时,他就忍不住了。

爸爸把自己忘了。

但他记得那个男人。

所以终究在哈利的心里,还是这个男人更重要些。

但,这也不算最坏。

如果那些绝望的情感也将一同尘封起来,那么就算他不记得自己也可以。

“波特,我让人给你准备些吃的。……艾瑞克,我们出去谈一下。”斯内普怕艾瑞克再呆下去会情绪崩溃,所以他赶在更糟的场面发生前,先带走艾瑞克。这一次,艾瑞克没有不情愿。

斯内普以为艾瑞克会大声地质问自己,把他的爸爸还给他。但他没有。艾瑞克对自己说的第一句竟然是:“你答应我,不要让他想起来。不要告诉他往后发生的事情,也不要刺激他去找自己的记忆。……他现在应该是爱着你的,你对他好一点,能让他开心就好。”      

这是斯内普又一次非常直观地体会到了艾瑞克高尚的灵魂。

很难有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只要哈利开心,记不得自己也没关系。

与艾瑞克相比,斯内普觉得自己自私得要命。

“我承诺过要给你一个家,我不会食言。所以,我会想办法让他记起你,他现在的状况是病了,缺失记忆也是一种疾病。我得还你一个真正健康的哈利。我不能剥夺他的记忆,我不能替他做决定。我想我们应该一起努力,帮他恢复记忆。”

“你怎么能保证这对他来说不是一种折磨的呢?”

“这不是折磨。因为他再也不会是一个人。”

艾瑞克望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宽厚的肩膀,雕塑般的身躯,他就站在那里就足够得有魅力了,就像自己第一次见到在讲台前授课时的他一样。他突然有点想明白了。

“……我该离开这儿。”

“去哪?”

“回霍格沃茨。”

“……”

“这也不行吗?”

“……好。”

人总是不能两全其美,有些东西就是只能二选一。而如今,该陪在哈利身边的人再也不会是自己了。

从现在开始,艾瑞克.波特就没有家了。

斯内普再次来到哈利身边时,他刚吃完几个牛奶蛋羹,嘴角还粘着一些蛋屑,他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斯内普教授,原本放松的身体开始绷紧。噢,说真的,他今天一天已经很越矩了。不仅睡了斯内普教授的床,穿了他的衣服,还在他的床上吃了些点心。他发誓,这一切他都不是故意的。

可,今天,教授给了自己一个怀抱!想到这里哈利有点不好意,脸颊都有点泛红。斯内普朝自己走了过来,没有召来椅子,而是直接坐在了自己的身边。哈利感觉一片阴影压了过来,所以他缩了缩身子,往边上挪了挪,想给斯内普腾出更大的空间。

但这在斯内普眼里,是抗拒与排斥的表现。

“波特。”斯内普把哈利强硬地拉到了自己的跟前,他们靠得很近,再近点就能感受到彼此呼吸时呼出的气息。“不要提问,先听我说完。”

哈利对于斯内普教授突然有点奇怪的态度是不习惯的,他好像不那么刻薄了,又好像特别得温柔,仿佛在他面前的那个人不是哈利.波特而是莉莉.伊万斯。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待遇。是沾了莉莉的福。

斯内普告诉哈利,现在是二零一零年,大战早就结束了,没有伏地魔了。他把知道的事实都说给了哈利听。隐去了一些复杂的事情,比如艾瑞克是他们的孩子,他受到过死神的诅咒……他不能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哈利听,他接受不了的。

“原来都已经换了一个世纪了。”那双绿眸起初还溢满了震惊,但随着斯内普的话继续,渐渐地,便变暗了。或许他所接受到的所有信息中,只有伏地魔被打败了和教授依旧安康是好的信息。

他甚至想问斯内普教授,我为什么还活着。

“教授,这个,是什么。你知道吗?”哈利把手放在了斯内普的面前,无名指上戴着那枚斯内普给他戴上的家族戒指。

“普林斯的家族戒指。”斯内普答道,好像只是回答一个有关天气的问题。

“!”哈利觉得受宠若惊,急忙要摘下戒指还给斯内普,却被斯内普的手拽住了。斯内普的手掌覆盖住了哈利的手,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却像是一股电流划过了哈利的全身。哈利觉得自己应该是在颤抖。

“我们签订了婚姻契约。”

“什么!”

哈利惊得把嘴巴张成了“O”。

什么?

这是在拿他开玩笑吗?

男人嘴角划过一丝坏笑,好像看到了什么很好玩的画面,哈利还要说点什么,却发现说不了了。自己的唇被另一片唇盖住了,嘴角的蛋屑被细心地舔掉了,他看到斯内普的眼睛里倒影的全是自己的影子,而斯内普看着自己的目光是从未有过的深情,哈利觉得脑袋轰的一下就空白了。脸蛋突然烧了起来,魂魄似乎飞出了身体,因为他除了毫无反抗地被斯内普按倒在柔软的床上亲吻着,整个人被斯内普紧紧地锁在了怀里,湿热的呼吸和窒息的吮吸让哈利觉得自己已经失控了。

“波特,你是我的了。”

“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想要你和我做//爱!

“待在这里,不许再离开了。”斯内普有些疯狂地啃咬着哈利干净光滑的胸口,天知道之前他都不能靠近哈利,一靠近,他的胸口就会裂开,这简直把得人逼疯了不可。

哈利被斯内普牢牢地圈在了自己的领地范围内,不得动弹,牙齿的触碰,让哈利觉得又痒又疼。

好,你说了算。

嗯嗯。

然后他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脸,小声地哭了。

原来有一天,斯内普会主动来抱自己,会吻自己,会在耳边说一些带着性//暗示的话语,以前奢望的事情,真的发生了,才知道,其实,这才是真正的终结。

哈利的脑袋里已经一团糊了,虽然所有后来发生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可他还是知道的,西弗勒斯.斯内普爱的是谁。那个一直把自己当作是替身来报复,来憎恨,来赎罪,来慰藉的男人,怎么可能突然间爱上自己呢?

以为哈利.波特没有发觉这是斯内普为了救他才签的婚姻契约么?

我捆绑了你的人生,还能不允许你讨些利息吗?

也许,在他忘却的那段记忆中,斯内普发掘到了更多完美的相似点。也许,他正在越来越贴切地去扮演一个替身的角色。

西弗不会不爱莉莉,他的心永远不会变,因为我知道那是怎样伟大的感情。因为,我已经把它当成是一种执念,是我要去守护的真理。

斯内普没有和哈利做到最后,因为哈利在中途就晕了过去。

斯内普搂着哈利静静地睡去,他并不知道,怀里的男孩,所接受的讯息和自己所要传达的,早已是天壤之别。斯内普,不知道,接下来将面临的,就像是死神的一场新的赌约。当你把被自己丢弃的布娃娃再捡回来,修修补补,把它从脏兮兮破破烂烂的那个变为一个新生的布娃娃,难道它还是曾经的那一个吗,难道它还会和曾经一样吗?

 

第一卷完

 


评论(23)
热度(72)

© 温黎夜~舞い | Powered by LOFTER